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青年汽车与地方政府合作9次,已有8次烂尾或终止

2019-5-24 17:28:03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作者:李洪鹏 选稿:朱燕亮

原标题:青年汽车与地方政府合作9次,已有8次烂尾或终止

  引发公众广泛质疑的南阳造水氢能源车事件,5月24日又有了最新进展——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称,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已要求涉事的青年汽车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5月24日,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查询工商信息系统显示,青年汽车集团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以及被限制消费人员。

  庞青年掌管的青年汽车集团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汽车中标后,声名鹊起。自2009年开始,青年汽车进入了一个高速扩张的阶段,庞青年抛出了一个444亿元的总投资计划,欲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

  一边是大手笔的投资,一边在几个城市落地发展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一幕。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媒体公开报道发现,庞青年以及他的青年汽车除了与南阳政府正在进行的金额高达83.16亿元的合作之外,十余年间,还曾与济南、连云港、六盘水、鄂尔多斯、杭州萧山、石嘴山、海宁、泰安等8个地方政府合作,合作初期双方总投资额超数亿元,结果则是:项目或烂尾,或走上司法程序,或圈走地方政府大笔资金,留下纠纷不断。

4323696dfdbfb0e3fc2d610a06b9c721.jpg

  ▲青年汽车集团老板庞青年。

  山东泰安:项目已停产5年

  2006年,青年汽车宣布投资28.32亿元在山东泰安新建产能15万辆生产基地,计划占地3000亩,计划总投资100亿元。在“僵死”两年多后,直到2009年才投产首款莲花轿车。

  中国泰山网2010年报道显示,泰安青年当时已建成总装、涂装和焊装3个生产车间,进入轿车整车批量生产阶段,并计划年内实现冲压、涂装、焊装、总装四线联动规模化生产。

  不过,泰安青年的美好愿景并未成为现实。泰安青年2011-2013年的年产量从7000辆下降到4000辆,并在2014年停产,二期工程未完全投产。

  2015年,泰安市高新区管委会已收回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400亩工业用地,并欲将该公司打包出售。

85df41c31a44a9e865e1d77d0f68e9f5.png

  ▲泰安市法院拍卖青年汽车工业用地的公告。

  济南:青年汽车赔款5.3亿元

  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7月29日,法定代表人庞青年,注册资金6583.5万元,其中金华青年莲花控股有限公司出资5925.15万元,庞青年出资658.35万元,经营业务主要有莲花品牌汽车销售、进口“欧洲之星”品牌汽车的销售等。

  按照规划,济南青年轿车项目总投资约62亿元,设计产能为12万辆/年,最高产能可达15万辆/年,预计2015年销售收入将超过120亿元。

  济南的莲花轿车项目曾火爆一时。2009年7月16日,第一辆“济南造”莲花轿车下线,员工人数一度达到1100多人。根据山东省商务厅2011年发布信息显示,济南青年2010年产量为8030辆,实现产值7.03亿元,利税2762万元。

  时任济南青年莲花汽车公司副总经理韩鲁平向记者介绍,2011年公司生产了2.5万辆车。2012年仅4月份前10天,公司就已经接了4000多辆的订单。

  然而,青年汽车集团并无轿车的汽车牌照,借助贵州贵航集团是其开拓市场最重要的环节。2004年7月,青年汽车重组贵航云雀,并借助后者轿车生产资质,成功晋级为轿车制造商。后来贵航集团与青年汽车集团决裂,青年汽车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准生牌照。

  在失去轿车牌照后,济南青年轿车项目也因多重困境逐渐萎缩,直到2014年下半年大批工人被陆续遣散,一个个生产线被关停。如今,济南青年汽车复产无望,济南市经信委将其划入了“僵尸”企业,欲处置其资产。

  判决书显示,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约定,青年汽车投资13亿元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管委会为此提供了扶持投入5.3亿元。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青年汽车被要求赔偿5.3亿元。2016年12月29日,最高院判决支持了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诉求。

