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国际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卡扎菲官邸发现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影集[图]

2011年8月26日 07:44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欧叶 选稿:黄骏

反对派士兵坐在卡扎菲的沙发上

梦幻似的游泳池

游乐场里面有“飞椅”和“旋转茶壶”

美国前国务卿赖斯的影集

  ■随着他们离那些破碎的建筑物越来越近,他们亲眼看到了梦幻岛式的住宅,里面甚至有游乐场和动物园

  ■在其中一座住宅中,房间里的家具都是14世纪家具的复制品,墙壁上都以昂贵的壁画和艺术品装饰

  ■卡扎菲养女汉娜的房间几乎成为了一处圣坛,汉娜只有几个月大时就死于1986年的美军空袭,她曾经睡过的床就被玻璃盒子封存了起来

  8月24日,利比亚反对派士兵进入卡扎菲庞大的住宅,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居民首次得以一窥卡扎菲曾经奢华、不可思议的生活。

  庞大住宅中设施齐全

  一队年轻人乘坐卡扎菲曾使用过的电动高尔夫球车进入了位于阿齐齐亚兵营内的卡扎菲住所,随着他们离那些破碎的建筑物越来越近,他们亲眼看到了梦幻岛公园式的住宅,里面甚至有游乐场和动物园。

  在其中一座住宅中,房间里的家具都是14世纪家具的复制品,墙壁上都以昂贵的壁画和艺术品装饰。

  住宅里的盥洗室面积都很大,里面有下沉式浴缸。

  建筑群的中央是卡扎菲曾经的居所,毁于1986年的一次美军空袭。现在这个建筑变成了一座“陵墓”,里面的家具都被存放在玻璃盒子里,原封不动地保存了25年。卡扎菲养女汉娜的房间几乎成为了一处圣坛,汉娜只有几个月大时就死于1986年的美军空袭,她曾经睡过的床就被玻璃盒子封存了起来。

  在卡扎菲家族居所的不远处有一个电影院,卡扎菲和家人常常在那里观看最新的西方电影。在卡扎菲奇异的住宅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花园里的游乐场,里面有“飞椅”和“旋转茶壶”。

  一些反对派士兵在卡通造型的“茶壶”中拍照留念,其中一个士兵看着这个住宅中的主题公园,感觉难以置信,他气愤地说:“利比亚的孩子没有美好的童年,但卡扎菲的孩子和家人们却什么都有。”

  除此以外,卡扎菲还斥巨资在住宅中建立了一座公园,用以豢养从非洲一些国家得到的动物。

  平民进入住宅“扫荡”

  进入卡扎菲住宅的人们拿走了他们所能拿到的一切物品——床单、寝具、窗帘……所有曾经属于卡扎菲的东西。

  守在住宅大门的反对派士兵告诫他们不要掠夺或破坏卡扎菲的住宅,称住宅应为利比亚人民而保存。但进入住宅内的人忍不住进行“扫荡”,他们甚至拿走卡扎菲的电影放映设备、桌上足球游戏机和立体声音响。

  一个10岁男孩艰难地搬着他的“战利品”,包括一支手枪复制品、一个卫星电视接收器和一个装满了物品的手提箱。一名士兵叫他放下,但被其他士兵阻止,其他士兵说:“让他拿走想要的东西吧,那是属于他的。”

  其他“扫荡”卡扎菲住宅的人则得意地炫耀着拿到的东西,包括珠宝和一支镀金手枪。他们还拆掉了一个大帐篷,卡扎菲曾经常在炎热的夏天睡在那里。在对别国进行进行访问时,卡扎菲曾在这些国家的首都临时搭建这个帐篷。这一间帐篷已被拆掉,而另一间更大的帐篷则被烧毁。

  一群人拿着卡扎菲的私人影集,翻看卡扎菲和世界各国领导人的合影。其中有他珍藏的美国前国务卿赖斯的影集。

  住宅下有秘密隧道

  当一些利比亚平民兴奋地“探索”着卡扎菲住宅时,卡扎菲的忠诚的枪手们仍在住宅内进行最后的抵抗。

  卡扎菲的住宅非常庞大,总面积约为6.2平方公里,当人们喜悦地在住宅的一部分范围内游荡时,在住宅的另外一边,反对派士兵们正和卡扎菲忠诚的守卫们激战不止。

  反对派士兵认为,卡扎菲守卫的阻击是为了防止人们进入卡扎菲在住宅下修建的总长约3217公里的隧道系统。

  一些人认为隧道通往卡扎菲的出生地苏尔特。一些反对派士兵在争取进入隧道,有传言称卡扎菲的武装部队正在试图毁灭他们所经过的隧道,以防遭到追捕。另外一些反对派士兵则正赶往苏尔特,希望能在卡扎菲从隧道出来时抓住他。快报记者 李欣 编译

