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村官落选三次依然继任 竞选者被拘仍高票获胜

2010年8月16日 19:42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许光 选稿:黄骏

  在山西长治柏后村,我们看到的,或许只是中国基层选举的一个侧面,这种情况或许不属常态。

  村民选举意在使村民以村落为单位,更好地规划和处理自己的日常生活及其发展。“村民自治”的提法始见于1982年我国修订颂布的《宪法》第111条,而村民自治的核心内容就是“四个民主”。在这“四个民主”中,“选举民主”首当其冲,被放在首要位置上加以确定和宣传。

  在柏后村的选举过程中,这样的法条,几乎失去了对选举制度的平衡和制约。

  山西长治:落选三次的村官为何当选

  三次选举、三次获胜,却与“村官”失之交臂。王金生没有想到,在他被关进拘留所后,仍可以在村委会选举中高票获胜。

  那天,在拘留所里,身着囚服的他见到了前来“慰问”自己的竞争对手——山西省长治市柏后村现任村主任赵力明。在这次面谈中,赵力明再次提出让王金生“退出选举”的要求。但他拒绝了——不仅因为数百村民的选票,还有那块被悬挂在王家祖宅大门上的“裹尸布”,这在当地人眼里是“最大的耻辱”。

  然而选举结果并未改变,“三任主任”赵力明继续留任。尽管800多名村民多次联名罢免,多次集体反对,但是直到现在也没能改变现状,而遭遇抓捕拘禁的现象倒是时常出现。

  张贴“大字报”

  “柏后村的情况我就不说了,我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我们柏后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柏后村需要我,踏踏实实地为村民工作。

  柏后村民需要我,公公道道地为村民说话。

  为了大家的利益,我来了……”

  2008年11月30日,柏后村的电线杆、临街外墙上出现了一份《告全体村民书》,这份被当地官员称为“大字报”的竞选村干部的广告,曾被一些村民拍下作为纪念。

  然而当天夜里,在村民眼里“热血沸腾”的竞选词广告,很快被人为地刷掉了。有人还在王金生祖宅的大门上,挂上一块“裹尸布”。因为这份竞选词,“大字报”的作者王金生被以“严重破坏柏后村换届选举秩序”为由遭到拘传。在后来的拘留原因一栏中,王金生的“罪名”变成了“贿选”。

  王金生认为,在整个竞选词的表述上,没有一句是诋毁现任村干部和破坏村干部选举制度规定的。他只是希望将自己推销给村民。如果不是当地竞选条件突然发生变化,他不会在此事上耗费如此多的精力。

  在查阅了大量的法律条文后,王金生认为,柏后村村委会公布的《第八届村委会成员候选人条件》中的参选资格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山西省相关村民选举的法规。在自己“不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他只能自己想办法。而书写和张贴“竞选词”是当时最实际的办法。

  笔者调查发现,2008年11月26日,柏后村确曾公布竞选条件。这个条件就是“村主任候选人应具备高中以上文化程度,党员,年龄不得超过48周岁。且必须在村‘两委’任职三年以上。竞选人范围在副书记、副主任和委员间产生。”

  “如果按照这个条件,恐怕没人能与赵力明抗衡了。”王金生说,当时他已经55岁,同时也并非党员。在他眼里,这个竞选条件的出台是有人希望操控选举的结果。

  柏后村村民称,为了竞选成功,王金生表现出的姿态颇大。除了那些煽情的竞选词,在文章的末尾,王金生还加了一句“我愿意不拿一分工资,三年不出成果,自动下台”。

  “金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我们相信他。”柏后村70岁的村民赵兴元说,作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王金生为村民做了很多好事。每年年底,全村60岁以上老人均能在他那里领到一袋白面和一些生活补助。而这些,和竞选无关。

  在过去的若干年里,王金生一直忙于生意上的打拼,无意“当官”。他说,王金生的参选没有掺杂任何功利色彩,这是王金生三次选举获胜的重要因素。即便是在他被拘留期间,村民的选票仍投向了身陷囹圄的王金生。虽然没能走马上任,但王金生已经荒废的电具厂办公室里悬挂的无数锦旗和当地媒体对其“乐善好施”的报道中,仍显露出其在柏后村的威望。

  “三选”村主任

  小本子已经显得破败不堪,泛黄的纸面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历次村民代表大会的内容及各项数据,当然也包括柏后村这些年来对外租赁的土地数据等“机密”材料。作为柏后村村民代表,在历届村干部换届选举中,张双明和另外24名村民代表均全程参与。笔者与他们的交谈,是在极其隐蔽和无数的试探中完成的。和很多人一样,张双明需要面对的太多,譬如无休止的谈话,甚至失去自由的危险。

  在接受采访的1个多小时里,张双明和众村民代表说得最多的是“想不通”。不过,大家对于那三场的选举结果,却记忆清晰。

  张双明说,除了那个在村民眼里有些突兀且极为苛刻的竞选条件,柏后村的选举程序都是在法定时间和节点上进行的。2008年12月9日,第一次“海选”结果出炉。当天到会人数1104人,王金生以超过半数的599票当选。

  3天后的12月12日,当地检察院的检察官登门造访了获胜的王金生。当日,王金生被柏后村所在的常青街道办一名叫张晋伟的工作人员“电召”至街道办谈心。在这场官方谈话中,张晋伟好言相劝:“金生,干企业这么多年了,不当村主任一样可以为村民办事。况且年龄大了,又不是党员,退出竞选吧。”

  王金生回忆说,在谈话过程中,当地派出所两名民警赶赴现场,将其传唤。当天下午4时,他被要求在一份传唤证上签字,而传唤理由一栏清楚地写着“张贴大字报”。因为不服,在王金生的强烈要求下,该事由被改为“张贴《告全体村民书》”。当日,派出所一王姓所长作为好友,仍劝说其放弃竞选。

