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丈夫年薪150万怎么够!全职太太心酸:我压根当不了罗子君

2017-7-26 07:36:29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李玲玲 詹丽华 通讯员蒋玲月 选稿:费一妍

  原标题:丈夫年薪150万怎么够!杭州全职太太心酸:我压根当不了罗子君

  “电视剧就是电视剧吧,与现实还是有距离的。我老公的年收入也有150万吧,可我绝对过不上罗子君的日子,8万元的定制鞋,名牌包包衣服鞋子随性买,不现实,别说在上海生活了,就是在杭州也不可能。罗子君离婚后的日子,我更只能是想想,对于一个在家多年的女人来说,重返职场并逆袭哪有那么简单。”

  “为什么一定要用职场或家庭来区分女性呢?听起来特别女权。有的人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而我从家庭中获得,也就这么一点不同而已。”

  这是两个杭城全职太太聊自己的全职生活,一个70后一个80后,一个在追剧《我的前半生》,一个从来没看过。现实中的全职太太生活到底是怎么样呢?

△《我的前半生》剧照

  故事一

  在杭州生活,像我们这样有两个孩子的

  老公年薪50万元以上,老婆才敢全职吧

  上午9点,正处高温的杭州,阳光已很毒辣,目送着女儿走进培训机构的教室后,陈君(化名)回到车里,准备眯一会,可双眼布满血丝的她根本睡不着。昨夜初三儿子吼的那句“以后妈妈不要管我!”始终在其脑子里炸着。出生于1973年的陈君原本与老公一起创业,负责公司财务,2005年二胎女儿出生后,就在家做全职了。

  “你说我这么多年,究竟是做了什么呀,为了孩子回到家庭做全职,到头来一个孩子的叛逆期,就让我觉得自己真是失败。”车里虽开着空调,但气氛还是闷的。

  “我这样的哪叫全职太太,说得好听点是全职妈妈,说得难听点就是个全职保姆,除了赚钱,家里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都得我来做吧。若自己是有份工作的,不管赚钱多少,总归也可推托一下,但全职在家的,推给谁呢?”

  陈君也曾享受过全职妈妈的快乐,那也是她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儿子上小学女儿上幼儿园时,儿子很乖成绩又好,长笛还获过很多奖;女儿呢,没有学业压力,什么跳舞、画画兴趣班也上得很开心,家里请个钟点工搞搞卫生就行了。

  “很多像我这样的全职妈妈,成就感就来自孩子呀。我和老公是高中同学,一路打拼从衢州来到杭州,最终有了个小公司,坦白讲我真没罗子君那种担心老公被抢的忧虑,也很少在自己身上花钱,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给孩子创造个好未来。可没想到,儿子上初中后,也不知道是叛逆期还是成绩下滑的原因,和我的冲突越来越多,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女儿下半年就上初中了,暑假报了几个辅导班,我的任务就是接送,等待。其实我做全职太太最日常的生活状态就是等待,等孩子放学,等老公回家。”

  在杭州,家庭收入有多少,才敢让一方全职?

  “陈君想了一下,“像我们这种年龄,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至少得有50万元以上吧,而且是税后的,否则心里没底。”陈君表示在她的这个数字中,孩子的教育支出占大头,“民办中学的学费加住宿吃饭,我们上的还是便宜的,一年也要4万多元,培训班的钱就不好说了,简直没有上限,当然也可以一分不花,但是现在能不给孩子报班的家长有多少,平时的班加假期弄个集训什么的,一年花3万元也没上几个班。再加上一年也总要出去旅游下吧,其他杂七杂八算下来,一个孩子一年10万元还真没往高里算。”

  除了孩子的教育开支,陈君表示维持一个家庭正常运转,必要开支也少不了。“此外,可能是年龄的原因,不上班总有一种不安全感,要有点多余的钱以备不时之需。在我看来,没有50万元的年收入,一方做全职或多或少会没有底气,当然这也因人而异。”

  “电视剧与现实不一样,但《我的前半生》也的确戳中了一些情感上的东西,尤其罗子君被抛弃的那一刻,还是很有触动的,虽然我不担心老公,但也会不自觉地想想自己。毕竟女人走回家庭就很难再走出去了,而男人走进事业也很难再走出来。”11点,女儿下课了,陈君打起精神,开车回家,“今天老公也特意回来陪儿子了,希望儿子会好点。”

