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3岁男孩捡瓶子为自己攒手术费[组图]

2012年2月19日 17:45

来源:重庆晨报 作者:罗薛梅 选稿:赵菊玲

17日,万晨晨在渝州交易城一带拾捡路人丢弃的饮料瓶,为自己的指头切除手术筹钱。 重庆晨报记者 杨新宇 实习生 苑铁力 摄

万晨晨和婆婆栖身狭窄的阳台上,他学习十分用功。

  东方网2月19日消息:如今每天下午4点过,在石桥铺小学附近,总有一个十多岁的男孩,背着书包低着头,眼睛不停地在地上扫,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他就是13岁的万晨晨,他要找的是只卖5分一个的瓶子,他得弯腰16万次,才能攒够切除右手第6个指头的手术费。此前,他拒绝了好心人出钱帮他做手术的好意。

  爸爸妈妈都不在世了

  1999年,万晨晨还没有出生,父亲就患癌离他而去。满周岁时,母亲给他买了套衣服,并丢下100元钱,也离家出走了。后来,他才从朋友口中得知,自己的妈妈也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了。

  万晨晨只得随爷爷奶奶到福建打工,谁知几年后爷爷也被癌症夺去了生命。“不知是这娃儿命大,还是八字大,他从小这么遭孽。”奶奶杨德必紧握着孙子的手说话,生怕他也不见了似的。

  在福建无依无靠的婆孙俩,想回到垫江老家杠家乡福泉村居住,可老家的房子早塌了,杨德必只好把孩子送人。但几个月后,万晨晨又被送回杨德必手中。“那家人本来有孩子,不同意了。”杨德必拖着孙子回到重庆,在石桥铺靠捡塑料瓶、硬纸壳维持婆孙俩的生活。

  在学校带份饭回家吃

  “捡得多的话,就买点蛋,做蛋炒饭给他吃。”杨德必说,自己只吃白菜下饭。“晨晨回来这一年多,个子长了不少,因为吃得还不错。中午在学校吃饭,不要钱。班主任有时还让他吃快点,好再装一盒,带回家晚上吃。我托孙子的福,晚上也能吃点肉。”

  其实,杨德必住的“屋里”,墙上挂的香肠散发着香味。婆孙俩挤住在刚够放一张床的阳台上。“别人每个月只收一百块钱,让我住这样好的房子。人家挂点香肠在这里,我不能随便吃啊。”杨德必说。

  “他命好,那么多人帮他”

  万晨晨就读的是石桥铺小学五年级七班,读书不用缴费,午饭也是免费吃,穿的衣服也是同学、老师送的。“去年,班上同学还捐了款,给了我们一两千块钱哟。”杨德必说,“这孩子命好,那么多人帮助他。”

  万晨晨常说:“我长大了,要给干妈买大房子。”

  “那时候晨晨还没上学,他就去陈老师的书店看书。店很小,学生又多,他常被陈老师请出来,但晨晨仍然经常去看书。”老人家说,这让身为重庆12355青少年服务台心理咨询师的陈邻老师感到奇怪,“这孩子心理承受力很强呢。”

  在得知晨晨的处境后,陈邻不仅让他去免费看书,还买衣服送给他,帮他做心理辅导,并联系学校上学。现在,陈邻已是万晨晨口中的“干妈”了。

  手术费用约需8000元

  如今,万晨晨仍一如既往地和奶奶一起捡塑料瓶。“夏天班上同学们的废饮料瓶,本来要送给他卖钱的,但他知道以往这些瓶子卖了钱,都用来班上买扫帚的,所以他仍坚持去街上捡。”班主任方芳也心疼这孩子,有时把家里积攒的瓶子送给万晨晨。

  在领取市青基会的资助款时,叔叔阿姨发现晨晨右手拇指多出一个指头,大家说可以筹钱帮他切除手术。“但孩子说,不想给我们添麻烦了,他要自己捡瓶子存钱做手术。”市青基会人员称。

  晨晨还不知道,青基会的叔叔阿姨联系市儿童医院才知道,这个手术需要8000元左右。也就是说,卖5分钱一个的瓶子,万晨晨得弯腰捡16万次,才能攒够手术费。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