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艾滋病嫌犯生活揭秘:民警为病毒携带者包扎[图]

2012年7月8日 07:41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选稿:赵菊玲

  看守所内景。

  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李某(穿黄衣者)。

  东方网7月8日消息:四面高墙耸立、电网和摄像头密布、持枪武警高处戒备……对于大部分市民而言,位于城市角落中的这一个个拘押着大量犯罪嫌疑人的看守所都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受部分影视剧影响,更有不少人对神秘的看守所既好奇又害怕。昨天上午,本报记者经韶关警方特许,走进了关押着大量大案、要案犯罪嫌疑人的韶关市第三看守所,听民警讲述了这一方没有硝烟的特殊战场中发生的一件件正义与邪恶、美丽与丑恶的激烈碰撞的故事,也聆听了负罪累累的犯罪嫌疑人推心置腹的忏悔与倾诉。

  民警心声:

  如履薄冰般坐在火山口

  通过重重关卡走进韶关市第三看守所内部,篮球架、壁画、假山……如果不是高处放哨的武警警惕的眼神,真会令人感到仿佛进入了一所普通的中小学校校区一般。

  在这平静的园区内,却关押着200多名大案要案的犯罪嫌疑人和韶关市检察系统经办的该市涉嫌职务犯罪的嫌疑人。而从1995年至今,韶关市第三看守所在广东创造了连续17年无事故的优秀成绩。

  一民警告诉记者:“我们和刑警同行不一样。他们处在打击犯罪第一线,各种破案立功的机会很多,也备受社会关注。而管教民警更多的是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者,很多市民不了解我们。其实,在这里从事管教工作,真真切切地像是坐在火山口。稍有不慎,就会酿成重大事故,用‘如履薄冰’来形容监管工作一点也不过分。”

  经典案例:

  恩威并济驯服“独行大盗”

  2009年冬的一个寒冷夜晚,一名手上戴着2副手拷、脚上系着脚链的犯罪嫌疑人,在8名刑警的押送下进了监所。身材高大的他就是当年在我国各地疯狂流窜作案的独行大盗康某。

  抵达看守所后,康某立即显示出了大盗彪悍的一面,他沉默寡言、态度傲慢,稍不顺心就对同仓的拘押人员拳打脚踢,被民警制止后就用头撞墙自残,最后实施绝食。

  面对这个“带刺”的在押人员,管教民警李金福每天至少三进监室,面对面仿佛老朋友般与康某促膝谈心。李金福发现,康某家人对其失望至极,自他入所起就从未送过衣物,康某对此非常难过。李金福于是先后十数次找到了康某家人进行沟通,最终使其家人从最初的不理解转化成了主动为康某送衣、写信。这令康某的情绪慢慢地稳定下来,最终打消了轻生念头。

  尽管以情动人是干警们感化在押人员的“法宝”之一,但并不意味着是对其纵容。在押期间,康某暴躁的本性又一次显现出来,仅因为同仓嫌疑人吃饭时在床上掉了一些饭粒,他竟然抓起凳子打了过去导致对方受伤。民警们立即启动相关预案,康某再次因为在看守所内实施故意伤害而获刑2年。

  民警坦然进监仓 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包扎

  在韶关、深圳二地“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黑道人物”李某,是令不少人闻之色变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

  民警告诉记者,李某曾活跃于深圳、韶关二地大肆贩毒。多次因为贩毒而被捕,后因携带艾滋病病毒而被判监外执行。

  在携带毒品被抓后,今年春节后,李某被移送到看守所。他将自己带血的唾沫往其他在押人员身上吐,弄得其他在押人员人心惶惶。

  一天,当干警前来开门进仓之际,10多名在押人员一窝蜂地冲了出来!此情此景被警戒中的武警战士发现后,立即拉响了警报,荷枪实弹的战士们立即准备实施险情处置。在押人员则大吐苦水:“我们不是想越狱,我们是实在受不了李某的打闹折腾了!我们也担心被传染了艾滋病啊!”

  所长廖明辉说:“李某被送来时已经处于艾滋病感染中期,经常低烧、腹泻,双下肢及身体大面积溃烂、长满血泡,并有多处渗出物。他扬言十天内不放他出去,将采取极端行为。”

  四中队长廖庆锋是一名所医,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他坦然地走进了监仓中,认真为李某检查伤口上的血泡,并徒手为他仔细清理伤口。李某既感动又惊奇地对廖医生说:“我有艾滋病,是高危人物,连我的父母都害怕,不敢与我接触,你还敢为我包扎?”

  廖庆锋事后回忆:“不管他犯了什么罪,他首先是个人,我们要对他有基本的尊重;其次,他也是个病人,得到基本的照料和治疗是他应有的权利。”平时有几分霸气的李某,望着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为自己治疗的廖医生悄悄流下了热泪。

  对话艾滋病在押人员

  尽管有重病 但生活有盼头

  经特批后,记者昨天在看守所中的小花园见到了李某。

  记者:听说你刚到看守所时有一些过激的行为?

  李某:我曾经接触过一些所谓的艾滋病亲善大使,他们一听说要和我们同桌吃饭,个个都拒绝。被强制戒毒后,有些人发现我已经染病,每个人都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敢接近我。你对我不好,我自然也不会对你客气。

  记者:感觉你现在的心态和那时候不一样了,是什么原因?

  李某: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其实也可以理解,和艾滋病人一起生活的恐惧。假如被蚊子咬了我一口后再咬你,你怕不怕?我以前故意闹事,其实就是受不了他们歧视我的异样眼神。现在通过民警们做工作,其他监友们都已经不再害怕和我一起共同生活,我在这里找到了最基本的尊重,肯定不会再闹下去了。

  记者:很多病人都多少会有一些绝望的情绪,但我发现你还是很乐观的。

  李某: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家里90多岁的老母亲,尤其是被抓后老婆又给我生下一个女儿后“跑路”了,我实在放心不下这一老一小。民警们知道后,今年4月专门把我妈和我女儿都找了过来跟我见面。老妈我已经一年多没见了,女儿更是我这40多岁的人唯一的骨肉,见到她们后我顿时觉得有了盼头,只盼着尽快服完刑,赶紧出去照顾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