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金砖国家介绍

2014-11-5 09:44:51

来源:东方网 选稿:邵阳

  2001年,美国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师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首次提出“金砖四国”这一概念,特指新兴市场投资代表。“金砖四国”(BRIC)引用了巴西(Brazil)、俄罗斯(Russia)、印度(India)和中国(China)的英文首字母。由于该词与英语单词的砖(Brick)类似,因此被称为“金砖四国”。2008年-2009年,相关国家举行系列会谈和建立峰会机制,拓展为国际政治实体。2010年南非(South Africa)加入后,其英文单词变为“BRICS”,并改称为“金砖国家”。金砖国家的标志是五国国旗的代表颜色做条状围成的圆形,象征着“金砖国家”的合作,团结。


    主要成员国

  中国

  中国堪称世界最具发展活力的经济区域,引进外资额最高,成为全球最大企业集团的生产基地。GDP从2010年起超过日本排名第二,2013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首次突破4万亿美元这一历史性关口,高达4.16万亿美元,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对此外界给予强烈关注。分析人士表示,2013年,预计中国贸易总额将超过美国2500亿美元,未来几年中美贸易总额的差距还将扩大。

  中国拥有13亿居民的中国是世界上人口第一多的国家,充裕、廉价、可靠的劳动力驱动了中国经济繁荣,除了无以伦比的价格优势之外,就业人员的素质也在不断提升。不过,世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下面也潜藏着危机。

  虽然中国央行制定了贷款限制措施,经济过热的隐患依然未能消除;城乡、个人收入之间的巨大剪刀差也令发展失衡,危及社会稳定;环境污染更加恶化。中国股市缺乏独立、有效的监控机制;原料不足、能源缺乏等一系列问题都为中国经济制造了瓶颈。

  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经济论坛日前发布《2014-2015全球竞争力报告》,中国内地竞争力较去年上升一位,名列第28位。瑞士连续6年位列榜首,新加坡和美国紧随其后分列二、三位,而同为金砖国家的俄罗斯、南非、巴西和印度分别排第53位、56位、57位和71位。中国经济竞争力在“金砖五国”中仍然处于领跑地位。

    巴西

  巴西的国民生产总值高居拉丁美洲之首,除传统农业经济之外,生产、服务行业也日益兴旺,更在原材料资源方面占据天然优势。巴西拥有世界上最高的铁、铜、镍、锰、铝土矿蕴藏量,另外,通讯、金融等新兴产业也呈上升趋势。巴西前总统、巴西社会民主党领导人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制定过一套经济发展策略,为其后的经济振兴奠定了成功的基石。

  巴西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经进入了次发达国家的行列,20多年前就具备了冲击经济大国的基础条件,但由于通货膨胀久治不愈,患上既攀不上发达国家、又没有廉价劳动力优势的“拉美病”,被全球经济边缘化了30年,现如今,它终于走出了低谷,连续多年的强劲经济增长,使它走上了与西方大国直接对话的讲坛。

  这套经改政策后来为巴西劳工党籍的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所发扬光大,其核心内容在于:引入灵活的汇率体系;改革医疗、养老制度;精简政府官员系统。然而,有批评家认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巴西劳工党内部贪污受贿不断,在很大程度上动摇了现任政府的执政根基。

  南美这块沃土之上的经济腾飞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机遇背后的风险也是巨大的。立足于巴西市场的长期投资者因此而需要强韧的神经和足够的耐心。

  印度

  印度是世界上的第二人口大国,6000多家上市公司也使其股市规模空前壮大。在过去的20年间,印度经济以每年平均5.6%的速度稳定成长,而在经济前台的背后,是一支高素质的就业大军。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议会制发展中国家,20年前还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经济的快速增长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但在软件、制药等产业领域已处在国际先进水平,金融服务体系非常完善,它正在走向一条由贫穷落后国家向经济大国转变的道路。

  据初步统计,西方企业在印度约2300万高校毕业生眼中越来越富有吸引力。美国最大的1000家公司当中,四分之一的企业使用在印度开发的软件。印度药业也在全球市场占据了重要地位。

  世界上40%的“学名药”(专利期已过的药品药剂)是在印度生产的,这一行业带动个人可支配收入以两位数字的增长率飞速上涨,与此同时,印度社会出现了一批注重享受、乐意消费的中产阶级。另外,一些大的基础建设项目,如6000公里长的高速公路网络、兴旺发展的出口贸易也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后继力量。

