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图文:让残缺花朵共同拥有美好春天

2018-3-14 10:19:58

来源:湖北日报  作者:胡蔓杨麟

    湖北日报讯图为:“爱心妈妈”张香桂耐心教儿子、女儿学画画。

    文/图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胡蔓杨麟

    一个爱心家庭的生活剪影

    “小于,起床了,吃完早饭,妈妈送你去上学。”

    3月13日清晨,武汉市儿童福利院龙泉山分院养护楼里,“妈妈”彭文莲早早起床为一双“儿女”做早饭,帮他们穿衣梳洗,然后送他们去“上学”——到百米之隔的康复楼内接受康复训练和引导教育。

    白天,打扫完卫生、洗完衣服后,彭文莲又去接孩子们放学;晚上是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光,“爸爸”汪治金下班回到家中,陪孩子们做游戏,进行康复训练,彭文莲则张罗着一家人的晚餐……

    这是儿童福利院孤残儿童“类家庭”中寻常的一天。这些家庭里,不少生活片段,都有着戳人泪点的感动。

    去年5月,57岁的张香桂和丈夫受聘到这里,与2名孤残儿童组成了一个“新”家。患有马凡氏综合征的小炎就是其中一个孩子。另一个孩子小清则患有脑瘫。

    “教她喊我‘妈妈’用了半年时间,与她相处也是我学习如何给予爱的过程。”张香桂坦言,虽然自己是受聘来到这里,但已和这些孩子产生了深厚感情,“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残疾儿童可塑性很强,及早干预就有可能逐步转为轻度残疾。”能走路了,会说话了,看着孩子一步步成长,6位“爱心妈妈”有着难以言状的喜悦。

    一份需要等待的事业

    招聘的那份艰辛,武汉儿童福利院寄养科科长胡时慧至今难忘。“当初的设想是‘类家庭’养育提供住宿,爱心家庭只用拎包入住,每个月发放3000元孤儿生活补贴,想必应征者如云。”胡时慧说,但现实是,来应聘的爱心家庭不少,但大多打了退堂鼓。有的觉得这里远离市区;有的觉得举家搬迁不太现实。

    据悉,此前,家庭寄养主要是健康孤儿和一些轻度残疾孤儿,重残孤儿主要在院内集中看护,但孩子成长缺乏家庭氛围,为此,管理方决定将“爱心父母”请进来。

    招募启事一遍一遍发出去,但收效甚微。最终,6对从外地来武汉打拼,且自己的孩子都大了的50多岁夫妻成为“爱心爸妈”。为了解除应聘者的后顾之忧,福利院还腾挪出食堂的岗位给爱心爸爸们工作。

    “相比正常孩子,孤残儿童是社会上最弱小、最困难的群体,他们更需要呵护、更需要社会的‘偏爱’。这确实是一份需要爱心的事业。”副院长胡琳感慨,照顾这些孤残孩子要付出更多艰辛。

    一个普通孩子很快就能掌握的发音,这些孩子得教上成百上千遍。在这家福利院里做了10年幼教老师的邓嫣岚感同身受。她说,爱心妈妈们必须学会等待和包容,每个孩子都有闪光点,但这需要去引导、培养和开发,等待往往需要一个月、一年,甚至更长时间。

    “孩子们迸发的点点进步会让人泪流满面,这也是一直激励着我们坚持、再坚持的动力。”“爱心妈妈”蔡红霞说,“命运给孩子们开了太大的玩笑,但即便这样,他们仍然认真活着。学走路时,孩子们会拼尽全身力气艰难迈步,哪怕一次次跌倒。我们的坚持或许改变他们的命运。”

    一个探寻最佳养育方式的尝试

    虽然面临着种种未能预料的磕绊,但胡琳对这个尝试依旧觉得“很值得”。“经过这10个月的尝试,我们发现住进‘类家庭’的孩子变化很大,自信开朗多了。”胡琳信心满满地说,生活在“类家庭”中的孤残孩子正茁壮成长,爱心父母对他们付出的爱心、融入的亲情,点点温润着孤残儿童。孩子生病,他们伤心落泪;孩子进步,他们感到欣慰。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类家庭养育”是孤残儿童除收养之外的最佳养育方式。

    目前全省仅有武汉市儿童福利院探索类家庭养育模式。

    黄石市儿童福利院负责人直言,很多家庭都有帮助孤残儿童的意愿,但需要在自己家庭和“类家庭”间找一个平衡点,不至于为了“类家庭”而过多改变自己家庭的生活轨迹。有关部门可以在儿童福利院周边社区设“类家庭”,邀请社区居民参与,同时让孤残儿童更多接触社会,创建良好家庭氛围。“宜昌市也准备开展‘类家庭养育’模式,但在征集爱心父母时,许多人担心没有能力照顾好这些孤残儿童。”宜昌市儿童福利院负责人介绍,这就需要建立一个缓冲带,不用一下将担子压在爱心父母身上。爱心父母可以陪孤残孩子玩耍、学习,但生活起居则依然由福利院照料。“尝试需要点点灌溉。”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张明建议,可借鉴其他城市经验,以政府购买服务、爱心企业资助、爱心团体个人捐献等多种方式,解决“类家庭”项目运营所需资金。“类家庭”养育模式已在北京、天津、安徽、四川等地陆续开展。“这种模式在国内还是一个新事物。”胡时慧说,认同和理解的人并不多,希望以后能有更多家庭能够组建起来,给孤残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图文:让残缺花朵共同拥有美好春天

