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探访杭州相亲角:有相亲纸条上写我家是拆迁户

2017-7-19 07:37:47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吴朝香 李玲玲 选稿:费一妍

  原标题:北京“相亲鄙视链”刷爆网络,杭州相亲又看重啥呢,请看钱报记者实地走访——相亲纸条上写着,我家是拆迁户圈内有名的“月老”说,这几年相亲的越来越要求本地人,男的看重外貌,女的要求房子

图片说明:万松书院相亲会。吴朝香摄

图片说明:有名的“月老”金大姐。

  “中国目前的相亲啊,在我看来,大部分都还处于农耕文化,这男男女女呀,都是小农思想,你看看那列的条条框框的相亲条件就知道了。”说这话的是濮文东,一位婚恋交友组织负责人,在业内已干了10年之久,大家都叫他老濮。

  近日,北京的“中国式相亲鄙视链”刷爆网络,“房、车、户口、属相,你属于鄙视链的第几层?”也成为朋友间的调侃话题。

  杭州的相亲圈子又最看重啥呢?钱报记者探访万松书院周末相亲会现场,也和杭州相亲圈内名人聊了聊,他们说,相亲这件事,能看尽人间百态。

  相亲会现场

  一面墙上40张纸条,10个男,30个女

  有父母重点说明自己是火车东站拆迁户

  杭州,万松书院,每周六上午,人声鼎沸,从书院门口到马路两边的人行道上,大门护栏上、墙壁上、拉起的麻绳上,密密麻麻或挂或贴满了一张张小纸条,一阵风过,哗啦啦地响。

  放眼望去,聚集在这里的大多是头发花白的老年人。父母们带着孩子的资料来给他们挑选合适的对象,中国式相亲,每周会在这里上演一次。上周末,钱报记者来到万松书院,相亲会上虽没有朋友圈刷屏的鄙视链那么夸张和直接,但从那一张张小纸条能看出,相亲要相的不仅是两个人,还有两个家庭。“你是儿子还是女儿?”你们哪一年的?”身处人群中,这样的对话时不时飘进耳朵。一位爸爸站在路边,自言自语,“女孩太多,在这里太吃亏了。”

  相亲会上总是女孩多,似乎已是不争的事实。记者随便在一个贴满纸条的墙壁上,小范围数了下,40张纸条中,男10个,女30个。无论男女,纸条上的信息详尽到让人看完后,能基本了解这户人家的家庭状况。

  孩子的性别、年龄、身高、工作单位(还会注明是国企、私企还是事业单位)、收入、学历、是否有房,到父母是否退休、退休前是公务员、老师,还是工程师,以及是知识分子家庭,还是在经商……这些都会一一列出。记者在一个小纸条中看到,还有父母重点说明自己是火车东站拆迁户。也有不少人特意在写完孩子的情况后,加一句:父母退休后有工资。而也有人在对对方的要求一栏中会特别注明,希望对方父母有养老金。

  在父母列的征婚条件中

  女方多提到房子,男方关注气质与工作

  从小纸条里提供的信息来看,女孩对男孩的要求,都比较明确,无论是85后还是90后,都会提到房子。

  有的“希望在杭州有稳定住所”、有的“要有独立婚房”、有的要求“有全款房屋”,还有的是“有能力在杭州供房”。

  除了房子,在要求的项目中,最基本的是三大项:年纪通常要求相差不能超过5岁,其他是身高及学历要求。除了这些硬指标,还有一些软实力。比如,有事业心、善良、工作稳定,这三个算是高频词。男孩对女孩的要求则基本是:知书达理孝顺、气质佳、有份稳定工作等。贴出来的信息也许显得过于冷冰冰,记者在现场听到,很多父母在相互打探情况的时候,最频繁的是:你们是什么学历?脾气好不好?

