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口述:情人是儿子的班主任 我为他拆散自己的家

2011年11月21日 10:28

来源:汉网-武汉晚报 作者:叶军 选稿:王逾婷

  讲述人:江霞性别:女年龄:40岁职业:暂无

  地点:汉口瑞通广场记者:叶军电话13886158108

  (对面的她很憔悴,普通话中略带乡音。谈到中途,她拿出一张婚纱照给我看。她说,这是一年前拍的,但至今这个婚也没有结成。)

  儿子的班主任追求我

  我是某县税务局派驻乡税务所的税务员。乡里最繁华热闹的地段正在我儿子所在学校的那条街上,我总在那儿收店铺的税,有时就顺便去看看儿子。他是儿子的班主任,如果在学校碰到他,我就会问一下儿子的学习情况。我只知道他是个数学老师,教书教得格外好,仅此而已。想不到他却对我动了心思,那时我在那条街上查税时经常遇到他,他总是主动跑过来找我讲话。

  再后来,他公然开始追我。其实我的家庭很幸福,我跟老公的工资都很高,儿子既聪明又听话,在当地真的是受人羡慕的一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当时真是鬼迷了心窍,硬是跟他裹到一起去了。

  儿子中考前三个月,全封闭教学应考。每天晚自习,我跟老公说到学校陪儿子,其实是在老师办公室陪“他”。本来我只答应亲密接触,并未打算上他的床。他很厉害,一会儿说会好好对我,一会儿又说给我儿子开小灶,我听了渐渐就经不住诱惑,不久就在熄灯后的办公桌上与他发生关系,且一发不可收拾。这以后,我成了他学校宿舍的常客,中午去他那儿睡个午觉,晚上儿子上自习我就和他厮混在一起。

  老公察觉到我身上的明显变化,与我深谈过一次。当时我有所警醒,毕竟我跟老公自由恋爱结合,感情还算深厚。痛定思痛,我向他提出分手。

  他却死活不答应,还对天发誓说,会和老婆离婚与我结婚,并要求我立即离婚。

  起初我不答应,他就来硬的,半夜三更打我家的电话。老公接到过几次,对我大发脾气,我都撒谎瞒过。不得已我拔掉了电话线,想不到,他竟然半夜上门按门铃。我知道再瞒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就告诉了老公实情,老公坚决要求离婚。我当即答应离婚,并表示孩子、房产全归他。

  老公听完我的话,既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却挥手打了自己十几个耳光。这耳光一下一下打在我心里,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确实,老公没有一点对不起我的地方,而我却鬼使神差地背叛了他。

  傍上富婆他把我推到堤下

  我们两个都离了婚。离婚后我一无所有,他离婚后也是众叛亲离,在原来的学校呆不下去了。因为我舅舅是县教育局长,他就央求我想办法调他到县重点中学当老师。

  我在县里租了房子与他同居,又到舅舅那里求情,自己出钱为他调动四下活动。好在他业务能力强,不久就在县重点中学教初中数学了。其间按照他的诺言,我们去拍了婚纱照(她拿给记者看)。我还怀了他的孩子。但是,他却不愿结婚了,他说现在教师待遇高,他要攒钱买房子,然后再跟我结婚。怀孕7个月时我去引产,我为他受的苦吃的亏,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像的,他却不知珍惜。

  不久,他竟然又在县城里结识了一个做生意的女人。那个女人离了婚,很有钱,还拥有一套别墅,人际关系非常复杂,在武汉也有来路不小的朋友。他开始夜不归宿,与我结婚的事也一拖再拖。我没有退路了,只能以死相逼,非要他跟我结婚不可。他干脆通过那个女人走关系,加上自身业务能力也不错,居然进了武汉一所不错的学校教书。

  我退掉县城的房子,长期病休,到武汉租了房子来找他。谁知那个富婆也来武汉租了公寓监视他与我了断,还把他的女儿也接来养着。他先是两头哄,但是我和那个富婆两边都很强硬,他索性两头都不去,就在学校住宿舍。我知道长此以往不是办法,就约他到江边摊牌。

  那天半夜12点多钟他如约赶到,不等我威胁跳江,他趁四周无人将我一把推向堤下。幸亏我眼疾手快死死抓住他的皮带,我拽着他,两个人一同带进了江中。他水性很好,呛了几口水见摆脱不了我,才带着我游上岸来。在堤上,浑身湿透的我大呼救命,他跪在地上求我别喊,还对江发誓说,要与富婆一刀两断,与我结婚。听他这么说,我的心又软了。我带他回我租的房子里烘干衣服,两个人偎在一起睡了一夜。