883e35f1e203b8d475d943e86a280692.jpg

  ▲受骗经销商进行维权。

  石嘴山:青年汽车圈钱10亿跑路

  2010年6月,青年汽车与石嘴山市政府接洽,9月双方签约,11月完成注册成立公司。项目预计总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根据宁夏自治区政府纪要,“为了抢占西部大开发先机,推进石嘴山产业升级和转型”,将配给青年汽车多家拥有采矿权的煤矿和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为了将多家具有采矿证的煤矿配套给青年汽车,2010年12月,青年汽车及其相关控股公司与石嘴山矿业集团成了国马科技,国有企业矿业集团仅占30%的股份,庞青年作为公司法人、董事长。国马科技的成立就是为了将配给庞青年方面的正义关等煤矿装进去。

  在青年汽车的控制下,国马科技的大量资金“莫名失踪”导致公司欠薪,大批员工上访,石嘴山国资委于2013年1月牵头审计、人社、国土、安监、税务及矿业集团成立调查组,两年内总收入高达9.5亿,竟无法支付不足百人工资黑幕得以暴露。

  在掏空国马科技同时,配套给青年汽车的五出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也被转卖。四家转卖协议显示,青年汽车通过煤矿套现高达10亿元。不过,在审计结果出来后,挪用资金的路子被堵住,又恰逢煤炭行情进入历史低谷,2014年年初青年汽车全面撤退。

  连云港:收回青年汽车闲置土地877亩

  2007年6月6日,总投资27亿元、年产5万辆轻型汽车的连云港青年汽车项目开工建设。该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项目建设规模为年产轻型汽车5000辆,计划于次年下半年建成。整个项目建成后,年可实现销售收入50亿元。

  然而,2010年,因合作失败,江苏连云港市政府收回青年汽车项目闲置土地877亩。

  六盘水:退出基地建设

  2011年,青年汽车宣布在贵州六盘水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以及其汽车配件生产基地。当时该项目计划规模为总投资257479万元,建设厂址位于六盘水市水城县董地工业园区。在规划中,这个占地面积1034.67亩的大块头项目将新建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生产线、检测线、厂房及公用配套设施,形成年产6.5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其中重型货车1万辆、大客车0.5万辆、乘用车5万辆。

  这个被誉为“改变六盘水工业格局”的项目时至今日,除了以一条临时生产线组装过少量青年重型卡车之外,迟迟未有实质进展,规划的土地大量闲置。这让青年汽车在当地引起不小的质疑,“青年汽车虚假投资骗资源”之声不绝于耳。

  2013年3月21日,在六盘水市政协网站上所公布的工商联两会提案中的一段,点名青年汽车缺乏诚信,只是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

  在2013年7月24日的媒体沟通会上,庞青年表示,青年汽车已退出六盘水基地建设,原因是煤炭开采量大幅下降,矿山自卸车无大量需求。

1089c85999c44bd6e073afd622d3f482.jpg

  ▲青年汽车(资料图)。

  海宁:双方达成终止项目协议

  2010年5月29日,青年汽车集团海宁汽车新能源项目开工典礼举行。“汽车产业是海宁人期盼已久的梦想,随着这个项目的开工建设,这个梦想即将变为现实。”时任海宁市委书记沈利农在开工典礼上激动地说。

  开工建设的青年汽车集团海宁项目涵盖汽车及新能源动力系统、变速箱、汽车内外饰件等产品,项目计划总投资40多亿元,预计生产销售额200多亿元。时任海宁尖山新区党委书记钱永彪透露,一期工程主要是乘用车项目,该项目将在两年后投入生产。

  事实并没有计划的那么好。先是预计于2012年6月试生产超级电容器的计划一直没有实施,继而原定于2012年年底首辆车下线的承诺也一拖再拖。最终双方一拍两散,厂房、土地由政府回购。

