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清华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将商业行为炒成“二选一”是对市场竞争的误解

2019-10-22 16:47:24

来源:中国江苏网

    中国江苏网讯 有关“二选一”的话题已持续多年,每到“双11”、“6.18”等电商平台的促销时间点,就会集中爆发,认为是市场经济正常商业规则者有之,认为涉嫌不正当竞争者有之,不同观点相互交织,也引发了学界与商界的深入思考。但今年的话题讨论却出现了别样的提法——有文章将这个争论归入非敌即友,以及职场斗争“选边站队”。本来是商业规则和经济法律议题,一下归入了立场讨论,跑偏之远,实在值得警惕。

    记者梳理及采访的学者观点,多数人都建议回归经济与法律的基本框架进行事实讨论,谨慎随意“扣帽子”式定罪名。

    商业双向选择不能归结为二选一

    电商法起草组成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王健指出,所谓“二选一”是平台出于竞争的考虑要与在平台上经营的商家建立独家关系。“实际上现在并不是‘二选一’的问题,市场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平台”,王健称,“这跟在正常的市场中,经营者会彼此之间选择独家经销是一个道理,这是企业在竞争中保护自己的方法。”

    电商平台通常会投入大量资源对入驻商家进行包装和策划,以及投入广告和营销活动,提高其品牌价值和销售规模,而品牌价值一旦通过传播确立,就有了一定公共属性,平台为了实现对未来收益的确认,会通过独家交易的方式,防止出现“搭便车”的情况。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认为,独家交易存在争议之处在于,如果平台强迫商家进行独家合作,则涉嫌不正当竞争,但如果交易双方合作是自愿作出选择,这就是企业对自己产权的保护,防止出现不承担任何成本就使用资源获得收益的“搭便车”行为。

    独家交易在日常生活中也随处可见,田轩说:“这其实是对私有产权的保护的一种方式,私有财产必然要求商品或者服务有排他性,只选择有限的人。一般的情况下,普通商品或者服务,直接通过支付就可实现,比如说理发、上饭店吃饭,消费者需要付款就获得商家的服务(理发师只为付款者理发,餐厅只为付款者提供菜品)。但是对于有一些商品或服务,本身限制性不强,就需要一些强制性约束。比如说明星代言,赞助商通过支付代言费获得明星的宣传。但是明星的宣传本身限制性不强,如果没有独家约束就容易同时接其他代言,对赞助商造成损失,所以这时签署一份双方认可的独家协议就是对赞助商权利的保护。从这点来说,独家协议与支付达到的结果相同,都是实现产权的排他性,从而保护产权。”

    田轩认为,在独家交易是一个中性词,作为一种商业合作的相互选择,企业有权决定和谁合作,或者,不跟谁合作,这不是选边站队。如果商业行为涉及法律规范,需要执法部门的专业判断,片面炒作成“二选一”造成对市场竞争行为的误解。

    这一点在法学专家中也得到认同:电商平台决定在自家平台上促销何种商品,对合作商家提出何种条件,都是对自身财产权的充分行使。只要不违反合同,平台有理由排斥不合作的伙伴。

    市场竞争最终促进消费者受益

    企业之间挑选合作伙伴,会产生商业上的竞争,是否会影响消费者的选择与福利,诸多学者也给出了自己的观察。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认为,在互联网时代,每一个消费者都可以同时在多个平台上购物。如果不喜欢天猫,你可以马上去京东,如果还不满意,你还可以用拼多多……所有的切换,只要在电脑或手机上就能完成,在这种情况下,平台很难左右消费者的选择。

    东北财经大学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周天勇也指出:“平台要求独立代理商户,并不是说商户再没有选择的权利。还有十多个电子商业平台可选。他们并没有因天猫要求的独家代理,就失去了商品的自由选择权。消费者有既在天猫上购物的自由,也有在拼多多上购物的自由,如果天猫独家代理的定价过高,销售不理想,商户则会弃天猫而去到别的有关费用合理的平台上去销售。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东曾指出,与传统行业相比,互联网领域自带着快速创新的属性,这导致市场竞争高度动态并且十分激烈,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控制市场。

    作为《电商法》的起草人之一,杨东教授还曾专门澄清,《电商法》第二十二、二十三条的有关“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规定,并非针对某两个平台间“二选一“的问题,整个平台经济及其相关的权利与义务,规范和责任。《电商法》所规范的主体,应该是一个更加包容和宽泛的概念,应囊括产生经济行为的多种形式和载体,比如共享单车、社交平台、视频、游戏等,都可以纳入到《电商法》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五条,加以规制。

    杨东强调,面对争议问题,要摆事实,拿证据,辨是非,对问题深入研究,培养理性的竞争文化,不能上纲上线,控制舆情,炒作事件,试图影响执法机构、司法部门的理性判断。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清华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将商业行为炒成“二选一”是对市场竞争的误解

