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贵州“两岁幼儿染艾滋”复核结果向家属通报:仍未找到感染源

2018-8-10 21:47:28

来源:成都商报 选稿:朱燕亮

原标题:贵州“两岁幼儿染艾滋”复核结果向家属通报:仍未找到感染源

  8月9日上午,在贵州省贵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两岁的伟伟(化名)躺在一张白色的床上,身上盖着卡通棉被,头上身上插着管子,药水正一滴一滴流入他的体内。

  自2017年10月28日,因误食苹果入院至今,伟伟先后转了多家医院,做了两次手术。但远比手术致命的,是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因为免疫力下降,伟伟手术后留下的伤口恢复比较缓慢。

  躺在病床上的伟伟(化名) 本文图均为 红星新闻微信公众号 图伟伟为何会染上艾滋病?父亲赵豪(化名)说,儿子确证(专业术语)感染艾滋病毒以后,他和妻子以及直系亲属,包括保姆都抽血做了检测,均没有问题,因此他怀疑孩子是在贵阳市儿童医院住院治疗期间感染的。

  7月7月27日,贵阳市卫生计生委官网就“贵州省贵阳市两岁婴儿患艾滋”一事进行了情况通报,通报中说,经对血液安全及医务人员、科室、使用器械等调查,均未发现异常情况。之后,贵州省卫生计生委成立了复核组,在四名国家专家的指导下开展复核工作。

  8月9日下午,贵州省卫计委就伟伟感染艾滋病病毒核查情况,对家属进行通报。

  通报说,受核查组职能和流行病学调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儿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时间较久,核查组无法从相关当事人和医护人员中获得更有价值的线索,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要求贵阳市卫计委继续全力查找感染源。

  伟伟家属并不接受这个结果,认为过于草率,当场拒绝签收。

  贵州省卫计委给孩子家长的最新核查通报1入院:误食苹果,病情加重

  伟伟是通过试管婴儿,来到这个人间的。

  2015年,46岁的赵豪和34岁的妻子唐艳(化名),选择到贵阳市妇幼保健院(贵阳市儿童医院与贵阳市妇幼保健院两块牌子,实属一家医院)做试管婴儿。

  一年后的2016年6月初,唐艳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顺利产下儿子伟伟。伟伟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欢乐,赵豪考虑到自己和妻子要上班,担心孩子的外婆一人带孩子照顾不过来,就在外面请了一个保姆帮忙照料。

  赵豪说,伟伟自出生后一直很健康,到一岁零四个月前,伟伟会叫爸爸妈妈,并开始练习走路,一家人其乐融融。

  伟伟有个习惯,喜欢在睡觉前喝牛奶。2017年10月28日中午,伟伟吃过午饭,误食苹果。到了午睡时间,外婆准备给伟伟喂奶,发现伟伟嘴里有苹果,就让他吐出来,没想到,伟伟出现窒息,随后被紧急送到贵阳市妇幼保健院抢救。

  伟伟当时入院的病历本载明,伟伟入院时神清,精神稍软,反应可,咽充血,扁桃体肿大,未见脓点及疱疹,面色及口唇发绀,双肺呼吸音粗,未闻及干湿啰音,心腹及神经系统查体无特殊,双足及双手未见皮疹,医生诊断伟伟的病情为支气管炎、支气管异物?脑损伤?

  孩子的门诊病历和最初入院时的病情诊断从单位赶到医院的赵豪,以为孩子神态清醒,应该问题不会太严重。可伟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治疗,病情突然加重,被送进贵阳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

  进入重症监护室后,伟伟第一次离开家人的视线,每天家属只能通过医生转述,了解孩子的病情。赵豪记得医生当时说,伟伟肺出血,这个病死亡率非常高,达到95%以上,“你家娃娃命大,肺出血死亡率这么高都没走。”

  孩子最初入院检查是艾滋病抗体阴性2017年11月21日,医生同意伟伟出院。回到家以后,家属发现伟伟的精神特别不好,而且呼吸不正常。11月23日,伟伟再次被送到贵阳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救治。

  2转院:查出疑似感染艾滋病毒

  这次住院,伟伟一直住到2017年12月7日。期间,伟伟先后经历过纤维支气管镜、气管插管等有创治疗,而且还有过一次输血史。

  在前后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时间,伟伟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有加重的迹象。

