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都市走婚一族悄然兴起 今日分居为明日攒钱买房

2012年7月8日 07:42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选稿:赵菊玲

  东方网7月8日消息:“走婚”一词起源于我国的摩梭族,两情相悦的男男女女,日落而聚,日出而散,暮来晨去,分合随意。时下,随着时代的进步,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在一些城市也悄然兴起了“走婚族”。逛街、看电影、烛光晚餐……还未到周末,已和丈夫分隔4天的重庆白领谭韵便计划起两人的周末行程,“行程不能太中规中矩,要保持热恋期的新鲜劲儿。”她说。

  因为某些客观的条件和某些主观的考虑,“走婚”夫妻选择了像两个相交的圆那样相对分离的生活方式,他们不天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不朝夕相伴,只是在一定的时间和地点相会,婚姻以奔波和行走来连接,情感以思念和距离来维系。国内某大型门户网站关于“走婚”的调查数据显示,在近万名26岁到35岁的参与调查者中,选择“会尝试”的占50.7%,他们认为,“相见不如怀念”、“距离产生美”是让爱情、婚姻“保鲜”的不二法门。

  回到现实中,为爱“走婚”,你能接受吗?或者说,如果你与自己的另一半也正在经历“走婚”,又该怎样避免这种婚姻模式所带来的弊端呢?

  “走婚”是为了攒钱买房

  口述者:田蕊 女 26岁 职员

  田蕊与向杨属于毕婚族,两人相恋四年,毕业后便领证结婚了。他们俩的老家都在外地,工作双双签在了济南。按照风俗,结婚时两人回老家举办了婚礼,之后就回了济南。尽管婆家为他们在老家盖了新房,但田蕊一心想在济南买房,以便将来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过日子才知柴米贵,婚后他们租房子住,每月除去房租、水电、电话费、交通费、伙食费、给家里寄钱,两人的工资刚刚够,买房俨然成了没指望的事。经过商量,他们决定“走婚”,这样不仅能攒钱买房子,而且还能保持彼此间的神秘感。

  向杨的单位在济南高新区,他索性选择住宿舍,这样就免去了每天往返市区近三个小时的奔波;田蕊的公司在槐荫区,她在公司附近与别人合租了一套房子,每月分摊房费才200元,不仅省下了大部分房租,还省下了交通费。就这样,两人成了所谓的“半糖夫妻”,周末见面反而觉得很亲密,一起逛街、吃饭、爬山什么的,让他们重新体会到了初恋的甜蜜感觉。当然,最大的成果是每月两人能攒3000多元,这让他们感到很有成就感。每当朋友以半嘲笑的口吻议论他们“走婚”时,田蕊就从容不迫地说,“结婚头几年,攒钱是大方向!今天的分居是为了明日的相聚,这总比一味啃老强吧!”

  其实,分居的无奈与心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有时,晚上寂寞无聊时,田蕊就不停地给老公打电话,以至于他都有些不耐烦了。有一回,她深夜睡不着,给他打电话,想知道他在干什么,听到他宿舍里乱哄哄的,她就刨根问底地质问他,两人为此大吵了一架。闺蜜说她:“你这是何苦呢,非要跟个穷小子胡折腾,连个睡觉的地儿都没有。如果哪天你怀上了孩子,房子首付还没攒够,看你怎么办!”闺蜜的话不无道理,但是,田蕊觉得向杨是真心爱她,两人有深厚的感情基础,而且他的工资卡一直由她保管,这就是彼此间的信任。“为攒钱买房而走婚尽管有些委屈,但经历考验的爱情才能够长久!”田蕊信心满满地说。

  “走婚”使老公有了婚外情

  口述者:初云 女 32岁 自由职业

  “男人不可信,走婚不靠谱!”一提起与老公“走婚”的经历,初云就后悔不迭。当初,她与老公“走婚”是想换种生活方式,让爱情保鲜。她自己经营了一家服装店,老公孔辉在某跨国公司上班,两人结婚已经5个年头了,为了发展事业,他们一直没要孩子。然而,当激情渐渐消退,围城里的生活变得乏味无比,两人连坐下来聊聊天都成为一种奢侈,性生活一个月都没有一回。初云以为这是“5年之痒”,在朋友的建议下,她与老公玩起了“走婚”。平时只是发发短信,到了周末相聚,他们一起开车出去玩、去吃大餐、看电影等。“刚开始分居的那段时间,感觉真的很美妙,我们仿佛又回到了蜜月期!”初云说。

