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因制毒被执行死刑前悔恨: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2019-6-26 07:24:31

来源:红星新闻 作者:唐艳 汪雪 黄英 康献元 姚永忠 选稿:朱燕亮

原标题:因制毒被执行死刑前悔恨: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6月25日,四川安岳县30岁男子刘某被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带离看守所,押赴刑场执行死刑。此前,因犯制造毒品罪,他被判处死刑,上诉也被驳回,维持原判。

  “很多事情发生后,我才知道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在临刑前与亲人相见时,他也悔恨不已,但只能将女儿托付给姐姐,向父母鞠躬说声“对不起”。

  以刘某为首的制贩毒团伙制造的部分毒品

  反常举动遭暴露

  曾试图以“零口供”逃避制裁,最终被判死刑

  2016年8月初,四川安岳县千佛乡的刘某出现反常举动,引起附近不少人关注。原来,1989年出生的他没有固定职业和经济来源,却出手阔绰,经常出入高档消费场所。

  四川安岳警方在掌握这一线索后,将其纳入重点关注对象。经初步调查,民警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制贩毒团伙。庚即,安岳警方将情况报告上级,四川省公安厅在当月将此案列为“2016—240”号省级目标案件进行督办。

  在上级公安机关大力支持下,安岳警方迅速摸清以刘某为首,龚某、李某等5人为成员的制贩毒团伙情况。然而,因刘某等人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办案民警短时间很难固定证据,部分涉案人员突然销声匿迹,追逃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但办案民警没有气馁,先后辗转重庆、成都、资阳、南充、绵阳等地,经过1个月鏖战,最终摸清刘某为首的制贩毒团伙的活动规律、栖身地点等重要情况,并锁定团伙的犯罪证据。2016年9月,在上级公安机关支持下,安岳警方迅速行动,在锁定该团伙制贩毒品窝点后,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抓获,并在其驾驶轿车上查获两袋净重分别为774.8克、909.7克的冰毒。

  随后,办案民警乘胜追击,将龚某、李某等团伙其余5名成员全部缉拿归案。此外,民警还在安岳县千佛乡龚某家中将该团伙制造毒品的窝点查获,现场查获大量制毒工具、制毒原材料及15公斤左右的冰毒晶体。

  据办案民警介绍,民警对刘某多次审讯时,刘强始终缄默不语,保持“零口供”,对自己和团伙的犯罪事实拒不交待,试图逃避制裁。殊不知,办案民警通过慎密侦查及对其他团伙成员的审讯,掌握了以刘某为首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该团伙于2016年6月至8月期间,在安岳县千佛乡一租用房屋内制造冰毒,并将成品冰毒贩卖至成都、重庆、内江等地。

  2017年3月,刘某因犯制造毒品罪,被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同伙李某、龚某因犯制造毒品罪分别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13年,其他涉案人员因犯贩卖毒品罪也分别受到相应刑罚。刘某在上诉后,2018年7月3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刘某被带出看守所,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生命最后一刻

  他把女儿托付给姐姐,向父母鞠躬说“对不起”

  6月25日13时许,刘某的女儿、父母、姐姐赶到四川安岳县看守所。一天前,他们接到法院通知,前来见刘某最后一面。

  另一边,刘某被武警带到审讯室。13时44分,法官向他送达、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并告知当天他将被执行死刑命令。

  13时50分许,刘某被带进会客室。隔着透明玻璃墙,他默默看着亲人们。见到他,父母、女儿和姐姐控制不住情绪,哭泣着。“儿啦,我生你,就想你好好的,孝敬我们,为我们养老送终啊……”拿起话筒,他强忍着泪水,听着父母的“责备”。

  “姐姐,我走了后,只有靠你照顾爸妈了,还有我女儿。我今生不能报答你,只有等来生了……很多事情发生后,我才知道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将女儿托付给姐姐后,面对拿起话筒叫着“爸爸”的女儿,他再也忍不住,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不是一个好儿子,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我对不起家人……爸妈,你们要照顾好身体,我给你们磕头了。”10多分钟的见面很快结束,在即将结束时,他说完这句话,便对着玻璃外父母深深地鞠躬。

