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民进党批韩国瑜"落跑" 台师大教授:打击异己的利器

2019-10-22 14:45:02

来源:中国台湾网

    台湾师范大学国文学系教授林保淳(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中国台湾网10月22日讯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民进党批高雄市长韩国瑜请假参选“落跑”。对此,台湾师范大学国文学系教授林保淳在脸谱网(facebook)评论表示,飘零在外的游子是不得已而离乡背井的。这不是“落跑”,而是背负着更大的回馈和责任。韩国瑜转战2020年大选,“予岂好跑哉,予不得已也”。“落跑”不过是民进党用来打击异己的利器而已,明眼人还要为其所惑吗?

    林保淳表示,“落跑”是指面对自己应该负责的事务不认真面对,企图以逃闪的方式规避责任。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未满一年,即思转换跑道,投身于2020年大选,论者即以“落跑”讥之。从表面看,韩国瑜的确好像有负选民寄托,高雄市长之坐席未暖即思变异,果真是愧对选民了?

    事实上韩国瑜之所以迟迟未决定出马竞选2020,贻误时机导致其后的诸多纷扰,其实正是挣扎、徘徊于这项托付之故。高雄市的政局本在绿营牢牢掌控中,故前高雄市长陈菊才敢丢下高雄市务,高升为蔡英文办公室秘书长,进军台当局、布织人脉。但时势的变化总是出人意料,韩国瑜在当选后的恢宏气势,使得陈菊不得不丢下蔡英文办公室秘书长之职回防高雄。而在隐隐察觉势不可挽回后,又由代市长违背留守惯例,大量安插亲信人马于要职,企图卡住韩国瑜。

    在民进党眼线密布、根株蔓延下,韩国瑜初任市长,即发生许多如泄密、窃听,甚至行窃之事。民进党大意失了高雄,恨韩国瑜如入骨髓。韩国瑜的一言一行,都备受鸡蛋挑骨头式的挑剔。从“府”“院”党到地方,通同一气,不仅视韩国瑜如寇仇,甚且对高雄市民也抱持幸灾乐祸之心,唯恐水灾不够灭顶、登革热不够蔓延。唯一的目的,就是丑化、矮化、妖魔化韩国瑜。

    当此之际,韩国瑜才赫然察觉到,即便韩再如何努力经营高雄,如何以可行的政策提升高雄市的民生经济与地位,都必然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台当局掣肘不断,1450(台湾网络水军)谣言不息,韩为高雄市打拼的苦心及愿望就绝对无法完成。这是人尽皆知、铁板钉钉的事实。

    然而韩国瑜该如何自处?就死死待在高雄被当成箭靶,整天承受各种讥讽、谩骂、“抹红”“抹黑”的攻击?使一腔豪情壮志,均付之于流水?还是另寻他策,绝地反击,进军台当局,以求正本清源的根本之计?韩国瑜与目前台面上只知争权夺利的政客不同,不是不知通变的墨守者。在不得已之下,只能背负“落跑”恶名,毅然决然赌上自己的政治前途参选2020。正如孟子所言,“予岂好跑哉?予不得已也”。

    这不是回避更不是“落跑”,反而是一个许诺,一个承担。台湾在这三年半中所受的苦难已多,更不仅是高雄市深受其苦而已。从高雄,从南部出发,化一地之小爱为全台湾人民的大爱,受惠的又岂仅仅是高雄市而已?说“落跑”太沉重了,也太简化了。孔子周游列国,席不暇暖;墨子仗义奔走,烟突不黔,所愿成就者大,谁会说他们“落跑”?(中国台湾网 刘洪羊)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民进党批韩国瑜"落跑" 台师大教授:打击异己的利器

2019年10月22日 14:45 来源:中国台湾网

    

    台湾师范大学国文学系教授林保淳(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中国台湾网10月22日讯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民进党批高雄市长韩国瑜请假参选“落跑”。对此,台湾师范大学国文学系教授林保淳在脸谱网(facebook)评论表示,飘零在外的游子是不得已而离乡背井的。这不是“落跑”,而是背负着更大的回馈和责任。韩国瑜转战2020年大选,“予岂好跑哉,予不得已也”。“落跑”不过是民进党用来打击异己的利器而已,明眼人还要为其所惑吗?

    林保淳表示,“落跑”是指面对自己应该负责的事务不认真面对,企图以逃闪的方式规避责任。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未满一年,即思转换跑道,投身于2020年大选,论者即以“落跑”讥之。从表面看,韩国瑜的确好像有负选民寄托,高雄市长之坐席未暖即思变异,果真是愧对选民了?

    事实上韩国瑜之所以迟迟未决定出马竞选2020,贻误时机导致其后的诸多纷扰,其实正是挣扎、徘徊于这项托付之故。高雄市的政局本在绿营牢牢掌控中,故前高雄市长陈菊才敢丢下高雄市务,高升为蔡英文办公室秘书长,进军台当局、布织人脉。但时势的变化总是出人意料,韩国瑜在当选后的恢宏气势,使得陈菊不得不丢下蔡英文办公室秘书长之职回防高雄。而在隐隐察觉势不可挽回后,又由代市长违背留守惯例,大量安插亲信人马于要职,企图卡住韩国瑜。

    在民进党眼线密布、根株蔓延下,韩国瑜初任市长,即发生许多如泄密、窃听,甚至行窃之事。民进党大意失了高雄,恨韩国瑜如入骨髓。韩国瑜的一言一行,都备受鸡蛋挑骨头式的挑剔。从“府”“院”党到地方,通同一气,不仅视韩国瑜如寇仇,甚且对高雄市民也抱持幸灾乐祸之心,唯恐水灾不够灭顶、登革热不够蔓延。唯一的目的,就是丑化、矮化、妖魔化韩国瑜。

    当此之际,韩国瑜才赫然察觉到,即便韩再如何努力经营高雄,如何以可行的政策提升高雄市的民生经济与地位,都必然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台当局掣肘不断,1450(台湾网络水军)谣言不息,韩为高雄市打拼的苦心及愿望就绝对无法完成。这是人尽皆知、铁板钉钉的事实。

    然而韩国瑜该如何自处?就死死待在高雄被当成箭靶,整天承受各种讥讽、谩骂、“抹红”“抹黑”的攻击?使一腔豪情壮志,均付之于流水?还是另寻他策,绝地反击,进军台当局,以求正本清源的根本之计?韩国瑜与目前台面上只知争权夺利的政客不同,不是不知通变的墨守者。在不得已之下,只能背负“落跑”恶名,毅然决然赌上自己的政治前途参选2020。正如孟子所言,“予岂好跑哉?予不得已也”。

    这不是回避更不是“落跑”,反而是一个许诺,一个承担。台湾在这三年半中所受的苦难已多,更不仅是高雄市深受其苦而已。从高雄,从南部出发,化一地之小爱为全台湾人民的大爱,受惠的又岂仅仅是高雄市而已?说“落跑”太沉重了,也太简化了。孔子周游列国,席不暇暖;墨子仗义奔走,烟突不黔,所愿成就者大,谁会说他们“落跑”?(中国台湾网 刘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