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端茶送水30年 七旬茶水工获金像奖:不识字 更得用心

2018-4-19 18:31:15

来源: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作者:张世豪 选稿:费一妍

  原标题:端茶送水30年,七旬茶水工获金像奖:不识字,更得用心

  第37届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于4月15日晚举行,全场最动容的一幕不是最佳男女主角获奖的时刻,而是把“专业精神奖”颁给了剧组的茶水工杨蓉莲时,全场嘉宾起立为她鼓掌,成龙更是专门赶到现场为她颁奖,金像奖把“专业精神奖”颁给茶水工作人员,在历史上尚属首次。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专访了这位“茶水莲姐”,她表示,不能因为得奖而骄傲,要继续以平常心工作。

  “出来工作要用心,你对人好,人也会对你好。”

  “专业精神奖”首次颁给茶水工

  本届金像奖颁发“专业精神奖”时,颁奖嘉宾成龙说,“有一个人他是幕后中的幕后,我们可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她的职位叫做茶水,当我知道Pauline会拿这个专业精神奖,我就义不容辞飞回到这里为她站台,为她颁这个奖。”成龙讲完话,一位衣着平平的茶水工作人员走上舞台,全场嘉宾起立为她鼓掌,这位茶水工作人员就是杨蓉莲(Pauline),在剧组大家都亲切地叫她“茶水莲姐”。

▲成龙为杨蓉莲颁奖。图据香港金像奖官方微博

  在现场播放的短片中,杨蓉莲这样介绍自己:“我的职位是茶水,我不识字,也有这份薪水,我是小女人,赚到钱,当然要尊重这份工作。”

  杨蓉莲上台领奖时显得格外紧张,她说:“我想多谢大会给我这个奖,我想多谢家里人,我的孙子和孙女,他们今晚有来。多谢入场看香港电影的观众,多谢啦,多谢导演、制片、剧务、场务,所有工作人员,还有演员的包容,演员的助手也帮了我很多。”杨蓉莲还特别感谢了一个人,带她入行的萍姐,“感谢萍姐教我很多东西,她说出来工作要用心,你对人好,人也会对你好”。

▲杨蓉莲(左)与带她入行的萍姐。受访者本人供图

  记者了解到,创立于1982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是香港及大中华电影界最重要的奖项之一,金像奖一般不设奖金,但对获奖人来说,这份荣誉是价值不菲的。“专业精神奖”由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于1990年加设,旨在表扬曾为香港电影出力的资深演员或幕后制作人员。这个奖项之前的获得者都是比较重要的电影幕后工作人员,比如灯光师、电影海报插画师等等,这次金像奖把“专业精神奖”颁给茶水工作人员,尚属首次。

  杨蓉莲为何可以获得金像奖?金像奖组委会表示,人称“茶水莲姐”的杨容莲于上世纪80年代进入香港电影圈,入行30多年,莲姐职责主管茶水部工作,曾参与超过百部香港电影的拍摄,一直为幕后重要工作人员,在香港电影圈受人敬重。本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将专业精神奖颁发给她,以表彰其对香港电影作出的贡献。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杨蓉莲见证了香港电影的兴衰,从她身上体现了电影人默默坚持的精神。

  “她对每个人都很好,所以人人都爱惜她。”

  她是剧组里人缘超好的“开心果”

  杨蓉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今年70岁,从事茶水工作超过30年。杨蓉莲的具体工作是专职为剧组提供茶水盒饭工作,演员在拍完戏休息期间,杨蓉莲会提着篮子走进来,篮子里面装着印有演员名字的杯子和面巾,杨蓉莲会熟练地递给演员和工作人员供他们使用,休息完毕,演员拍下一场戏,杨蓉莲离开后开始洗茶杯准备续茶水,为下次工作做准备,这个步骤,杨蓉莲不知道每天要重复多少次。

  因为超好的人缘,很多明星都认识杨蓉莲。古天乐称当然认识Pauline,她的辛酸很多人不知道;成龙说“有些人你拍摄的时候可能没发觉他们的存在,但他们不在片场的时候你会叫救命”;阿Sa说“只要有莲姐在开工不会口渴”;吴镇宇笑称一度以为Pauline就是“茶水”的代名词;袁咏仪说得很具体,“她照顾得很好,会问你吃什么,然后便准备好”……