2018年3月14日 10:19 来源:湖北日报 

    

    湖北日报讯图为:“爱心妈妈”张香桂耐心教儿子、女儿学画画。

    文/图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胡蔓杨麟

    一个爱心家庭的生活剪影

    “小于,起床了,吃完早饭,妈妈送你去上学。”

    3月13日清晨,武汉市儿童福利院龙泉山分院养护楼里,“妈妈”彭文莲早早起床为一双“儿女”做早饭,帮他们穿衣梳洗,然后送他们去“上学”——到百米之隔的康复楼内接受康复训练和引导教育。

    白天,打扫完卫生、洗完衣服后,彭文莲又去接孩子们放学;晚上是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光,“爸爸”汪治金下班回到家中,陪孩子们做游戏,进行康复训练,彭文莲则张罗着一家人的晚餐……

    这是儿童福利院孤残儿童“类家庭”中寻常的一天。这些家庭里,不少生活片段,都有着戳人泪点的感动。

    去年5月,57岁的张香桂和丈夫受聘到这里,与2名孤残儿童组成了一个“新”家。患有马凡氏综合征的小炎就是其中一个孩子。另一个孩子小清则患有脑瘫。

    “教她喊我‘妈妈’用了半年时间,与她相处也是我学习如何给予爱的过程。”张香桂坦言,虽然自己是受聘来到这里,但已和这些孩子产生了深厚感情,“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残疾儿童可塑性很强,及早干预就有可能逐步转为轻度残疾。”能走路了,会说话了,看着孩子一步步成长,6位“爱心妈妈”有着难以言状的喜悦。

    一份需要等待的事业

    招聘的那份艰辛,武汉儿童福利院寄养科科长胡时慧至今难忘。“当初的设想是‘类家庭’养育提供住宿,爱心家庭只用拎包入住,每个月发放3000元孤儿生活补贴,想必应征者如云。”胡时慧说,但现实是,来应聘的爱心家庭不少,但大多打了退堂鼓。有的觉得这里远离市区;有的觉得举家搬迁不太现实。

    据悉,此前,家庭寄养主要是健康孤儿和一些轻度残疾孤儿,重残孤儿主要在院内集中看护,但孩子成长缺乏家庭氛围,为此,管理方决定将“爱心父母”请进来。

    招募启事一遍一遍发出去,但收效甚微。最终,6对从外地来武汉打拼,且自己的孩子都大了的50多岁夫妻成为“爱心爸妈”。为了解除应聘者的后顾之忧,福利院还腾挪出食堂的岗位给爱心爸爸们工作。

    “相比正常孩子,孤残儿童是社会上最弱小、最困难的群体,他们更需要呵护、更需要社会的‘偏爱’。这确实是一份需要爱心的事业。”副院长胡琳感慨,照顾这些孤残孩子要付出更多艰辛。

    一个普通孩子很快就能掌握的发音,这些孩子得教上成百上千遍。在这家福利院里做了10年幼教老师的邓嫣岚感同身受。她说,爱心妈妈们必须学会等待和包容,每个孩子都有闪光点,但这需要去引导、培养和开发,等待往往需要一个月、一年,甚至更长时间。

    “孩子们迸发的点点进步会让人泪流满面,这也是一直激励着我们坚持、再坚持的动力。”“爱心妈妈”蔡红霞说,“命运给孩子们开了太大的玩笑,但即便这样,他们仍然认真活着。学走路时,孩子们会拼尽全身力气艰难迈步,哪怕一次次跌倒。我们的坚持或许改变他们的命运。”

    一个探寻最佳养育方式的尝试

    虽然面临着种种未能预料的磕绊,但胡琳对这个尝试依旧觉得“很值得”。“经过这10个月的尝试,我们发现住进‘类家庭’的孩子变化很大,自信开朗多了。”胡琳信心满满地说,生活在“类家庭”中的孤残孩子正茁壮成长,爱心父母对他们付出的爱心、融入的亲情,点点温润着孤残儿童。孩子生病,他们伤心落泪;孩子进步,他们感到欣慰。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类家庭养育”是孤残儿童除收养之外的最佳养育方式。

    目前全省仅有武汉市儿童福利院探索类家庭养育模式。

    黄石市儿童福利院负责人直言,很多家庭都有帮助孤残儿童的意愿,但需要在自己家庭和“类家庭”间找一个平衡点,不至于为了“类家庭”而过多改变自己家庭的生活轨迹。有关部门可以在儿童福利院周边社区设“类家庭”,邀请社区居民参与,同时让孤残儿童更多接触社会,创建良好家庭氛围。“宜昌市也准备开展‘类家庭养育’模式,但在征集爱心父母时,许多人担心没有能力照顾好这些孤残儿童。”宜昌市儿童福利院负责人介绍,这就需要建立一个缓冲带,不用一下将担子压在爱心父母身上。爱心父母可以陪孤残孩子玩耍、学习,但生活起居则依然由福利院照料。“尝试需要点点灌溉。”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张明建议,可借鉴其他城市经验,以政府购买服务、爱心企业资助、爱心团体个人捐献等多种方式,解决“类家庭”项目运营所需资金。“类家庭”养育模式已在北京、天津、安徽、四川等地陆续开展。“这种模式在国内还是一个新事物。”胡时慧说,认同和理解的人并不多,希望以后能有更多家庭能够组建起来,给孤残孩子一个完整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