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3名95后女子报案称"老公"失踪 一查发现是同一人

2018-4-19 10:23:25

来源:中国江西网 作者:龚少春 选稿:曾炟

原标题:九江一名四旬已婚男子诱骗3女子诈骗50余万 拐卖2名亲生女儿

  2017年底,九江一女子报案称,其在南昌做工程的“老公”突然人间蒸发。而这已经是一段时间内,公安机关接报警的第3起“老公”失踪案,而且3名女子失踪的“老公”都是一名叫王旭的男子。而当警方反复查询她们提供的王旭身份信息,均被告知查无此人。

  据了解,3名女子均为“95后”,于2015年通过社交软件认识的王旭,平时均与王旭以夫妻相称并同居,其中1名女子和1名女大学生还与王旭分别育有1女,但是都由王旭抚养。随着侦查深入,民警发现此事别有洞天,一起典型的骗财骗色、拐卖亲生女儿案被逐渐揭晓。

  网聊觅“如意郎君”

  2017年11月24日,陈青到九江市公安局濂溪区公安分局报案称,其在南昌做工程的“老公”一个月前突然人间蒸发,她尝试所有办法都找不到人。

  陈青口中的“老公”名叫王旭,自称是在九江和南昌两地做工程的“工程老板”,在九江、南昌有4个工地,20余栋商品房在建。陈青与其相恋近三年,还为其生下一个女儿,原本还约定2018年谈婚论嫁。可直到准新郎的突然失踪,陈青这才发现自己其实对对方一无所知,过往三年的往事回忆也真假难分。

  “95后”的陈青年仅21岁,初中毕业后一直四处打工,受当地风俗影响,本村像她这般年纪的女孩基本都已谈婚论嫁,整天被妈妈唠叨着“找男朋友”的陈青也很是苦恼,因为迟迟没有心仪的男友,亲友聚会时,她总被兄弟姐妹们取笑。可陈青虽然出生在濂溪区农村,但自恃模样好,总想找个事业有成、相貌英俊的“金龟婿”。

  谁知,因自身文化水平不高,朋友圈里符合要求的基本没有,这事就耽误下来了。每天下班后,陈青经常上网,一方面是为打发时间,另一方面是想通过微信、陌陌等聊天软件多认识朋友扩大异性交际面。

  2015年1月,一位名叫“在等你”的男子主动和陈青搭讪。聊天中,陈青感觉对方知识渊博、谈吐幽默,两人非常聊得来。陈青也将生活中的不快一股脑儿向他倾诉,一来二去,双方日渐相熟起来。王旭对陈青非常殷勤,可以说是关怀备至,每天会关心她有没有吃饭,有没有穿暖,还会在下雨天提醒她带伞。

  面对王旭关怀备至的呵护,一个月后的情人节,陈青答应了王旭的约会邀请。在约定餐厅见面时,对方不仅手捧一大捧玫瑰迎接陈青,就餐时的风度翩翩也让陈青顿时芳心暗许。对方自称名叫王旭,在南昌和九江做工程,哥哥是银行行长,嫂子是会计……见对方十分坦诚,陈青也放松了戒备,将自己的情况如实告诉了对方,一顿饭下来,两人相谈甚欢。此后不久,两人便确立了恋爱关系。

  准新郎负气出走后“失踪”

  不多久,两人发展为同居关系,陈青也被王旭安排到某会所去工作。随着感情升温,2016年3月,陈青怀孕了,开始催促王旭结婚事宜。王旭推脱还没告诉自己父母而且自己工作忙,要求陈青给自己一点时间,自己一定会对他们母子负责的,婚事就拖延了下来。

  为让陈青安心保胎,王旭让她辞了工作,自己隔三差五谎称从南昌回来看她,并给她炖汤,负担生活费。慢慢地,陈青已经认定眼前这个人将是自己未来和孩子托付终身的人,于是也不再催促对方结婚了,只想安心地把孩子生下来。

