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成都男子称“等死7年复查并未感染艾滋”,省市卫计委介入

2017-12-7 20:11:3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谢寅宗 邱萧芜 选稿:夏毓婕

原标题:成都男子称“等死7年复查并未感染艾滋”,省市卫计委介入

  12月7日从四川省卫计委和成都市卫计委获悉,省市两级卫计委已介入处理“成都男子被诊艾滋等死7年复查未感染”一事。当事人钟啸伟当晚表示,省市卫计委暂时还未与他联系。

  在过去等死的日子,钟啸伟习惯每天拉上窗帘。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图HIV抗体是阴性,省市疾控被起诉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原本打算2009年“五一”结婚的钟啸伟,婚前检查时,血样经成都市疾控中心送检,四川省疾控中心确证其血样HIV抗体为阳性。

  因为有吸毒史,对检查结果深信不疑的钟啸伟开始等死。然而,7年时间他并没死掉,并且感受不到艾滋病的症状。

  2015年12月25日,他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实验医学科抽血检查,结果显示其HIV抗原体复合检测为阴性。

  接到情况反馈后,金牛区疾控中心2016年1月22日将钟啸伟血样送检,得到的结果依然是HIV抗体阴性。

  对于检查结果,称自己过了七年“人不人、鬼不鬼”生活的钟啸伟,2016年1月开始向四川省疾控中心和成都市疾控中心讨说法。

  当年对血样进行检验的四川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说,钟啸伟送检的血样至今仍保存在疾控中心,复查发现该血样的检测结果仍为阳性。疾控中心只对样品负责,至于送检血样是不是钟啸伟的,与他们没有关系。

  成都市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由于HIV抗体不会从阳性变为阴性,省疾控中心保存的“钟啸伟”血样肯定不是钟啸伟本人的。对于钟啸伟过去七年的经历,他们深表遗憾,希望钟啸伟通过法律程序解决此事。

  今年12月5日,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律师欧阳九、佘勇通过报道得知钟啸伟的事情后,因其经济困难,两律师免费为他提供法律援助。

  在律师的陪同下,钟啸伟12月5日向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提交民事诉讼状,起诉成都市疾控中心和四川省疾控中心。

  省市卫计委已介入,当事人称暂未与他联系

  对于钟啸伟反映的情况,澎湃新闻12月7日联系四川省卫计委和成都市卫计委得知,目前,两个单位都已介入处理此事。

  成都市卫计委宣传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他们非常重视,正在指导疾控中心积极处理此事,主要由卫计委疾控处负责处理。

  对于处理进展情况,成都市卫计委疾控处工作人员称未得到宣传处同意不予透露。宣传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此事不便接受电话采访,并重申一定会积极处理。

  四川省卫计委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此事由省卫计委信访处和其他相关处室负责处理。

  但信访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此事由宣传处负责处理,他们并不负责。四川省卫计委宣传处工作人员说,钟啸伟一事由一王姓工作人员具体负责。

  关于省市卫计委介入处理的情况,钟啸伟12月7日晚告诉澎湃新闻,涉事的省市疾控部门和省市卫计委都没有与他联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成都男子称“等死7年复查并未感染艾滋”,省市卫计委介入

2017年12月7日 20:11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成都男子称“等死7年复查并未感染艾滋”,省市卫计委介入

  12月7日从四川省卫计委和成都市卫计委获悉,省市两级卫计委已介入处理“成都男子被诊艾滋等死7年复查未感染”一事。当事人钟啸伟当晚表示,省市卫计委暂时还未与他联系。

  在过去等死的日子,钟啸伟习惯每天拉上窗帘。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图HIV抗体是阴性,省市疾控被起诉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原本打算2009年“五一”结婚的钟啸伟,婚前检查时,血样经成都市疾控中心送检,四川省疾控中心确证其血样HIV抗体为阳性。

  因为有吸毒史,对检查结果深信不疑的钟啸伟开始等死。然而,7年时间他并没死掉,并且感受不到艾滋病的症状。

  2015年12月25日,他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实验医学科抽血检查,结果显示其HIV抗原体复合检测为阴性。

  接到情况反馈后,金牛区疾控中心2016年1月22日将钟啸伟血样送检,得到的结果依然是HIV抗体阴性。

  对于检查结果,称自己过了七年“人不人、鬼不鬼”生活的钟啸伟,2016年1月开始向四川省疾控中心和成都市疾控中心讨说法。

  当年对血样进行检验的四川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说,钟啸伟送检的血样至今仍保存在疾控中心,复查发现该血样的检测结果仍为阳性。疾控中心只对样品负责,至于送检血样是不是钟啸伟的,与他们没有关系。

  成都市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由于HIV抗体不会从阳性变为阴性,省疾控中心保存的“钟啸伟”血样肯定不是钟啸伟本人的。对于钟啸伟过去七年的经历,他们深表遗憾,希望钟啸伟通过法律程序解决此事。

  今年12月5日,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律师欧阳九、佘勇通过报道得知钟啸伟的事情后,因其经济困难,两律师免费为他提供法律援助。

  在律师的陪同下,钟啸伟12月5日向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提交民事诉讼状,起诉成都市疾控中心和四川省疾控中心。

  省市卫计委已介入,当事人称暂未与他联系

  对于钟啸伟反映的情况,澎湃新闻12月7日联系四川省卫计委和成都市卫计委得知,目前,两个单位都已介入处理此事。

  成都市卫计委宣传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他们非常重视,正在指导疾控中心积极处理此事,主要由卫计委疾控处负责处理。

  对于处理进展情况,成都市卫计委疾控处工作人员称未得到宣传处同意不予透露。宣传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此事不便接受电话采访,并重申一定会积极处理。

  四川省卫计委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此事由省卫计委信访处和其他相关处室负责处理。

  但信访处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此事由宣传处负责处理,他们并不负责。四川省卫计委宣传处工作人员说,钟啸伟一事由一王姓工作人员具体负责。

  关于省市卫计委介入处理的情况,钟啸伟12月7日晚告诉澎湃新闻,涉事的省市疾控部门和省市卫计委都没有与他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