  故事二

  全职太太也有自己的人生

  为什么一定要用职场或家庭来区分女性呢

△鲍静给儿子画的画

  鲍静看上去不像一个传统认知中的全职太太,利落的中长发,一袭浅绿交领长裙,走路有风,未开口先有三分笑意,她身上职场女性的样子还更多一些。

  “《我的前半生》我真是一集都没看,身边朋友的讨论倒是听了很多,但为什么一定要用职场或家庭来区分女性呢?听起来特别女权。有的人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而我从家庭中获得,也就这么点不同。”鲍静说自己属于那种没有经过角色转变,就自然而然回归家庭的“全职太太”,“读了几年书,又留了几年学,回国以后也没有特别正经的找份工作就一直自己那么小打小闹,然后结婚、生子,照顾家人。这么说起来我好像一直都是没有事业的人嘛。”

  儿子去了外公家,老公还没下班,鲍静一边熟练地用手机叫外卖,一边跟我闲聊。“孩子一放暑假身边的全职妈妈们比平时更忙,我倒是比往常空闲一些,我们什么补习班也没给儿子报,就每周一次的画画课和冰球课,都是他自己喜欢的,反正也不想培养神童,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比什么都重要。”

  “现在全职妈妈挺多的,我儿子幼儿园同一个班里有半数以上家长都是全职妈妈,现在他上小学,班里也有三分之一左右是全职妈妈。”鲍静的朋友中也有很多是全职妈妈,“这当然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做保障,但也要看你对生活的具体要求,我认识的全职太太里既有那种特别土豪的,也有家庭年收入20万元左右的。女性对自我有没有要求,跟她是不是全职太太没关系,取决于她的生活态度,跟她的价值观有关。我特别不赞成全职太太是‘高危职业’的说法,平衡家庭关系是每个女性都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只限于全职太太。”

△《我的前半生》剧照

  “儿子上学的时间,我就做做家务、看看电影,偶尔逛街或者画画,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闲,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鲍静说自己是那种绝对不会穿着睡衣出门的人,也喜欢打扮自己,打扮家人,“我并不是围着儿子团团转的妈妈,也常对他说,‘妈妈也有自己的人生’,虽然他现在还不太明白。当初决定自己带孩子,不是因为父母不愿意帮忙,而是我们都认为父母也需要享受自己的人生,不应该被儿孙捆绑。我特别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这样做一个全职太太有什么不好呢?”

  儿子更小一点的时候曾经问过一个问题:为什么爸爸要上班赚钱,妈妈不赚钱?回答这个问题的不是鲍静。

  “我老公第一时间就告诉他,‘妈妈也赚钱,妈妈比爸爸赚的还多’。从那以后儿子再没有问过这类问题。”鲍静笑笑,说她老公“三观特别正”,“下班回家他也会帮着一起做家务,他从来都不认为只有他一个人辛苦,我也并不认为自己为家庭作出了牺牲,要说付出,每个家庭成员都在付出,我们的关系是平等的。”

  没有人能保证生活会一成不变。“或许过两年,我想工作了,就去工作。”鲍静说,跟儿子在一起她学到很多也成长很多,“人生的成就到底用什么来衡量呢?我倾向于个人的满足感。人生一世,也不是太长,就顺应自己的心吧。”

  网友说,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不仅触痛全职妈妈,还扎了职业女性的心。钱报记者专访了几位女企业家,作为女强人,她们更愿意说说家庭。

△《我的前半生》剧照

  “不仅打了全职妈妈的脸,还扎了职业女性的心。”有网友如此评价近期热播的《我的前半生》。撇开对该剧种种或高或低的点评,其实还真戳中了不少女性的心,其中有关职业女性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成痛点之一。

  对此,记者想起一个调查数据,浙江省女企业家协会今年发布了一份《“十二五”以来浙江省女性创新创业蓝皮书》,其中在被调查的2026名女性创业者中,离异的为80人,占比3.95%。在去年省工商局发布的《浙江女性创业年度报告(2016)》中,也指出浙江已婚女性创业者婚姻牢固度较高,离婚率1.2‰,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女企业家的工作与生活要保持一个协调的状态应该更有难度吧?钱报记者采访了几位省女企业家协会会员,听她们聊聊自己的心得。