  随后,他被押上警车,押赴资阳执行死刑。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因制毒被执行死刑前悔恨: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2019年6月26日 07:24 来源:红星新闻

原标题:因制毒被执行死刑前悔恨: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6月25日,四川安岳县30岁男子刘某被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带离看守所,押赴刑场执行死刑。此前,因犯制造毒品罪,他被判处死刑,上诉也被驳回,维持原判。

  “很多事情发生后,我才知道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在临刑前与亲人相见时,他也悔恨不已,但只能将女儿托付给姐姐,向父母鞠躬说声“对不起”。

  以刘某为首的制贩毒团伙制造的部分毒品

  反常举动遭暴露

  曾试图以“零口供”逃避制裁,最终被判死刑

  2016年8月初,四川安岳县千佛乡的刘某出现反常举动,引起附近不少人关注。原来,1989年出生的他没有固定职业和经济来源,却出手阔绰,经常出入高档消费场所。

  四川安岳警方在掌握这一线索后,将其纳入重点关注对象。经初步调查,民警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制贩毒团伙。庚即,安岳警方将情况报告上级,四川省公安厅在当月将此案列为“2016—240”号省级目标案件进行督办。

  在上级公安机关大力支持下,安岳警方迅速摸清以刘某为首,龚某、李某等5人为成员的制贩毒团伙情况。然而,因刘某等人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办案民警短时间很难固定证据,部分涉案人员突然销声匿迹,追逃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但办案民警没有气馁,先后辗转重庆、成都、资阳、南充、绵阳等地,经过1个月鏖战,最终摸清刘某为首的制贩毒团伙的活动规律、栖身地点等重要情况,并锁定团伙的犯罪证据。2016年9月,在上级公安机关支持下,安岳警方迅速行动,在锁定该团伙制贩毒品窝点后,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抓获,并在其驾驶轿车上查获两袋净重分别为774.8克、909.7克的冰毒。

  随后,办案民警乘胜追击,将龚某、李某等团伙其余5名成员全部缉拿归案。此外,民警还在安岳县千佛乡龚某家中将该团伙制造毒品的窝点查获,现场查获大量制毒工具、制毒原材料及15公斤左右的冰毒晶体。

  据办案民警介绍,民警对刘某多次审讯时,刘强始终缄默不语,保持“零口供”,对自己和团伙的犯罪事实拒不交待,试图逃避制裁。殊不知,办案民警通过慎密侦查及对其他团伙成员的审讯,掌握了以刘某为首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该团伙于2016年6月至8月期间,在安岳县千佛乡一租用房屋内制造冰毒,并将成品冰毒贩卖至成都、重庆、内江等地。

  2017年3月,刘某因犯制造毒品罪,被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同伙李某、龚某因犯制造毒品罪分别被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13年,其他涉案人员因犯贩卖毒品罪也分别受到相应刑罚。刘某在上诉后,2018年7月3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刘某被带出看守所,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生命最后一刻

  他把女儿托付给姐姐,向父母鞠躬说“对不起”

  6月25日13时许,刘某的女儿、父母、姐姐赶到四川安岳县看守所。一天前,他们接到法院通知,前来见刘某最后一面。

  另一边,刘某被武警带到审讯室。13时44分,法官向他送达、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并告知当天他将被执行死刑命令。

  13时50分许,刘某被带进会客室。隔着透明玻璃墙,他默默看着亲人们。见到他,父母、女儿和姐姐控制不住情绪,哭泣着。“儿啦,我生你,就想你好好的,孝敬我们,为我们养老送终啊……”拿起话筒,他强忍着泪水,听着父母的“责备”。

  “姐姐,我走了后,只有靠你照顾爸妈了,还有我女儿。我今生不能报答你,只有等来生了……很多事情发生后,我才知道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将女儿托付给姐姐后,面对拿起话筒叫着“爸爸”的女儿,他再也忍不住,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不是一个好儿子,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我对不起家人……爸妈,你们要照顾好身体,我给你们磕头了。”10多分钟的见面很快结束,在即将结束时,他说完这句话,便对着玻璃外父母深深地鞠躬。

  随后,他被押上警车,押赴资阳执行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