  12月7日上午,伟伟被转到重庆医科大附属儿童医院。入院检查时,医生发现伟伟的血样检测结果为阳性,疑似感染HIV(艾滋病病毒),医生把这一结果及时告知贵阳市儿童医院,同时上报当地疾控部门。

  贵阳市儿童医院把伟伟入院前抽的血样再次检测,结果还是阴性,疾控部门通过血检,也只是疑似,所以并没有确证伟伟感染艾滋病毒。

  赵豪说,虽然孩子没有确证,但他们夫妻还是去医院做了检查,但两人均没有问题。

  而伟伟的病情急剧加重,因上呼吸道梗阻,一口痰堵塞都会要了孩子的命。

  为了救伟伟,重庆医科大附属儿童医院为伟伟做了喉气管成形术,医生从伟伟的肋骨处取出一根软骨,植入喉管,将梗阻处撑大,保证喉管通畅。10天后,伟伟突然出现呼吸衰竭,医生连夜为伟伟做气管切开术。

  为方便照顾伟伟,父亲赵豪在医院旁边租了一间每天80元的小屋。春节,一家人陪着孩子在医院过。

  今年3月15日,没有拔管的伟伟被家人接回贵阳。赵豪卖掉了母亲的房子,用于还医治儿子欠下的债务。

  伟伟的恢复情况并不理想,家属当时以为是孩子年龄小,可两个月后孩子出现了持续低烧的状况。6月1日,伟伟被送到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通过血检,伟伟的HIV抗体依旧呈阳性。

  赵豪说,之前在重庆他们不是很重视,一是没有确证,另外他们夫妻俩检测都没有问题,但孩子这次检测还是阳性,就引起了家属的高度警觉,“是不是因为感染这个病,加上又没有及时对症下药,导致孩子免疫力低下,病情恢复才会这么慢?”

  3确证:孩子是亲生,发文为讨说法

  7月2日,贵阳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将伟伟的血样送往贵州省临床检验中心艾滋病确证实验室检测。7月5日,伟伟的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单结论为阳性,报告单同时要求“按规定上报”。

  孩子的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单结论为阳性确证伟伟感染艾滋病毒后,唐艳晕倒在儿子的病床前,赵豪嚎啕大哭,对着伟伟说:“儿子啊,不管你得什么病,做父亲的都会想方设法,倾其所有为你医治。”

  伟伟染上艾滋病病毒,让这个原本和睦的家庭不再有欢乐,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赵豪说,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一切都变了。”这名年近五十的父亲,日夜焦虑,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他更搞不明白,孩子的这个病是怎么来的,儿子在进入贵阳市儿童医院前,做的检查都是阴性,住院期间孩子一直住在ICU,全封闭治疗,家属根本接触不到孩子,儿子为什么会感染上艾滋病毒?

  艾滋病感染途径只有三个:母婴、血液、性。伟伟今年才两岁,最后一个传播途径可以排除,父母以及平时与伟伟有接触的外婆和保姆,也都抽血检查,都不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那么剩下的只剩血液传播,赵豪认为,问题极有可能出在贵阳市儿童医院。

  雪上加霜的是,他把这件事发到网上,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质疑他们的动机,甚至还有人认为孩子不是他们亲生的。

  8月5日,面对网友质疑,他接受红星新闻采访,希望向网友澄清:经DNA鉴定,伟伟是他们的亲生孩子,在网上发布消息,目的是要求相关部门查找感染源,给儿子讨一个说法。

  4复核结果:未找到感染源,家长拒签收

  6月28日、7月13日,伟伟的家属把情况先后投诉到贵阳市卫计委和贵州省卫计委。7月27日,贵阳市卫生计生委官网就“贵州省贵阳市两岁婴儿患艾滋”一事进行了情况通报,通报中说,经对血液安全及医务人员、科室、使用器械等调查,均未发现异常情况。

