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国际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哥伦比亚大毒枭烧200万美钞给爱女取暖

2009年11月5日 04:47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西 悦 选稿:赵菊玲

  东方网11月5日消息:据英国媒体4日报道,哥伦比亚已故大毒枭、前全球第7大富豪帕布罗·埃斯科巴人称“杀人魔王”、“绑架机器”,曾是哥伦比亚臭名昭著的“麦德林贩毒集团”的首领,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早期,他一度垄断着全球可卡因交易,号称世界头号“毒王”。近日,帕布罗的儿子胡安·帕布罗·埃斯科巴接受哥伦比亚杂志《唐璜》采访时惊曝内幕称,帕布罗当年曾在亡命途中,为了给随行的幼小爱女取暖和烧火做饭,竟然焚烧了多达200万的美元现钞。

  从盗墓碑到贩卖可卡因

  据报道,帕布罗·埃斯科巴于1949年出生在哥伦比亚一个小镇上,母亲是个小学教师,父亲是个普通农民,平时也会做点牛马买卖的生意,嗜爱赌博,有一次在镇上把自己的农场输掉了,一家人从此陷入贫困。父亲随后便去向不明,母亲海米尔达独自承担了这个家庭,当时年仅5岁的帕布罗竟然表示:“妈妈,等我长大了,我会给你一切。”帕布罗的“天赋”在他还未完成学业时就早有显现,那时他只是偶尔偷盗墓碑,将字迹刮去,然后倒卖给来自巴拿马的走私贩而已。后来他决心干点儿“正事”:他开了一爿汽车修理店,并很快成为这个国家最杰出的盗车贼。

  没人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涉足可卡因走私的生意,一种未经考证的说法称,帕布罗的灵感来自于哥伦比亚丛林中的游击队,他曾在一个名叫“4·19运动”的游击队接受过专业的杀手培训。在切·格瓦拉死后,南美洲的游击革命陷入低潮,“4·19”游击队为了继续与政府对抗,不得不通过贩卖古柯叶所获得的巨额收入来购买武器,而从古柯中提炼出的白色粉末可卡因更是利润惊人。

  25岁时与13岁女孩私奔

  从1974年开始,麦德林的居民们开始流传着关于“大善人帕布罗大爷”的传说。他兴建幼儿园、学校、足球场,还经常会向当地的穷人发钱。他让农民们不要再种植玉米和马铃薯,而改种古柯。有意思的是,据说经他的研究栽培出来的古柯,不再是一年两次,而是一年四次,提炼出来的可卡因纯度更高。

  关于他的婚姻也成为人们热衷谈论的话题,那一年他25岁,爱上最好的朋友的妹妹,这位名叫维多利亚·海瑙(昵称维基)的小姑娘当时只有13岁,她的家人没有一个能接受他,因此他们决定私奔。两年之后,在维基祖母的支持下,他们结婚了。维基很快就怀孕,并且生下了儿子胡安。也就是在那时,帕布罗开始建造“那不勒斯庄园”。到了30岁的时候,帕布罗已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了。

  绑架总统之子投诚政府

  在1989年,帕布罗的末日开始降临。总统巴尔科旋即宣布恢复了与美国签订的引渡协议,接下的“黄金行动”一举捣毁了帕布罗正欲举行会议的秘密别墅:“黄金庄园”。同年给帕布罗提供保护伞的巴拿马总统曼纽尔·诺列加被投入美国监狱,麦德林集团的几个头号人物要么被打死,要么被抓。

  1990年在刺杀了另一名总统候选人之后,帕布罗陷入了孤军奋战的境地。他绑架了总统之子,要求与政府停火。旋即又绑架了两名记者,通过一名天主教牧师的斡旋,他释放了记者,开始与政府展开密谈。最后,神通广大的帕布罗竟和哥伦比亚政府达成了一项协议:只要哥伦比亚政府不将他引渡到美国,他就自己掏钱为哥伦比亚政府建一座用来关押他的高安全私人监狱,而他会在这座监狱中安分守己地坐5年牢。1991年6月19日,在一片清凉的晨雾之中,帕布罗走出丛林,举械投降。

