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口述:大学教师下海失败引婚姻危机 妻子生日大打出手

2011年12月22日 15:25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作者:黄鹣 选稿:王逾婷

  失色的玫瑰

  倾诉人 男 老卡 37岁 私企老板

  每年我老婆玫瑰生日时,我都会送她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以表明我对她热烈的爱情。

  但是今年,玫瑰的生日前夜,我买了白玫瑰,而且对她动武了。

  那一刻,我看到她的脸色,比那束白玫瑰还要苍白。

  A

  “我听你的。”

  1999年,我26岁,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后留校,那一年我认识了玫瑰。她小我5岁,那时是我们学院外语系大三的学生。

  玫瑰曾听过我的几次大课,因为年龄比较接近,有时她会跟着几个同学一起,去我的宿舍找我侃大山。她说喜欢我文雅的气质和温和的性格,渐渐地就对我产生了爱意。但是,那时在我的心里,只把她们都当做学生看待。

  20岁出头的小女生都有着一种朦胧的情愫,玫瑰也不例外。偶尔她会写点小诗,或者散文拿来请我“润色”,她的文字有着一种温婉的灵动,时常让我眼前一亮。时间长了,我对她的感觉也慢慢地发生了变化,我开始特别留意她那双黑幽幽的眼睛。而她写来的诗,也慢慢变成了火热的情话。有时在深夜里,当我独自想起那些动人的句子时就会耳热心跳,她的身影也渐渐地盈满了我的心田。

  然后,我也开始给她回写一些传情达意的诗句。不久,两颗热烈的心自然而然贴到了一起。

  第二年玫瑰毕业,以优异的成绩和良好的表现留校。当我俩两手相牵、十指相扣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我们的爱情得到了大家的祝福。我的父母起初不太满意,因为玫瑰家在农村,但她凭着善解人意的开朗性格,很快就赢得了我家人的好感。

  2001年春天,我们的婚礼非常热烈,我的同事,她的同学,酒席12桌,到最后三台备桌也全都用上,而且每张台子又都加了椅子。大家挤得满满腾腾,差不多快把整个饭店闹翻天。

  那时我们的物质生活虽然很简朴,但却是我一生中最美的时光。那时,初尝爱果的我们总是如漆似胶,亲热不够。

  婚后的头几年里,我们没有吵过一次架,没有红过一回脸,无论什么事都是两个人一起商量着解决,而她总是说:“我听你的。”

  B

  “多好啊,咱们的家。”

  我们的蜗居在教师楼里,那时一幢老式的筒子楼,有着长长的黑洞洞的走廊,每间屋子都不到50平方米,好在做饭的家什可以摆在走廊上,再用书柜把房间隔出来客厅和卧室,看起来也是像模像样的。我们觉得小家很温馨,心里很满足。我俩最喜欢刮风下雨天,尤其是都没课的时候,两个人猫在被窝里,一整天都不下床,床边摆上许多吃的东西,水果、饼干、泡面、腊肠。然后我们俩把小窝想象成一条小舟,漂泊在无边的海上。这时候,玫瑰总会感叹说:“多好啊,咱们的小船完全可以遮风挡雨。”

  可时间久了,周围的同事一个个都在外面买了房子,陆陆续续搬了出去。玫瑰嘴里没说什么,可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爱她,想给她更好的生活。

  然而,一个教中文的年轻教师,又能挣来多少钱呢?毕竟搞学术是一条漫长而且清贫的路,要想真正改变生活质量,还得想办法挣钱。于是,我有空就尽量多写些文章,往各地的刊物投稿,虽然看起来也是不断地有稿费单寄过来,但要想买车买房,那些不过是杯水车薪。

  为此,2002年,我决定办理辞职,下海经商。

  刚从学校出去那会儿,也没找到什么好的项目,于是,我就去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做文案策划。玫瑰很支持我,一直鼓励我。她说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会支持我。

  半年后,因为文案做得好,一个同事极力找我跟他合伙开公司。我跟玫瑰一合计,觉得给人打工不如自己当老板,于是答应同事一起干起了广告公司。那几年广告行业竞争还不像现在这么激烈,公司业务开展得也算红火。不到两年的时间,我们的生活状态就得以全面改观。

  2004年是我的超好运年。这一年,我们添了个胖儿子,同时,我在高新区买了两套相邻的房子,父母一套,我们一套,这样方便爷爷奶奶带孙子。白天,一家人一起生活,其乐融融,晚上,儿子跟老人一起回隔壁睡觉。大门一关,又成了我跟玫瑰的二人世界。

  那时,我俩的感情依然是好得没有悬念。也许因为我是学文科的吧,总能营造出一些浪漫的情调。从恋爱到结婚,我们一直很和谐,我对她的每一个眼神都能了然于心。

  C

  “好累,睡吧。”

  2005年,我遭遇事业瓶颈。

  我的广告公司从年初就开始发展迟缓了,一是因为行业竞争日益激烈,再就是我跟合伙人的分歧愈发突显,他想继续扩大投资,我则坚持转行。2005年年底,我和同事散伙。

  刚从公司抽身出来那阵,我的情绪比较低落,想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再谈工作的事。而这时,玫瑰调到学院二级机构的一家公司做了副总经理,她开始经常早出晚归。