  当然,印度经济也存在不可忽视的弱点,例如:基础设施不够完善、高额财政赤字、能源及原材料依赖性过高等。政治方面,社会伦理道德观念变化、克什米尔地区局势紧张都有可能引发经济动荡。

  俄罗斯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从一个封闭的、中央计划经济体转型为国际整合,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体。俄罗斯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第二大石油出口国。

  走过1998年金融危机的俄罗斯经济就像从灰烬里飞出的一只浴火凤凰,在新近国际信用评级当中,被著名的证券研究机构——标准普尔评为投资等级。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无疑为俄罗斯经济增添了双翼。这两大工业血脉的开采和生产控制了今天五分之一的国民生产,并且创造了50%的出口贸易产值和40%的国家收入。

  在金砖四国中,四个类型的国家向世界展示出了大国成长的不同道路:俄罗斯作为前超级大国苏联的继承者,在经历了一段过山车式的大滑坡后,重整旗鼓,携前超级大国的余威,终于回归到了大国行列。

  另外,俄罗斯还是钯、铂、钛的第一大产国。与巴西的情况有些类似,俄罗斯经济的最大威胁也隐藏在政治之中。普京政府虽然在其五年任期内成功地将国民生产总值提升了30%,可支配国民收入也有明显增多,但政府当局在处理尤科斯石油公司一案所体现出的民主缺失却成为远期投资的毒药,无异于一把隐形的达摩克利斯剑。虽然俄罗斯地大物博,能源丰富,如果缺少了有效遏制腐败的必要体制改革,政府在未来发展态势面前依然不能高枕无忧。

  南非

  正是看到“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巨大发展潜力,南非共和国作为南部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一直希望加入该机制。

  2010年以来南非政府积极推动,南非总统祖马从年初开始就对“金砖四国”展开游说工作。他曾在2010年4月份到8月份,接连访问巴西、印度、俄罗斯和中国。祖马表示,与这些新兴市场国家的合作会给南非的经济增长带来机遇。

  吸收南非加入合作机制,也使“金砖四国”能够进一步加强同南部非洲各国的经贸关系。很多南非公司在南部非洲国家设有分公司,地缘接近,风俗相通,它们在这些相对不发达国家投资具有信息快捷、交易成本低的优势。如果四国投资和贸易能通过南非中转,回报率将显著提高。

  除经济领域以外,南非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将有利于五国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联合国改革、减贫等重大全球性和地区性问题上协调立场,更好地建设一个公平、平衡的国际政治新秩序。

  解决就业是南非当前面临的最重大挑战,单靠南非企业远远不够,必须大力吸引国外投资,而此次峰会正为引进外资提供了绝好机会。南非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尤其是铁路网建设远远落后其他金砖国家,这成为制约商品和服务流动的瓶颈。这一行业可为国外投资者提供大量投资机会。

  此外,南非能源结构较为单一,电力供应紧张,这是制约南非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为此南非政府提出大力发展新能源,提高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的应用比例。

  商业合作是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重要内容,其他金砖国家在新能源发展和应用方面拥有领先优势,比如中国的太阳能产品在南非市场颇受欢迎,巴西在发展生物能源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印度和俄罗斯在新能源科技研发领域的成果值得借鉴,而南非的煤制油技术全球领先。金砖国家可以在新能源领域增加合作。

  南非矿业企业希望与金砖国家投资者合作,但是这种合作不仅要"授之以鱼",更要"授之以渔",能够切实帮助当地企业扩大生产能力,提高工人技能,有益当地社区。

  他作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中唯一的非洲成员,南非还是金砖国家贸易和投资进入南部非洲的门户。借助南非企业在南部非洲的销售和生产网络,金砖国家的产品和服务可以及时、便利地进入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15个国家和地区。南非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使新兴经济体有了非洲声音,从而更具代表性。

  金砖成员国已经成为非洲以及南非的最大贸易伙伴,其他各金砖国家都已经认识到非洲地区市场巨大的发展潜力,将抓住机遇。在未来几个月当中,非洲将建立地区发展经济合作机构之间的自贸区,包括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发展市场以及西非经济共同体之间。非洲很高兴金砖其他伙伴将把南非视作进入非洲市场的一块“跳板”,并且愿意在非洲经济发展机遇方面提供意见。