▲杨蓉莲与古天乐、刘青云合影。图据网络

  成龙曾说杨蓉莲做的XO酱很好吃,杨蓉莲也表示,“他们喜欢吃,我就会弄一些给他们吃,只要大家开心便好了。”杨蓉莲直言,“其实没有哪个明星是大牌,他们一开工都好像自己人一样,相处很融洽。”

  杨蓉莲的同事李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是负责茶水,我是剧照师,因为很忙,每天很晚下班,每天也是工作十多个小时。”谈起对杨蓉莲的印象,“她对每个人都很好,包括剧组的人,所以人人都爱惜她,尤其是被她照顾过的人。”提到杨蓉莲获奖后和之前有没有变化,李先生说:“更加开心,因为她是我们的开心果。”

  红星对话杨蓉莲

  红星新闻获得金像奖后您的工作和生活与以前相比有变化吗?

  杨蓉莲:没有特别大的改变,生活和工作照常。

  红星新闻有没有觉得自己也是名人了?

  杨蓉莲:没有,因为不能因此而骄傲,要继续以平常心工作

  红星新闻您觉得金像奖组委会为什么会把奖颁发给您?

  杨蓉莲:我猜应该是因为我勤力工作,深受演员和工作人员的喜爱。

  红星新闻当初为什么想从事这个行业?

  杨蓉莲:当初以玩乐的心态进入这个行业,带我入行的前辈告诉我这行业不是玩的,要认真工作,把心交出来,别人才会对你好。我以前造船,见海多过见人,但这行不同,可以见到很多不同的人,去很多不同的地方。

  红星新闻开始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有遇到过困难吗?

  杨蓉莲:因为我不识字,但每个杯上的名字,我要记得很清楚,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困难,所以我会更用心工作。

▲杨蓉莲在剧组为大家准备的茶水。图据香港金像奖官方微博

  红星新闻还记得您拍得最辛苦的一场戏吗?

  杨蓉莲:做《九一神雕侠侣》和《Boy小子之真假威龙》这两套戏的时候,捱时间最辛苦,因为拍摄时间太长。而做《五个小孩的校长》时,虽然户外工作太热很辛苦,但见到几个小朋友便不觉得辛苦了。

  红星新闻您家人有反对您从事这个工作吗?

  杨蓉莲:起初老公有反对,传统观念上他不喜欢我抛头露面出来工作。之后都随我意愿让我去从事这行了。

  红星新闻您与明星之间私下有交往吗?

  杨蓉莲:没有,工作还是工作,始终他们是明星,我们私下都甚少有交往。

  红星新闻您会去戏院看电影吗?

  杨蓉莲:我虽然是一个电影工作者,但我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特别喜欢看粤剧。

  红星新闻您最喜欢的电影明星是谁?

  杨蓉莲:每个都喜欢,但特别喜欢古天乐先生、刘德华先生和吴镇宇先生。因为经常跟他们开工,彼此的感情都很深刻。

▲杨蓉莲工作照。图据香港金像奖官方微博

  红星新闻能给我们分享一下您工作时候的事吗?

  杨蓉莲:每天开工时,个个走过来叫声Pauline、问候一下,这是开工最开心的时候。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趣事,但最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起初入行的时候,不是识得很多人,而妈妈刚过世,正当在烦恼找人替班的时候,有个制片Sunny走过来见到我在烦恼,就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他听完后帮我解决了替班的问题,而且让我放两天假处理妈妈的身后事,但他照出两天的薪酬给我,我对此十分感动。

  红星新闻在剧组的待遇怎么样?一天能赚多少钱?

  杨蓉莲:每天1100港元,对于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来说,能赚到这么多钱,是应该要好好珍惜和努力工作,不是经常有工开,通常一年最多做到半年。所以要专注这份工作,别人才会专注你。

  红星新闻:关于将来的工作您有什么打算?