  2016年4月,王旭突然打电话给陈青,声称自己拖欠手下工人工资,还差3万多元,再不给对方钱工人就要闹事,工人一旦闹事自己的工程就无法如期完工。出于对未来“老公”的信任,陈青毫不犹豫地找母亲借了钱帮他解困。转账的时候,陈青发现收款人名字是“王某强”,但是相片显示的却是王旭本人,在陈青的追问下,王旭解释称王某强是他哥哥的名字,这是他哥哥的账号,自己和哥哥长得比较像。处在“热恋”中的陈青丝毫没有怀疑,就这样信以为真了。

  之后,王旭说请公司领导吃饭,又向陈青要了8000元钱;后又以“公关”的名义要去2.4万元,还将聊天记录截图给陈青看;工地上1名工人受伤了,需转1万元给他救急……据陈青回忆,3年间,就这样被王旭陆续要走了42万余元。

  男友频频借钱,陈青有时也会生疑,但是一次次的怀疑在王旭的甜言蜜语面前都被击溃了。

  2016年11月,两人的女儿出生了。为更好地照顾孩子,陈青带着孩子回到了自己娘家,未婚生子还带回娘家居住,随之而来的也有村里人不断的闲言碎语,久而久之陈青也感受到了压力。正在她为此十分烦恼之际,王旭提出要把孩子带到南昌自己带,让陈青也好出去工作,等过一段时间两人结婚后再把孩子带在身边。

  就这样,半年一晃过去。2017年10月,为再次找陈青借钱,在她的软磨硬泡下,王旭随她回家见了家长。在陈青母亲的一再要求下,王旭核算了总共向陈青父母的借款,打了欠条,并答应元旦前后带陈青回家见父母商量两人婚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就快到元旦了,一直说要带她回老家的王旭却变卦了,又开始找各种理由推脱,有时电话也联系不上,动不动玩失联。眼看王旭越来越不靠谱,陈青起了疑心,便悄悄调查,她偷看王旭的手机。一天晚上,趁王旭去洗澡时她发现有人在微信里称呼王旭为最亲爱的老公,但是事后不管如何质问,王旭都不承认自己和对方有什么关系,还说是对方居心不良故意勾引他,于是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就这样,王旭“负气出走”了。

  此后,两人又陆续发生了争吵,几天后陈青微信联系王旭,发现自己居然被其拉进了黑名单,打电话对方也不接,发短信对方也不回,四处寻觅“老公”不得的陈青像发了疯似地寻找王旭,无果后不得已选择了报警。

  警方利用社交软件“钓出”嫌犯

  不想就在差不多时间,另有两名同是“95后”女子报案寻夫,对象均是名叫王旭。经民警查询,同样查无此人,身份有误。

  经详细询问后得知,同陈青一样,另外两人也均是2015年通过社交软件认识的王旭,平时均与王旭以夫妻相称并同居,其中1名女大学生还与王旭育有1女,但是都由王旭抚养,同是在争吵后对方失踪。

  随着侦查深入,民警发现此事别有洞天,很可能是一起典型的骗财骗色案,遂决定并案侦查。

  初步调查结果让人咋舌。

  原来,王旭仅仅是九江某工地的一名年过四旬的泥瓦匠,早已有家室,还育有3个小孩。此人好吃懒做但心思活络,看着身边有工友运用网络聊天工具交了“95后”女朋友,于是心生一计,决心运用非法手段办理一张假身份证把自己包装成“工程老板”,也尝试着用网络社交工具碰碰运气试着找几个年轻女孩子骗点钱用用,在反复尝试下,一次偶然的机会,一名叫陈青的女青年居然上钩了。

