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揭秘“白寡妇”:从士兵的女儿到恐怖分子[图]

2014-7-1 13:58:13

来源:东北网 选稿:陆扬

原标题: 揭秘“白寡妇”:从士兵的女儿到恐怖分子(图)

  白寡妇

  鲁斯特在南非使用的假证件

  东方网7月1日消息:据《英国每日电讯报》6月30日报道,绰号为“白寡妇”的英国籍恐怖分子萨曼·鲁斯维特(Samantha Lewthwaite)在逃亡路上已嫁入肯尼亚“恐怖家族”。

  嫁入恐怖家族

  报道称,鲁斯维特的现任丈夫名叫法赫米·贾马尔·萨利姆,是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索马里反政府武装“青年党”的分支头目。他的妹夫是已被击毙的东非“青年党”指挥官德赫尔。

  报道说,鲁斯维特与萨利姆2008年相识于南非。激进穆斯林传教士费萨尔将鲁斯维特介绍给萨利姆,两人随后结婚并育有两名子女。费萨尔对BBC称,他非常了解鲁斯维特的“口味”,“她喜欢来自不同种族的年轻男性,尤其喜欢非洲裔。这个人一定相貌英俊,还要有坚定的穆斯林信仰”。

  2011年,夫妻二人持假南非护照逃往肯尼亚,鲁斯维特的假名为韦伯(Natalie Faye Webb),而萨利姆假名为哥斯达(Costa)。

  自鲁斯维特逃亡后,她就不断被传出他人的消息。2013年,据多家媒体报道,在第一任丈夫死后不久,鲁斯维特嫁给了一名叫做阿卜迪瓦希德的前肯尼亚海军军官,并且把他们的家改造成炸弹制造工厂。而在上个月27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她在逃亡途中嫁给了索马里军阀、青年党分支头目哈桑·马力姆·易卜拉欣(也被称为谢赫·哈桑)。

  白寡妇其人

  萨曼·鲁斯维特在1983年出生于英国颁布里奇,她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士兵,在北爱尔兰驻扎时认识了她的母亲。鲁斯维特后随父母在北爱尔兰居住了一段时间,迁到白金汉郡。

  1994年,鲁斯维特的父母离婚,据她的朋友描述,这件事对鲁斯维特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她认为她的穆斯林邻居们家庭联系的更为紧密,她从他们那儿获取安慰。”17岁那年,鲁斯维特加入伊斯兰教。

  鲁斯维特在伦敦大学东方和非洲研究学院学习,并在网络聊天室认识了她的第一任丈夫,也是2005年7月7日伦敦爆炸事件的案犯之一的杰曼·林赛。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第一次约会是在伦敦海德公园参加一个反战游行。2002年10月他们举办了伊斯兰婚礼,但他们的婚姻并没有法律效应,因为他们从未正式登记为夫妻。

  2005年7与7日上午8:50,杰曼·林赛在伦敦地铁内实施自杀式炸弹袭击,当场炸死了26人,而他自己也在爆炸中死亡。爆炸发生后,鲁斯维特一直对外宣称自己对恐怖案毫不知情,丈夫是被极端分子洗脑了。2005年9月,鲁斯维特以三万英镑的价格把自己的故事卖给了太阳报,在自述中,她宣称自己是个受害者。

  此后,她在公众视野里消失。

  直到2012年2月,肯尼亚反恐警察发布对一名叫做“娜塔莉·韦伯”的白人女子的逮捕令,后经英国警方确认,她就是鲁斯维特。警方意识到他们发现了一条大鱼。

  2013年9月,肯尼亚首都购物中心发生恐怖袭击事件,社交网站张贴出一张白人女子现场持枪的照片,鲁斯维特这才曝光在公众的目光之下。虽然后来英国政府否认她与肯尼亚血案有关,但同年9月26日,国际刑警组织应肯尼亚政府的要求,对鲁斯维特发布红色全球通缉令。

  “白人姐姐”

  在伦敦爆炸案发生不久之后,鲁斯维特切断了与家人朋友的联系,就此消失。再次出现时,她已经成为肯尼亚的女圣战主义者,据信为索马里青年党工作。据传,鲁斯维特主要负责培训女性学员制造自杀式炸弹,因此被称为“白寡妇”。她涉嫌在肯尼亚策划多起恐怖袭击,被众多追随者称为“白人姐姐”。一名肯尼亚高级反恐官员说,萨曼莎还是一名狙击手。

  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六处一直在找鲁斯维特。2011年,情报人员在肯尼亚蒙巴萨包围了一间住房,他们几乎肯定鲁斯维特就租住在这里,但是她却戏剧性地逃脱了。而据《每日电讯报》报道,这次围捕失败是因为恐怖分子格兰特(他在肯尼亚受审时,白寡妇向10余名证人发出死亡威胁)向鲁斯维特和她的新一任丈夫萨利姆通风报信,他给他们俩发了短信——“狮子在里面。”

  但是警察仍有收获。他们在她的住所发现一台电脑,鲁斯维特在逃离追捕之前试图破坏这台电脑。警方对电脑进行了修复,找到了数千份资料和图片,还有一首表达对拉登哀悼之情的34行诗。

  这首叫做《歌唱乌萨马》的诗用“与众不同”一词来形容鲁斯维特对拉登的爱慕,感觉他像父亲、兄长一样。诗中这样写道:“酋长乌萨马,我的父亲,我的兄长,我对您的爱与众不同。哦,酋长乌萨马,现在您已经辞世,穆斯林必须醒来,必须坚强……我们惟有继续你开创的事业。”她在哀悼拉登的同时,警告西方国家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圣战并没有结束”。

