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小庙子村的冷和热

2019-1-12 04:35:19

来源:人民政协报 

    人民政协报社“三同”小组与小庙子村第一书记秦昊(左二)和干沟门村第一书记乌立志(左三)合影。

    继第一批队员舒城之行胜利归来,我和高志民、郭海瑾组成的第二扶贫小分队踏上征程。2019年新年的第10天,天刚泛鱼肚白,带着报社领导和同志们的关心与期待,带着对陌生“生活”的渴望与向往,我们第二小分队信心满满地出发了。

    大巴车经过4个多小时的行驶,终于到了承德。接着又奔赴郭家屯镇,见到来接我们的秦昊书记,第一反应是惊讶于他的年轻,这个来自河北省政协机关的副处级干部,1米8的大个子,笑起来像个大男孩儿,走路脚下带风。昨天还没出发就已经感受到第一书记的热情周到,打电话问我们有没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亲自张罗给我们做被褥。出发前秦书记特意到超市买了一个蛋糕,我挺好奇:“书记,有人过生日?”“对啊,有老乡过生日,我来镇上正好带一个回去。”秦书记笑着说。

    一上车,秦书记就打开话匣子,小庙子村的情况,从修路到养牛,他一件一件如数家珍。到了村里,天已经黑透了,我们被安排在村里李大哥家住,一进院子就感受到老乡们浓浓的情谊。李大哥特意为我们收拾出一间屋子,干净明亮,嫂子怕我们冷,暖气也烧得热热的。

    我想上厕所,嫂子打着手电带我去,边走边说:“这个厕所是去年村里给建的,以前我们只能去外面自己随便找地方,尤其冬天,出去上一次厕所冻得不行,现在好了,每户院子里都建了厕所,走几步路就到了。”

    上趟厕所能冷到哪儿去?可能大嫂觉得我们城里女孩娇气吧。

    因为已经过了村民的饭点,秦书记来接我们去村部吃饭。一出院子他就在前头大步流星地走,黑灯瞎火中,我和小郭紧跟。“你们放心走,这路是去年才修的,没石头,不会摔跤的,我们走习惯了都不带手电。”秦书记不好意思地解释。打开手电一照,脚下一条很平坦的水泥路,虽然不宽,但却通到每一户门前。

    哦!不经意的几件小事让我感受到村干部对乡亲们的心是滚烫的。

    晚饭快结束时,秦书记突然把下午买的蛋糕拿了出来,调皮地一笑:“今天过生日的不是别人,就是我,很开心今天能和家里人一起过生日!”蛋糕上的题词也是“小庙子村越来越好2019”。秦书记发表生日致辞:“这是我来驻村的第3年,很多人都说我二,从机关跑到农村,要么就说我是有想法。其实,这三年中我收获了特别多,有乡亲们的支持和肯定,也有这份工作带给我的历练。我的生日愿望也是真心希望小庙子村越来越好,争取2019年摘掉贫困村的帽子。”一番话说得那么自然,就像在对家里人说。同一工作队的尹燕佳是去年调来的驻村干部,也是河北省政协机关的,“没来之前我也觉得他们都有点二,在机关多好,来了以后才开始理解广大驻村干部们的心声,我为他们点赞……”小尹说到动情之处时已是眼含热泪。

    好一场热闹的晚餐!饭后秦昊送我们回老乡家休息,一出门我突然才意识到天气还真是——冷!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明明穿着呢,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太冷了!没戴手套,总共不到100米的路程,走回住处时拿手电的手就已经冻得生疼,小郭的手机更是直接冻关机了。大哥看着我们哆哆嗦嗦的样子笑着说:“今天是这段时间以来最暖和的一天了,没风,过两天再一降温,还得冷。”“还得冷!”我和小郭不约而同地说。这回算是见识到避暑圣地的天寒地冻了,明天得乖乖把羽绒裤穿上。

    看来小山村是外冷内热。

    不知道明天的冷又是啥样。

    (刘嫣)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小庙子村的冷和热

2019年1月12日 04:35 来源:人民政协报 

    