  虽然那时还谈不上婚姻危机,但我却变得越来越郁闷。我总在想,其实我原本是个对生活要求不高的人,如果不是因为顾及玫瑰,我想我会一直待在校园里,一辈子做一个与世无争的教师,优哉游哉。

  这时又有朋友说我不该回家闲着,说女人都很现实,一旦你不挣钱,在女人眼里就变得一文不值了。不过,在我闲在家里那段时光,玫瑰并没有说过什么风凉话。

  那段日子,我负责带孩子、做家务,还学会了炒股,但是恰逢流年不利,股票总被套,就算2006年牛市那一把,也没能捞回来。兜兜转转一大圈儿,我越发后悔当初从学校出来,到今天自己连退路都没有了。

  就这样过了一年之后,我的消极跟玫瑰的进步开始形成很大的反差,我越来越怠惰,她则越来越忙碌。

  看见我整日在家里唉声叹气的样子,玫瑰起初也都耐心地安慰我,还拿出一笔钱让我出去做生意,结果没多久就让我给亏掉了。玫瑰说,“算了,就这么过吧,大不了我养你。”这话听着扎耳朵。虽然她说不嫌弃我,可我自己倒瞧不起自己了。

  如果我不懂得自我开解的话,兴许早就崩溃了。不过,有些事情也不是自我疏导就能解决实际问题的。

  每天早晨眼巴巴地看着玫瑰匆匆忙忙地出门,晚上看着她一脸疲惫地上床,这成了我的常态生活。偶尔,在夜里我会凑到她的枕边说,“老婆,你多久没有碰过我了?”但只要我说这种话时,玫瑰都会露出反感的表情,“好累!睡觉吧。”

  D

  “对不起,老婆。”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年之久。

  每晚睡在玫瑰身边,只要稍微有点亲热举动,她就会立马把我的手挪开,要我好好睡觉。日子久了,这样的情形让我越来越烦闷,甚至变得狂躁起来,直到在玫瑰生日前夜对她大打出手。

  那天是星期五,晚上我跟两个来访的老同学出去喝酒。三个人慢慢地喝完了一瓶“赖茅”后,老同学提议说,叫上你家玫瑰一起去K歌吧。因为玫瑰跟我的这两个老同学都很熟,我拿起手机拨通电话。玫瑰说她也在饭局上,还没结束,然后又说她不想玩想早点回家休息。我忽然觉得很没面子,说你不是最喜欢去唱歌嘛!语气中已经透出三分躁气。

  两个老同学赶紧打圆场,接过手机跟玫瑰聊起来,说老卡马上就回家。我在一边心说,回家干吗?老婆不像老婆!但想想第二天就是她的生日,我还是在回家的路上拐进了一家花店。

  一直都有在她生日时送红玫瑰的习惯,谁知那晚花店里却只剩下浅粉色和白色的。不知为什么,我选了一大把白玫瑰,包上深红色的包装纸,觉得也很好看。

  我到家的时候玫瑰还没回来。当我把花束摆放在我们床头的时候,心里真盼望能有一个温馨的周末夜晚。

  谁知玫瑰从进屋就一直不理我,对那束花也是视若无睹,我跟她说话她也爱答不理。当我们在床上躺下之后,当我的手再一次被她推开的时候,我心中郁积的情绪终于以强烈的方式爆发。我拉她起身,我把她拽下床,我甩了她一个耳光。我看到她的脸色苍白得像床边那一束白玫瑰。

  我认定这个女人一定是有了外遇。可经过整整两个星期的一番明察暗访,发现玫瑰并没有所谓的“情人”。

  上个月,我找了个她早早回家的晚上,认真地跟她谈话,我说我自己也没想到会对你出手,要不我们离婚算了。可玫瑰不答应,她说我们夫妻感情并没有完全破裂,她说不希望我们的孩子缺爹少妈,她说她可以原谅我。

  那晚,玫瑰在我怀里哭得很伤心。那晚她还主动跟我亲热,但我心里有着太多的复杂感受,我心里说,对不起,老婆。然后紧紧地拥着她,就那样沉沉地睡去。

  两个人的生活并没有从此而改变,以后,我更加压抑自己,只能靠每周游泳两次、暴走两次来宣泄多余的精力。我不知道,我们的将来还能走多远。

  记者手记

  海明威说,婚姻亮红灯,问题一定首先出在床上。这话反推一样。

  看着眼前这个面孔还挺年轻却自称为“中年男人”的老卡,感觉他确实不容易的。

  显然,老卡跟玫瑰的问题首先是出在心理而非生理上。

  畅销小说《裸婚》的作者介末一再表明,婚姻是需要经营的。既然玫瑰想挽救家庭,对于老卡的感情也算是涛声依旧,那么,不妨多放一些时间在家里,多一点妻子的温柔,把生活的重心慢慢移向家庭,以二人的感情基础,相信定能找回以往的幸福。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