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再见了没有尊严的婚姻
2007年2月10日 09:59
[我要留言]

  倾诉女主角:惠如(化名),31岁,私营企业主
  
  倾诉男主角:天白(化名),46岁,商人
  
  和惠如约定的那天,天气非常好,阳光透过玻璃洒进室内,晒得人心情也很好。惠如坐了很久的公交车从郊区赶来,她在电话那头表示“自己从外地来上海十多年了,有一些话想说”,可是在咖啡室刚刚坐定的她,多少还有些拘谨,不知道从何说
起。慢慢地,她才打开了话匣子。
  
  结婚,以为他会照顾我
  
  十六岁我就从江苏老家来到上海,按理说,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大多还在父母面前撒娇呢,但母亲去世早,父亲在农村没工作,所以我只能自己出来闯。我在上海郊区一个服装厂找到了工作,平时很辛苦。有一天小姐妹们拉我出去玩,就这样认识了天白,他比我大15岁,是当地人。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他对我挺好的,对我来说,好的概念就是会说甜言蜜语,那时候我还小,思想非常简单,觉得有人对我好就很高兴了。
  
  其实,从内心来说,我一直觉得自己缺少一个家,因为母亲去世得早,我就待在姑妈家由他们照顾,虽然他们对我也很好,但在我的心里,那始终不是我的家。后来姐姐结婚了,爸爸和哥哥都不在家,我感觉老家没了家的感觉,所以来到了上海。认识天白之后,我觉得和他结婚终于可以有一个自己的家了,而且那时候他对我很好,不发脾气,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所以认识他三五个月就结婚了。
  
  家里人听说我要嫁的人比我大15岁之后,都很高兴,说他可以照顾我,但没想到……
  
  婚后,我失去尊严
  
  天白很喜欢玩,一个星期只回来一两天,即使在儿子出生之后也没改变。儿子长到七八个月的时候,公婆发话说“这么大个女的,整天在家也不干活”,所以我就去厂里打工了,每个月赚300多元。因为儿子没人带,就只能寄放在邻居的老婆婆家,每月给200元托她照顾。每天下班后我就骑着自行车去接儿子,这样辛辛苦苦我每月赚到的钱其实只有100元。
  
  而在儿子三个月的时候,有一次天白被公安局带走,罪名是嫖娼,被关了两个月,虽然我很难过,但还是付好罚款后把他接出来。我想既然都已经有小孩了,那就得和他好好过。他倒没什么要道歉的话,只是狡辩说“他们抓错了”,而我觉得如果太计较的话,日子就不好过,所以也没有和他闹。然而,我的隐忍并没有带来家里的太平,最大的矛盾还是我娘家的问题。天白喜欢喝酒,喝多之后说的都是我家人的问题。他说我们家里一个有用的人都没有,都要靠他。
  
  事实上,我父亲确实常常从江苏老家过来,在我家一住就是半个月或一个月。我白天要上班,而天白在自己姐夫开的厂里担任点职务,不用坐班,所以我父亲在的时候,主要还是靠他照顾。时间长了,他就不满意,觉得我父亲有心在依靠他。有一次父亲来吃晚饭,临走的时候和天白打招呼,但他理都没理,当时还有一些朋友在,他们都看不过去了,批评他不尊重丈人。我也对他说那毕竟是我父亲,要有最起码的尊重,但他却表示我父亲没什么经济来源,却常常要来家里蹭我们的,话语里都是抱怨。

  他还嫌我总是给我父亲钱,可是说良心话,结婚十多年了,我总共给我父亲3000元都不到,而他们家都以为我在偷偷给钱。记得公公有一次对我说:“结婚了要顾着小家,不要总顾着自己娘家。”一开始我对这样的指责还有所辩解,可后来我学会了尽量忍住不说,因为不说还能安稳一点,否则天天吵架。
  
  天白还觉得我哥哥也在依靠他。当时我哥来上海,正好天白工作所在的厂里要招工人,我想一样用人,就用我哥吧,反正他也不会多要工钱。在我的劝说下天白确实聘用了我哥,但他总感觉自己是施舍者一样,每次到厂里对我哥总是横眉冷对,还常常在工作中挑毛病。我哥觉得很委屈,但我劝哥说在外面打工就是这样的,能忍就忍吧。
  
  惠如说:“当时我们要结婚的时候,他父母想为什么我这么年轻要嫁给他,无非就是一个贪字。贪什么?贪钱。”所以惠如觉得婚后自己就一直处在被天白看不起的境地。我问:“那天白不也在他姐夫的厂里工作,不也是依靠别人吗?”“他觉得那是他们家人的帮忙,而我们家人只会依靠他。”惠如这样说。
  
  离婚,弄假成真他后悔
  
  后来我从厂里出来,自己开店做生意,接触的人比较多,应酬也多起来。他渐渐没有了安全感,每次回去他都会问:“你干什么去了?”我怕他不放心,就说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好了,但他却说我们生活圈子不同,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后来有一次他威胁我,说如果我再这样频繁出去,他就要跟我离婚,我就跟他说:“我的生意刚刚起步,要我不出去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一定要和我离婚,那我会签字,如果你只是随便说说,我就当没有这回事。”
  