  杨蓉莲:都几十岁人,可以继续工作的日子不多,希望可以剩多点钱来养老。只要一日有人找我开工,我都会继续做。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端茶送水30年 七旬茶水工获金像奖:不识字 更得用心

2018年4月19日 18:31 来源: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原标题:端茶送水30年,七旬茶水工获金像奖:不识字,更得用心

  第37届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于4月15日晚举行,全场最动容的一幕不是最佳男女主角获奖的时刻,而是把“专业精神奖”颁给了剧组的茶水工杨蓉莲时,全场嘉宾起立为她鼓掌,成龙更是专门赶到现场为她颁奖,金像奖把“专业精神奖”颁给茶水工作人员,在历史上尚属首次。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专访了这位“茶水莲姐”,她表示,不能因为得奖而骄傲,要继续以平常心工作。

  “出来工作要用心,你对人好,人也会对你好。”

  “专业精神奖”首次颁给茶水工

  本届金像奖颁发“专业精神奖”时,颁奖嘉宾成龙说,“有一个人他是幕后中的幕后,我们可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她的职位叫做茶水,当我知道Pauline会拿这个专业精神奖,我就义不容辞飞回到这里为她站台,为她颁这个奖。”成龙讲完话,一位衣着平平的茶水工作人员走上舞台,全场嘉宾起立为她鼓掌,这位茶水工作人员就是杨蓉莲(Pauline),在剧组大家都亲切地叫她“茶水莲姐”。

▲成龙为杨蓉莲颁奖。图据香港金像奖官方微博

  在现场播放的短片中,杨蓉莲这样介绍自己:“我的职位是茶水,我不识字,也有这份薪水,我是小女人,赚到钱,当然要尊重这份工作。”

  杨蓉莲上台领奖时显得格外紧张,她说:“我想多谢大会给我这个奖,我想多谢家里人,我的孙子和孙女,他们今晚有来。多谢入场看香港电影的观众,多谢啦,多谢导演、制片、剧务、场务,所有工作人员,还有演员的包容,演员的助手也帮了我很多。”杨蓉莲还特别感谢了一个人,带她入行的萍姐,“感谢萍姐教我很多东西,她说出来工作要用心,你对人好,人也会对你好”。

▲杨蓉莲(左)与带她入行的萍姐。受访者本人供图

  记者了解到,创立于1982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是香港及大中华电影界最重要的奖项之一,金像奖一般不设奖金,但对获奖人来说,这份荣誉是价值不菲的。“专业精神奖”由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于1990年加设,旨在表扬曾为香港电影出力的资深演员或幕后制作人员。这个奖项之前的获得者都是比较重要的电影幕后工作人员,比如灯光师、电影海报插画师等等,这次金像奖把“专业精神奖”颁给茶水工作人员,尚属首次。

  杨蓉莲为何可以获得金像奖?金像奖组委会表示,人称“茶水莲姐”的杨容莲于上世纪80年代进入香港电影圈,入行30多年,莲姐职责主管茶水部工作,曾参与超过百部香港电影的拍摄,一直为幕后重要工作人员,在香港电影圈受人敬重。本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将专业精神奖颁发给她,以表彰其对香港电影作出的贡献。不少业内人士表示,杨蓉莲见证了香港电影的兴衰,从她身上体现了电影人默默坚持的精神。

  “她对每个人都很好,所以人人都爱惜她。”

  她是剧组里人缘超好的“开心果”

  杨蓉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今年70岁,从事茶水工作超过30年。杨蓉莲的具体工作是专职为剧组提供茶水盒饭工作,演员在拍完戏休息期间,杨蓉莲会提着篮子走进来,篮子里面装着印有演员名字的杯子和面巾,杨蓉莲会熟练地递给演员和工作人员供他们使用,休息完毕,演员拍下一场戏,杨蓉莲离开后开始洗茶杯准备续茶水,为下次工作做准备,这个步骤,杨蓉莲不知道每天要重复多少次。

  因为超好的人缘,很多明星都认识杨蓉莲。古天乐称当然认识Pauline,她的辛酸很多人不知道;成龙说“有些人你拍摄的时候可能没发觉他们的存在,但他们不在片场的时候你会叫救命”;阿Sa说“只要有莲姐在开工不会口渴”;吴镇宇笑称一度以为Pauline就是“茶水”的代名词;袁咏仪说得很具体,“她照顾得很好,会问你吃什么,然后便准备好”……

