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女子医院偷钱为儿治病后续:爱心机构已开启募捐

2019-3-16 04:22:37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本报记者 董振杰 选稿:吴春伟

    “我再也不会干这种糊涂事了。”3月15日,因在北京儿童医院内盗窃病友被抓的女子李芳流下了悔恨的眼泪,经过半个月的羁押李芳被取保候审。重获自由后,她的第一件事是想寻找半个月前被盗的事主,准备向对方说声“对不起”,并感谢那些在他们一家最困难时帮助他们的志愿者。

    2019年1月,8岁的小宇和16岁的姐姐韩晶随着父母一起来到北京儿童医院,经过血液和B超等多个项目检查,腹痛难忍的小宇最终被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

    李芳的丈夫韩青告诉北青报记者,2月28日下午5时许,出去筹款回来之后,他得知妻子偷了别人18000多元钱被抓,于是赶紧到医院警务室去找。因为偷盗被抓的李芳,在3月14日晚上被警方取保候审。

    3月15日上午,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上李芳时,她已和丈夫一起在儿童医院内为孩子的病情奔波了一上午,他们希望能尽快找到病床,安排儿子住院,进行第二次化疗。

    说起自己糊涂的行为,李芳十分后悔,她说,自己重获自由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找那个病友道歉。

    对话

    “偷钱后攥了一小时没敢动”

    北青报:你是什么时候从看守所出来的?

    李芳:我被刑事拘留,14日晚上接到警方通知,说可以让家人为我办取保候审手续。当天就跟着丈夫回家了。目前必须24小时开机,等待警方随时传唤。

    北青报:儿童医院里都是带孩子来求医的病友,你为什么会把手伸向他们?

    李芳:当时孩子躺在病床上喊痛,满头大汗,我脑子蒙了,这才犯了糊涂……偷钱后攥了一个小时没敢动。

    北青报:偷的是谁的钱呢?你想过被抓住之后的后果吗?

    李芳:被偷的其实是同屋病友,我记得是来自山西的一家人,那女的五十来岁,带着一个8岁的女儿,孩子身上也是发现了肿瘤,我从她的包里拿了两沓子,没来得及数一下有多少钱。

    “世上没后悔药但我想道个歉”

    北青报:做了这个事情,你后悔吗?若重新来过,还会这么做吗?

    李芳:我后悔死了,虽然世上没有后悔药,但我想向受害者道个歉,说声“对不起”,所以正在医院内帮孩子找床位住院,也在寻找那个受害者家庭。要是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这么做了。

    北青报:现在有爱心人士帮助你吗?

    李芳:我真是没想到,来到北京碰上了不少好心人,现在有爱心志愿者正在帮忙筹款,我想向他们表示感谢!

    进展

    家长虽然犯错 但孩子需要帮助

    贵州省毕节市同心社会工作发展中心主任邵建书告诉北青报记者,若是有人想在网络平台发起筹款,按照规定需要一家机构作为发起方。发起方可以是善款接收方,也可以是没有公募资格的爱心机构。

    目前,机构听说小宇家的事情之后,觉得虽然家长犯错,但孩子需要帮助,同心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已经作为发起方,在网络平台上开启网络募捐,募捐时间为三个月,目标为60万元,具体能够实现的募捐金额还需要后续发展情况来定。

    邵建书说,爱心人士通过网页浏览到相关信息之后,捐助的善款会打入中国福利基金会的账户,在患者需要善款时,由基金会打入求助者的账户。如果募捐的善款没有使用完,会将钱用于其他需要的求助者。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女子医院偷钱为儿治病后续:爱心机构已开启募捐

2019年3月16日 04:22 来源:北京青年报 

    “我再也不会干这种糊涂事了。”3月15日,因在北京儿童医院内盗窃病友被抓的女子李芳流下了悔恨的眼泪,经过半个月的羁押李芳被取保候审。重获自由后,她的第一件事是想寻找半个月前被盗的事主,准备向对方说声“对不起”,并感谢那些在他们一家最困难时帮助他们的志愿者。

    2019年1月,8岁的小宇和16岁的姐姐韩晶随着父母一起来到北京儿童医院,经过血液和B超等多个项目检查,腹痛难忍的小宇最终被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

    李芳的丈夫韩青告诉北青报记者,2月28日下午5时许,出去筹款回来之后,他得知妻子偷了别人18000多元钱被抓,于是赶紧到医院警务室去找。因为偷盗被抓的李芳,在3月14日晚上被警方取保候审。

    3月15日上午,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上李芳时,她已和丈夫一起在儿童医院内为孩子的病情奔波了一上午,他们希望能尽快找到病床,安排儿子住院,进行第二次化疗。

    说起自己糊涂的行为,李芳十分后悔,她说,自己重获自由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找那个病友道歉。

    对话

    “偷钱后攥了一小时没敢动”

    北青报:你是什么时候从看守所出来的?

    李芳:我被刑事拘留,14日晚上接到警方通知,说可以让家人为我办取保候审手续。当天就跟着丈夫回家了。目前必须24小时开机,等待警方随时传唤。

    北青报:儿童医院里都是带孩子来求医的病友,你为什么会把手伸向他们?

    李芳:当时孩子躺在病床上喊痛,满头大汗,我脑子蒙了,这才犯了糊涂……偷钱后攥了一个小时没敢动。

    北青报:偷的是谁的钱呢?你想过被抓住之后的后果吗?

    李芳:被偷的其实是同屋病友,我记得是来自山西的一家人,那女的五十来岁,带着一个8岁的女儿,孩子身上也是发现了肿瘤,我从她的包里拿了两沓子,没来得及数一下有多少钱。

    “世上没后悔药但我想道个歉”

    北青报:做了这个事情,你后悔吗?若重新来过,还会这么做吗?

    李芳:我后悔死了,虽然世上没有后悔药,但我想向受害者道个歉,说声“对不起”,所以正在医院内帮孩子找床位住院,也在寻找那个受害者家庭。要是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这么做了。

    北青报:现在有爱心人士帮助你吗?

    李芳:我真是没想到,来到北京碰上了不少好心人,现在有爱心志愿者正在帮忙筹款,我想向他们表示感谢!

    进展

    家长虽然犯错 但孩子需要帮助

    贵州省毕节市同心社会工作发展中心主任邵建书告诉北青报记者,若是有人想在网络平台发起筹款,按照规定需要一家机构作为发起方。发起方可以是善款接收方,也可以是没有公募资格的爱心机构。

    目前,机构听说小宇家的事情之后,觉得虽然家长犯错,但孩子需要帮助,同心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已经作为发起方,在网络平台上开启网络募捐,募捐时间为三个月,目标为60万元,具体能够实现的募捐金额还需要后续发展情况来定。

    邵建书说,爱心人士通过网页浏览到相关信息之后,捐助的善款会打入中国福利基金会的账户,在患者需要善款时,由基金会打入求助者的账户。如果募捐的善款没有使用完,会将钱用于其他需要的求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