  王金生说,街道办、派出所不断施加的压力让他烦躁不堪。实际上,赵、王二人在竞选前,不仅没有冲突,还因为王金生的企业曾属村集体所有,时常受到赵力明的照顾。在柏后村村民眼里,这是两个实力相当的人物,一个致富有方,一个治村有道。至少,在柏后村土地问题被揭露和村民被抓捕以前,是这样的。

  第一次海选的获胜并未给王金生带来胜利的喜悦,在被连番的谈话、传唤后,他决定去省城。12月14日,王金生在陪同前去的市民政局一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在获得了山西省民政厅一份书面“限令回复”的文件后回到长治。第二天,长治市召开了由城区人大等组织参加的大会。在这次会议上,王金生被“劝退”的理由从“参选条件不够”变更为“贿选”。

  采访中,一名柏后村现任村干部对此的解释称,25名村民代表中的17人在一份证明王金生贿选的文件上签字,承认曾经和王金生“吃过饭”。“在竞选期间请客吃饭,这不是贿选是什么?”这名村干部说,当地派出所很快据此将王金生抓获,并处以行政拘留10日。

  村民张忠英说,王金生被抓当日,立刻有人在村中散布消息,并鼓动村民“人已被抓,不要再选他(王金生)了”。2008年12月17日,王金生被抓捕后的第二天,柏后村举行了第二次针对第八届村干部的选举。这次到会的人数为1359人。当日的唱票结果是,赵力明531票,王金生623票。只是这一次,没有对外公布参选人员的获票情况。

  但是,一些消息灵通的柏后村村民还是很快知道了第二次选举结果。村民宋云旭提到这次选举大呼“过瘾”。他说,赵力明为官多年,在土地上的“糊涂账”最终没能瞒过柏后村村民,也使他失去了村民的拥护。某种意义上说,王金生的被抓还是动摇了一些村民的选票投向的。在第二次选举中,尽管多出赵力明92票,但因为二人得票均未超过到会人员总数的半数,第三次选举势在必行。

  这时候,村民们很快发现异常。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代表回忆称,在王金生被拘留期间,赵力明除了不停地拉选票,还先后4次宴请村干部及村民。柏后村周边的九州宾馆、田园饭店、五星酒店均成为赵力明宴请拉票的场所。不仅请吃请喝,到场的村民代表后来还发现,在自己的工资单上,多出了100元的“辛苦费”。

  2008年12月19日,王金生被抓捕第四日,柏后村第三次选举结果出炉:参会人数1367人,王金生724票,过半数;赵力明517票,未过半数。12月23日,柏后村选举结果最终公布——赵力明以未达到半数的517票“获胜”。面对村民的质疑和不满,村干部宣称,王金生因为“破坏选举”被抓,因此取消其参选资格。尽管高票当选,也属无效。

  第三次选举结果出炉后的当日。柏后村现任村官赵力明在城区一名崔姓主任的陪同下,出现在当地公安机关拘留所。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慰问”正被羁押的王金生。在王金生以及当地警方一些人的眼中,当时的场景颇具戏剧性,身着囚服的王金生,面对着上级领导和获胜者赵力明一言不发。过了好一会儿,身为上级领导的崔姓主任终于打破僵局:“金生,注意身体,多保重。不要记在心上。”

  “三届主任”回应

  三次选举失败后的赵力明,没有悬念地再次“上位”。尽管在这个时候,村民的耐心已经被逼迫到了极点。

  选举结束后不到3天,一些柏后村村民开始频繁地往返于省城和长治市区之间,他们需要一个说法。譬如,为何赵力明在半数未得的情况下,可以继续连任?如果说,请客吃饭被认定为“贿选”,那么赵力明在第三次选举前的拉票和动用公款给村民代表发工资该怎样认定?村民们反映多年的柏后村大片土地被“以租代征”、“违建买卖”、“账目不清”又该由谁去善后?

  连番地举报后总算有了效果,一批村民很快携带山西省信访局的《批复》及查处意见赶赴长治市政府。这一天,是2008年12月25日,正在市政府门前“集体散步”的柏后村村民段玉清、武元、赵兴元及裴英则等人遭到太东派出所拘传,并同时被处以7-10日不等的行政拘留。此时,距离王金生被释放,还剩一天。

  而“屡选不倒”的赵力明,从村委会的一名通讯员到“代理主任”,再到带动柏后村快速崛起的三届村主任,他经历了近20年的岁月更迭。赵力明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已经无愧于柏后村的乡亲们。这些年,他在柏后村的发展上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只是并不为一些人所认同。中国农民最具代表性的一面就在于——谁能给他实惠,谁就是好官。他坦率地承认,在为官的这些年里,有一些项目的决策并非那么十全十美。

  “选举的事情(竞选资格)是经过村民代表集体通过的,并非我一人独裁。”赵力明说,在《第八届村委会成员候选人条件》酝酿之初就曾广泛征求村民意见。2008年11月初,25名村民代表有17人在《条件》上签字表示同意。从这一点上说,选举条件的出台并非人为设置障碍。

  赵力明说,抓捕村民和王金生自己从未授意。在他的概念里,一个小小的村官还没有能力“授意”给公安机关。而对于前往拘留所“看望”王金生,赵力明称时间太久已经无法回忆了,即便是有这样的情节,也只是作为村干部表达对村民的“关心”。

  不过,“竞选条件”的出台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村民们并不关心。甚至有人在接受采访时宣称,开会签字只是走走形式,当时并未意识到这样的“竞选条件”会衍生出这么多事情。村民们往往是在自己签署了这份文件之后,仍将选票投给了“明显不符合参选人条件”的王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