    人民政协报社“三同”小组与小庙子村第一书记秦昊(左二)和干沟门村第一书记乌立志(左三)合影。

    继第一批队员舒城之行胜利归来,我和高志民、郭海瑾组成的第二扶贫小分队踏上征程。2019年新年的第10天,天刚泛鱼肚白,带着报社领导和同志们的关心与期待,带着对陌生“生活”的渴望与向往,我们第二小分队信心满满地出发了。

    大巴车经过4个多小时的行驶,终于到了承德。接着又奔赴郭家屯镇,见到来接我们的秦昊书记,第一反应是惊讶于他的年轻,这个来自河北省政协机关的副处级干部,1米8的大个子,笑起来像个大男孩儿,走路脚下带风。昨天还没出发就已经感受到第一书记的热情周到,打电话问我们有没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亲自张罗给我们做被褥。出发前秦书记特意到超市买了一个蛋糕,我挺好奇:“书记,有人过生日?”“对啊,有老乡过生日,我来镇上正好带一个回去。”秦书记笑着说。

    一上车,秦书记就打开话匣子,小庙子村的情况,从修路到养牛,他一件一件如数家珍。到了村里,天已经黑透了,我们被安排在村里李大哥家住,一进院子就感受到老乡们浓浓的情谊。李大哥特意为我们收拾出一间屋子,干净明亮,嫂子怕我们冷,暖气也烧得热热的。

    我想上厕所,嫂子打着手电带我去,边走边说:“这个厕所是去年村里给建的,以前我们只能去外面自己随便找地方,尤其冬天,出去上一次厕所冻得不行,现在好了,每户院子里都建了厕所,走几步路就到了。”

    上趟厕所能冷到哪儿去?可能大嫂觉得我们城里女孩娇气吧。

    因为已经过了村民的饭点,秦书记来接我们去村部吃饭。一出院子他就在前头大步流星地走,黑灯瞎火中,我和小郭紧跟。“你们放心走,这路是去年才修的,没石头,不会摔跤的,我们走习惯了都不带手电。”秦书记不好意思地解释。打开手电一照,脚下一条很平坦的水泥路,虽然不宽,但却通到每一户门前。

    哦!不经意的几件小事让我感受到村干部对乡亲们的心是滚烫的。

    晚饭快结束时,秦书记突然把下午买的蛋糕拿了出来,调皮地一笑:“今天过生日的不是别人,就是我,很开心今天能和家里人一起过生日!”蛋糕上的题词也是“小庙子村越来越好2019”。秦书记发表生日致辞:“这是我来驻村的第3年,很多人都说我二,从机关跑到农村,要么就说我是有想法。其实,这三年中我收获了特别多,有乡亲们的支持和肯定,也有这份工作带给我的历练。我的生日愿望也是真心希望小庙子村越来越好,争取2019年摘掉贫困村的帽子。”一番话说得那么自然,就像在对家里人说。同一工作队的尹燕佳是去年调来的驻村干部,也是河北省政协机关的,“没来之前我也觉得他们都有点二,在机关多好,来了以后才开始理解广大驻村干部们的心声,我为他们点赞……”小尹说到动情之处时已是眼含热泪。

    好一场热闹的晚餐!饭后秦昊送我们回老乡家休息,一出门我突然才意识到天气还真是——冷!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明明穿着呢,为什么我却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太冷了!没戴手套,总共不到100米的路程,走回住处时拿手电的手就已经冻得生疼,小郭的手机更是直接冻关机了。大哥看着我们哆哆嗦嗦的样子笑着说:“今天是这段时间以来最暖和的一天了,没风,过两天再一降温,还得冷。”“还得冷!”我和小郭不约而同地说。这回算是见识到避暑圣地的天寒地冻了,明天得乖乖把羽绒裤穿上。

    看来小山村是外冷内热。

    不知道明天的冷又是啥样。

    (刘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