  此前贵阳市卫计委官网发布的情况通报 贵阳市卫计委将初步调查情况上报贵州省卫生计生委。贵州省卫生计生委成立了复核组,在四名国家专家的指导下开展复核工作。

  8月3日,就伟伟感染艾滋病病毒一事,红星新闻来到贵阳市儿童医院(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和贵州省血液中心联系采访,均被以“卫计委正在复核调查,不接受采访”为由拒绝,记者将采访函及采访提纲提交到贵州省卫计委指定邮箱,但直到记者发稿,一个星期的时间,仍未收到回应。

  8月9日上午,贵州省卫计委就伟伟感染艾滋病病毒核查情况,对家属进行了通报。

  贵阳市儿童医院通报说,供血者不是HIV病毒携带者,输入患儿体内的血液来自献血者本人于2017年10月18日自愿献出的血液,贵州省血液中心整个采血供血环节全程可追溯,未发现血液和血液制品存在可能被污染、漏检、错检、贴错标签及混淆等情况,患儿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输血当天的输血申请、配血、登记、发放、取血、输注等过程记录,均符合《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临床输血技术规范》等有关规定,全程可追溯,未发现血液错发、混淆、误拿、误输等情况,同时对与患儿接触过的医护人员以及医疗器械进行核查,均未发现问题。复核结果只针对核查当时情况真实有效,无法判断患儿治疗时情况。

  根据核查结果,得出阶段性结论:受核查组职能和流行病学调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儿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时间较久,核查组无法从相关当事人和医护人员中获得更有价值的线索,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要求贵阳市卫计委继续全力查找感染源。

  核查组判断患儿最有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时间为2017年9月30日~2017年12月6日期间。

  贵州省卫计委最新的通报内容(部分)对于这个结果,伟伟家属一致不同意,认为过于草率,当场拒绝签收。伟伟的父亲赵豪说,他们不了解医疗,但是知道艾滋病有感染源和感染途径,“总不能说突然吹来一阵风,孩子就感染了吧。”家属们说,希望得到一个结果,安顿好患儿。

  通报会结束后,伟伟的家属跟院方主要领导及相关科室人员进行了沟通。院方说,如果上面认定医院有责任,他们绝不推卸责任。

  复核组的专家探望患儿(原题为《“婴儿患艾滋”复核结果仍未找到感染源 家长拒签收》)

上一篇稿件

贵州“两岁幼儿染艾滋”复核结果向家属通报:仍未找到感染源

2018年8月10日 21:47 来源:成都商报

原标题:贵州“两岁幼儿染艾滋”复核结果向家属通报:仍未找到感染源

  8月9日上午,在贵州省贵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两岁的伟伟(化名)躺在一张白色的床上,身上盖着卡通棉被,头上身上插着管子,药水正一滴一滴流入他的体内。

  自2017年10月28日,因误食苹果入院至今,伟伟先后转了多家医院,做了两次手术。但远比手术致命的,是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因为免疫力下降,伟伟手术后留下的伤口恢复比较缓慢。

  躺在病床上的伟伟(化名) 本文图均为 红星新闻微信公众号 图伟伟为何会染上艾滋病?父亲赵豪(化名)说,儿子确证(专业术语)感染艾滋病毒以后,他和妻子以及直系亲属,包括保姆都抽血做了检测,均没有问题,因此他怀疑孩子是在贵阳市儿童医院住院治疗期间感染的。

  7月7月27日,贵阳市卫生计生委官网就“贵州省贵阳市两岁婴儿患艾滋”一事进行了情况通报,通报中说,经对血液安全及医务人员、科室、使用器械等调查,均未发现异常情况。之后,贵州省卫生计生委成立了复核组,在四名国家专家的指导下开展复核工作。

  8月9日下午,贵州省卫计委就伟伟感染艾滋病病毒核查情况,对家属进行通报。

  通报说,受核查组职能和流行病学调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儿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时间较久,核查组无法从相关当事人和医护人员中获得更有价值的线索,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要求贵阳市卫计委继续全力查找感染源。

  伟伟家属并不接受这个结果,认为过于草率,当场拒绝签收。

  贵州省卫计委给孩子家长的最新核查通报1入院:误食苹果,病情加重

  伟伟是通过试管婴儿,来到这个人间的。

  2015年,46岁的赵豪和34岁的妻子唐艳(化名),选择到贵阳市妇幼保健院(贵阳市儿童医院与贵阳市妇幼保健院两块牌子,实属一家医院)做试管婴儿。

  一年后的2016年6月初,唐艳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顺利产下儿子伟伟。伟伟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欢乐,赵豪考虑到自己和妻子要上班,担心孩子的外婆一人带孩子照顾不过来,就在外面请了一个保姆帮忙照料。