  一位88年的丽水姑娘,女方家长刚把纸条贴到墙上,一位有意向的男孩妈妈就凑了上来,两人低头细细问着问题,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我们真不在乎房子,不缺住的地方,我还不想找本地的呢,太傲气,我们就想找个人好的,我女儿性格很温的,要是男孩脾气火爆可不行,当然也不能温吞吞的太内向。”

  男孩妈妈赶紧说,“我儿子性格很好的,他外婆是医生,外公是高干,小姨也是干部,你看家庭就知道了,不抽烟不喝酒,在单位还是积极分子呢。”男孩妈妈提出看看照片,女孩妈妈一边拿手机一边说,“我女儿很漂亮的,就是不爱化妆。”

  除此之外,也有家长会要求属相和地域,比如一位90年的女孩,相亲纸条中明确,属羊虎狗优先,鼠牛谢绝;还有不少人则提出最好是杭州本地的。

  圈内名“月老”

  黄龙洞的金大姐:

  这几年一定要找本地人的越来越多

  短发、走路很快,做事风风火火的金大姐偏偏喜欢上急不得的“月老活”,免费为单身男女牵线搭桥,她一干就是25年。在杭州相亲圈内小有名气,人称“黄龙洞金大姐”,仅去年,她组织见面的男女就有865对,领结婚证的有45对。

  “我有个原则,到我这登记信息的不能父母代替,必须本人来,必须实打实地把各种证的原件(诸如身份证、房产证、工作证等)带来,我看过心里有个数,然后才好为其找对象。我可以很自豪地说,经我这走到结婚的,到目前为止没有离婚的。”金大姐抱出了厚厚一沓信息登记本。

  “用红色文件袋装的是女方,用绿色装的是男方,蓝色的是已见过面的,你看看红色的袋子明显多过绿的,还是女多男少啊。”金大姐戴着老花眼镜和记者念叨。

  记者翻阅今年登记的信息本,从年龄来看,80后90后是主角,有个别70后,而要求方面,“最好是杭州本地人”是一个共性条件,不管男女都提到这一点。此外,男方则大多要求“长相甜美、性格温柔、知书达理、为人善良”等,而女的则是“有上进心、有责任心、工作收入稳定”等。

  金大姐介绍,来找她的85%是杭州本地人,。性别比例方面,80后来相亲的是女多男少,而90后基本男女持平。

  “要求本地人这事,以前没现在这么明显,我觉得大概从4年前开始提的人越来越多,今年到我这登记的都超过对有房的要求了,也可能觉得本地人肯定有房子吧。还有一个原因,我认为和二孩放开有关,找个本地的,为子女带孩子时可以轮流吧。”在金大姐看来,这些要求太俗气,相亲最重要的一点是人品,她希望男的不要以貌取人,杭州本地姑娘也要多学会包容。

  关于相亲,金大姐最后说,“希望结婚登记之前,两个人再好好掂量下对方的优缺点,不要闪婚闪离。”

  罗曼书香的老濮:

  很多相亲条件都暗含了经济要求

  “我们罗曼是学习型相亲组织。”老濮特意强调。

  这个看上去身材微壮与浪漫不搭边的男子,从2006年情人节举办首场活动开始,一直在相亲行业忙,定位目标是高知人群。

  老濮介绍,在罗曼,网站会员以及微信粉丝,有2万余人,男女比例4:6,90%的人是本科以上,一半以上都是硕士。

  “都说女博士比较难找对象,可在我这还真不是难题,因为我们这里高学历者集中,大家有共同语言。”老濮说。

  让老濮总结一下这个人群的相亲要求,排个序,老濮想了下,“这么说吧,在同等条件差不多的前提下,男的总是把相貌排在首位的,其次是工作、个性;而女的应该说在差不多的条件下,可能更看重对方性格、地域与工作吧。”老濮指出,其实很多条件都暗含了经济要求。

  “其实我对条条框框的相亲条件是有看法的,但是在组织活动时又不得不考虑这些,所以我很希望相亲的人不要太看重收入啥的。”在老濮看来,找对象,半年可成,第一步即关键一步,先解决自己“心”的问题,“就是在相亲时,清楚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探访杭州相亲角:有相亲纸条上写我家是拆迁户