  杭州萧山:青年莲花破产清算

  青年汽车萧山基地位于杭州萧山开发区江东片区,总面积达1500亩,一期投资36亿元。2011年,青年莲花L5轿车在该基地投产。下线仪式上,青年汽车宣布萧山基地一期建设用地1000亩,已投入28亿元。建有冲压、焊装、喷涂、总装四大整车工艺及检测等配套设施,预计年产能达15万辆。

  两年后的2013年下半年,青年莲花出现资金绷紧并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2014年1月,青年汽车爆出全国生产基地大面积停摆时间。从4月开始,莲花汽车萧山基地就已处于完全停产状态。2015年,青年莲花经销商亏损、被拖欠购车款的事件大规模爆发,经销商渠道全面崩溃,青年莲花工厂停产。

  2017年,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发布消息,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浙江青年莲花发动机有限公司、杭州亚曼发动机有限公司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中国裁判文书网案例显示,涉及青年莲花汽车的民事裁判被公开的就有上百起,涉及金额最大的一笔是8.79亿元:杭州江东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2008年至2016年3月的债务本息合计8.79亿元。同期,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也在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约1200万元的借款。

  鄂尔多斯:合作未成13亿吨煤炭指标被卖

  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2011年6月13日,青年汽车联手庞大集团与萨博三方签署谅解备忘录,签订了《认购协议》。然而在11月9日,美国通用公司公开表示,不支持瑞典汽车公司将萨博汽车卖给中国企业的计划。

  在萨博汽车用尽了青年汽车等方面的资金后,萨博汽车仍然没有拿到中国合资企业的审批文件,青年汽车、庞大集团及萨博签订的购买协议于2011年11月11日自动终止。随后,2012年12月20日,萨博汽车宣布进入破产程序。两个月后,萨博汽车破产案再易其主,庞青年收购萨博汽车宣告终止。

  然而,在收购萨博汽车尚未成功、生产线尚未投产、13亿吨煤炭指标尚未兑现之时,青年汽车即将煤炭指标转手卖予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佳合公司”),并收取2亿元定金。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青年汽车与地方政府合作9次,已有8次烂尾或终止

2019年5月24日 17:28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原标题:青年汽车与地方政府合作9次,已有8次烂尾或终止

  引发公众广泛质疑的南阳造水氢能源车事件,5月24日又有了最新进展——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称,此事系记者报道信息不准确,目前已要求涉事的青年汽车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5月24日,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查询工商信息系统显示,青年汽车集团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以及被限制消费人员。

  庞青年掌管的青年汽车集团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汽车中标后,声名鹊起。自2009年开始,青年汽车进入了一个高速扩张的阶段,庞青年抛出了一个444亿元的总投资计划,欲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

  一边是大手笔的投资,一边在几个城市落地发展却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一幕。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媒体公开报道发现,庞青年以及他的青年汽车除了与南阳政府正在进行的金额高达83.16亿元的合作之外,十余年间,还曾与济南、连云港、六盘水、鄂尔多斯、杭州萧山、石嘴山、海宁、泰安等8个地方政府合作,合作初期双方总投资额超数亿元,结果则是:项目或烂尾,或走上司法程序,或圈走地方政府大笔资金,留下纠纷不断。

4323696dfdbfb0e3fc2d610a06b9c721.jpg

  ▲青年汽车集团老板庞青年。

  山东泰安:项目已停产5年

  2006年,青年汽车宣布投资28.32亿元在山东泰安新建产能15万辆生产基地,计划占地3000亩,计划总投资100亿元。在“僵死”两年多后,直到2009年才投产首款莲花轿车。

  中国泰山网2010年报道显示,泰安青年当时已建成总装、涂装和焊装3个生产车间,进入轿车整车批量生产阶段,并计划年内实现冲压、涂装、焊装、总装四线联动规模化生产。

  不过,泰安青年的美好愿景并未成为现实。泰安青年2011-2013年的年产量从7000辆下降到4000辆,并在2014年停产,二期工程未完全投产。

  2015年,泰安市高新区管委会已收回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400亩工业用地,并欲将该公司打包出售。