  赵豪说,伟伟自出生后一直很健康,到一岁零四个月前,伟伟会叫爸爸妈妈,并开始练习走路,一家人其乐融融。

  伟伟有个习惯,喜欢在睡觉前喝牛奶。2017年10月28日中午,伟伟吃过午饭,误食苹果。到了午睡时间,外婆准备给伟伟喂奶,发现伟伟嘴里有苹果,就让他吐出来,没想到,伟伟出现窒息,随后被紧急送到贵阳市妇幼保健院抢救。

  伟伟当时入院的病历本载明,伟伟入院时神清,精神稍软,反应可,咽充血,扁桃体肿大,未见脓点及疱疹,面色及口唇发绀,双肺呼吸音粗,未闻及干湿啰音,心腹及神经系统查体无特殊,双足及双手未见皮疹,医生诊断伟伟的病情为支气管炎、支气管异物?脑损伤?

  孩子的门诊病历和最初入院时的病情诊断从单位赶到医院的赵豪,以为孩子神态清醒,应该问题不会太严重。可伟伟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治疗,病情突然加重,被送进贵阳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

  进入重症监护室后,伟伟第一次离开家人的视线,每天家属只能通过医生转述,了解孩子的病情。赵豪记得医生当时说,伟伟肺出血,这个病死亡率非常高,达到95%以上,“你家娃娃命大,肺出血死亡率这么高都没走。”

  孩子最初入院检查是艾滋病抗体阴性2017年11月21日,医生同意伟伟出院。回到家以后,家属发现伟伟的精神特别不好,而且呼吸不正常。11月23日,伟伟再次被送到贵阳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救治。

  2转院:查出疑似感染艾滋病毒

  这次住院,伟伟一直住到2017年12月7日。期间,伟伟先后经历过纤维支气管镜、气管插管等有创治疗,而且还有过一次输血史。

  在前后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时间,伟伟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反而有加重的迹象。

  12月7日上午,伟伟被转到重庆医科大附属儿童医院。入院检查时,医生发现伟伟的血样检测结果为阳性,疑似感染HIV(艾滋病病毒),医生把这一结果及时告知贵阳市儿童医院,同时上报当地疾控部门。

  贵阳市儿童医院把伟伟入院前抽的血样再次检测,结果还是阴性,疾控部门通过血检,也只是疑似,所以并没有确证伟伟感染艾滋病毒。

  赵豪说,虽然孩子没有确证,但他们夫妻还是去医院做了检查,但两人均没有问题。

  而伟伟的病情急剧加重,因上呼吸道梗阻,一口痰堵塞都会要了孩子的命。

  为了救伟伟,重庆医科大附属儿童医院为伟伟做了喉气管成形术,医生从伟伟的肋骨处取出一根软骨,植入喉管,将梗阻处撑大,保证喉管通畅。10天后,伟伟突然出现呼吸衰竭,医生连夜为伟伟做气管切开术。

  为方便照顾伟伟,父亲赵豪在医院旁边租了一间每天80元的小屋。春节,一家人陪着孩子在医院过。

  今年3月15日,没有拔管的伟伟被家人接回贵阳。赵豪卖掉了母亲的房子,用于还医治儿子欠下的债务。

  伟伟的恢复情况并不理想,家属当时以为是孩子年龄小,可两个月后孩子出现了持续低烧的状况。6月1日,伟伟被送到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通过血检,伟伟的HIV抗体依旧呈阳性。

  赵豪说,之前在重庆他们不是很重视,一是没有确证,另外他们夫妻俩检测都没有问题,但孩子这次检测还是阳性,就引起了家属的高度警觉,“是不是因为感染这个病,加上又没有及时对症下药,导致孩子免疫力低下,病情恢复才会这么慢?”