上一篇稿件

金砖国家介绍

2014年11月5日 09:44 来源:东方网

  2001年,美国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师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首次提出“金砖四国”这一概念,特指新兴市场投资代表。“金砖四国”(BRIC)引用了巴西(Brazil)、俄罗斯(Russia)、印度(India)和中国(China)的英文首字母。由于该词与英语单词的砖(Brick)类似,因此被称为“金砖四国”。2008年-2009年,相关国家举行系列会谈和建立峰会机制,拓展为国际政治实体。2010年南非(South Africa)加入后,其英文单词变为“BRICS”,并改称为“金砖国家”。金砖国家的标志是五国国旗的代表颜色做条状围成的圆形,象征着“金砖国家”的合作,团结。


    主要成员国

  中国

  中国堪称世界最具发展活力的经济区域,引进外资额最高,成为全球最大企业集团的生产基地。GDP从2010年起超过日本排名第二,2013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首次突破4万亿美元这一历史性关口,高达4.16万亿美元,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对此外界给予强烈关注。分析人士表示,2013年,预计中国贸易总额将超过美国2500亿美元,未来几年中美贸易总额的差距还将扩大。

  中国拥有13亿居民的中国是世界上人口第一多的国家,充裕、廉价、可靠的劳动力驱动了中国经济繁荣,除了无以伦比的价格优势之外,就业人员的素质也在不断提升。不过,世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下面也潜藏着危机。

  虽然中国央行制定了贷款限制措施,经济过热的隐患依然未能消除;城乡、个人收入之间的巨大剪刀差也令发展失衡,危及社会稳定;环境污染更加恶化。中国股市缺乏独立、有效的监控机制;原料不足、能源缺乏等一系列问题都为中国经济制造了瓶颈。

  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经济论坛日前发布《2014-2015全球竞争力报告》,中国内地竞争力较去年上升一位,名列第28位。瑞士连续6年位列榜首,新加坡和美国紧随其后分列二、三位,而同为金砖国家的俄罗斯、南非、巴西和印度分别排第53位、56位、57位和71位。中国经济竞争力在“金砖五国”中仍然处于领跑地位。

    巴西

  巴西的国民生产总值高居拉丁美洲之首,除传统农业经济之外,生产、服务行业也日益兴旺,更在原材料资源方面占据天然优势。巴西拥有世界上最高的铁、铜、镍、锰、铝土矿蕴藏量,另外,通讯、金融等新兴产业也呈上升趋势。巴西前总统、巴西社会民主党领导人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制定过一套经济发展策略,为其后的经济振兴奠定了成功的基石。

  巴西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经进入了次发达国家的行列,20多年前就具备了冲击经济大国的基础条件,但由于通货膨胀久治不愈,患上既攀不上发达国家、又没有廉价劳动力优势的“拉美病”,被全球经济边缘化了30年,现如今,它终于走出了低谷,连续多年的强劲经济增长,使它走上了与西方大国直接对话的讲坛。

  这套经改政策后来为巴西劳工党籍的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所发扬光大,其核心内容在于:引入灵活的汇率体系;改革医疗、养老制度;精简政府官员系统。然而,有批评家认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巴西劳工党内部贪污受贿不断,在很大程度上动摇了现任政府的执政根基。

  南美这块沃土之上的经济腾飞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机遇背后的风险也是巨大的。立足于巴西市场的长期投资者因此而需要强韧的神经和足够的耐心。

  印度

  印度是世界上的第二人口大国,6000多家上市公司也使其股市规模空前壮大。在过去的20年间,印度经济以每年平均5.6%的速度稳定成长,而在经济前台的背后,是一支高素质的就业大军。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议会制发展中国家,20年前还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经济的快速增长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但在软件、制药等产业领域已处在国际先进水平,金融服务体系非常完善,它正在走向一条由贫穷落后国家向经济大国转变的道路。

  据初步统计,西方企业在印度约2300万高校毕业生眼中越来越富有吸引力。美国最大的1000家公司当中,四分之一的企业使用在印度开发的软件。印度药业也在全球市场占据了重要地位。

  世界上40%的“学名药”(专利期已过的药品药剂)是在印度生产的,这一行业带动个人可支配收入以两位数字的增长率飞速上涨,与此同时,印度社会出现了一批注重享受、乐意消费的中产阶级。另外,一些大的基础建设项目,如6000公里长的高速公路网络、兴旺发展的出口贸易也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后继力量。