  新闻链接

  巴西医生回忆

  帐篷里有一处现代化诊所

  据新华社电 巴西整形外科医生利亚西尔·里贝罗1994年给卡扎菲做过除眼袋手术。他24日回忆探访卡扎菲在阿齐齐亚兵营的地堡。

  里贝罗当年正好在的黎波里参加一场医学会议,利方人员把他请至一处建筑,“那里有顶帐篷”。

  “卡扎菲在那里迎接我,”里贝罗说,“我告诉他,地方太暗没法做检查。他把我带进一处非常现代的牙科诊所。”“我感到诧异,没想到会看见这种事,”里贝罗说。地堡内还有一处健身房,游泳池规模堪比奥运会赛池。

  新闻链接

  利政府军外籍顾问称

  卡扎菲军心涣散 失败早就已注定

  据美国《时代》周刊8月24日报道,受雇帮助卡扎菲政府军作战的波黑克族军事顾问马里奥日前表示,他从一开始便怀疑卡扎菲的政府军终将失败。

  这位曾参加过南斯拉夫战争的老兵表示:“(卡扎菲的军队)军纪很差,蠢笨得什么都学不会。但在北约空袭来临前,政府军的战绩还是说得过去的,毕竟反叛军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甚至还更糟。若不是后来西方介入,卡扎菲很可能会彻底击溃反叛势力。”

  不是逃跑就是倒戈

  马里奥称,北约的导弹数次直接命中他指挥下的部队,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

  “我们不得不伪装、隐蔽,不得不避开空旷地带,我们的地面军事装备完全无法发挥出它们本应具备的战力。”

  按照他的说法,截至2011年7月初,他所带领的兵士中有超过30%不是逃跑,就是倒戈。

  反对派武装的背后有北约的空袭助力,而政府军的背后却是卡扎菲官邸的糜烂生活。

  马里奥透露称,“卡扎菲的生活相当混乱,官邸内景象极其离谱”,宴会不断,美女如云,不但有美酒助兴,还有毒品提神。“我曾随卡扎菲的一个亲戚去过他的别墅,在那里我几乎要什么有什么。我听说了些关于杀人取乐的事,比如他们会强迫别人玩俄罗斯轮盘(一种用左轮手枪赌命的疯狂游戏),并会从旁下注,就跟电影里一样。”

  长子次子勾心斗角

  不但如此,卡扎菲的长子和次子一直勾心斗角。马里奥告诉记者:“我早就注意到两个公子间矛盾极深。曾经有一次,这两人的手下差点动了枪炮。”

  卡扎菲的次子赛义夫在众兄弟中最为优秀,也受到了马里奥的尊敬和喜爱。但赛义夫的生活也不节俭,他曾于2009年在前南联盟的黑山共和国为自己举行了一场奢华的37岁生日派对。

  卡扎菲家族同前南斯拉夫联盟的渊源很深,南斯拉夫时代的领袖人物铁托曾是卡扎菲的好朋友、好盟友。马里奥说,卡扎菲雇佣了很多前南联盟的兵将来帮助他同“叛军”和北约作战,但这些外聘的顾问和指挥官们在随后的日子里一个接着一个地选择离开,就连一些利比亚的将领们也和他们作出了同样的选择。

  出于恐惧假意效忠

  马里奥透露:“我注意到很多利比亚人是出于恐惧而假意效忠卡扎菲,他们随时都在寻找叛逃的机会。许多军官跟我直言,同北约对抗没有胜算。有一名军官甚至告诉我,他和班加西方面的叛军有联系。”

  两周前,马里奥的同事曾劝他离开的黎波里,并提醒称,政府军的战局正在急转直下,败局已定。马里奥随即注意到军中来自南非的雇佣兵开始逃离,后来他和自己手下的一名雇佣兵一起离开了的黎波里。“我曾试图带上赛义夫,但是他没有答应。他给我的同伴打了电话,一方面询问我是否还需要什么,另一方面他说要赢回整个利比亚。”

  卡扎菲政权气数已尽

  卡扎菲的另一名军事顾问于8月21日离开了的黎波里,他也是前南联盟的退伍将军。这位将军称,现在整个利比亚政体都坍塌了。“我知道这一天终会来临,我已经4周没有同卡扎菲联络过了,他根本听不进去。”这位将军和马里奥一样认为卡扎菲挣扎不了多久,在“叛军”攻入的黎波里之前“一切似乎都再正常不过,但我们能够察觉到卡扎菲政权气数已尽”。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