  顾洁萍

  (浙江朗莎尔维迪制衣有限公司董事长)

  最好的减压,就是陪陪家人与孩子

  直发过肩,珍珠耳钉,淡妆,一袭无袖连衣裙,说起话来带着浅浅的笑容,记者很难把面前这个看上去很江南特色的女子与一个企业掌门人对上号。

  出生于1974年的顾洁萍,是多种身份集一身的女子。作为女企业家,她身兼多职,是浙江华港染织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浙江朗莎尔维迪制衣有限公司董事长、绍兴金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她还是二代创业者,其母亲是绍兴第一代女企业家肖国英,打下亿万家产,接班后她开创了更为灿烂的局面。

  她同时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今年2月刚刚生了二胎。

  “生宝宝才5个多月,身材恢复好快呀。”

  “这都是坚持母乳喂养的好处啊。”采访一下子就进入了生活话题。

  “你是许多人眼中成功幸福女人的典范,事业家庭两不误,是如何平衡自己的各种角色呢?”

  “其实也没有很特别的呀,自己觉得就是一种很正常的生活状态。当然工作肯定是多的,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放松方式吧。对我来说,工作之余陪陪孩子与家人是最好的减压方式,我很享受在家里的时刻,也很珍惜。”顾洁萍坦承,职业女性需要家人的理解与支持,在她看来,不属商业圈的丈夫和她很互补。

  她表示,事业与家庭兼顾的母亲一直是她的偶像,也是她努力的方向。前些年她的状态也没调整好,工作很忙,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几乎就是空中飞人。“现在,我给自己一个硬性规定,每周必须抽出一天时间陪伴孩子,工作再忙,尽量在6点半前回家,这样可以多参与两个孩子的成长。而且现在网络很方便,沟通渠道有很多,不再像以前只能赶来赶去。”

  虽然交流中,顾洁萍也说,工作中的自己挺严肃,有些员工见了她都会紧张,但在企业管理中,还是会展现女性细致的一面。诸如朗莎尔拥有2000多员工,而且以外地女性居多,所以每年夏天朗莎尔都会举办一个多月的小候鸟暑期班,让员工把孩子接到绍兴,单位报销交通费,然后单位聘请专门老师找专门场地照顾这些孩子。“白天孩子有人管,员工很踏实,晚上孩子接到身边,也能享受下家的温暖,这也算是尽量地让员工能工作家庭两不误吧。”

  “在工作中不要特别强调自己的性别角色,在家庭中又要时刻注意自己的性别角色,这是我最大的心得。”顾洁萍寄语在职场奋斗的女性,要相信自己可以平衡好各种角色。

  陈晓静

  (浙江奥奇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工作再忙,也要抽出一点时间想想自己的家庭角色

  “咱们今天不聊创业种种,就聊些真实的职业女性的生活状态,是吧?”戴着近视眼镜,齐眉刘海短发的陈晓静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待人亲切、做事利落。

  职场中的她,身份是浙江奥奇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我是做烘焙的,所以我要尝尝这里的小点心,咱们边吃边聊。”见面是在一场会议的间隙,休息区提供了各类茶点。

  “其实我是有点后悔的,觉得自己以前怎么就那么不注意自己的家庭角色呢。”陈晓静介绍,从她十几年前开始创业,家里的模式是女主外男主内,丈夫特别支持她的工作,包揽了大部分家务事,陈晓静坦言这也是她能坚持创业的后盾所在。

  “我以前总觉得自己在外面很忙,回家就好好休息下,其实忙真不应该就是什么都不做的借口,不管怎么忙,每天抽出半小时哪怕十分钟的时间肯定是可行的,利用这个时间和孩子聊聊,陪伴一下,就能起到很好的母亲的引导作用。”让陈晓静引发如此感慨的是她与女儿沟通的改变,女儿准备上国际学校,要过语言关,初次考试不是很理想,陈晓静突然意识到自己光好好做自己的企业去了,在女儿学习方面关注太少。于是从年初开始,她每天都抽出一段时间和女儿一起学习,“进步很大,虽然以前女儿也非常支持我的工作,但只是佩服妈妈事业比较成功,我真正给予她的关注是有限的,但这半年多每天的一起学习交流,我们母女关系更融洽了。”