上一篇稿件

揭秘“白寡妇”:从士兵的女儿到恐怖分子[图]

2014年7月1日 13:58 来源:东北网

原标题: 揭秘“白寡妇”:从士兵的女儿到恐怖分子(图)

  白寡妇

  鲁斯特在南非使用的假证件

  东方网7月1日消息:据《英国每日电讯报》6月30日报道,绰号为“白寡妇”的英国籍恐怖分子萨曼·鲁斯维特(Samantha Lewthwaite)在逃亡路上已嫁入肯尼亚“恐怖家族”。

  嫁入恐怖家族

  报道称,鲁斯维特的现任丈夫名叫法赫米·贾马尔·萨利姆,是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索马里反政府武装“青年党”的分支头目。他的妹夫是已被击毙的东非“青年党”指挥官德赫尔。

  报道说,鲁斯维特与萨利姆2008年相识于南非。激进穆斯林传教士费萨尔将鲁斯维特介绍给萨利姆,两人随后结婚并育有两名子女。费萨尔对BBC称,他非常了解鲁斯维特的“口味”,“她喜欢来自不同种族的年轻男性,尤其喜欢非洲裔。这个人一定相貌英俊,还要有坚定的穆斯林信仰”。

  2011年,夫妻二人持假南非护照逃往肯尼亚,鲁斯维特的假名为韦伯(Natalie Faye Webb),而萨利姆假名为哥斯达(Costa)。

  自鲁斯维特逃亡后,她就不断被传出他人的消息。2013年,据多家媒体报道,在第一任丈夫死后不久,鲁斯维特嫁给了一名叫做阿卜迪瓦希德的前肯尼亚海军军官,并且把他们的家改造成炸弹制造工厂。而在上个月27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她在逃亡途中嫁给了索马里军阀、青年党分支头目哈桑·马力姆·易卜拉欣(也被称为谢赫·哈桑)。

  白寡妇其人

  萨曼·鲁斯维特在1983年出生于英国颁布里奇,她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士兵,在北爱尔兰驻扎时认识了她的母亲。鲁斯维特后随父母在北爱尔兰居住了一段时间,迁到白金汉郡。

  1994年,鲁斯维特的父母离婚,据她的朋友描述,这件事对鲁斯维特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她认为她的穆斯林邻居们家庭联系的更为紧密,她从他们那儿获取安慰。”17岁那年,鲁斯维特加入伊斯兰教。

  鲁斯维特在伦敦大学东方和非洲研究学院学习,并在网络聊天室认识了她的第一任丈夫,也是2005年7月7日伦敦爆炸事件的案犯之一的杰曼·林赛。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第一次约会是在伦敦海德公园参加一个反战游行。2002年10月他们举办了伊斯兰婚礼,但他们的婚姻并没有法律效应,因为他们从未正式登记为夫妻。

  2005年7与7日上午8:50,杰曼·林赛在伦敦地铁内实施自杀式炸弹袭击,当场炸死了26人,而他自己也在爆炸中死亡。爆炸发生后,鲁斯维特一直对外宣称自己对恐怖案毫不知情,丈夫是被极端分子洗脑了。2005年9月,鲁斯维特以三万英镑的价格把自己的故事卖给了太阳报,在自述中,她宣称自己是个受害者。

  此后,她在公众视野里消失。

  直到2012年2月,肯尼亚反恐警察发布对一名叫做“娜塔莉·韦伯”的白人女子的逮捕令,后经英国警方确认,她就是鲁斯维特。警方意识到他们发现了一条大鱼。

  2013年9月,肯尼亚首都购物中心发生恐怖袭击事件,社交网站张贴出一张白人女子现场持枪的照片,鲁斯维特这才曝光在公众的目光之下。虽然后来英国政府否认她与肯尼亚血案有关,但同年9月26日,国际刑警组织应肯尼亚政府的要求,对鲁斯维特发布红色全球通缉令。

  “白人姐姐”

  在伦敦爆炸案发生不久之后,鲁斯维特切断了与家人朋友的联系,就此消失。再次出现时,她已经成为肯尼亚的女圣战主义者,据信为索马里青年党工作。据传,鲁斯维特主要负责培训女性学员制造自杀式炸弹,因此被称为“白寡妇”。她涉嫌在肯尼亚策划多起恐怖袭击,被众多追随者称为“白人姐姐”。一名肯尼亚高级反恐官员说,萨曼莎还是一名狙击手。

  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六处一直在找鲁斯维特。2011年,情报人员在肯尼亚蒙巴萨包围了一间住房,他们几乎肯定鲁斯维特就租住在这里,但是她却戏剧性地逃脱了。而据《每日电讯报》报道,这次围捕失败是因为恐怖分子格兰特(他在肯尼亚受审时,白寡妇向10余名证人发出死亡威胁)向鲁斯维特和她的新一任丈夫萨利姆通风报信,他给他们俩发了短信——“狮子在里面。”

  但是警察仍有收获。他们在她的住所发现一台电脑,鲁斯维特在逃离追捕之前试图破坏这台电脑。警方对电脑进行了修复,找到了数千份资料和图片,还有一首表达对拉登哀悼之情的34行诗。

  这首叫做《歌唱乌萨马》的诗用“与众不同”一词来形容鲁斯维特对拉登的爱慕,感觉他像父亲、兄长一样。诗中这样写道:“酋长乌萨马,我的父亲,我的兄长,我对您的爱与众不同。哦,酋长乌萨马,现在您已经辞世,穆斯林必须醒来,必须坚强……我们惟有继续你开创的事业。”她在哀悼拉登的同时,警告西方国家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圣战并没有结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