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寻访大栅栏街里的老戏园

2012-07-25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者按

  在过去,看戏是春节期间最主要的娱乐活动,正月十五仿佛是春节的“收官”大戏,看大戏、猜灯谜、吃元宵。宣南素有“梨园之乡”的美誉,这里不仅居住着数以百计的梨园世家,而且遍布众多的戏园、舞台。如果想要寻找宣南的“梨园”,大栅栏街是必定要去的地方。大栅栏街在京剧的发展史上曾经起到过重要的作用,从徽班晋京到京剧在戏剧舞台上大放异彩,都与这块地方不无关系。

  大栅栏街里戏园林立,名家辈出。广德楼、三庆园、庆和园、庆乐园再加上门框胡同里的同乐轩、粮食店街里的中和戏园,构成了大栅栏街里异彩纷呈的“戏园景观”。几代戏曲名家谭鑫培、杨小楼、金少山、梅兰芳、余叔岩、马连良等都曾在大栅栏的戏园演出过精彩的剧目,至今仍为人所称道。

  旧京经营最火、人气最旺的

  广德楼戏园

  为了寻找大栅栏的旧戏园,我来到了大栅栏街。步入这条不长的街巷,扑面而来的是街道两旁旧式的建筑和旧式的招幌,它们仿佛构成了穿越时间的轨道,将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带回到旧时的京城。北京现在已经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在与国际接轨的今天,大栅栏街是京城里能够找到京都旧影为数不多的几个去处,而大栅栏街里的老戏园,就如同街里抹之不去的亮点,发出璀璨的光芒。

  广德楼戏园位于大栅栏街39号,是一座兴建于清嘉庆年间的戏园,有着悠久的历史。它不仅是几乎与法国巴黎歌剧院、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俄罗斯莫斯科大剧院同时期建成的场馆,而且与那些剧院一样颇具盛名。

  ■清末民初,广德楼是京城经营最火、人气最旺的大戏园

  广德楼在大栅栏街西口路北接近把角儿的地方,如果从大栅栏西口进去,很显眼的一座建筑就是这家戏园了。清末民初,广德楼是当时京城经营最火、人气最旺的戏园。广德楼戏园舞台坐东朝西,宽深均为6米,高5米,十分气派。楼上楼下共1000多个观众席,是当时少有的大剧场。因为地理位置便利,再加上颇具规模的场地,使这家戏园受到了很多名家名角的青睐,纷纷到这里演出。像程长庚、梅巧玲(梅兰芳的祖父),以及余紫云、余三胜、汪桂芬等堪称京剧“祖师爷”级的名角都曾在广德楼施展才艺。京剧名家荀慧生更是在广德楼戏园演出成名的。民国时期的著名京剧班子“喜连成”、“双庆社”、“斌庆社”等曾先后长期在广德楼献艺。1909年,百代公司也看上了这家戏园,在此拍摄了杨小楼的《金钱豹》、何佩亭的《火判》等黑白电影。那时没有戏园票房排行榜,要是有的话,估计广德楼绝对能在榜上占有一席之地。 

  ■新中国成立后,广德楼改建成前门小剧场,后又改成了专演曲剧的“北京曲艺厅”

  上世纪40年代,一场大火将广德楼化为了灰烬。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市政府准备重修这座戏园。就因重修这家戏园,还与北京曲剧的发展有过一段佳话。北京曲剧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北京本土艺术形式,它是著名曲艺演员魏喜奎、曹宝禄等,以发展拆唱八角鼓的形式,并以单弦牌子曲为基调创作产生。北京曲剧一经创作产生,就受到了群众的欢迎。当时正值新婚姻法颁布,这部法律可以说在人们的思想上起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为了歌颂新婚姻法和北京曲剧的诞生,人民艺术家老舍特地编写了曲剧《柳树井》,上演后受到各方面的重视。老舍认为:“这是用北京土生土长的曲艺来演的戏,填补了北京地方戏的空白。”当时的北京市长彭真也认为,应该给这个新剧种一个固定的演出场所,以利其发展。但因曲剧刚刚问世,不宜在大型剧场演出,便决定在广德楼旧址上,修建一家仅容400名观众的小型戏院演出曲剧,戏院定名为“前门小剧场”。 得知北京曲剧将有专门的演出场所,魏喜奎等北京曲剧创演人员非常激动,大家纷纷到戏院建筑工地充当“志愿者”,为前门小剧场的修建贡献力量。1954年,前门小剧场建成了。1955年,上海人民评弹团的著名演员张鸿声、余红仙等第一次来北京,就是在前门小剧场演出的,这里成为全国地方戏剧演出的重要场所。