  “如果我在外出差,女儿会与我微信联系,就像我最近参加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女儿还特意留言给我‘妈妈,你在我心中是最棒的’。”陈晓静打开自己的微信给记者看,“这种感觉真好,所以我也衷心希望职业女性要意识到这一点,不要把忙碌、辛苦当做放纵自己角色缺失的借口,每天抽出那么一点点时间,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卢好

  (极珍堂董事长)

  不要忙到自己只剩一个职场女性的角色

  与80后卢好聊的主题不再局限在工作与家庭,而扩展到职业女性生活中的各种角色,尤其如何调整自己的生活状态,因为她专注的是健康行业,这个从中医世家走出的新生代创业者,创办了现代滋补连锁品牌极珍堂。

  大多数人见卢好的第一印象都是这样评价的:短发,清爽而干练;大眼睛,明亮而倔强;笑容,爽朗而真诚。的确如此,当一身无袖蓝裙的她坐在记者面前时,首先让人眼前一亮的就是那动人的笑容。

  “每一个职业女性尤其创业者,或许都会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某段时间的状态,‘忙碌’,当然对于乐于其中的人来说,又可以称之为‘充实’,这是每一个人都会遇到的状态,关键是如何调整,是忙到忘了自己还是可以忙中作乐。”

  卢好说,创业初期,她曾一度只想着怎么把品牌做大做好,那时候的确忽视了很多生活中的其它方面,人也一度很迷茫。

  “后来正好企业面临转型,自己也好好思考了下,适时做了调整。”因为更多是要把自己的健康理念及产品分享出去,而现在发展的各种平台也比较方便,卢好的工作节奏就可以适当放缓。她介绍,自己目前的生活基本是这样的,早上7点起床,上午全部用来工作,而下午就腾出来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诸如参加一些如何提升自身素质的活动等。

  “设置好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节奏,不要忙到自己只剩一个职场女性的角色。每个女性,坚持初心,不放弃自己的性别角色,都会有别样的精彩与属于自己的快乐。”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丈夫年薪150万怎么够!全职太太心酸:我压根当不了罗子君

2017年7月26日 07:36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丈夫年薪150万怎么够!杭州全职太太心酸:我压根当不了罗子君

  “电视剧就是电视剧吧,与现实还是有距离的。我老公的年收入也有150万吧,可我绝对过不上罗子君的日子,8万元的定制鞋,名牌包包衣服鞋子随性买,不现实,别说在上海生活了,就是在杭州也不可能。罗子君离婚后的日子,我更只能是想想,对于一个在家多年的女人来说,重返职场并逆袭哪有那么简单。”

  “为什么一定要用职场或家庭来区分女性呢?听起来特别女权。有的人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而我从家庭中获得,也就这么一点不同而已。”

  这是两个杭城全职太太聊自己的全职生活,一个70后一个80后,一个在追剧《我的前半生》,一个从来没看过。现实中的全职太太生活到底是怎么样呢?

△《我的前半生》剧照

  故事一

  在杭州生活,像我们这样有两个孩子的

  老公年薪50万元以上,老婆才敢全职吧

  上午9点,正处高温的杭州,阳光已很毒辣,目送着女儿走进培训机构的教室后,陈君(化名)回到车里,准备眯一会,可双眼布满血丝的她根本睡不着。昨夜初三儿子吼的那句“以后妈妈不要管我!”始终在其脑子里炸着。出生于1973年的陈君原本与老公一起创业,负责公司财务,2005年二胎女儿出生后,就在家做全职了。

  “你说我这么多年,究竟是做了什么呀,为了孩子回到家庭做全职,到头来一个孩子的叛逆期,就让我觉得自己真是失败。”车里虽开着空调,但气氛还是闷的。

  “我这样的哪叫全职太太,说得好听点是全职妈妈,说得难听点就是个全职保姆,除了赚钱,家里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的事都得我来做吧。若自己是有份工作的,不管赚钱多少,总归也可推托一下,但全职在家的,推给谁呢?”

