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奥迪车被追尾受损保险公司却不赔?车主要求行使“代位追偿权”

2018-3-14 14:24:57

来源:云南网 

    昆明人张俊文的奥迪车在楚大高速被一辆江苏牌照的大货车追尾受损,张俊文向购买车损险的阳光保险明确要求行使“代位追偿权”,但阳光保险推诿拒绝,不履行支付保险金义务。阳光保险还称,类似案件一律只能找肇事方和肇事方保险公司,其全国各分公司都实行“无责不赔”,甚至对消费者说“打赢官司我们公司就赔”。一气之下,张俊文决定将阳光保险告上法庭。

    

    车在路上停 祸从后方来

    张俊文2017年7月31日中午开着自己的奥迪A6L沿着楚大高速往大理方向行驶,当看见大井服务区几个字在前方1公里左右时,前方车辆正在排队等候,张俊文随后将车停在超车道,拿出一罐可乐正拉开,就在这一秒,他的车身右侧被猛烈撞击、左保险杠被推撞到中心隔离带上,随后听见一阵车辆相撞的声音。据后来统计,共有7辆车在这次事故中受损。

    原来是一辆苏CCQ306(江苏徐州牌照)的拖挂车在大井长下坡、急转弯处发生二次事故,大货车推着2辆小轿车沿着坡道往下冲了40多米,撞上张俊文的奥迪和前方车辆。

    大理州交警支队楚大高速交巡警大队下庄中队的民警10分钟赶到现场,事故勘查结束,张俊文的奥迪车被拖回下庄中队,随后又送到祥云通州修理厂。第三天,下庄中队通知此次事故所有当事人,对事故责任进行认定并签字。

    交警认定:苏CCQ306驾驶员庄广凯负全责,其余驾驶人和乘客无责。

    

    一波三折 屡遭拒赔

    随后,张俊文与下庄当地出警拖车结算拖车费1600元(这笔钱发生车祸当天他叫庄广凯提前支付),自行垫付修理厂停车费300元,然后花3000元雇拖车将奥迪车拖回昆明4S店。

    肇事拖挂车投保的是安邦财险,安邦保险昆明公司理赔人员到4S店给张俊文的奥迪车定损后,4S店于9月19日将车修好,修理费共计88300余元。

    安邦理赔人员对张俊文表示,等其他6辆受损车都修好后一起申请结算付款,到时再来提车。过了6天,安邦理赔人员对张俊文说:“拖挂车的车头苏CCQ306投保的是安邦,但挂车苏C23J6挂投保的是其他保险公司,你的奥迪车被撞伤,车头保险公司负责赔偿80%、挂车保险公司负责赔偿20%。”张俊文急着要用车,就同意了安邦保险的这个说法。

    但是,意外情况接踵而至,9月30日安邦保险发来拒赔通知,理由是:拖挂车驾驶员庄广凯驾驶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以及事故后提供伪造许可证。根据《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此次事故商业险属于保险责任免除,不能进行赔付。

    张俊文很气愤。国庆节过后,4S店出了一个主意:你可以向自己购买车损险的保险公司索赔,行使“代位追偿权”。随后,张俊文联系了他购买车损险的阳光财险。阳光保险工作人员表示:“你的这个案子我们不受理,你还是应该去找负全责的那一方赔付,我们阳光保险无责。我们知道有代位追偿权这个条款,但没人敢担责,你去告我们,告赢了就赔给你。” 张俊文决定将阳光保险告上法庭。

    

    此案符合“代位追偿权”要求

    无责方车主可向肇事方索赔,也可向自己所投保车损险的保险公司索赔

    何为“代位追偿权”?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宏雷解释:根据我国《保险法》第六十条: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辆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十八条:因第三方对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被保险人向第三方索赔的,保险人应积极协助;被保险人也可以直接向本保险人索赔,保险人在保险金额内先行赔付被保险人,并在赔偿金额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方请求赔偿的权利。

    简而言之,在追尾事故中,无责方的车险消费者,可向肇事方索赔,也可向自己所投保车损险的保险公司索赔,这是法律责任,也是车险条款明文约定的“无责也赔”。

    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即将来临,保险消费者张俊文还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进行维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七条: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消费者协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五十五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

