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多个项目同时推进 看新型研发机构“忙年”

2018-2-14 10:19:10

来源:南京日报 

    岁末年初,南京数十家新型研发机构相继签约落户,对于他们而言,注册、装修、研发……春节前的这段时间显得异常忙碌。

    上周四下午2点半,记者随江宁开发区科技人才局副局长李艳宁和助手曹素贞来到江苏MEMS智能传感器研究院位于胜太路的临时办公楼。

    “装修设计方案做好了么?什么时候开始装修?有需要协调的事尽管提!”没有太多寒暄,李艳宁在会议室“开门见山”和研究院副院长牟恒展开工作对接。他们谈论的是正在装修的新办公室。在开发区的协助下,江苏MEMS智能传感器研究院顺利在长园智能电网产业园找到了8000平方米的办公空间。最近两个月,为了推进注册、装修、研发,他们每天都有好多通电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我们希望新办公室在今年五一节前完工、入驻,第一批新产品也同期下线。”牟恒向李艳宁透露自己的初步规划。

    牟恒说的新产品是一种高温传感器芯片。目前世面上的传感器芯片只能耐受150摄氏度以下的温度,而江苏MEMS智能传感器研究院开发的芯片,可以经受零下196摄氏度到零上360摄氏度的严苛考验,填补国际空白。“作为新型研发机构,我们做出来的产品,不是实验室里的样品,而是可以量产的成熟产品。参数、资源、材料、成本、定价,都进行了周密布局,目前项目已完成75%。除了这个项目,我们还有3个在手项目在推进,研发集合了德国、瑞士、中国三方的团队力量。”牟恒说。

    研发人员孔祥文手中测试的正是高温传感器芯片。小伙子告诉记者:“我是公司从张家港调过来的,来南京一个多月了,决定来南京的时候家里还有点不同意,但过来了发现南京是一座不错的城市。公司申请到了人才公寓,还在九龙湖附近租了房子给我们住,没什么后顾之忧。新的一年,我希望在9月份左右,把家人接来。孩子来南京上学,我安心工作。”孔祥文说。

    和研发人员相比,牟恒与家人的距离更远,妻子和孩子在德国定居,但是这个春节,作为项目的“大管家”,他注定赶不回德国与家人团聚。他说:“芯片行业发展一日千里,业内都在奔跑,我们也要抓紧,研发团队一直要忙到2月15日大年夜。”

    在他眼中,创业注定是艰辛的,但是找到一方合适的土壤,创业又充满激情。牟恒说:“在德国我做了多年研发,2014年回国创业。我们的团队先是在张家港建了第一家工厂,2016年又在重庆建了第二家公司。去年六七月开始,我们希望找一个人才资源充沛的城市做研发机构。公司股东之一华夏基石咨询集团为我们设计了一套四位一体的产业体系,包括研发总部、企业总部、孵化器、产业基金四个部分。两三个月后我们遇到了江宁开发区,此后又看到了南京市一号文件,特别地激动,和我们的定位不谋而合,来对地方了!最近我们正在将各种资源向南京整合,争分夺秒向前推进。”

    李艳宁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已经有17家新型研发机构落户江宁开发区,开发区不仅在项目推进上开辟绿色通道、专项帮办,而且在衣食住行等生活方面给予细心照顾,让新型研发机构安心创业,找到家的感觉。

    本报通讯员 侯佳 本报记者 张希

上一篇稿件

多个项目同时推进 看新型研发机构“忙年”

2018年2月14日 10:19 来源:南京日报 

    岁末年初,南京数十家新型研发机构相继签约落户,对于他们而言,注册、装修、研发……春节前的这段时间显得异常忙碌。

    上周四下午2点半,记者随江宁开发区科技人才局副局长李艳宁和助手曹素贞来到江苏MEMS智能传感器研究院位于胜太路的临时办公楼。

    “装修设计方案做好了么?什么时候开始装修?有需要协调的事尽管提!”没有太多寒暄,李艳宁在会议室“开门见山”和研究院副院长牟恒展开工作对接。他们谈论的是正在装修的新办公室。在开发区的协助下,江苏MEMS智能传感器研究院顺利在长园智能电网产业园找到了8000平方米的办公空间。最近两个月,为了推进注册、装修、研发,他们每天都有好多通电话。

    “谢谢你们的支持,我们希望新办公室在今年五一节前完工、入驻,第一批新产品也同期下线。”牟恒向李艳宁透露自己的初步规划。

    牟恒说的新产品是一种高温传感器芯片。目前世面上的传感器芯片只能耐受150摄氏度以下的温度,而江苏MEMS智能传感器研究院开发的芯片,可以经受零下196摄氏度到零上360摄氏度的严苛考验,填补国际空白。“作为新型研发机构,我们做出来的产品,不是实验室里的样品,而是可以量产的成熟产品。参数、资源、材料、成本、定价,都进行了周密布局,目前项目已完成75%。除了这个项目,我们还有3个在手项目在推进,研发集合了德国、瑞士、中国三方的团队力量。”牟恒说。

    研发人员孔祥文手中测试的正是高温传感器芯片。小伙子告诉记者:“我是公司从张家港调过来的,来南京一个多月了,决定来南京的时候家里还有点不同意,但过来了发现南京是一座不错的城市。公司申请到了人才公寓,还在九龙湖附近租了房子给我们住,没什么后顾之忧。新的一年,我希望在9月份左右,把家人接来。孩子来南京上学,我安心工作。”孔祥文说。

    和研发人员相比,牟恒与家人的距离更远,妻子和孩子在德国定居,但是这个春节,作为项目的“大管家”,他注定赶不回德国与家人团聚。他说:“芯片行业发展一日千里,业内都在奔跑,我们也要抓紧,研发团队一直要忙到2月15日大年夜。”

    在他眼中,创业注定是艰辛的,但是找到一方合适的土壤,创业又充满激情。牟恒说:“在德国我做了多年研发,2014年回国创业。我们的团队先是在张家港建了第一家工厂,2016年又在重庆建了第二家公司。去年六七月开始,我们希望找一个人才资源充沛的城市做研发机构。公司股东之一华夏基石咨询集团为我们设计了一套四位一体的产业体系,包括研发总部、企业总部、孵化器、产业基金四个部分。两三个月后我们遇到了江宁开发区,此后又看到了南京市一号文件,特别地激动,和我们的定位不谋而合,来对地方了!最近我们正在将各种资源向南京整合,争分夺秒向前推进。”

    李艳宁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已经有17家新型研发机构落户江宁开发区,开发区不仅在项目推进上开辟绿色通道、专项帮办,而且在衣食住行等生活方面给予细心照顾,让新型研发机构安心创业,找到家的感觉。

    本报通讯员 侯佳 本报记者 张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