  陈君也曾享受过全职妈妈的快乐,那也是她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儿子上小学女儿上幼儿园时,儿子很乖成绩又好,长笛还获过很多奖;女儿呢,没有学业压力,什么跳舞、画画兴趣班也上得很开心,家里请个钟点工搞搞卫生就行了。

  “很多像我这样的全职妈妈,成就感就来自孩子呀。我和老公是高中同学,一路打拼从衢州来到杭州,最终有了个小公司,坦白讲我真没罗子君那种担心老公被抢的忧虑,也很少在自己身上花钱,想得最多的就是怎么给孩子创造个好未来。可没想到,儿子上初中后,也不知道是叛逆期还是成绩下滑的原因,和我的冲突越来越多,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女儿下半年就上初中了,暑假报了几个辅导班,我的任务就是接送,等待。其实我做全职太太最日常的生活状态就是等待,等孩子放学,等老公回家。”

  在杭州,家庭收入有多少,才敢让一方全职?

  “陈君想了一下,“像我们这种年龄,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至少得有50万元以上吧,而且是税后的,否则心里没底。”陈君表示在她的这个数字中,孩子的教育支出占大头,“民办中学的学费加住宿吃饭,我们上的还是便宜的,一年也要4万多元,培训班的钱就不好说了,简直没有上限,当然也可以一分不花,但是现在能不给孩子报班的家长有多少,平时的班加假期弄个集训什么的,一年花3万元也没上几个班。再加上一年也总要出去旅游下吧,其他杂七杂八算下来,一个孩子一年10万元还真没往高里算。”

  除了孩子的教育开支,陈君表示维持一个家庭正常运转,必要开支也少不了。“此外,可能是年龄的原因,不上班总有一种不安全感,要有点多余的钱以备不时之需。在我看来,没有50万元的年收入,一方做全职或多或少会没有底气,当然这也因人而异。”

  “电视剧与现实不一样,但《我的前半生》也的确戳中了一些情感上的东西,尤其罗子君被抛弃的那一刻,还是很有触动的,虽然我不担心老公,但也会不自觉地想想自己。毕竟女人走回家庭就很难再走出去了,而男人走进事业也很难再走出来。”11点,女儿下课了,陈君打起精神,开车回家,“今天老公也特意回来陪儿子了,希望儿子会好点。”

  故事二

  全职太太也有自己的人生

  为什么一定要用职场或家庭来区分女性呢

△鲍静给儿子画的画

  鲍静看上去不像一个传统认知中的全职太太,利落的中长发,一袭浅绿交领长裙,走路有风,未开口先有三分笑意,她身上职场女性的样子还更多一些。

  “《我的前半生》我真是一集都没看,身边朋友的讨论倒是听了很多,但为什么一定要用职场或家庭来区分女性呢?听起来特别女权。有的人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而我从家庭中获得,也就这么点不同。”鲍静说自己属于那种没有经过角色转变,就自然而然回归家庭的“全职太太”,“读了几年书,又留了几年学,回国以后也没有特别正经的找份工作就一直自己那么小打小闹,然后结婚、生子,照顾家人。这么说起来我好像一直都是没有事业的人嘛。”

  儿子去了外公家,老公还没下班,鲍静一边熟练地用手机叫外卖,一边跟我闲聊。“孩子一放暑假身边的全职妈妈们比平时更忙,我倒是比往常空闲一些,我们什么补习班也没给儿子报,就每周一次的画画课和冰球课,都是他自己喜欢的,反正也不想培养神童,给他一个快乐的童年比什么都重要。”

  “现在全职妈妈挺多的,我儿子幼儿园同一个班里有半数以上家长都是全职妈妈,现在他上小学,班里也有三分之一左右是全职妈妈。”鲍静的朋友中也有很多是全职妈妈,“这当然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做保障,但也要看你对生活的具体要求,我认识的全职太太里既有那种特别土豪的,也有家庭年收入20万元左右的。女性对自我有没有要求,跟她是不是全职太太没关系,取决于她的生活态度,跟她的价值观有关。我特别不赞成全职太太是‘高危职业’的说法,平衡家庭关系是每个女性都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只限于全职太太。”

△《我的前半生》剧照

  “儿子上学的时间,我就做做家务、看看电影,偶尔逛街或者画画,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闲,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鲍静说自己是那种绝对不会穿着睡衣出门的人,也喜欢打扮自己,打扮家人,“我并不是围着儿子团团转的妈妈,也常对他说,‘妈妈也有自己的人生’,虽然他现在还不太明白。当初决定自己带孩子,不是因为父母不愿意帮忙,而是我们都认为父母也需要享受自己的人生,不应该被儿孙捆绑。我特别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这样做一个全职太太有什么不好呢?”

