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招商企业遭暴力强拆 8旬老人被抬走扔在地上

2012年7月6日 07:27

来源:中国网 作者:刘林森 王瑞丰 选稿:张侃理

  拆迁现场被砸坏的机器。

  强拆中。

  八旬老太躺在病床上。

  一家在三门峡经济开发区经营20年的木器厂,近日遭到多人打砸抢而化为废墟,工厂老板80岁的母亲为阻挡强拆,险些自焚,被多名男子抬走扔在地上,当场昏死过去。当地政府称他们有多名官员和工作人员在现场,没有制止住事态发展。据了解,报警人不是政府人员,工厂老板两次拨打110报警,仍未逃脱遭打砸抢的厄运。

  木器厂遭暴力强拆 八旬老太险自焚被扔昏迷

  事发现场为润发商行,位于三门峡市经济开发区后川村,由于曾用名是三门峡市豫西广琳木器制品厂,目前当地人还称为木器厂。

  2012年7月4日,三门峡下起了大雨,记者来到位于三门峡市经济开发区后川村的三门峡开发区润发商行(以下简称木器厂),昔日热闹非凡、规模宏大的木材加工生产企业如今已是遍地狼藉,拥有7000平方的车间、职工宿舍、食堂以及所有的建筑物全部被推倒碾压,化为一片废墟。

  房屋被砸碎,机器被损坏,一些成品家具或者待组装的家具被砸毁在房屋下面,工人们吃饭用的锅碗瓢勺散落在地上,被毁厂区内有三三两两的员工在捡拾和清理着零碎物件,其景象惨不忍睹。

  在原来的厂大门外的街道旁,有一个用泥巴做的简易锅台,锅台旁支了一张小木床,这就是厂老板一家目前生活的地方。

  老板的孩子今年23岁,他流着眼泪说:“我3岁时父母把他带到三门峡,三门峡已经是我的第二个故乡,没想到20年后的今天我们全家竟然落到如此下场 。”

  据厂老板的的弟弟吴二孩讲,他们是1993年根据当时的湖滨区崖底乡后川村(现三门峡市开发区后川村)招商引资第一家到这里办的木材加工企业,当时签订了15年合同,期间由于纠纷,3年没有给村里交租金,目前合同已经超期,因为企业规模较大,很不容易搬迁,便和村委会商量继续签订合同,村里没答应,同时,老吴希望村里再给找一块地方,重新建厂,还是没得到答应。

  这样,后川村在6月9日将木器厂断水断电,随后不久,村里便组织6台装载机和几辆运输车到厂里开始强拆,好端端的厂一下子成了废墟。说着,老吴已泣不成声。

  据老吴介绍,推倒建筑物后,10余台大型工程车往返数小时把几乎所有物品装车后运往附近的黄河沟里,价值贵重的机器和有价值的物品几乎被哄抢一空。

  据木器厂老板吴新建说,年迈80岁的老娘为阻止强拆,将汽油倒在自己身上欲自焚,被儿子劝下。后被强拆的几名男子抬起强行扔在了附近的地上,当场昏死过去,随后被送往三门峡黄河医院救治,目前病情得以稳定。

  据了解,老板的家人赵琳当时想打110报警,不料被抢走了手机和背包,当天老板曾两次报警,110民警也赶到了现场,但没有能够制止。

  开发区书记:村民强拆是矛盾激化的表现

  7月4日上午11时许,在三门峡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区委书记张北超称此次事件是由于厂方和后川村矛盾积累的表现。

  据张书记介绍,目前木器厂和后川村的合同已经到期,木器厂尚欠后川村一些租金,去年三月份双方就开始算账,但由于数额悬殊太大,事情一直没有得到解决,随后后川村就对木器厂采取了停水停电甚至推墙的做法。矛盾在不断积累,村民就采取了强拆的方式,“这是双方矛盾积累的表现”,张书记说。

  随后,张北超书记又道出了村民强拆木器厂的另外一个原因。据张书记介绍,目前为整治环境,三门峡市正对辖区内14家沿黄(黄河)企业进行了拆迁,并进行了补偿,村民看到这些沿黄企业得到了不菲的赔偿后,也希望将木器厂拆除,以换取更多的补偿。

  据了解,位于木器厂对面的一家国家级高新项目正需要征用木器厂的地,老百姓得知后,更加积极的希望政府能把木器厂的占地征走。

  “政府不说这个事,一参搅(过问处理的意思)就成政府行为了”,张书记说。

  对于6月21日木器厂被村民强拆一事,张书记说,并不是村委主任和书记带头拆的,而是村书记和村主任被村民推着去拆的。

  张书记称,木器厂老板80岁的母亲并没有被装载机扔进沟里,而是后川村书记坐装载机将房顶的老太太接了下来。

  同时,张书记称木器厂被强拆时,三门峡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个副主任带领了一些政府人员在现场,但没有制止住。

  据了解,在政府人员在场而没有制止住强拆的情况下,政府人员并没有报警求助于公安机关,而是后来木器厂人员拨打了110报警。

  派出所:至今没找村书记和村主任调查

  据厂老板吴新建介绍,6月21 日,事情发生当天他先后两次拨打了110报警,但随后几天一直不见有动静。

  6月25日,吴新建和一名律师前往三门峡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报案,该所案侦一中队一名叫聂磊(音)的民警接待了他并做了记录。随后吴新建再次找聂磊询问案件进展情况,被告知大队长出差了,只有等队长回来才能办理。

  7月4日下午,记者和吴新建再次来到三门峡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案侦一中队一穿便装的男子称办案民警聂磊不在,让吴新建第二天再去,当吴新建咨询其聂磊电话时,该男子称他不知道,只有小号,办公室也无法联系。当吴新建告诉他案件很重要希望帮忙联系时,该男子称再重要也得等办案民警回来。

  随后,在告知领导办公室后,该男子“咣”的一声将门关上。

  随后在马姓副所长办公室,听明来意后,马副所长拿起电话给办案民警聂磊拨打了电话,很巧的是,不到两分钟,聂磊就赶到了马副所长办公室。

  据办案民警聂磊介绍,他去了解情况了,吴新建目前欠后村租金,村民不想租给他了,就拆了,希望吴新建去法院解决此事。随后吴新建问其是否找后村村书记和村主任了解情况,聂磊说他没有找这两个人,而是找了村里另外一个领导。

  派出所接到报案已经一星期多了,派出所竟然还没有找到主要当事人村书记和村主任了解情况! 7月5日早上,吴新建到派出所问办案民警聂磊为什么不去找村书记和村主任,聂磊称他找不着,而当吴新建为其提供村书记和村主任电话时,聂磊直接说他不要,这让吴新建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律师:暴力拆迁违法

  针对吴新建厂房被暴力拆迁一事,河北凌众律师事务所李同建律师认为,吴新建与三门峡市开发区后川村的租赁合同是一个民事法律关系,按照《合同法》的规定租赁到期后吴建新有优先承租权。

  李同建律师介绍,如果后川村想收回该土地,首先应该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应该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法院判决吴建新腾清土地。吴建新的房屋属于私有财产,村民或者村委会等任何人没有权利强制拆除吴建新的厂房,强行拆除是一种违法行为。

  如果在场的政府工作人员在没有制止住的情况下也没有报警,造成吴建新财产损失,是一种严重的渎职行为,应该受到相应的处罚。村民强制拆除吴建新厂房以及哄抢财物的行为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和聚众哄抢罪,派出所对此案件应该立案调查,其推诿、拖延的行为是不作为,严重的还可能构成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