  经调查走访,王旭行踪的确成谜,办案民警决定转换侦查思路,化作妙龄美女,引蛇出洞。

  民警利用交友软件对其进行邀约,很快,“鱼儿”上钩了,嫌疑人王旭在赴某茶餐厅相约见面时落网。

  3年诈骗50余万 拐卖两个亲生女儿

  在证据面前,王旭如实供述了其所有罪行。

  王旭实际出生于1976年,由于生得白净看不出真实年纪,因好赌又爱玩,在外欠了不少赌债。2014年底的一次偶然机会,其在某学院附近看到了办证的小广告,于是灵机一动,自己何不办个假身份找些年轻小姑娘骗点钱花花。就这样,他开始了微信“钓鱼”人生,除了骗陈青外,还将陈青和自己的亲生女儿抱走,不是带去抚养,而是“送人了”。

  只因一次偶然,他认识了老乡“猴婆”,听人说“猴婆”这人很热心,正在帮人寻找孩子抱养,而且还声称可以提供给孩子父母一笔营养费。于是王旭灵机一动,何不从陈青那里把孩子骗来然后联系“猴婆”送人,之后如果还能骗到钱就骗,实在骗不到就消失,反正自己平时用的也是假身份。

  很快,“猴婆”找到了一家“好心人”。就这样,王旭抱着自己还不到半岁的亲生女儿,与“好心人家”碰面,并将小孩送给了他们,成功收取了1万元营养费。

  此外,他还先后骗了其他两名“95后”女生与自己同居,并成功在她们身上骗得钱财,其中一名叫王霞的女子也曾于2016年4月为其非婚生下一个女儿,那个女儿更是在出生4天后就被其以送到惠州治病的名义,背着孩子母亲以6000元的价格转让出去了。

  据其供述,3年时间,其以结婚为诱惑,虚构年龄身份骗取受害人同居后,先后虚构各种事实从3人处共计骗取50余万元并成功拐卖2名自己亲生女儿。其诈骗得来的钱财,除了一部分供自己吃喝玩乐外,其他均已输在了赌桌上。

  目前,两名女婴均已被警方成功解救,涉案人员已被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3名95后女子报案称"老公"失踪 一查发现是同一人

2018年4月19日 10:23 来源:中国江西网

原标题:九江一名四旬已婚男子诱骗3女子诈骗50余万 拐卖2名亲生女儿

  2017年底,九江一女子报案称,其在南昌做工程的“老公”突然人间蒸发。而这已经是一段时间内,公安机关接报警的第3起“老公”失踪案,而且3名女子失踪的“老公”都是一名叫王旭的男子。而当警方反复查询她们提供的王旭身份信息,均被告知查无此人。

  据了解,3名女子均为“95后”,于2015年通过社交软件认识的王旭,平时均与王旭以夫妻相称并同居,其中1名女子和1名女大学生还与王旭分别育有1女,但是都由王旭抚养。随着侦查深入,民警发现此事别有洞天,一起典型的骗财骗色、拐卖亲生女儿案被逐渐揭晓。

  网聊觅“如意郎君”

  2017年11月24日,陈青到九江市公安局濂溪区公安分局报案称,其在南昌做工程的“老公”一个月前突然人间蒸发,她尝试所有办法都找不到人。

  陈青口中的“老公”名叫王旭,自称是在九江和南昌两地做工程的“工程老板”,在九江、南昌有4个工地,20余栋商品房在建。陈青与其相恋近三年,还为其生下一个女儿,原本还约定2018年谈婚论嫁。可直到准新郎的突然失踪,陈青这才发现自己其实对对方一无所知,过往三年的往事回忆也真假难分。

  “95后”的陈青年仅21岁,初中毕业后一直四处打工,受当地风俗影响,本村像她这般年纪的女孩基本都已谈婚论嫁,整天被妈妈唠叨着“找男朋友”的陈青也很是苦恼,因为迟迟没有心仪的男友,亲友聚会时,她总被兄弟姐妹们取笑。可陈青虽然出生在濂溪区农村,但自恃模样好,总想找个事业有成、相貌英俊的“金龟婿”。