  假扮“农妇”离奇越狱

  当时的哥伦比亚政府同意了他的要求,可没想到帕布罗却没有遵守这一“入狱协议”。

  帕布罗的监狱是一座超级坚固的堡垒,有四个大房间,屋顶有钢板,半米厚的钢筋水泥墙外是1万伏的高压电网,并配有69座岗楼。堡垒内有40余名狱警,堡垒外有160余名士兵巡逻,附近还有数十辆随时备用的坦克。在狱中,他给自己建造了一个足球场,每天还可收到上百封“粉丝”来信。

  1992年7月21日,帕布罗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越狱:据说他将自己装扮成一位农妇,在监狱的一场混战中成功地逃了出去。第二天早上,麦德林市一家电台说,他们收到了毒王的一盘录音带。直至第三天,帕布罗才在另一盘录音带中承认,他目前呆在哥伦比亚西北部某处丛林中。

  电话暴露行踪一枪自毙

  迫于美国及世界各国的压力,哥伦比亚政府在美国支持下,随后组织强大军事力量对麦德林地区围剿。经过半年多的军事较量,政府军损失惨重,指挥官及政府首脑多次遭麦德林集团恐怖袭击,最终虽击毙了6个为首大毒枭中的3个,摧毁了麦德林基地,但在逃的几大毒枭仍在外围轮番向政府军发动攻势。1993年12月,在丛林中东躲西藏了一年多之后,帕布罗因与儿子的一通电话而暴露了行踪。死前他刚过完44岁生日,身边只有一位保镖以及他的姑妈。当时他还想通过儿子与新闻界沟通,不过为了防止警方监听他的电话,因此每次通话都不会超过一分钟。即便如此,他的最后一次电话还是被警方锁定了方位。

  当保镖感觉到“出事了”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穿上鞋子就跳到窗外的屋顶上,枪林弹雨中他在屋顶上逃窜、反击,身中数弹,但致命的一颗子弹是从他的耳朵里打进去的。关于最后这一枪是谁打的,坊间众说纷纭。一个广泛的说法是由哥伦比亚追捕小队的队长胡戈·阿奎莱尔打中了这一枪,而美国人则认为是美军特别行动队的狙击手打出这一枪的,但他的家人则坚持认为是帕布罗自己往耳朵里打了这一枪。最终的尸检显示这最后的一枪应该来自一条手臂之内的距离。

  烧钱为女儿取暖

  帕布罗死后,他的儿子胡安于1995年移居阿根廷,现名为塞巴斯蒂安·马洛奎因,是名建筑设计师。日前,现年32岁的他首次打破沉默,接受了哥伦比亚杂志《唐璜》的采访。

  据胡安披露称,父亲帕布罗当年为了打探敌对派别的毒贩何时“入侵”自己的大本营——麦德林市,曾不惜巨资组建了一支自己的出租车公司。此外,帕布罗在麦德林拥有15处藏身点,每隔48小时,便会带着一家老小转移住处。而在转移途中,他甚至下令将每个人的眼睛蒙住,这样即便后者在被敌人抓住后严刑拷打,也无法说出其他人的藏身处。

  胡安还透露,他父亲当年越狱出逃后,就带着家人逃往了偏僻的山区。可是由于十分匆忙,他们的随身行李中只带了成捆成捆的美钞,根本没有带什么过冬御寒的棉衣。在一个滴水成冰的寒冷夜晚,帕布罗的女儿曼纽拉被冻得体温过低,浑身发紫,随时都有死亡的危险。为了拯救女儿的性命,帕布罗竟将逃亡途中所带的成捆成捆美钞拿出来当柴烧,给女儿生火取暖。一捆捆美元纸钞在“篝火”中被烧成了灰烬,帕布罗还用这些“美元篝火”来烧水做饭。最后,被帕布罗用来生火取暖、烧成灰烬的美元纸币竟多达200万美元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