  当然,印度经济也存在不可忽视的弱点,例如:基础设施不够完善、高额财政赤字、能源及原材料依赖性过高等。政治方面,社会伦理道德观念变化、克什米尔地区局势紧张都有可能引发经济动荡。

  俄罗斯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从一个封闭的、中央计划经济体转型为国际整合,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体。俄罗斯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第二大石油出口国。

  走过1998年金融危机的俄罗斯经济就像从灰烬里飞出的一只浴火凤凰,在新近国际信用评级当中,被著名的证券研究机构——标准普尔评为投资等级。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无疑为俄罗斯经济增添了双翼。这两大工业血脉的开采和生产控制了今天五分之一的国民生产,并且创造了50%的出口贸易产值和40%的国家收入。

  在金砖四国中,四个类型的国家向世界展示出了大国成长的不同道路:俄罗斯作为前超级大国苏联的继承者,在经历了一段过山车式的大滑坡后,重整旗鼓,携前超级大国的余威,终于回归到了大国行列。

  另外,俄罗斯还是钯、铂、钛的第一大产国。与巴西的情况有些类似,俄罗斯经济的最大威胁也隐藏在政治之中。普京政府虽然在其五年任期内成功地将国民生产总值提升了30%,可支配国民收入也有明显增多,但政府当局在处理尤科斯石油公司一案所体现出的民主缺失却成为远期投资的毒药,无异于一把隐形的达摩克利斯剑。虽然俄罗斯地大物博,能源丰富,如果缺少了有效遏制腐败的必要体制改革,政府在未来发展态势面前依然不能高枕无忧。

  南非

  正是看到“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巨大发展潜力,南非共和国作为南部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一直希望加入该机制。

  2010年以来南非政府积极推动,南非总统祖马从年初开始就对“金砖四国”展开游说工作。他曾在2010年4月份到8月份,接连访问巴西、印度、俄罗斯和中国。祖马表示,与这些新兴市场国家的合作会给南非的经济增长带来机遇。

  吸收南非加入合作机制,也使“金砖四国”能够进一步加强同南部非洲各国的经贸关系。很多南非公司在南部非洲国家设有分公司,地缘接近,风俗相通,它们在这些相对不发达国家投资具有信息快捷、交易成本低的优势。如果四国投资和贸易能通过南非中转,回报率将显著提高。

  除经济领域以外,南非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将有利于五国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联合国改革、减贫等重大全球性和地区性问题上协调立场,更好地建设一个公平、平衡的国际政治新秩序。

  解决就业是南非当前面临的最重大挑战,单靠南非企业远远不够,必须大力吸引国外投资,而此次峰会正为引进外资提供了绝好机会。南非基础设施发展滞后,尤其是铁路网建设远远落后其他金砖国家,这成为制约商品和服务流动的瓶颈。这一行业可为国外投资者提供大量投资机会。

  此外,南非能源结构较为单一,电力供应紧张,这是制约南非经济进一步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为此南非政府提出大力发展新能源,提高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的应用比例。

  商业合作是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重要内容,其他金砖国家在新能源发展和应用方面拥有领先优势,比如中国的太阳能产品在南非市场颇受欢迎,巴西在发展生物能源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印度和俄罗斯在新能源科技研发领域的成果值得借鉴,而南非的煤制油技术全球领先。金砖国家可以在新能源领域增加合作。

  南非矿业企业希望与金砖国家投资者合作,但是这种合作不仅要"授之以鱼",更要"授之以渔",能够切实帮助当地企业扩大生产能力,提高工人技能,有益当地社区。

  他作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中唯一的非洲成员,南非还是金砖国家贸易和投资进入南部非洲的门户。借助南非企业在南部非洲的销售和生产网络,金砖国家的产品和服务可以及时、便利地进入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15个国家和地区。南非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使新兴经济体有了非洲声音,从而更具代表性。

  金砖成员国已经成为非洲以及南非的最大贸易伙伴,其他各金砖国家都已经认识到非洲地区市场巨大的发展潜力,将抓住机遇。在未来几个月当中,非洲将建立地区发展经济合作机构之间的自贸区,包括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发展市场以及西非经济共同体之间。非洲很高兴金砖其他伙伴将把南非视作进入非洲市场的一块“跳板”,并且愿意在非洲经济发展机遇方面提供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