▲杨蓉莲与古天乐、刘青云合影。图据网络

  成龙曾说杨蓉莲做的XO酱很好吃,杨蓉莲也表示,“他们喜欢吃,我就会弄一些给他们吃,只要大家开心便好了。”杨蓉莲直言,“其实没有哪个明星是大牌,他们一开工都好像自己人一样,相处很融洽。”

  杨蓉莲的同事李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是负责茶水,我是剧照师,因为很忙,每天很晚下班,每天也是工作十多个小时。”谈起对杨蓉莲的印象,“她对每个人都很好,包括剧组的人,所以人人都爱惜她,尤其是被她照顾过的人。”提到杨蓉莲获奖后和之前有没有变化,李先生说:“更加开心,因为她是我们的开心果。”

  红星对话杨蓉莲

  红星新闻获得金像奖后您的工作和生活与以前相比有变化吗?

  杨蓉莲:没有特别大的改变,生活和工作照常。

  红星新闻有没有觉得自己也是名人了?

  杨蓉莲:没有,因为不能因此而骄傲,要继续以平常心工作

  红星新闻您觉得金像奖组委会为什么会把奖颁发给您?

  杨蓉莲:我猜应该是因为我勤力工作,深受演员和工作人员的喜爱。

  红星新闻当初为什么想从事这个行业?

  杨蓉莲:当初以玩乐的心态进入这个行业,带我入行的前辈告诉我这行业不是玩的,要认真工作,把心交出来,别人才会对你好。我以前造船,见海多过见人,但这行不同,可以见到很多不同的人,去很多不同的地方。

  红星新闻开始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有遇到过困难吗?

  杨蓉莲:因为我不识字,但每个杯上的名字,我要记得很清楚,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困难,所以我会更用心工作。

▲杨蓉莲在剧组为大家准备的茶水。图据香港金像奖官方微博

  红星新闻还记得您拍得最辛苦的一场戏吗?

  杨蓉莲:做《九一神雕侠侣》和《Boy小子之真假威龙》这两套戏的时候,捱时间最辛苦,因为拍摄时间太长。而做《五个小孩的校长》时,虽然户外工作太热很辛苦,但见到几个小朋友便不觉得辛苦了。

  红星新闻您家人有反对您从事这个工作吗?

  杨蓉莲:起初老公有反对,传统观念上他不喜欢我抛头露面出来工作。之后都随我意愿让我去从事这行了。

  红星新闻您与明星之间私下有交往吗?

  杨蓉莲:没有,工作还是工作,始终他们是明星,我们私下都甚少有交往。

  红星新闻您会去戏院看电影吗?

  杨蓉莲:我虽然是一个电影工作者,但我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特别喜欢看粤剧。

  红星新闻您最喜欢的电影明星是谁?

  杨蓉莲:每个都喜欢,但特别喜欢古天乐先生、刘德华先生和吴镇宇先生。因为经常跟他们开工,彼此的感情都很深刻。

▲杨蓉莲工作照。图据香港金像奖官方微博

  红星新闻能给我们分享一下您工作时候的事吗?

  杨蓉莲:每天开工时,个个走过来叫声Pauline、问候一下,这是开工最开心的时候。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趣事,但最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起初入行的时候,不是识得很多人,而妈妈刚过世,正当在烦恼找人替班的时候,有个制片Sunny走过来见到我在烦恼,就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他听完后帮我解决了替班的问题,而且让我放两天假处理妈妈的身后事,但他照出两天的薪酬给我,我对此十分感动。

  红星新闻在剧组的待遇怎么样?一天能赚多少钱?

  杨蓉莲:每天1100港元,对于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来说,能赚到这么多钱,是应该要好好珍惜和努力工作,不是经常有工开,通常一年最多做到半年。所以要专注这份工作,别人才会专注你。

  红星新闻:关于将来的工作您有什么打算?

  杨蓉莲:都几十岁人,可以继续工作的日子不多,希望可以剩多点钱来养老。只要一日有人找我开工,我都会继续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