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口述:妈妈您在狱中还好吗 好想您能来我的婚礼

2011年11月21日 10:28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选稿:王逾婷

  妈妈,您在狱中还好吗?

  13年前,母亲不满家庭暴力失手杀死父亲

  现在,儿子最大的心愿是母亲能参加他明年的婚礼

  地点:郑州市文化路某高校

  讲述人:刘松峰

  年龄:28岁

  整理:记者李书衡实习生江营

  这几天,郑州的气温突然降了不少。

靠在18楼办公室的窗户前,我的眼前再次浮现出妈妈花白的头发。妈妈,母亲节快到了,您老人家在狱中还好吗?

  擦了把不争气的泪水,妈妈,您冷吗?此时此刻,我多想飞到您的病床前,尽一份儿子应尽的孝心。尽管您现在腿骨骨折,可是一堵高墙,生生地将咱们母子分开,13年了,妈妈原谅儿子吧!

  我出生时,妈妈抱着我爱不释手

  我的老家是安徽亳州,1978年,已经出落成大姑娘的妈妈,开始憧憬自己的爱情。但是,因为历史原因,姥爷被打成右派。爱情的大门,对妈妈关闭了。

  就在这时,爸爸出现了,他承诺能将妈妈转为正式工。就这样,妈妈嫁给了爸爸。第二年,我出生了,妈妈抱着我,高兴得几乎舍不得将我放下。

  那时我体质较差,妈妈每天想方设法为我改善生活,有肉就让我一人吃。3岁了,我还是不会走路,有人就劝妈妈把我扔了算了,但妈妈死活不同意,硬是把我养大了。可以说,我的幸福童年全是妈妈给的。

  我15岁时,母亲失手杀死父亲

  随着年龄增大,我发现父亲并不爱我。慢慢地他还学会了酗酒,回来后就打母亲。

  妈妈是个过惯苦日子的人,她很珍惜身边的一切。对于父亲的打骂,她选择了忍耐。

  可父亲一次次喝酒,一次次变本加厉,有时候连我都打,母亲害怕我挨打,经常把我藏在衣柜里。在我的童年中,每次回家都看到母亲眼角挂着泪珠。

  母亲想到了离婚,但是只要母亲提出离婚,父亲酒后就到所有的亲戚家闹。为了不让亲戚受连累,母亲只有一忍再忍。但是,当我15岁的时候,一件事让母亲再也无法忍受了。

  1994年,我头上长了一种难治的疮,为了治好我的病,母亲每天到县城的工地打工。一天,当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后,喝得醉醺醺的父亲看见母亲,啥都没说,抓住母亲的头发就打。

  可能是被打急了,被按在地上的母亲顺手摸住了一件东西砸向父亲,谁想母亲抓的是一把斧子,刚好砍在父亲头上。因为失血过多,父亲还是走了。母亲因为杀人,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那年我15岁,一个完整的家,就在那一瞬间坍塌了。

  狱中坚持活下来,妈妈是不放心我

  爸爸走了,妈妈被抓,我成了一个完全意义的孤儿。我绝望、消极,也想过堕落。这个时候大姨来了,她告诉我妈妈悲惨的童年,讲述了妈妈的不易,让我一定要争气,不然就辜负了妈妈的期望。

  之后,我发奋读书,后在大姨的安排下,成了某大学的一名后勤人员。去年4月,因为母亲表现出色,我被允许探望母亲,但是妈妈的样子让我惊呆了。

  刚刚51岁的母亲已经满头白发,我们母子俩抱头痛哭。摸着母亲满是皱纹的脸,不论母亲怎么劝我,我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妈妈,您受苦了!妈妈说,她就是不放心我,才坚强地活了下来。大爱无言……我是留着眼泪离开了妈妈在新乡服刑的地方。

  明年要结婚了,很遗憾您老不能来

  今年3月10日,因为母亲摔伤,我再次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妈妈。只不过,这次我是带着未婚妻去的,看到病床上憔悴的妈妈,我和未婚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妈妈哭了。但我看得出,母亲流的是幸福的眼泪。摸着未来儿媳妇的脸,母亲久久不愿放手。

  妈妈,母亲节快到了,尽管您身上没有太多的光环,尽管您还是一名服刑犯人,但我知道您是家庭暴力的牺牲品,您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对了妈妈,明年我就结婚了,您知不知道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您能在婚礼中出现,遗憾的是您老不能见证我们的婚礼。但是,等您出狱的时候,说不定您的小孙子该会叫您奶奶了。妈妈,母亲节快乐。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