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城市美生灵

2018-10-12 05:06:47

来源:北京日报

    小时候我对美的印象,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不大的活动范围中那棵一手遮天的老树。老树是榆树,每至春天榆花开放,白中透绿的细碎的花朵便缀满了枝桠,一蓬一蓬地炸成一片花的海洋,总有几个像我一样顽皮的少年,捣蛋地使劲摇着合抱的枝干,那冲天的花海便禁不住躁动,一大把一大把撒着浓密而绚烂的雨,覆了树下纳凉老人们蓬软花白的头发,引得老少一顿哈哈大笑。路过的骑单车的人,车轮在花路上勾出一道道印痕,像是印象派画家的手笔。

    榆钱时节,几户老住家总会围坐在厚重密实的树荫下,吹着凉风包着榆钱饼,饼的香气聚集在老树周围,又一阵风抚过,十里飘香。放学写完作业,我总爱坐在这里,看着夕阳被树枝筛成细碎的粉末,嗅着榆钱香,有那么一刹那仿佛置身于梦境中的世外桃源。

    直到那天居委会通知,老树太老了,有隐患,要马上砍掉。跑到老树跟前细看,我才发现,记忆中枝繁叶茂的的老树确实变了,只挂着半树榆钱。

    有隐患的老树没了。在老树根所画下的沉重记号边,我相信很快就会有新的幼树入驻,继续呵护这城市里的人们。城市中美丽的绿色生灵,有你们在,城市才有了更美好的生活。

上一篇稿件

城市美生灵

2018年10月12日 05:06 来源:北京日报

    小时候我对美的印象,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不大的活动范围中那棵一手遮天的老树。老树是榆树,每至春天榆花开放,白中透绿的细碎的花朵便缀满了枝桠,一蓬一蓬地炸成一片花的海洋,总有几个像我一样顽皮的少年,捣蛋地使劲摇着合抱的枝干,那冲天的花海便禁不住躁动,一大把一大把撒着浓密而绚烂的雨,覆了树下纳凉老人们蓬软花白的头发,引得老少一顿哈哈大笑。路过的骑单车的人,车轮在花路上勾出一道道印痕,像是印象派画家的手笔。

    榆钱时节,几户老住家总会围坐在厚重密实的树荫下,吹着凉风包着榆钱饼,饼的香气聚集在老树周围,又一阵风抚过,十里飘香。放学写完作业,我总爱坐在这里,看着夕阳被树枝筛成细碎的粉末,嗅着榆钱香,有那么一刹那仿佛置身于梦境中的世外桃源。

    直到那天居委会通知,老树太老了,有隐患,要马上砍掉。跑到老树跟前细看,我才发现,记忆中枝繁叶茂的的老树确实变了,只挂着半树榆钱。

    有隐患的老树没了。在老树根所画下的沉重记号边,我相信很快就会有新的幼树入驻,继续呵护这城市里的人们。城市中美丽的绿色生灵,有你们在,城市才有了更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