  ■周总理曾经来到前门小剧场

  1957年,周总理出国访问刚刚回到北京,他得知魏喜奎等人新排的曲剧《杨乃武与小白菜》正在前门小剧场公演,于是周总理便悄悄买票前去观看。周总理看完表演后,来到了后台与演员们座谈,大家一见到周总理,高兴得不得了,没想到在旧社会被称为下九流的“戏子”,还能够得到总理的重视。周总理认为《杨乃武与小白菜》排得好、演得好,他说:“我非常喜欢这出戏,倒并不因为它是我从小就爱看的家乡戏,而是因为它平反冤狱,可没有歌颂一个清官,借助的是两宫斗争,揭露了封建官府的黑暗,不落俗套!”不仅如此,周总理对剧中演员的戏服、穿戴等方面提出了中肯的建议,比如:帽子上的翎子不能直接插上,得有个翎筒子,才显得挺拔,不趴在脑后;穿纱补服时,得穿衬袍,不能露出两条腿来,还就剧中的礼节等多方面提出了改进意见。周总理建议:这个戏改好后应该拍成电影。周总理来前门小剧场看曲剧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多人慕名前来,自此魏喜奎、北京曲剧和这家前门小剧场蜚声中外。后来《杨乃武与小白菜》以及接续排演的《啼笑因缘》在前门小剧场越演越红火,“文革”后,前门小剧场改称北京曲艺厅,老舍先生夫人、名画家胡絜青为北京曲艺厅题写了匾额。

  ■重修后的广德楼戏院

  在北京旧城日益加快的改造进程中,一些老戏院先后面临拆除的问题,而就在这种背景下,广德楼重修了。重张后的“广德楼”是一座青砖金瓦、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剧场,剧场内设有200多个茶座。据说重张后的广德楼将是京城唯一专门演出曲艺的高档剧场。

  今年,我寻访大栅栏里的老戏园,来到广德楼,发现这座戏园已经悄然变身,楼下成为售卖紫砂壶的店铺,我忙问店里的售货员广德楼戏园是否还营业?被告知已经不再对外营业了。

  手持大刀的义和团员在前门外查禁洋货时,一把大火连累了庆和园

  在广德楼戏园的东边,没隔多远就是庆和园。大栅栏街里的戏园大部分都维持经营到新中国成立后,只有这家庆和园早早就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庆和园的退出,追根溯源还要到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的庚子之变。当时,北京义和团运动发展很快,前门外打磨厂和大栅栏一带,许多店铺的伙计都加入了义和团。义和团与“洋人”不共戴天,那时头裹黄巾,手持大刀的义和团员几乎每天都在前门外查禁洋货。5月20日,他们在大栅栏街里的老德记药房发现了洋药,愤怒的义和团众一把火烧了老德记药房。可谁知这把火烧得可不得了,不但烧了老德记药房,而且把整个大栅栏街,连带着观音寺、珠宝市、前门大街、前门箭楼都烧为灰烬。

  等到火势小去,繁华的前门商业区已经是残砖断瓦,一片焦黑。就在这次事件中,庆和园没能幸免于难,也在火灾中被烧毁。庆和园的园主无力重修戏园,只好将地皮转让给瑞蚨祥的老板孟觐侯。瑞蚨祥的老板就在这里盖起了一座气派的二层小楼,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瑞蚨祥鸿记绸缎庄。现在瑞蚨祥鸿记绸缎庄继续在大栅栏街里经营,它仿佛是一个地理坐标,为我们标明了庆和园的位置。