2019年10月22日 16:47 来源:中国江苏网

    中国江苏网讯 有关“二选一”的话题已持续多年,每到“双11”、“6.18”等电商平台的促销时间点,就会集中爆发,认为是市场经济正常商业规则者有之,认为涉嫌不正当竞争者有之,不同观点相互交织,也引发了学界与商界的深入思考。但今年的话题讨论却出现了别样的提法——有文章将这个争论归入非敌即友,以及职场斗争“选边站队”。本来是商业规则和经济法律议题,一下归入了立场讨论,跑偏之远,实在值得警惕。

    记者梳理及采访的学者观点,多数人都建议回归经济与法律的基本框架进行事实讨论,谨慎随意“扣帽子”式定罪名。

    商业双向选择不能归结为二选一

    电商法起草组成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王健指出,所谓“二选一”是平台出于竞争的考虑要与在平台上经营的商家建立独家关系。“实际上现在并不是‘二选一’的问题,市场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平台”,王健称,“这跟在正常的市场中,经营者会彼此之间选择独家经销是一个道理,这是企业在竞争中保护自己的方法。”

    电商平台通常会投入大量资源对入驻商家进行包装和策划,以及投入广告和营销活动,提高其品牌价值和销售规模,而品牌价值一旦通过传播确立,就有了一定公共属性,平台为了实现对未来收益的确认,会通过独家交易的方式,防止出现“搭便车”的情况。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认为,独家交易存在争议之处在于,如果平台强迫商家进行独家合作,则涉嫌不正当竞争,但如果交易双方合作是自愿作出选择,这就是企业对自己产权的保护,防止出现不承担任何成本就使用资源获得收益的“搭便车”行为。

    独家交易在日常生活中也随处可见,田轩说:“这其实是对私有产权的保护的一种方式,私有财产必然要求商品或者服务有排他性,只选择有限的人。一般的情况下,普通商品或者服务,直接通过支付就可实现,比如说理发、上饭店吃饭,消费者需要付款就获得商家的服务(理发师只为付款者理发,餐厅只为付款者提供菜品)。但是对于有一些商品或服务,本身限制性不强,就需要一些强制性约束。比如说明星代言,赞助商通过支付代言费获得明星的宣传。但是明星的宣传本身限制性不强,如果没有独家约束就容易同时接其他代言,对赞助商造成损失,所以这时签署一份双方认可的独家协议就是对赞助商权利的保护。从这点来说,独家协议与支付达到的结果相同,都是实现产权的排他性,从而保护产权。”

    田轩认为,在独家交易是一个中性词,作为一种商业合作的相互选择,企业有权决定和谁合作,或者,不跟谁合作,这不是选边站队。如果商业行为涉及法律规范,需要执法部门的专业判断,片面炒作成“二选一”造成对市场竞争行为的误解。

    这一点在法学专家中也得到认同:电商平台决定在自家平台上促销何种商品,对合作商家提出何种条件,都是对自身财产权的充分行使。只要不违反合同,平台有理由排斥不合作的伙伴。

    市场竞争最终促进消费者受益

    企业之间挑选合作伙伴,会产生商业上的竞争,是否会影响消费者的选择与福利,诸多学者也给出了自己的观察。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认为,在互联网时代,每一个消费者都可以同时在多个平台上购物。如果不喜欢天猫,你可以马上去京东,如果还不满意,你还可以用拼多多……所有的切换,只要在电脑或手机上就能完成,在这种情况下,平台很难左右消费者的选择。

    东北财经大学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周天勇也指出:“平台要求独立代理商户,并不是说商户再没有选择的权利。还有十多个电子商业平台可选。他们并没有因天猫要求的独家代理,就失去了商品的自由选择权。消费者有既在天猫上购物的自由,也有在拼多多上购物的自由,如果天猫独家代理的定价过高,销售不理想,商户则会弃天猫而去到别的有关费用合理的平台上去销售。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东曾指出,与传统行业相比,互联网领域自带着快速创新的属性,这导致市场竞争高度动态并且十分激烈,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控制市场。

    作为《电商法》的起草人之一,杨东教授还曾专门澄清,《电商法》第二十二、二十三条的有关“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规定,并非针对某两个平台间“二选一“的问题,整个平台经济及其相关的权利与义务,规范和责任。《电商法》所规范的主体,应该是一个更加包容和宽泛的概念,应囊括产生经济行为的多种形式和载体,比如共享单车、社交平台、视频、游戏等,都可以纳入到《电商法》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五条,加以规制。

    杨东强调,面对争议问题,要摆事实,拿证据,辨是非,对问题深入研究,培养理性的竞争文化,不能上纲上线,控制舆情,炒作事件,试图影响执法机构、司法部门的理性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