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老赖”欠款千万却住别墅 保险柜里珠宝璀璨

2018-4-17 02:59:30

来源:成都商报 

    王某所住的四层别墅

    保险箱里搜出来的珠宝

    一位“老赖”的奢侈生活

    住

    别墅共四层,近800平方米,带有车库和一处近200平方米的院子

    用

    一个高约40厘米的保险箱,里面有20件贵重物品,有金镯、钻戒、手表等

    车

    债主指王某买了新车,王某辩解“车是向朋友借的”

    包

    王某夫人有不同款式的爱马仕包,王某回应,“包包带子旧了早都扔掉了”

    4月16日至27日,成都市两级法院将集中开展“惩戒失信,打击拒执春雷行动”专项执行行动。昨日,成都中院举行了启动仪式,随后,成都中院和武侯法院、高新法院、金牛法院、郫都法院、温江法院等全市多家法院同时出动,奔赴执行现场。

    据了解,此次行动将集结全市法院的全体执行干警和司法警察参加,以强化司法惩戒为重点,采取集中限制、罚款、拘留被执行人,集中搜查、查封、扣划被执行人财产,集中腾迁腾退房屋土地,集中曝光失信被执行人等措施,严厉打击逃避抗拒阻碍执行的行为。

    执行现场1

    住别墅买珠宝挎爱马仕却没钱还债

    昨日,成都西郊一别墅内,王某在一群执行法官的注视下打开了家中的保险箱。此时他已身负1140余万元债务,因未履行还款义务,被列入失信人名单。

    “公司倒闭了,没得钱。”王某说。昨日中午,金牛法院执行局法官刘洋带领14名工作人员来到王某所住的别墅内进行搜查,法官在别墅里发现半年进账20余万的票据及大量珠宝首饰。

    房子4层别墅近800平方米

    王某及妻子柴某身负6位债权人共计1140余万借款。金牛法院达成民事调解后,夫妻二人却迟迟未履行还款义务,于是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调查发现,王某的银行账户中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但债权人之一徐某反映,被执行人居住在花园别墅中,近期更是请人花费几十万重新装修,法院决定对王某的别墅进行搜查。

    记者在执行现场注意到,这栋别墅共四层,近800平方米,带有车库和一处近200平方米的院子。

    财产保险箱20件珠宝

    执行法官在4楼主卧储藏室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高约40厘米的保险箱,王某在法官的注视下打开了保险箱,里面有20件贵重物品,从金镯到钻戒再到水晶手表,琳琅满目,俨然“珠宝铺”。

    “你说自己还不起钱,怎么住这么大的别墅,家里还有这些珠宝?”刘洋问王某。“值不了几个钱的,像这个手表,也就几万块。”王某表示,自己做生意欠下巨额债务,还不上银行贷款,这栋房子早就被多家法院查封。

    住在同一小区的债主徐某闻讯来到执行现场。一见到王某,徐某即打开手机相册,“看,这个车子,就是他最近新买的”。而王某则辩解“车是向朋友借的”。

    “哪个会把新车借给你嘛!还有,我爱人以前和你爱人一起玩的时候,还看到过不同款式的爱马仕包,到哪里去了?”徐某问。而王某则回应,“包包带子旧了早都扔掉了”。

    孩子上私立学校

    徐某和王某曾是好友,“孩子都是同一年上学”。法院调查发现,王某的孩子上的私立学校。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明确指出,失信被执行人的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刘洋告诉记者,他们下一步将会给王某孩子所在的学校发《协助执行通知书》,通知校方约谈孩子家长,“主要是敦促家长,我们肯定不会去找孩子”。

    别墅里,王某和徐某达成协议,保险箱里的珠宝将在本周内交由典当行评估,所得钱款偿还徐某债务。这处别墅也将被法院评估拍卖,“由于房子已经被多家法院查封,我们会和其他法院协商处理。”刘洋说。

    执行现场2

    卖房后反悔不腾房子还咬法警一口

    3年前,贾先生花了35万元在成都高新区买了套二手房。却遇到房价大涨,卖方反悔,两年半不交房。昨日,成都高新法院对这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进行强制执行,被执行人拒不配合,眼看要被戴上手铐,竟一口咬向法警肩膀。

    昨日,执行员何勇带领3名法警,前往成都高新中和街道新怡花园,对多次拒绝履行生效判决的魏某贤、魏某全、倪某三人进行强制执行。

    2015年11月,三人以35万元的价格,将因拆迁安置取得的位于成都高新中和街道新怡花园B区的房屋一套卖与贾先生,双方签订了《房屋买卖租赁合同》。当日,贾先生将全部购房款35万元支付给了魏某贤一家。但近年来,高新区房价大涨,魏家翻脸不认,一直不愿意搬离。2016年6月1日,法院下达判决,确认《房屋买卖合同》合法有效,要求三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将房屋交付给贾先生。魏家三人拒不履行房屋交付手续。法院曾多次上门,但遭受魏家阻挠。