  庆乐园戏园最初为武生杨瑞亭家祖产

  在大栅栏的东口路北,与庆和园戏园隔着门框胡同相望的是庆乐园。这座戏园建于明末清初,可以称得上是北京现存最古老的戏园之一。戏园最初为武生杨瑞亭祖产,1909年,由河北梆子演员杨韵谱、朱少锋等人集资改建,更名为庆乐戏园,简称庆乐园。

  ■庆乐园落成后,众多名家名角在这里演出

  庆乐园落成后,吸引了众多京剧名角,如杨小楼、余玉芹等都曾在此演出,名震京华的坤角碧云霞来京演出的第一个地点,也选择了庆乐园。著名的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杨韵谱和李桂云在庆乐戏园演出了《茶花女》、《血海深仇》等新戏,名噪一时。上世纪20年代,杨韵谱创办的坤班奎德社,40年代,李万春组织的鸣春社在庆乐园长期演出,形成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局面。李万春的鸣春社演出的有机关布景的《天河配》和《济公传》等,在庆乐园舞台上营造出灯光变幻的布景,使观众耳目为之一新。后来李万春又到上海请来武生演员,在庆乐园演出了火爆非凡的《三本铁公鸡》等武戏,庆乐园甚是红火了一阵。

  ■新中国成立后,庆乐园成为北京杂技团演出场所

  上世纪50年代初,吴素秋、姜铁鳞和梁益鸣组成的新兴京剧团曾长期在庆乐园驻演,他们常演的剧目是《明清八侠》、《鹤惊昆仑》等连台本戏。60年代,鸣华京剧团也相中了庆乐园这块宝地,从天桥天乐戏院移至庆乐园演出。然而“文革”开始后,戏园就遭了殃,它被诬蔑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表演的舞台。于是庆乐园就改为了北京杂技团的办公和排演场。北京杂技团在这里也没维持多久,90年代改为游戏厅和商场,后又改为桑拿浴室。

  ■这次寻访发现,庆乐园老戏楼变成了东来顺饭庄

  这次我到大栅栏街寻访老戏园,本以为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这家老戏园。因为这家戏园可以说是大栅栏街里的老戏园招牌挂得最久的一家,我 2008年到大栅栏街寻访,还见到过庆乐园的招牌,可是今年再去,我竟然发现自己找不到庆乐园的身影了。在当年挂着庆乐园招牌的地方,东来顺饭庄的名号赫然现在眼前。走进东来顺饭庄,我循着楼梯上到了二楼,虽然店内装潢已变,当时老戏园的模样依稀还在。在二楼一处不显眼的墙上,我意外地发现了一方壁刻,仔细读着上面的文字,方知这是1935年杨韵谱等人重修庆乐园时留下的。望着眼前此情此景,不禁忆起吴梅村为庆乐园题写的一副对联:“大千秋色在眉头,看遍翠暖珠香,重游瞻部。十万春华如梦里,记得丁歌甲舞,曾醉昆仑。”

  当年的三庆园因规格稍小,大型京戏班都不在此演出

  出了庆乐戏园,沿着大栅栏街再往东走,在路南还有一家老戏园叫三庆园。

  徽班晋京是京剧史上的一大盛事,最早进京的徽班主要是三庆班、四喜班、和春班和春台班。很多人看到三庆园的名号,以为这家戏园和徽班晋京的三庆班有什么关系,其实这也只是巧合。三庆园叫了三庆之名,与三庆班没关系,而是跟三个人有关。因该园原为酒行经纪人张云鹏,开赌局的骆四、开木厂的王五三股合营故以“三庆”为名。

  三庆园在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被火烧毁,民国后,三庆园重修。三庆园的前后台及台面布局与广德楼、广和楼相仿,只是规格稍小,仅能容纳观众八九百人。由于它后台狭小,不太适宜演大型武戏,因此,大型京戏班都不在此演出。1934年,芙蓉花由东北率复盛社进京,在三庆园演出“奉天落子”享誉一时。不过三庆园终因经营不善,上世纪40年代,不得不改为电影院,新中国成立后停业。1958年,三庆园在大跃进中改为大栅栏商场内部职工食堂,又为某商店的仓库,终因房屋颓圮破败而彻底拆建。如今在大栅栏街路南已经找不到这家老戏园的旧迹了。

