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报警抓了广州医生后 鸿茅药酒又起诉一撰写公号的律师

2018-4-17 08:18:00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刘霁 选稿:邱恒元

原标题:独家|报警抓了广州医生后,鸿茅药酒又起诉一撰写公号的律师

  报警跨省抓捕一名广州医生后,鸿茅药酒还起诉了一个律师。该律师在自己的公号里撰写了一篇分析鸿茅药酒广告实例的文章——《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

  4月16日晚间,澎湃新闻从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程远处获悉,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鸿茅药酒公司)以上述文章严重诽谤鸿茅药酒声誉为由,将其告上法庭,案件已于4月9日开庭,但尚未宣判。

  而在起诉前,鸿茅药酒公司在自己官网发了一份“严正声明”,要求程远“立即就其违法行为公开向我公司道歉”。

图片说明:对一些自媒体严重诽谤我公司商誉的严正声明

  程远还向澎湃新闻透露,起诉之前,鸿茅药酒公司的人曾找过他,希望他删掉那篇文章,但被他拒绝了,“我觉得我写得没什么错”。

  3月5日,程远律师在自己的微信公号“法律101”发表了一篇名为《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

  程远在文章中写道,选取一则经过食药监部门审批的鸿茅药酒广告,以此为例进行分析,以窥探食药监部门的审查尺度。

  通过分析,程远认为,虽然不能断言鸿茅药酒的上述广告违法,但可以肯定的是,食药监部门在广告审批时采用了极为宽松的标准。

  此外,他还认为,除了宽松的审查标准,宽松的行政处罚也是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他没有想到,鸿茅药酒公司很快便注意到了这篇文章。

  3月8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一份名为《对于一些自媒体严重诽谤我公司商誉的严正声明》。

  声明的矛头直指程远及其撰写的上述文章,称其采用了侮辱性语言和大量道听途说的不实数据,恶意攻击鸿茅药酒,“恶意抹黑我公司形象”。

  声明还称,对于任何严重损害了该公司的企业声誉的行为,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绝不姑息。最后,声明表示,督促文章作者和相关媒体立即就其违法行为公开向鸿茅药酒公司道歉。

  随后,程远被鸿茅药酒公司送上了法庭,成了被告。程远说,案件于4月9日已经开庭,但并未当庭宣判。

  4月16日晚,程远对澎湃新闻说,对于这场官司的到来他感到意外。他说,这篇文章只是从广告法的角度进行的一次实例分析,以前也做过其他企业类似的分析。

  此外,对于声明中指责程远采用大量道听途说的不实数据的说法,程远表示,相关数据援引的是媒体的公开报道,食药监总局的官网上也有相关公示,“所以这些应该都是比较确凿的东西,在事实方面没有什么错误”。

上一篇稿件

报警抓了广州医生后 鸿茅药酒又起诉一撰写公号的律师

2018年4月17日 08:18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独家|报警抓了广州医生后,鸿茅药酒又起诉一撰写公号的律师

  报警跨省抓捕一名广州医生后,鸿茅药酒还起诉了一个律师。该律师在自己的公号里撰写了一篇分析鸿茅药酒广告实例的文章——《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

  4月16日晚间,澎湃新闻从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程远处获悉,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鸿茅药酒公司)以上述文章严重诽谤鸿茅药酒声誉为由,将其告上法庭,案件已于4月9日开庭,但尚未宣判。

  而在起诉前,鸿茅药酒公司在自己官网发了一份“严正声明”,要求程远“立即就其违法行为公开向我公司道歉”。

图片说明:对一些自媒体严重诽谤我公司商誉的严正声明

  程远还向澎湃新闻透露,起诉之前,鸿茅药酒公司的人曾找过他,希望他删掉那篇文章,但被他拒绝了,“我觉得我写得没什么错”。

  3月5日,程远律师在自己的微信公号“法律101”发表了一篇名为《广告史劣迹斑斑的鸿茅药酒获“CCTV国家品牌计划”,打了谁的脸?》。

  程远在文章中写道,选取一则经过食药监部门审批的鸿茅药酒广告,以此为例进行分析,以窥探食药监部门的审查尺度。

  通过分析,程远认为,虽然不能断言鸿茅药酒的上述广告违法,但可以肯定的是,食药监部门在广告审批时采用了极为宽松的标准。

  此外,他还认为,除了宽松的审查标准,宽松的行政处罚也是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他没有想到,鸿茅药酒公司很快便注意到了这篇文章。

  3月8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一份名为《对于一些自媒体严重诽谤我公司商誉的严正声明》。

  声明的矛头直指程远及其撰写的上述文章,称其采用了侮辱性语言和大量道听途说的不实数据,恶意攻击鸿茅药酒,“恶意抹黑我公司形象”。

  声明还称,对于任何严重损害了该公司的企业声誉的行为,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绝不姑息。最后,声明表示,督促文章作者和相关媒体立即就其违法行为公开向鸿茅药酒公司道歉。

  随后,程远被鸿茅药酒公司送上了法庭,成了被告。程远说,案件于4月9日已经开庭,但并未当庭宣判。

  4月16日晚,程远对澎湃新闻说,对于这场官司的到来他感到意外。他说,这篇文章只是从广告法的角度进行的一次实例分析,以前也做过其他企业类似的分析。

  此外,对于声明中指责程远采用大量道听途说的不实数据的说法,程远表示,相关数据援引的是媒体的公开报道,食药监总局的官网上也有相关公示,“所以这些应该都是比较确凿的东西,在事实方面没有什么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