    昨日10点半左右,记者跟随执行员何勇到达新怡花园该套房处,魏某贤情绪激动,自说自话“这是我的房子”并作势要打人。

    出了单元门,听执行法官说要去法院,魏某贤剧烈挣扎,高声大叫“我又没有犯罪!又没偷又没抢!”在警告无效后,法警准备给他戴上手铐,魏某贤一口狠咬在一位法警肩膀上。

    13时17分,何勇向魏某贤宣读了拘留决定书,依照相关法律对魏某贤、倪某、魏某全拘留15日。

    何勇告诉记者,此案是由申请执行人贾先生申请,执行内容主要有两项,要求魏某贤、魏某全、倪某履行交付房屋的义务,并支付合同违约金5万元。

    执行现场3

    厨师正在炒菜餐厅被强制清场

    “厨房的人请全部撤出来,我们是法院来执行腾退的,请将灶台的火全部关闭。”昨日11时,成都中院与武侯法院的几十名执行干警、司法警察来到位于人民南路3段的成都博雅园餐厅,强制执行房屋腾退。

    2004年9月,杨光霞(化名)从他人处接手了成都博雅园餐厅的运营,该餐厅所用房屋的所有人为四川省地震局,杨光霞接手后,跟四川省地震局建立了租赁关系。2014年,双方重新签订了一份《房屋租赁合同书》,租期为一年。2014年12月31日合同到期后,四川省地震局不同意续租,随后要求杨光霞一方腾退、返还房屋,并把欠下的房租、水电气费用、房屋占用费用结清,但遭到杨光霞拒绝。

    四川省地震局将杨光霞诉至成都市武侯区法院。法院判决杨光霞向原告腾退案涉租赁房屋,并支付所欠房租及水电费约14万元。

    杨光霞对判决结果不服,先后向成都中院、四川省高院、成都市检察院提起申诉,但均被驳回,维持原判。

    昨日,记者跟随执行干警来到成都博雅园餐厅时,有几桌客人在用餐,厨房内,厨师和多名服务员正在忙活。执行法官在亮明身份、出示法律文书、告知强制执行腾退房屋的目的后,立即展开行动,将客人、餐厅员工等进行清场。

    随后,公证处与评估公司的工作人员分别进入厨房、餐厅大堂清点登记所有物品。将房屋内的所有物品腾空后,房屋交由本案申请执行人四川省地震局,而货车拉走的物品将送入四川省地震局事先准备的仓库,待双方沟通协商好腾退及欠款给付事宜后,再还给被执行人。成都商报记者陈柳行祝浩杰赵瑜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老赖”欠款千万却住别墅 保险柜里珠宝璀璨

2018年4月17日 02:59 来源:成都商报 

    

    王某所住的四层别墅

    

    保险箱里搜出来的珠宝

    一位“老赖”的奢侈生活

    住

    别墅共四层,近800平方米,带有车库和一处近200平方米的院子

    用

    一个高约40厘米的保险箱,里面有20件贵重物品,有金镯、钻戒、手表等

    车

    债主指王某买了新车,王某辩解“车是向朋友借的”

    包

    王某夫人有不同款式的爱马仕包,王某回应,“包包带子旧了早都扔掉了”

    4月16日至27日,成都市两级法院将集中开展“惩戒失信,打击拒执春雷行动”专项执行行动。昨日,成都中院举行了启动仪式,随后,成都中院和武侯法院、高新法院、金牛法院、郫都法院、温江法院等全市多家法院同时出动,奔赴执行现场。

    据了解,此次行动将集结全市法院的全体执行干警和司法警察参加,以强化司法惩戒为重点,采取集中限制、罚款、拘留被执行人,集中搜查、查封、扣划被执行人财产,集中腾迁腾退房屋土地,集中曝光失信被执行人等措施,严厉打击逃避抗拒阻碍执行的行为。

    执行现场1

    住别墅买珠宝挎爱马仕却没钱还债

    昨日,成都西郊一别墅内,王某在一群执行法官的注视下打开了家中的保险箱。此时他已身负1140余万元债务,因未履行还款义务,被列入失信人名单。

    “公司倒闭了,没得钱。”王某说。昨日中午,金牛法院执行局法官刘洋带领14名工作人员来到王某所住的别墅内进行搜查,法官在别墅里发现半年进账20余万的票据及大量珠宝首饰。

    房子4层别墅近800平方米

    王某及妻子柴某身负6位债权人共计1140余万借款。金牛法院达成民事调解后,夫妻二人却迟迟未履行还款义务,于是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法院调查发现,王某的银行账户中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但债权人之一徐某反映,被执行人居住在花园别墅中,近期更是请人花费几十万重新装修,法院决定对王某的别墅进行搜查。

    记者在执行现场注意到,这栋别墅共四层,近800平方米,带有车库和一处近200平方米的院子。

    财产保险箱20件珠宝

    执行法官在4楼主卧储藏室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高约40厘米的保险箱,王某在法官的注视下打开了保险箱,里面有20件贵重物品,从金镯到钻戒再到水晶手表,琳琅满目,俨然“珠宝铺”。