  3确证:孩子是亲生,发文为讨说法

  7月2日,贵阳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将伟伟的血样送往贵州省临床检验中心艾滋病确证实验室检测。7月5日,伟伟的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单结论为阳性,报告单同时要求“按规定上报”。

  孩子的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单结论为阳性确证伟伟感染艾滋病毒后,唐艳晕倒在儿子的病床前,赵豪嚎啕大哭,对着伟伟说:“儿子啊,不管你得什么病,做父亲的都会想方设法,倾其所有为你医治。”

  伟伟染上艾滋病病毒,让这个原本和睦的家庭不再有欢乐,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赵豪说,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一切都变了。”这名年近五十的父亲,日夜焦虑,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他更搞不明白,孩子的这个病是怎么来的,儿子在进入贵阳市儿童医院前,做的检查都是阴性,住院期间孩子一直住在ICU,全封闭治疗,家属根本接触不到孩子,儿子为什么会感染上艾滋病毒?

  艾滋病感染途径只有三个:母婴、血液、性。伟伟今年才两岁,最后一个传播途径可以排除,父母以及平时与伟伟有接触的外婆和保姆,也都抽血检查,都不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那么剩下的只剩血液传播,赵豪认为,问题极有可能出在贵阳市儿童医院。

  雪上加霜的是,他把这件事发到网上,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质疑他们的动机,甚至还有人认为孩子不是他们亲生的。

  8月5日,面对网友质疑,他接受红星新闻采访,希望向网友澄清:经DNA鉴定,伟伟是他们的亲生孩子,在网上发布消息,目的是要求相关部门查找感染源,给儿子讨一个说法。

  4复核结果:未找到感染源,家长拒签收

  6月28日、7月13日,伟伟的家属把情况先后投诉到贵阳市卫计委和贵州省卫计委。7月27日,贵阳市卫生计生委官网就“贵州省贵阳市两岁婴儿患艾滋”一事进行了情况通报,通报中说,经对血液安全及医务人员、科室、使用器械等调查,均未发现异常情况。

  此前贵阳市卫计委官网发布的情况通报 贵阳市卫计委将初步调查情况上报贵州省卫生计生委。贵州省卫生计生委成立了复核组,在四名国家专家的指导下开展复核工作。

  8月3日,就伟伟感染艾滋病病毒一事,红星新闻来到贵阳市儿童医院(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和贵州省血液中心联系采访,均被以“卫计委正在复核调查,不接受采访”为由拒绝,记者将采访函及采访提纲提交到贵州省卫计委指定邮箱,但直到记者发稿,一个星期的时间,仍未收到回应。

  8月9日上午,贵州省卫计委就伟伟感染艾滋病病毒核查情况,对家属进行了通报。

  贵阳市儿童医院通报说,供血者不是HIV病毒携带者,输入患儿体内的血液来自献血者本人于2017年10月18日自愿献出的血液,贵州省血液中心整个采血供血环节全程可追溯,未发现血液和血液制品存在可能被污染、漏检、错检、贴错标签及混淆等情况,患儿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输血当天的输血申请、配血、登记、发放、取血、输注等过程记录,均符合《医疗机构临床用血管理办法》、《临床输血技术规范》等有关规定,全程可追溯,未发现血液错发、混淆、误拿、误输等情况,同时对与患儿接触过的医护人员以及医疗器械进行核查,均未发现问题。复核结果只针对核查当时情况真实有效,无法判断患儿治疗时情况。

  根据核查结果,得出阶段性结论:受核查组职能和流行病学调查手段的限制,且距患儿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时间较久,核查组无法从相关当事人和医护人员中获得更有价值的线索,目前仍未能找到感染源,要求贵阳市卫计委继续全力查找感染源。

  核查组判断患儿最有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时间为2017年9月30日~2017年12月6日期间。

  贵州省卫计委最新的通报内容(部分)对于这个结果,伟伟家属一致不同意,认为过于草率,当场拒绝签收。伟伟的父亲赵豪说,他们不了解医疗,但是知道艾滋病有感染源和感染途径,“总不能说突然吹来一阵风,孩子就感染了吧。”家属们说,希望得到一个结果,安顿好患儿。

  通报会结束后,伟伟的家属跟院方主要领导及相关科室人员进行了沟通。院方说,如果上面认定医院有责任,他们绝不推卸责任。

  复核组的专家探望患儿(原题为《“婴儿患艾滋”复核结果仍未找到感染源 家长拒签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