  儿子更小一点的时候曾经问过一个问题:为什么爸爸要上班赚钱,妈妈不赚钱?回答这个问题的不是鲍静。

  “我老公第一时间就告诉他,‘妈妈也赚钱,妈妈比爸爸赚的还多’。从那以后儿子再没有问过这类问题。”鲍静笑笑,说她老公“三观特别正”,“下班回家他也会帮着一起做家务,他从来都不认为只有他一个人辛苦,我也并不认为自己为家庭作出了牺牲,要说付出,每个家庭成员都在付出,我们的关系是平等的。”

  没有人能保证生活会一成不变。“或许过两年,我想工作了,就去工作。”鲍静说,跟儿子在一起她学到很多也成长很多,“人生的成就到底用什么来衡量呢?我倾向于个人的满足感。人生一世,也不是太长,就顺应自己的心吧。”

  网友说,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不仅触痛全职妈妈,还扎了职业女性的心。钱报记者专访了几位女企业家,作为女强人,她们更愿意说说家庭。

△《我的前半生》剧照

  “不仅打了全职妈妈的脸,还扎了职业女性的心。”有网友如此评价近期热播的《我的前半生》。撇开对该剧种种或高或低的点评,其实还真戳中了不少女性的心,其中有关职业女性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成痛点之一。

  对此,记者想起一个调查数据,浙江省女企业家协会今年发布了一份《“十二五”以来浙江省女性创新创业蓝皮书》,其中在被调查的2026名女性创业者中,离异的为80人,占比3.95%。在去年省工商局发布的《浙江女性创业年度报告(2016)》中,也指出浙江已婚女性创业者婚姻牢固度较高,离婚率1.2‰,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女企业家的工作与生活要保持一个协调的状态应该更有难度吧?钱报记者采访了几位省女企业家协会会员,听她们聊聊自己的心得。

  顾洁萍

  (浙江朗莎尔维迪制衣有限公司董事长)

  最好的减压,就是陪陪家人与孩子

  直发过肩,珍珠耳钉,淡妆,一袭无袖连衣裙,说起话来带着浅浅的笑容,记者很难把面前这个看上去很江南特色的女子与一个企业掌门人对上号。

  出生于1974年的顾洁萍,是多种身份集一身的女子。作为女企业家,她身兼多职,是浙江华港染织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浙江朗莎尔维迪制衣有限公司董事长、绍兴金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她还是二代创业者,其母亲是绍兴第一代女企业家肖国英,打下亿万家产,接班后她开创了更为灿烂的局面。

  她同时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今年2月刚刚生了二胎。

  “生宝宝才5个多月,身材恢复好快呀。”

  “这都是坚持母乳喂养的好处啊。”采访一下子就进入了生活话题。

  “你是许多人眼中成功幸福女人的典范,事业家庭两不误,是如何平衡自己的各种角色呢?”

  “其实也没有很特别的呀,自己觉得就是一种很正常的生活状态。当然工作肯定是多的,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放松方式吧。对我来说,工作之余陪陪孩子与家人是最好的减压方式,我很享受在家里的时刻,也很珍惜。”顾洁萍坦承,职业女性需要家人的理解与支持,在她看来,不属商业圈的丈夫和她很互补。

  她表示,事业与家庭兼顾的母亲一直是她的偶像,也是她努力的方向。前些年她的状态也没调整好,工作很忙,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几乎就是空中飞人。“现在,我给自己一个硬性规定,每周必须抽出一天时间陪伴孩子,工作再忙,尽量在6点半前回家,这样可以多参与两个孩子的成长。而且现在网络很方便,沟通渠道有很多,不再像以前只能赶来赶去。”