2017年7月19日 07:37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北京“相亲鄙视链”刷爆网络,杭州相亲又看重啥呢,请看钱报记者实地走访——相亲纸条上写着,我家是拆迁户圈内有名的“月老”说,这几年相亲的越来越要求本地人,男的看重外貌,女的要求房子

图片说明:万松书院相亲会。吴朝香摄

图片说明:有名的“月老”金大姐。

  “中国目前的相亲啊,在我看来,大部分都还处于农耕文化,这男男女女呀,都是小农思想,你看看那列的条条框框的相亲条件就知道了。”说这话的是濮文东,一位婚恋交友组织负责人,在业内已干了10年之久,大家都叫他老濮。

  近日,北京的“中国式相亲鄙视链”刷爆网络,“房、车、户口、属相,你属于鄙视链的第几层?”也成为朋友间的调侃话题。

  杭州的相亲圈子又最看重啥呢?钱报记者探访万松书院周末相亲会现场,也和杭州相亲圈内名人聊了聊,他们说,相亲这件事,能看尽人间百态。

  相亲会现场

  一面墙上40张纸条,10个男,30个女

  有父母重点说明自己是火车东站拆迁户

  杭州,万松书院,每周六上午,人声鼎沸,从书院门口到马路两边的人行道上,大门护栏上、墙壁上、拉起的麻绳上,密密麻麻或挂或贴满了一张张小纸条,一阵风过,哗啦啦地响。

  放眼望去,聚集在这里的大多是头发花白的老年人。父母们带着孩子的资料来给他们挑选合适的对象,中国式相亲,每周会在这里上演一次。上周末,钱报记者来到万松书院,相亲会上虽没有朋友圈刷屏的鄙视链那么夸张和直接,但从那一张张小纸条能看出,相亲要相的不仅是两个人,还有两个家庭。“你是儿子还是女儿?”你们哪一年的?”身处人群中,这样的对话时不时飘进耳朵。一位爸爸站在路边,自言自语,“女孩太多,在这里太吃亏了。”

  相亲会上总是女孩多,似乎已是不争的事实。记者随便在一个贴满纸条的墙壁上,小范围数了下,40张纸条中,男10个,女30个。无论男女,纸条上的信息详尽到让人看完后,能基本了解这户人家的家庭状况。

  孩子的性别、年龄、身高、工作单位(还会注明是国企、私企还是事业单位)、收入、学历、是否有房,到父母是否退休、退休前是公务员、老师,还是工程师,以及是知识分子家庭,还是在经商……这些都会一一列出。记者在一个小纸条中看到,还有父母重点说明自己是火车东站拆迁户。也有不少人特意在写完孩子的情况后,加一句:父母退休后有工资。而也有人在对对方的要求一栏中会特别注明,希望对方父母有养老金。

  在父母列的征婚条件中

  女方多提到房子,男方关注气质与工作

  从小纸条里提供的信息来看,女孩对男孩的要求,都比较明确,无论是85后还是90后,都会提到房子。

  有的“希望在杭州有稳定住所”、有的“要有独立婚房”、有的要求“有全款房屋”,还有的是“有能力在杭州供房”。

  除了房子,在要求的项目中,最基本的是三大项:年纪通常要求相差不能超过5岁,其他是身高及学历要求。除了这些硬指标,还有一些软实力。比如,有事业心、善良、工作稳定,这三个算是高频词。男孩对女孩的要求则基本是:知书达理孝顺、气质佳、有份稳定工作等。贴出来的信息也许显得过于冷冰冰,记者在现场听到,很多父母在相互打探情况的时候,最频繁的是:你们是什么学历?脾气好不好?

