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国际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外国专家评莫言:富于实验精神和历史感的作家

2012年10月11日 10:25

来源:中国日报网 作者:刘浚 选稿:蒋心予

  莫言(左)、葛浩文的学生雪莉·陈(中)、葛浩文(右)

  编者按:随着今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时间不断临近,有关中国作家莫言的获奖呼声越来越高。《中国日报》的刘浚采访了两位对莫言作品深有研究的美国专家。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是翻译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的国际级大师,数十年来,他已将莫言的十多部作品介绍给英语读者。葛浩文的学生雪莉·陈(Shelley Chan)是俄亥俄州威腾堡大学汉语言及中国文化专业副教授,她曾出书深入研究莫言的作品。以下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的采访节选:

  问:您最喜爱莫言的哪部作品?

  葛浩文:这就像是要我在自己的孩子中选一个最喜爱的一样难。我真心喜欢莫言的所有小说,并对翻译它们乐在其中。我喜欢它们的原因各式各样。比如,《酒国》可能是我读过的中国小说中在创作手法方面最有想象力、最为丰富复杂的作品;《生死疲劳》堪称才华横溢的长篇寓言;《檀香刑》,正如作者所希望的,极富音乐之美。我可以如数家珍,不过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我正在翻译《蛙》,如果周四公布的正是莫言的名字,我想我应该有机会去翻译一些此前未能触及的他较为早期的作品。

  雪莉·陈:莫言富于实验精神,他的每一部作品都与众不同。因此很难说哪一部是我最喜欢的。如果非要选择的话,那就是《酒国》和《生死疲劳》吧。

  问:您能否比较一下莫言和其他当代中国作家的作品?

  葛:所有著名的当代作家都具有独特的个人风格,若非如此,文坛就不健康了。比起同时代的作家,莫言更有“历史感”。不论是太平天国还是文革题材,他拿捏历史角度最为得心应手。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四十一炮》。他的作品很少涉及当下城市题材,这似乎是现在最热门的主题。莫言是一位“最大主义者”(如果有这么一个词的话),他总是尽力探求汉语表达的极限。他也是一位能够调动各种感观的作家。最后,他特别善于“陌生化”,用他的散文营造崭新、抓人的现实。

  陈:就内容来说,莫言和其他寻根文学作家一样,经常描写自己的家乡,山东高密。但是他的写作与众不同。就风格而言,莫言独一无二,无法将他与任何做比较。你可以说有时他就像王硕一样诙谐,但他们的诙谐是完全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