  虽然交流中,顾洁萍也说,工作中的自己挺严肃,有些员工见了她都会紧张,但在企业管理中,还是会展现女性细致的一面。诸如朗莎尔拥有2000多员工,而且以外地女性居多,所以每年夏天朗莎尔都会举办一个多月的小候鸟暑期班,让员工把孩子接到绍兴,单位报销交通费,然后单位聘请专门老师找专门场地照顾这些孩子。“白天孩子有人管,员工很踏实,晚上孩子接到身边,也能享受下家的温暖,这也算是尽量地让员工能工作家庭两不误吧。”

  “在工作中不要特别强调自己的性别角色,在家庭中又要时刻注意自己的性别角色,这是我最大的心得。”顾洁萍寄语在职场奋斗的女性,要相信自己可以平衡好各种角色。

  陈晓静

  (浙江奥奇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工作再忙,也要抽出一点时间想想自己的家庭角色

  “咱们今天不聊创业种种,就聊些真实的职业女性的生活状态,是吧?”戴着近视眼镜,齐眉刘海短发的陈晓静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待人亲切、做事利落。

  职场中的她,身份是浙江奥奇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我是做烘焙的,所以我要尝尝这里的小点心,咱们边吃边聊。”见面是在一场会议的间隙,休息区提供了各类茶点。

  “其实我是有点后悔的,觉得自己以前怎么就那么不注意自己的家庭角色呢。”陈晓静介绍,从她十几年前开始创业,家里的模式是女主外男主内,丈夫特别支持她的工作,包揽了大部分家务事,陈晓静坦言这也是她能坚持创业的后盾所在。

  “我以前总觉得自己在外面很忙,回家就好好休息下,其实忙真不应该就是什么都不做的借口,不管怎么忙,每天抽出半小时哪怕十分钟的时间肯定是可行的,利用这个时间和孩子聊聊,陪伴一下,就能起到很好的母亲的引导作用。”让陈晓静引发如此感慨的是她与女儿沟通的改变,女儿准备上国际学校,要过语言关,初次考试不是很理想,陈晓静突然意识到自己光好好做自己的企业去了,在女儿学习方面关注太少。于是从年初开始,她每天都抽出一段时间和女儿一起学习,“进步很大,虽然以前女儿也非常支持我的工作,但只是佩服妈妈事业比较成功,我真正给予她的关注是有限的,但这半年多每天的一起学习交流,我们母女关系更融洽了。”

  “如果我在外出差,女儿会与我微信联系,就像我最近参加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女儿还特意留言给我‘妈妈,你在我心中是最棒的’。”陈晓静打开自己的微信给记者看,“这种感觉真好,所以我也衷心希望职业女性要意识到这一点,不要把忙碌、辛苦当做放纵自己角色缺失的借口,每天抽出那么一点点时间,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卢好

  (极珍堂董事长)

  不要忙到自己只剩一个职场女性的角色

  与80后卢好聊的主题不再局限在工作与家庭,而扩展到职业女性生活中的各种角色,尤其如何调整自己的生活状态,因为她专注的是健康行业,这个从中医世家走出的新生代创业者,创办了现代滋补连锁品牌极珍堂。

  大多数人见卢好的第一印象都是这样评价的:短发,清爽而干练;大眼睛,明亮而倔强;笑容,爽朗而真诚。的确如此,当一身无袖蓝裙的她坐在记者面前时,首先让人眼前一亮的就是那动人的笑容。

  “每一个职业女性尤其创业者,或许都会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某段时间的状态,‘忙碌’,当然对于乐于其中的人来说,又可以称之为‘充实’,这是每一个人都会遇到的状态,关键是如何调整,是忙到忘了自己还是可以忙中作乐。”

  卢好说,创业初期,她曾一度只想着怎么把品牌做大做好,那时候的确忽视了很多生活中的其它方面,人也一度很迷茫。

  “后来正好企业面临转型,自己也好好思考了下,适时做了调整。”因为更多是要把自己的健康理念及产品分享出去,而现在发展的各种平台也比较方便,卢好的工作节奏就可以适当放缓。她介绍,自己目前的生活基本是这样的,早上7点起床,上午全部用来工作,而下午就腾出来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诸如参加一些如何提升自身素质的活动等。

  “设置好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节奏,不要忙到自己只剩一个职场女性的角色。每个女性,坚持初心,不放弃自己的性别角色,都会有别样的精彩与属于自己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