  一位88年的丽水姑娘,女方家长刚把纸条贴到墙上,一位有意向的男孩妈妈就凑了上来,两人低头细细问着问题,声音渐渐大了起来。“我们真不在乎房子,不缺住的地方,我还不想找本地的呢,太傲气,我们就想找个人好的,我女儿性格很温的,要是男孩脾气火爆可不行,当然也不能温吞吞的太内向。”

  男孩妈妈赶紧说,“我儿子性格很好的,他外婆是医生,外公是高干,小姨也是干部,你看家庭就知道了,不抽烟不喝酒,在单位还是积极分子呢。”男孩妈妈提出看看照片,女孩妈妈一边拿手机一边说,“我女儿很漂亮的,就是不爱化妆。”

  除此之外,也有家长会要求属相和地域,比如一位90年的女孩,相亲纸条中明确,属羊虎狗优先,鼠牛谢绝;还有不少人则提出最好是杭州本地的。

  圈内名“月老”

  黄龙洞的金大姐:

  这几年一定要找本地人的越来越多

  短发、走路很快,做事风风火火的金大姐偏偏喜欢上急不得的“月老活”,免费为单身男女牵线搭桥,她一干就是25年。在杭州相亲圈内小有名气,人称“黄龙洞金大姐”,仅去年,她组织见面的男女就有865对,领结婚证的有45对。

  “我有个原则,到我这登记信息的不能父母代替,必须本人来,必须实打实地把各种证的原件(诸如身份证、房产证、工作证等)带来,我看过心里有个数,然后才好为其找对象。我可以很自豪地说,经我这走到结婚的,到目前为止没有离婚的。”金大姐抱出了厚厚一沓信息登记本。

  “用红色文件袋装的是女方,用绿色装的是男方,蓝色的是已见过面的,你看看红色的袋子明显多过绿的,还是女多男少啊。”金大姐戴着老花眼镜和记者念叨。

  记者翻阅今年登记的信息本,从年龄来看,80后90后是主角,有个别70后,而要求方面,“最好是杭州本地人”是一个共性条件,不管男女都提到这一点。此外,男方则大多要求“长相甜美、性格温柔、知书达理、为人善良”等,而女的则是“有上进心、有责任心、工作收入稳定”等。

  金大姐介绍,来找她的85%是杭州本地人,。性别比例方面,80后来相亲的是女多男少,而90后基本男女持平。

  “要求本地人这事,以前没现在这么明显,我觉得大概从4年前开始提的人越来越多,今年到我这登记的都超过对有房的要求了,也可能觉得本地人肯定有房子吧。还有一个原因,我认为和二孩放开有关,找个本地的,为子女带孩子时可以轮流吧。”在金大姐看来,这些要求太俗气,相亲最重要的一点是人品,她希望男的不要以貌取人,杭州本地姑娘也要多学会包容。

  关于相亲,金大姐最后说,“希望结婚登记之前,两个人再好好掂量下对方的优缺点,不要闪婚闪离。”

  罗曼书香的老濮:

  很多相亲条件都暗含了经济要求

  “我们罗曼是学习型相亲组织。”老濮特意强调。

  这个看上去身材微壮与浪漫不搭边的男子,从2006年情人节举办首场活动开始,一直在相亲行业忙,定位目标是高知人群。

  老濮介绍,在罗曼,网站会员以及微信粉丝,有2万余人,男女比例4:6,90%的人是本科以上,一半以上都是硕士。

  “都说女博士比较难找对象,可在我这还真不是难题,因为我们这里高学历者集中,大家有共同语言。”老濮说。

  让老濮总结一下这个人群的相亲要求,排个序,老濮想了下,“这么说吧,在同等条件差不多的前提下,男的总是把相貌排在首位的,其次是工作、个性;而女的应该说在差不多的条件下,可能更看重对方性格、地域与工作吧。”老濮指出,其实很多条件都暗含了经济要求。

  “其实我对条条框框的相亲条件是有看法的,但是在组织活动时又不得不考虑这些,所以我很希望相亲的人不要太看重收入啥的。”在老濮看来,找对象,半年可成,第一步即关键一步,先解决自己“心”的问题,“就是在相亲时,清楚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