85df41c31a44a9e865e1d77d0f68e9f5.png

  ▲泰安市法院拍卖青年汽车工业用地的公告。

  济南:青年汽车赔款5.3亿元

  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7月29日,法定代表人庞青年,注册资金6583.5万元,其中金华青年莲花控股有限公司出资5925.15万元,庞青年出资658.35万元,经营业务主要有莲花品牌汽车销售、进口“欧洲之星”品牌汽车的销售等。

  按照规划,济南青年轿车项目总投资约62亿元,设计产能为12万辆/年,最高产能可达15万辆/年,预计2015年销售收入将超过120亿元。

  济南的莲花轿车项目曾火爆一时。2009年7月16日,第一辆“济南造”莲花轿车下线,员工人数一度达到1100多人。根据山东省商务厅2011年发布信息显示,济南青年2010年产量为8030辆,实现产值7.03亿元,利税2762万元。

  时任济南青年莲花汽车公司副总经理韩鲁平向记者介绍,2011年公司生产了2.5万辆车。2012年仅4月份前10天,公司就已经接了4000多辆的订单。

  然而,青年汽车集团并无轿车的汽车牌照,借助贵州贵航集团是其开拓市场最重要的环节。2004年7月,青年汽车重组贵航云雀,并借助后者轿车生产资质,成功晋级为轿车制造商。后来贵航集团与青年汽车集团决裂,青年汽车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准生牌照。

  在失去轿车牌照后,济南青年轿车项目也因多重困境逐渐萎缩,直到2014年下半年大批工人被陆续遣散,一个个生产线被关停。如今,济南青年汽车复产无望,济南市经信委将其划入了“僵尸”企业,欲处置其资产。

  判决书显示,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约定,青年汽车投资13亿元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管委会为此提供了扶持投入5.3亿元。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青年汽车被要求赔偿5.3亿元。2016年12月29日,最高院判决支持了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诉求。

883e35f1e203b8d475d943e86a280692.jpg

  ▲受骗经销商进行维权。

  石嘴山:青年汽车圈钱10亿跑路

  2010年6月,青年汽车与石嘴山市政府接洽,9月双方签约,11月完成注册成立公司。项目预计总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根据宁夏自治区政府纪要,“为了抢占西部大开发先机,推进石嘴山产业升级和转型”,将配给青年汽车多家拥有采矿权的煤矿和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为了将多家具有采矿证的煤矿配套给青年汽车,2010年12月,青年汽车及其相关控股公司与石嘴山矿业集团成了国马科技,国有企业矿业集团仅占30%的股份,庞青年作为公司法人、董事长。国马科技的成立就是为了将配给庞青年方面的正义关等煤矿装进去。

  在青年汽车的控制下,国马科技的大量资金“莫名失踪”导致公司欠薪,大批员工上访,石嘴山国资委于2013年1月牵头审计、人社、国土、安监、税务及矿业集团成立调查组,两年内总收入高达9.5亿,竟无法支付不足百人工资黑幕得以暴露。

  在掏空国马科技同时,配套给青年汽车的五出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也被转卖。四家转卖协议显示,青年汽车通过煤矿套现高达10亿元。不过,在审计结果出来后,挪用资金的路子被堵住,又恰逢煤炭行情进入历史低谷,2014年年初青年汽车全面撤退。

  连云港:收回青年汽车闲置土地877亩

  2007年6月6日,总投资27亿元、年产5万辆轻型汽车的连云港青年汽车项目开工建设。该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项目建设规模为年产轻型汽车5000辆,计划于次年下半年建成。整个项目建成后,年可实现销售收入50亿元。