  谁知,因自身文化水平不高,朋友圈里符合要求的基本没有,这事就耽误下来了。每天下班后,陈青经常上网,一方面是为打发时间,另一方面是想通过微信、陌陌等聊天软件多认识朋友扩大异性交际面。

  2015年1月,一位名叫“在等你”的男子主动和陈青搭讪。聊天中,陈青感觉对方知识渊博、谈吐幽默,两人非常聊得来。陈青也将生活中的不快一股脑儿向他倾诉,一来二去,双方日渐相熟起来。王旭对陈青非常殷勤,可以说是关怀备至,每天会关心她有没有吃饭,有没有穿暖,还会在下雨天提醒她带伞。

  面对王旭关怀备至的呵护,一个月后的情人节,陈青答应了王旭的约会邀请。在约定餐厅见面时,对方不仅手捧一大捧玫瑰迎接陈青,就餐时的风度翩翩也让陈青顿时芳心暗许。对方自称名叫王旭,在南昌和九江做工程,哥哥是银行行长,嫂子是会计……见对方十分坦诚,陈青也放松了戒备,将自己的情况如实告诉了对方,一顿饭下来,两人相谈甚欢。此后不久,两人便确立了恋爱关系。

  准新郎负气出走后“失踪”

  不多久,两人发展为同居关系,陈青也被王旭安排到某会所去工作。随着感情升温,2016年3月,陈青怀孕了,开始催促王旭结婚事宜。王旭推脱还没告诉自己父母而且自己工作忙,要求陈青给自己一点时间,自己一定会对他们母子负责的,婚事就拖延了下来。

  为让陈青安心保胎,王旭让她辞了工作,自己隔三差五谎称从南昌回来看她,并给她炖汤,负担生活费。慢慢地,陈青已经认定眼前这个人将是自己未来和孩子托付终身的人,于是也不再催促对方结婚了,只想安心地把孩子生下来。

  2016年4月,王旭突然打电话给陈青,声称自己拖欠手下工人工资,还差3万多元,再不给对方钱工人就要闹事,工人一旦闹事自己的工程就无法如期完工。出于对未来“老公”的信任,陈青毫不犹豫地找母亲借了钱帮他解困。转账的时候,陈青发现收款人名字是“王某强”,但是相片显示的却是王旭本人,在陈青的追问下,王旭解释称王某强是他哥哥的名字,这是他哥哥的账号,自己和哥哥长得比较像。处在“热恋”中的陈青丝毫没有怀疑,就这样信以为真了。

  之后,王旭说请公司领导吃饭,又向陈青要了8000元钱;后又以“公关”的名义要去2.4万元,还将聊天记录截图给陈青看;工地上1名工人受伤了,需转1万元给他救急……据陈青回忆,3年间,就这样被王旭陆续要走了42万余元。

  男友频频借钱,陈青有时也会生疑,但是一次次的怀疑在王旭的甜言蜜语面前都被击溃了。

  2016年11月,两人的女儿出生了。为更好地照顾孩子,陈青带着孩子回到了自己娘家,未婚生子还带回娘家居住,随之而来的也有村里人不断的闲言碎语,久而久之陈青也感受到了压力。正在她为此十分烦恼之际,王旭提出要把孩子带到南昌自己带,让陈青也好出去工作,等过一段时间两人结婚后再把孩子带在身边。

  就这样,半年一晃过去。2017年10月,为再次找陈青借钱,在她的软磨硬泡下,王旭随她回家见了家长。在陈青母亲的一再要求下,王旭核算了总共向陈青父母的借款,打了欠条,并答应元旦前后带陈青回家见父母商量两人婚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就快到元旦了,一直说要带她回老家的王旭却变卦了,又开始找各种理由推脱,有时电话也联系不上,动不动玩失联。眼看王旭越来越不靠谱,陈青起了疑心,便悄悄调查,她偷看王旭的手机。一天晚上,趁王旭去洗澡时她发现有人在微信里称呼王旭为最亲爱的老公,但是事后不管如何质问,王旭都不承认自己和对方有什么关系,还说是对方居心不良故意勾引他,于是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就这样,王旭“负气出走”了。