    都市时报 记者黄朝红

上一篇稿件

奥迪车被追尾受损保险公司却不赔?车主要求行使“代位追偿权”

2018年3月14日 14:24 来源:云南网 

    昆明人张俊文的奥迪车在楚大高速被一辆江苏牌照的大货车追尾受损,张俊文向购买车损险的阳光保险明确要求行使“代位追偿权”,但阳光保险推诿拒绝,不履行支付保险金义务。阳光保险还称,类似案件一律只能找肇事方和肇事方保险公司,其全国各分公司都实行“无责不赔”,甚至对消费者说“打赢官司我们公司就赔”。一气之下,张俊文决定将阳光保险告上法庭。

    

    车在路上停 祸从后方来

    张俊文2017年7月31日中午开着自己的奥迪A6L沿着楚大高速往大理方向行驶,当看见大井服务区几个字在前方1公里左右时,前方车辆正在排队等候,张俊文随后将车停在超车道,拿出一罐可乐正拉开,就在这一秒,他的车身右侧被猛烈撞击、左保险杠被推撞到中心隔离带上,随后听见一阵车辆相撞的声音。据后来统计,共有7辆车在这次事故中受损。

    原来是一辆苏CCQ306(江苏徐州牌照)的拖挂车在大井长下坡、急转弯处发生二次事故,大货车推着2辆小轿车沿着坡道往下冲了40多米,撞上张俊文的奥迪和前方车辆。

    大理州交警支队楚大高速交巡警大队下庄中队的民警10分钟赶到现场,事故勘查结束,张俊文的奥迪车被拖回下庄中队,随后又送到祥云通州修理厂。第三天,下庄中队通知此次事故所有当事人,对事故责任进行认定并签字。

    交警认定:苏CCQ306驾驶员庄广凯负全责,其余驾驶人和乘客无责。

    

    一波三折 屡遭拒赔

    随后,张俊文与下庄当地出警拖车结算拖车费1600元(这笔钱发生车祸当天他叫庄广凯提前支付),自行垫付修理厂停车费300元,然后花3000元雇拖车将奥迪车拖回昆明4S店。

    肇事拖挂车投保的是安邦财险,安邦保险昆明公司理赔人员到4S店给张俊文的奥迪车定损后,4S店于9月19日将车修好,修理费共计88300余元。

    安邦理赔人员对张俊文表示,等其他6辆受损车都修好后一起申请结算付款,到时再来提车。过了6天,安邦理赔人员对张俊文说:“拖挂车的车头苏CCQ306投保的是安邦,但挂车苏C23J6挂投保的是其他保险公司,你的奥迪车被撞伤,车头保险公司负责赔偿80%、挂车保险公司负责赔偿20%。”张俊文急着要用车,就同意了安邦保险的这个说法。

    但是,意外情况接踵而至,9月30日安邦保险发来拒赔通知,理由是:拖挂车驾驶员庄广凯驾驶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以及事故后提供伪造许可证。根据《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此次事故商业险属于保险责任免除,不能进行赔付。

    张俊文很气愤。国庆节过后,4S店出了一个主意:你可以向自己购买车损险的保险公司索赔,行使“代位追偿权”。随后,张俊文联系了他购买车损险的阳光财险。阳光保险工作人员表示:“你的这个案子我们不受理,你还是应该去找负全责的那一方赔付,我们阳光保险无责。我们知道有代位追偿权这个条款,但没人敢担责,你去告我们,告赢了就赔给你。” 张俊文决定将阳光保险告上法庭。

    

    此案符合“代位追偿权”要求

    无责方车主可向肇事方索赔,也可向自己所投保车损险的保险公司索赔

    何为“代位追偿权”?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宏雷解释:根据我国《保险法》第六十条: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辆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十八条:因第三方对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被保险人向第三方索赔的,保险人应积极协助;被保险人也可以直接向本保险人索赔,保险人在保险金额内先行赔付被保险人,并在赔偿金额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方请求赔偿的权利。

    简而言之,在追尾事故中,无责方的车险消费者,可向肇事方索赔,也可向自己所投保车损险的保险公司索赔,这是法律责任,也是车险条款明文约定的“无责也赔”。

    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即将来临,保险消费者张俊文还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进行维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七条: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消费者协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五十五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

    都市时报 记者黄朝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