  这件事不知怎么被那富婆知道了,找到他的学校大闹了一番,还扬言怎么让他进这学校就可以怎么让他出来。他害怕了,一个月没和我打照面,他的同事说,他也没住学校了,不知他住在哪儿。

  他就是靠女人往上爬

  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跟他相处久了以后,我陆续知道他过去的一些经历,我越来越觉得他当初追求我,其实是另有所图,并不像他说的喜欢我那么简单。

  他原来只是一个村里小学的民办教师,师范毕业后就一直在那里教书,工资没有着落,饥一餐饱一餐的日子自然难以讨到称心如意的媳妇。偏偏乡长的姑娘喜欢他一表人才,甚至扒窗子听过他的公开课。虽然那个女孩长得不怎么样,他也并不喜欢她,可是他知道女孩的心思后就开始追求她。结婚没多久,他就被调到我儿子所在的学校当公办教师,那是乡里最好的学校。

  我这也是听人说的,说他从小在村里就不安分。他原来有一个女朋友,对他百依百顺,在野地里跟他睡过,怀了孕,是他带着到镇卫生院去打胎。但后来他又跟另外一个女伢扯不清楚,他女朋友知道了,喝农药威胁他,他还安慰说:“我肯定娶你、不会娶她。”这个誓言一直“维持”到他正式做了乡长女婿后不攻自破,接二连三地打击让她女朋友对生活的憧憬陆续化为泡影,据见过的人说,他的女友后来快四十岁才结了婚,过得也不幸福。

  我没有问过他这是不是事实,只问过他认不认识一个叫玲子的女人,那是他女友的名字,他愣了一下,说,叫玲子的人多了,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个玲子?

  这当然是他认识我之前发生过的事。后来,他娶了乡长女儿,当上公办教师。跟我相识后,他又同乡长女儿离婚,靠我的关系进了县里。现在他又嫌我碍事了,因为那个富婆可以帮他进入武汉。如果当初不知道我舅舅是县教育局长,他还会跟我在一起吗?恐怕不会。一想到这里,我就不寒而栗。

  那天他打电话给我,要我莫再缠着他。还说,他愿意给我十万块钱了断恩怨。当时,我也答应了。可是这笔钱他却迟迟不给我,我问他要,他就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

  这些天我想来想去都不甘心,他这样一路踩着女人向上爬,伤害了多少女人哪。我已经为他牺牲得太多太多了,本来我有一个安稳的家,本来我工作上很有成绩,本来……现在被他搅得么事都没得了。作为一个以不惜闹得满城风雨为代价达到目标的人,他永远不会安于现状。他的目标已经由县城到省城。不知道他的下一个目标会是哪里。我曾是扶他上县城的一把扶梯,但我为此却落得个夫离子散、至今无家可归的下场。我也不想要这十万块了,我就要他这个人,我就要和他结婚,要和他缠到老,缠到死。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李青说情

  阶梯

  在社会学中有一种理论叫“婚姻阶梯”:若将男女按级分为A、B、C、D,A男多选择B、C、D女为配偶,B男则选C、D女,依此类推,条件差的D男与优秀的A女处于难婚配状态,形成了一种“婚姻剥夺”。

  “级”当然是指社会地位、经济基础、学历能力等大家心照不宣的硬件指标。

  对于低级别的女人来说,与高于自己级别的男子结婚,可以很有效地提升自己的级别。对于低级别的男人来说,通过婚姻这一途径提升级别则有些难度,毕竟社会认可的联姻法则是男高女低,女高男低就要承受很大的压力。因为被有钱有势的男人赏识而改变命运的灰姑娘的故事屡见不鲜,灰男人因为和贵妇人结婚而脱胎换骨的故事,不是没有,但是很少。选择这样做的男人,不仅要过舆论这一关,更要过男人自尊心的一关。

  不过,不谈婚姻只玩感情似乎有些不同,婚姻是公之于众的,感情可以私底下进行。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全心全意地希望男人事业有成,全心全意地帮助男人功成名就的。骗取有利用价值的女人的感情,对于某些男人来说,不失为一种便利的晋身阶梯,如同成功欲望强烈的女人拿身体作为攻关的利器。这一类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