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背奶妈妈的双城生活[组图]

2014-7-18 08:49:51

来源:中国青年网 选稿:实习生孙佳艺

刘校举将母乳存放在单位的冰箱里,下班后再用冰袋带回家。

上一篇稿件

背奶妈妈的双城生活[组图]

2014年7月18日 08:49 来源: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 背奶妈妈的双城生活

  东方网7月18日消息:刘校举的家在天津北辰区,每天6点她起床,洗漱、早餐、拾掇完毕,驱车十余公里来到天津高铁武清站,花费38.5元在开往北京南站方向的高铁上轻松地度过23分钟光阴及84公里路程,继而抵达南站转4号线,在地铁大军中北上3站,抵达工作单位所在地,北京市宣武门;下午反其道行之,直到再又120公里后,不足一岁的儿子投入她疲而柔软的怀抱。240公里,一天落幕。

  2008年8月1日,京津城际铁路正式通车,城铁经济催生京津的“一小时生活圈”,为今后的跨省通勤族们埋下了双城生活的伏笔。天津武清开发区,该路段唯一的经停站,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北京地铁延长线的一部分。一些工作在北京,又与武清拈亲带故的人们,开始尝试这种新潮的上班模式。

  刘校举公司电脑桌面上儿子的百天照和一旁老公送的毛绒玩具陪伴着校举,支撑着她在忙碌的一天后踏上漫长的回家的路。

  孩子,是刘校举选择双城生活的原动力。怀孕以前她在北京宣武门的单位旁租房,周末回天津与丈夫团聚。“如果我选择在北京生活,可能自己会轻松些,但对孩子的影响会很大。他应该有母爱,有父爱,他应该得到的我都应该让他得到;既然有高铁,我一个人辛苦点儿可以解决问题的话,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刘校举在单位特意辟为母婴室的办公室里泵奶,刘校举白天在京为孩子挤奶,晚上回津给孩子喂奶。

  两会期间,北京的地铁安检严格起来,安检人员看了看刘校举装着四个奶瓶和冰块的冰袋,说:液体吧?喝一口。刘校举有点愣,急急喝了一口,继续赶路。上到高铁,坐定了,她回想起奶水的味道,很涩很腥,不好喝。想到自己每天这么累,跑那么远上班,还得喝自己的奶,忽然就有点想掉眼泪。两会非常时期里,她共计喝了近10次奶。喝到后来,不用安检人员提醒,她自己就拧开奶瓶主动喝了。对于这件事,她始终觉得有几分耻辱。可她又想,这和双城生活也没什么关系。工作在北京,谁没有经历过这般的倾轧呢。

刘校举泵奶时,喜欢看一些育儿书籍。

刘校举上下午分别需要泵一次奶。

刘校举将母乳存放在单位的冰箱里,下班后再用冰袋带回家。

  刘效举每次出站都要面对一群热情地拉活的司机。刘校举说,“我倒不觉得这(两个城市奔波)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但身边同事都觉得这事很特别”,“他们知道北京和天津是两个城市,观念里,他们不相信这是一段很舒适很简单的路程。”

  武清文化公园,刘效举和孩子在一起。在欧洲或日本等高速铁路起步至少先中国十几年的地方,异地通勤已是小部分上班族生活的常态,但在中国,搭乘高铁上班听来仍是有点异想天开的事:一来,它高度依赖火车站时刻表,二来它成本高昂。当然所谓交通的高昂,在京城高房价面前便是浮云了。刘校举就算过一笔账:从前她住单位附近,租赁一处一居室的老房子,月租4300元,而每周五天从天津到北京往返的通勤成本不到2000元,节省了一半不止。

  因为总在同一时段在同一列车厢搭车,赴京上班的候鸟们渐渐找到了组织。以行业和单位为标准,几乎每个人都有外号,他们成立一个微信朋友圈,下班时大高个常常在群里打招呼。

  “勇哥”是位土生土长的武清人,现任北京一家跨国公司的高管。按年薪百万的收入标准,在寸土寸金的北京买房对他而言不是难事。但他恐惧于北京无所不在的人口密度。勇哥说,前一阵燕郊很火,他们有点担心武清也会成为北漂下一个屯扎地。不过,每个月两千左右的通勤费却是一个硬指标,足够涮掉大多数了。图为刘效举(左一)和勇哥(左三)。

  刘校举和其他的双城上班者们就这样二元地活着,白天在首都的喧嚣中打拼,夜晚和周末在武清的湖边漫步。高铁是他们眼中的“生命线”,把这两种迥然不同的生活连为一体。有时他们觉得疲惫,但更多的时候,每个人自得其乐。

  截至目前,双城背奶妈妈刘校举每天的睡眠时间是两小时。她总想着多陪孩子一会儿,夜半怀里的孩子频繁地醒来,她也跟着醒来喂奶,这是她一天难得的亲子时分。长期睡眠不足让她有些透支,脸色略有蜡黄。但她白天看看电脑桌面上手机里儿子的照片,一切便都值得了。为方便上班和生活,刘校举一家在武清买了房,将于今年9月交房。届时,她的单程跨省上班记录将缩短至100公里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