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国际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朝韩家属60多年后重逢 8岁儿子再见时已过花甲

2009年9月28日 17:10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作者:王凯 选稿:赵菊玲

image

一对离散兄弟在朝鲜一侧的金刚山地区会面。

  朝韩南北离散家属团聚活动26日至27日在金刚山举行,离散家属们时隔60多年后重逢,安抚离散的痛恨、分享了相逢的喜悦。

  此次团聚活动有南方家属97名、北方家属228名参加。南方访问团将于28日在金刚山酒店与北方家属道别后返回韩国。第二批团聚活动将从29日至10月1日在金刚山会面所举行,届时将有北方家属99名和南方家属449名参加活动。

  团聚活动进入第二天的27日,原计划在温井阁前院举行的户外会面活动因阴凉的天气改到离散家属会面所举行。

  家属们互相交换包有酒和饼干等食品的礼物,南方家属把带过来的全家福和前一天团聚时用数码相机拍照后印出来的照片交给北方家属,并嘱咐说,“请把这些照片转交给北方的其他家人。”

  ◆兄弟时隔59年终于团聚

  参加朝鲜战争(韩国称“6.25战争”、“韩国战争”)时被朝鲜抓走的韩国军队俘虏李快石(音)和为了寻找哥哥而当兵12年的弟弟正浩(音),在26日的团聚活动中拥抱在一起,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哥哥在1950年的某一天与家人吃完早饭出门后便被征兵上了战场,至今已失踪59年。

  对哥哥格外有感情的正浩,带着在战场上寻找哥哥的希望,于1952年自愿入伍。战争结束后,弟弟仍认为维持军人身份可能更便于打听哥哥的下落,便加长了服役时间。但在1960年,家人们接到通知说李快石已战死。一生一直都想念大儿子的母亲于1996年去世。正浩从政府部门听说大哥在朝鲜是在今年6月,距今只有3个月。

  李快石因为自己是家里的长子却没能为父母送终而很对不起弟弟,只好紧紧握住弟弟正浩的手,一直不肯松开。听弟弟说在家乡买下祖坟并安葬了父母,李快石流着眼泪说:“做得很好。我得罪了你,还得罪了父母。”但在27日团聚时,兄弟俩肩并着肩,还互相打脸开玩笑,似乎重新回到了当年的样子。

  正浩想将酒送给哥哥,但李快石推辞说:“把这些酒拿到父母那里去吧,然后替我向母亲问好。”

  ◆95岁的父亲和68岁的小儿子团聚

  95岁的父亲时隔60年见到当年曾是8岁儿童的小儿子,高兴地说:“终于了却了心愿。”韩方访问团中年龄最高的郑大春(音,95岁),当年往来于家乡黄海道平山和首尔之间做生意时,因为爆发战争而与在朝鲜的两个儿子和女儿失去了联系。居住在朝鲜的儿子完植(音,68岁)带着“怨恨”的语气说:“爸爸,你就说去一趟首尔,怎么才回来呀?”

  郑大春见到完植很高兴,但在得知居住在朝鲜的其他亲人都已去世的消息后又非常失望。父亲看到完植带着助听器还听不清声音,并且从去年开始因为神经异常出现手抖的症状,便握住儿子的手,痛心地说:“你比我年轻,可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了寻找爸爸)可能太费心了。我们的情况都颠倒了。”

  ◆被朝劫持渔船“东振号”船员与南方家属团聚

  1987年1月被朝鲜劫持的“东振27号”船员卢圣浩和陈永浩分别与居住在韩国的姐姐顺浩和姐姐曲顺(人名均为音译)团聚。自2000年启动离散家属团聚活动以来,经过5次团聚,“东振号”12名船员中已有6人与韩方家属团聚。

  在与南方家属团聚时,陈永浩的表情一直很平静,说话的主要是陈永浩在朝鲜结婚的妻子安金顺和女儿善美。安金顺反复说:“父亲(指朝鲜前国家领导人金日成)和身边的人都帮助我们,所以即便是‘苦难的行军’,我们的生活也一直没有忧虑。如果父亲没有帮助我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过得这么好)。”陈永浩也表示:“在韩国做了坏事,为了躲避警察而上了船。如果呆在韩国,怎么可能结婚成家呢?”团聚结束后,姐姐曲顺说:“对于被朝鲜劫持的原因,弟弟没有仔细和我讲。”与弟弟卢圣浩团聚的卢顺浩也于27日向记者表示:“弟弟说自己大学毕业,还有一份好工作,但我总觉得是为了说给我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