  分居两个月后,初云发现孔辉有些异常。周末相聚时,他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享受鱼水之欢时他也是敷衍了事;而后,他时常以出差为借口取消周末见面,初云和他一个月都相聚不了一次。就在这时,初云意外发现家中电脑里存着孔辉与一女性的暧昧对话,她当即找他问这是怎么回事,孔辉倒很干脆地承认了“罪行”:“分开的这段时间,有时真的寂寞难耐……”老公的话令初云如梦初醒:“我这岂不是亲手把老公送给了别人吗?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我怎能如此掉以轻心?”她捶胸顿足地自责道。

  事后,初云与老公结束了“走婚”生活,重新回归家庭。但是,他们再次陷入之前的情感冷漠中,尽管初云每天都等着孔辉回来吃饭,变着花样地秀厨艺,想方设法与他多沟通。可是,一空闲下来,初云就不自觉地联想起孔辉与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场景,甚至幻想他背叛自己与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今年初,初云去医院检查,想要个龙宝宝,结果出来一切正常。然而,至今大半年过去了,她仍未怀上孩子,她痛恨自己,都是玩“走婚”惹的祸,老公的那段婚外情让她始终不能释怀,这样一来,生育大业受到很大影响。

  “银发走婚”促成黄昏恋

  口述者:文慧 女 58岁 退休

  三年前,文慧的丈夫因患肺癌病逝。丈夫走后,文慧变得郁郁寡欢,不爱出门,也不爱说话,还大病一场。眼看母亲就这样憔悴下去,文慧的女儿心急如焚,整天给她做工作,让她找个老伴。文慧退休前是小学教师,她深谙“黄昏恋”对双方儿女的影响,因此就一直没答应。后来,她去老年大学上声乐课时,与一位丧偶的孙老师逐渐熟络起来,两人很谈得来。一来二去,她了解到,孙老师的老伴去世多年,有一儿一女,孙老师一直跟着儿子生活。

  随着与孙老师交往的深入,文慧仿佛感到生活的热情重新被点燃了,两人有共同的话题,而且孙老师这人很幽默,给文慧带来很多乐趣。然而,当孙老师表示想和文慧在一起生活时,却遭到他儿子的极力反对,“都一把年纪了,别瞎折腾了,你又不是不看报纸,老年人再婚最后有几个能幸福的?”而文慧的女儿则舍不得母亲去孙老师家生活,这样就没人帮她接送孩子上学了,她想让孙老师来自己家住。那边儿子阻挡,这边女儿不让走,有一段时间,文慧陷入绝望中,想放弃与孙老师的交往。这时,孙老师想了个办法:周一到周五,文慧在女儿家照顾外孙女、打理家务,到了周末两天,她就来他家,两人相聚,孙老师的儿子、儿媳则带着孩子回岳母家。

  征求双方儿女意见,对这种“走婚”方式,他们都欣然接受。而后,文慧就与孙老师登记结婚了。婚后,虽然文慧两边跑有些辛苦,但过得很充实,生活变得有滋有味起来,寂寞的晚年生活终于有了知音相伴。周围的亲戚与邻居看到他们“走婚”,也都挺羡慕,觉得这样一来双方都不耽误照顾家里的孩子,能够赢得儿女的支持,可以避免或减少家务纠纷。然而,时间长了,文慧有时却难免有些担忧:“如果哪天自己病了,跑不动了,该住在哪一边呢?晚年找个伴侣就是为了能互相照顾与搀扶,这"走婚"究竟要走到什么时候?”

  “走婚”有风险,选择须谨慎

  都说“细节决定成败”,都市男女选择“走婚”固然能避开一些残酷的现实问题,但是,在离婚率不断飙升的大背景下,“走婚”所存在的风险不言而喻。外面的诱惑本来就多,“走婚”更给婚外恋创造了机会,而男女之间的感情一旦越走越疏远,谁能保证婚内幸福不被走丢?

  如同社会学家李银河所说,“走婚”是城市婚姻中的一种特殊现象,是现实生活中探索出来的一种婚姻方式,它与现代人追求独立的个性有密切关系,对传统的婚姻方式和性的规范也许会带来冲击。摩梭族人的“走婚”源于其母系氏族社会的本质,但他们不乱婚,有自己的道德规范与行为准则,相比之下,都市男女“走婚”大都出于不愿承担责任、害怕麻烦的心理,这样对家庭稳定与婚姻幸福极为不利。

  即便是那些“银发走婚族”,尽管他们这样能增进与子女之间的感情,但老年夫妻更需要对方的陪伴与体恤。因此,“走婚”只是时代高速发展的衍生物,折射出当下婚恋观的自由与开放。所以说,无论男女皆不可盲目跟风“走婚”,还应在如何经营婚姻上摸索前进,这才是婚姻稳定的幸福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