    “你说自己还不起钱,怎么住这么大的别墅,家里还有这些珠宝?”刘洋问王某。“值不了几个钱的,像这个手表,也就几万块。”王某表示,自己做生意欠下巨额债务,还不上银行贷款,这栋房子早就被多家法院查封。

    住在同一小区的债主徐某闻讯来到执行现场。一见到王某,徐某即打开手机相册,“看,这个车子,就是他最近新买的”。而王某则辩解“车是向朋友借的”。

    “哪个会把新车借给你嘛!还有,我爱人以前和你爱人一起玩的时候,还看到过不同款式的爱马仕包,到哪里去了?”徐某问。而王某则回应,“包包带子旧了早都扔掉了”。

    孩子上私立学校

    徐某和王某曾是好友,“孩子都是同一年上学”。法院调查发现,王某的孩子上的私立学校。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明确指出,失信被执行人的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刘洋告诉记者,他们下一步将会给王某孩子所在的学校发《协助执行通知书》,通知校方约谈孩子家长,“主要是敦促家长,我们肯定不会去找孩子”。

    别墅里,王某和徐某达成协议,保险箱里的珠宝将在本周内交由典当行评估,所得钱款偿还徐某债务。这处别墅也将被法院评估拍卖,“由于房子已经被多家法院查封,我们会和其他法院协商处理。”刘洋说。

    执行现场2

    卖房后反悔不腾房子还咬法警一口

    3年前,贾先生花了35万元在成都高新区买了套二手房。却遇到房价大涨,卖方反悔,两年半不交房。昨日,成都高新法院对这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进行强制执行,被执行人拒不配合,眼看要被戴上手铐,竟一口咬向法警肩膀。

    昨日,执行员何勇带领3名法警,前往成都高新中和街道新怡花园,对多次拒绝履行生效判决的魏某贤、魏某全、倪某三人进行强制执行。

    2015年11月,三人以35万元的价格,将因拆迁安置取得的位于成都高新中和街道新怡花园B区的房屋一套卖与贾先生,双方签订了《房屋买卖租赁合同》。当日,贾先生将全部购房款35万元支付给了魏某贤一家。但近年来,高新区房价大涨,魏家翻脸不认,一直不愿意搬离。2016年6月1日,法院下达判决,确认《房屋买卖合同》合法有效,要求三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将房屋交付给贾先生。魏家三人拒不履行房屋交付手续。法院曾多次上门,但遭受魏家阻挠。

    昨日10点半左右,记者跟随执行员何勇到达新怡花园该套房处,魏某贤情绪激动,自说自话“这是我的房子”并作势要打人。

    出了单元门,听执行法官说要去法院,魏某贤剧烈挣扎,高声大叫“我又没有犯罪!又没偷又没抢!”在警告无效后,法警准备给他戴上手铐,魏某贤一口狠咬在一位法警肩膀上。

    13时17分,何勇向魏某贤宣读了拘留决定书,依照相关法律对魏某贤、倪某、魏某全拘留15日。

    何勇告诉记者,此案是由申请执行人贾先生申请,执行内容主要有两项,要求魏某贤、魏某全、倪某履行交付房屋的义务,并支付合同违约金5万元。

    执行现场3

    厨师正在炒菜餐厅被强制清场

    “厨房的人请全部撤出来,我们是法院来执行腾退的,请将灶台的火全部关闭。”昨日11时,成都中院与武侯法院的几十名执行干警、司法警察来到位于人民南路3段的成都博雅园餐厅,强制执行房屋腾退。

    2004年9月,杨光霞(化名)从他人处接手了成都博雅园餐厅的运营,该餐厅所用房屋的所有人为四川省地震局,杨光霞接手后,跟四川省地震局建立了租赁关系。2014年,双方重新签订了一份《房屋租赁合同书》,租期为一年。2014年12月31日合同到期后,四川省地震局不同意续租,随后要求杨光霞一方腾退、返还房屋,并把欠下的房租、水电气费用、房屋占用费用结清,但遭到杨光霞拒绝。

    四川省地震局将杨光霞诉至成都市武侯区法院。法院判决杨光霞向原告腾退案涉租赁房屋,并支付所欠房租及水电费约14万元。

    杨光霞对判决结果不服,先后向成都中院、四川省高院、成都市检察院提起申诉,但均被驳回,维持原判。

    昨日,记者跟随执行干警来到成都博雅园餐厅时,有几桌客人在用餐,厨房内,厨师和多名服务员正在忙活。执行法官在亮明身份、出示法律文书、告知强制执行腾退房屋的目的后,立即展开行动,将客人、餐厅员工等进行清场。

    随后,公证处与评估公司的工作人员分别进入厨房、餐厅大堂清点登记所有物品。将房屋内的所有物品腾空后,房屋交由本案申请执行人四川省地震局,而货车拉走的物品将送入四川省地震局事先准备的仓库,待双方沟通协商好腾退及欠款给付事宜后,再还给被执行人。成都商报记者陈柳行祝浩杰赵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