  在中和戏园里张学良惊悉九·一八事变

  从大栅栏街东口往南有一条街叫粮食店街。粮食店街在乾隆时被称为粮食夹道,1911年改称粮食店,1965年后改称为现在的粮食店街。在粮食店街里也有一家老戏园——中和戏园,因为粮食店街与大栅栏街毗邻,很多人也将中和戏园算作了大栅栏街里的戏园。

  中和戏园门脸不大,但是历史悠久。戏园建于清道光年间。因这座戏园地理位置绝佳,因此生意极为兴隆。当年,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长期在这里演戏。1938年,尚小云创建荣春社后,亦长年驻演这里。艺术大师梅兰芳更是在中和戏园的舞台上留下令人难忘的身影,也正是因为梅兰芳在这里演出,使这座戏园与一件历史事件发生了关系。

  1931年9月18日晚上,梅兰芳在中和戏园演出他的经典曲目《宇宙锋》,张学良是梅兰芳的忠实“粉丝”,只要有梅先生的演出,他必会观看,这一次也不例外。张学良在晚上准时赶到中和戏园观看梅先生的演出。谁知戏演到一半时,副官匆匆来到张学良身边耳语数句。张学良听后神色凝重,没等戏演完就匆匆退席了,这是平时从未发生过的情景。当时,梅兰芳在台上看到台下张学良匆匆而去的背影,非常奇怪,他预感到一定是发生了重大的事情。第二天,梅兰芳看报才知道,就在9月18日晚上,日军偷袭了沈阳北大营,发动了震惊世界的“九·一八”事变。

  此后中和戏园一直不温不火地经营着,上世纪40年代,戏园也曾放映过电影。新中国成立后,中和戏园红火过一段。李万春的首都实验京剧团长期在这里演出。那时除了演戏,附近街道还经常借这里搞各种活动,从戏园中不时传出革命歌曲。“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戏园停演,变成了剧团仓库。“文革” 结束后,戏园又恢复了演出,但经营每况愈下。再后来,戏园改放录像,开办电子游戏和台球厅。据说中和戏园即将重修,我去这里寻访时看到戏园外侧已经搭起了脚手架,估计不久一个崭新的中和戏园就将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门框胡同里的老戏园同乐轩

  在大栅栏街中段路北,有一条狭窄的胡同,叫门框胡同。一提起门框胡同,使人不由得联想起北京小吃。在京城,门框胡同小吃,那可是家喻户晓。不过您知道吗?门框胡同里还有一座老戏园——同乐轩。

  同乐轩坐落在门框胡同南口路西,始建于清朝中叶,初建时戏园本名同乐园。谁承想圆明园里有一座大戏楼也叫同乐园,为了避免重名,门框胡同的同乐园只能改名,于是就叫了现在同乐轩的名字。同乐轩的舞台坐北朝南,座位仅有七八百个,而且舞台和后台都十分狭小,无法演出大型京剧,同乐轩便经常演出些曲艺和杂技类节目。上世纪40年代,同乐轩转行做了电影院。50年代初,彻底更名为同乐电影院,再后来同乐轩做过一阵子新闻电影院。上世纪80年代,同乐轩重建为三层小楼,建成了北京第一家也是唯一的一座“全景电影院”,放映立体电影。那时观看立体电影,观众要戴上特制眼镜,才可以体会到电影中的立体感,这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是非常的新鲜。那时去同乐轩看立体电影是十分时髦的一件事。如今想来,所谓的立体电影其实就是现在的3D电影。从《阿凡达》开始,世界电影走入了3D时代,而20多年前同乐轩就走在了“电影”的前列。

  前几日,我去门框胡同寻找同乐轩旧迹,在胡同南口路西已经找不到这家老戏园了。在它曾经的位置上,经营着“天马宾馆”,而同乐轩已经真正地走入了历史。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608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