  然而,2010年,因合作失败,江苏连云港市政府收回青年汽车项目闲置土地877亩。

  六盘水:退出基地建设

  2011年,青年汽车宣布在贵州六盘水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以及其汽车配件生产基地。当时该项目计划规模为总投资257479万元,建设厂址位于六盘水市水城县董地工业园区。在规划中,这个占地面积1034.67亩的大块头项目将新建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生产线、检测线、厂房及公用配套设施,形成年产6.5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其中重型货车1万辆、大客车0.5万辆、乘用车5万辆。

  这个被誉为“改变六盘水工业格局”的项目时至今日,除了以一条临时生产线组装过少量青年重型卡车之外,迟迟未有实质进展,规划的土地大量闲置。这让青年汽车在当地引起不小的质疑,“青年汽车虚假投资骗资源”之声不绝于耳。

  2013年3月21日,在六盘水市政协网站上所公布的工商联两会提案中的一段,点名青年汽车缺乏诚信,只是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

  在2013年7月24日的媒体沟通会上,庞青年表示,青年汽车已退出六盘水基地建设,原因是煤炭开采量大幅下降,矿山自卸车无大量需求。

1089c85999c44bd6e073afd622d3f482.jpg

  ▲青年汽车(资料图)。

  海宁:双方达成终止项目协议

  2010年5月29日,青年汽车集团海宁汽车新能源项目开工典礼举行。“汽车产业是海宁人期盼已久的梦想,随着这个项目的开工建设,这个梦想即将变为现实。”时任海宁市委书记沈利农在开工典礼上激动地说。

  开工建设的青年汽车集团海宁项目涵盖汽车及新能源动力系统、变速箱、汽车内外饰件等产品,项目计划总投资40多亿元,预计生产销售额200多亿元。时任海宁尖山新区党委书记钱永彪透露,一期工程主要是乘用车项目,该项目将在两年后投入生产。

  事实并没有计划的那么好。先是预计于2012年6月试生产超级电容器的计划一直没有实施,继而原定于2012年年底首辆车下线的承诺也一拖再拖。最终双方一拍两散,厂房、土地由政府回购。

  杭州萧山:青年莲花破产清算

  青年汽车萧山基地位于杭州萧山开发区江东片区,总面积达1500亩,一期投资36亿元。2011年,青年莲花L5轿车在该基地投产。下线仪式上,青年汽车宣布萧山基地一期建设用地1000亩,已投入28亿元。建有冲压、焊装、喷涂、总装四大整车工艺及检测等配套设施,预计年产能达15万辆。

  两年后的2013年下半年,青年莲花出现资金绷紧并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2014年1月,青年汽车爆出全国生产基地大面积停摆时间。从4月开始,莲花汽车萧山基地就已处于完全停产状态。2015年,青年莲花经销商亏损、被拖欠购车款的事件大规模爆发,经销商渠道全面崩溃,青年莲花工厂停产。

  2017年,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发布消息,浙江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浙江青年莲花发动机有限公司、杭州亚曼发动机有限公司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中国裁判文书网案例显示,涉及青年莲花汽车的民事裁判被公开的就有上百起,涉及金额最大的一笔是8.79亿元:杭州江东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2008年至2016年3月的债务本息合计8.79亿元。同期,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也在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约1200万元的借款。

  鄂尔多斯:合作未成13亿吨煤炭指标被卖

  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2011年6月13日,青年汽车联手庞大集团与萨博三方签署谅解备忘录,签订了《认购协议》。然而在11月9日,美国通用公司公开表示,不支持瑞典汽车公司将萨博汽车卖给中国企业的计划。

  在萨博汽车用尽了青年汽车等方面的资金后,萨博汽车仍然没有拿到中国合资企业的审批文件,青年汽车、庞大集团及萨博签订的购买协议于2011年11月11日自动终止。随后,2012年12月20日,萨博汽车宣布进入破产程序。两个月后,萨博汽车破产案再易其主,庞青年收购萨博汽车宣告终止。

  然而,在收购萨博汽车尚未成功、生产线尚未投产、13亿吨煤炭指标尚未兑现之时,青年汽车即将煤炭指标转手卖予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佳合公司”),并收取2亿元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