  2005年7月的一天,我回家的时候,发现他把离婚协议书都签好了,放在桌上。我对他说自己还是那个态度,当晚他不再做声了。可第二天早上,他又突然说:“走,离婚去!”于是我就随他一起去了民政局。去的时候还太早,民政局没有开门,我们就去旁边的一家面馆吃早饭,他又说如果我从此不出去工作,安安稳稳在家,他可以不离婚。这个时候我却坚决了,说:“没有这个必要。”就这样我们离婚了。离了之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他本来是要用离婚来吓唬我,以为我怕了之后都会听他的,他没想到最终真的离婚了。后悔的他就给我家人打电话,让他们劝我回心转意。说实话,那时我压力挺大的,因为父亲、姑妈、哥哥、姐姐等都劝我,说他赚钱赚得不错,就这样一起过吧。但由于我从小独立,所以家里的劝说对我影响不大,我还是坚定了当时的决心。
  
  离婚后天白还把我父亲叫去吃饭,说最后一次请他吃饭。席间虽然他想复合,但还是一直说我的不是,父亲听了很生气,反问:“我女儿和你结婚这么多年有什么不好?”也许是话说急了,天白发现自己语塞,便发狠话说要把我们打成残废。听到这样无礼的言辞,我父亲怒火中烧,就和他扭打起来。最后我赶了过去,也把天白的母亲和姐姐叫去,把两人分了开来。后来一次我到他家,他姐姐说:“你们离婚正好,我帮他娶一个上海老婆,不要娶外地的。”我觉得他们就是一直看不起我这个外地人。
  
  上个月他又打电话到我老家,问我上次回家探亲的时候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还说如果春节的时候我带别的男人回去就要找人打断我们的腿。我听到这话莫名其妙,因为他早在2005年底就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的,很快就同居了。既然我们离婚了,他就不该管我的事情。所以我就去质问他,但他拿儿子来要挟我,说以后不许我见儿子。
  
  现在我家人的意思是让我回老家重新嫁人,但我还是想留在这里。
  
  惠如最后开心地说到了自己的新男朋友,不过她还是有所忧虑地说:“我感觉他也有点看不起外地人。因为有一次我们碰到他的朋友问起我是哪里人,他忙着说是上海人,好像不希望别人知道我是外地人。而他也对我说希望我少回老家,有事寄钱回去就可以了。”不过她还是很高兴地表示今年他们要出去旅游,是第一次在一起过年,还说晚上答应了给他做饭吃,言谈中流露着小女人的甜蜜。
  
  


选稿:谢婧    来源:新闻晨报    
  • 申城下周气温或重返20℃
  • 车票代售点存"早间时差"
  • 网购年货暗藏安全隐患
  • 超20年高龄房可贷7成
  • 《寒假生活》凸显"过时"问题
  • 蓝狐悠闲逛上海闹市
  • 玫瑰送给让座人
  • 公务员威胁曝光性关系 霸占女校友近十年
  • 高校薪水排行榜网上热炒 盲目轻信容易被误导
  • 田亮别墅失窃案告破 因怕无法销赃未拿金牌
  • 一级运动员因父母离异自暴自弃 沦为抢劫犯
  • 岳父婚礼上考女婿 宾客齐猜银行卡密码[图]
  • 88岁"佛山十二姨"设擂比武 挑战全球八旬老太
  • 天价苹果每个8千
  • 南京"秦桧墓"墓主身份确认 墓志记录轶事
  • 北京歌厅两舞女上演脱衣舞 勒令停业整改[图]
  • 利用女囚发展"性经济" 纳粹德国也有"慰安妇"
  • 情人节美国热销"超长"玫瑰 长度将近2米[图]
  • 口述:我嫁给了兄弟俩 再见了没有尊严的婚姻
  • 口述:女儿相亲男方却看上我 我嫁给污辱我的人

  • 新结婚时代:差异下的爱情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06社会盘点之恶搞诞生季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名著遭遇恶搞
    ……>>更多
    排行  
    卖淫团伙筛选招嫖目标
    酒店表演裸舞被查[图]
    北大古迹被当成厕所
    男子强奸女儿1年获刑
    单身女房奴的噩梦生活
    老爸送女儿自己裸画
    网民“晒工资”
    中国18个朝代名称来历
    ……>>更多
    口述实录  
    再见了没有尊严的婚姻
    3S女郎:剩女不是谁都能当
    前妻要吃"回头草"
    我嫁给了兄弟俩
    同性恋丈夫染上艾滋
    嫁给大15岁男人受尽屈辱
    男友床上有女人丁字裤
    老公总是轻易提离婚
    我是不是该安静地回去
    她会不会再给我机会
    那些疯狂的小事叫爱情
    哪怕是流浪 也要去找你
    背叛 让我伤心地放手
    我得的病叫"心甘情愿"
    他花心不改 我该何去何从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