  此后,两人又陆续发生了争吵,几天后陈青微信联系王旭,发现自己居然被其拉进了黑名单,打电话对方也不接,发短信对方也不回,四处寻觅“老公”不得的陈青像发了疯似地寻找王旭,无果后不得已选择了报警。

  警方利用社交软件“钓出”嫌犯

  不想就在差不多时间,另有两名同是“95后”女子报案寻夫,对象均是名叫王旭。经民警查询,同样查无此人,身份有误。

  经详细询问后得知,同陈青一样,另外两人也均是2015年通过社交软件认识的王旭,平时均与王旭以夫妻相称并同居,其中1名女大学生还与王旭育有1女,但是都由王旭抚养,同是在争吵后对方失踪。

  随着侦查深入,民警发现此事别有洞天,很可能是一起典型的骗财骗色案,遂决定并案侦查。

  初步调查结果让人咋舌。

  原来,王旭仅仅是九江某工地的一名年过四旬的泥瓦匠,早已有家室,还育有3个小孩。此人好吃懒做但心思活络,看着身边有工友运用网络聊天工具交了“95后”女朋友,于是心生一计,决心运用非法手段办理一张假身份证把自己包装成“工程老板”,也尝试着用网络社交工具碰碰运气试着找几个年轻女孩子骗点钱用用,在反复尝试下,一次偶然的机会,一名叫陈青的女青年居然上钩了。

  经调查走访,王旭行踪的确成谜,办案民警决定转换侦查思路,化作妙龄美女,引蛇出洞。

  民警利用交友软件对其进行邀约,很快,“鱼儿”上钩了,嫌疑人王旭在赴某茶餐厅相约见面时落网。

  3年诈骗50余万 拐卖两个亲生女儿

  在证据面前,王旭如实供述了其所有罪行。

  王旭实际出生于1976年,由于生得白净看不出真实年纪,因好赌又爱玩,在外欠了不少赌债。2014年底的一次偶然机会,其在某学院附近看到了办证的小广告,于是灵机一动,自己何不办个假身份找些年轻小姑娘骗点钱花花。就这样,他开始了微信“钓鱼”人生,除了骗陈青外,还将陈青和自己的亲生女儿抱走,不是带去抚养,而是“送人了”。

  只因一次偶然,他认识了老乡“猴婆”,听人说“猴婆”这人很热心,正在帮人寻找孩子抱养,而且还声称可以提供给孩子父母一笔营养费。于是王旭灵机一动,何不从陈青那里把孩子骗来然后联系“猴婆”送人,之后如果还能骗到钱就骗,实在骗不到就消失,反正自己平时用的也是假身份。

  很快,“猴婆”找到了一家“好心人”。就这样,王旭抱着自己还不到半岁的亲生女儿,与“好心人家”碰面,并将小孩送给了他们,成功收取了1万元营养费。

  此外,他还先后骗了其他两名“95后”女生与自己同居,并成功在她们身上骗得钱财,其中一名叫王霞的女子也曾于2016年4月为其非婚生下一个女儿,那个女儿更是在出生4天后就被其以送到惠州治病的名义,背着孩子母亲以6000元的价格转让出去了。

  据其供述,3年时间,其以结婚为诱惑,虚构年龄身份骗取受害人同居后,先后虚构各种事实从3人处共计骗取50余万元并成功拐卖2名自己亲生女儿。其诈骗得来的钱财,除了一部分供自己吃喝玩乐外,其他均已输在了赌桌上。

  目前,两名女婴均已被警方成功解救,涉案人员已被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