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郭田勇:政府投入资本的同时要撬动各个资本的进入

2014-11-6 19:44:20

来源:东方网 选稿:俞静斐

  中国有句话,我们讲生产关系的调整,通常会滞后于生产力,所以会出现金砖银行,包括现在亚投行,下一步还要搞丝绸之路基金,这些新的机构出现,恐怕确实跟发展中国家以及形成强大的经济实力,但是传统的国际金融体系这种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有点并不相适应,所以我想要是用中国古代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我们要做一些这种金融机构出来。

  我想我们在这种政府投入资本的同时,要撬动各个资本的进入,首先是从资金来源上,我们可以在中国,包括其他国家发债,这个对中国人民币国际化有帮助的,也可以跟国际大型基金相结合,我这个银行形成一个母基金,形成更多的资金的进入。从资金运用上,我们想为了更好的来体现这种治理提高效率,我们也吸取一些教训,中国经济发展非常快,不争的事实,我们存在一些预算软约束的问题,我们自身形成了不少问题,我们也不希望把中国的问题带到国际金融机构中去,我们在项目选择上还是应当坚持这种商业化的导向,同时吸引多种资本的进入,要把社会资本动员中跟银行的资金共同投入到项目中,同时要跟这些被投资的国家和项目,要对他形成一种硬约束,才能保持金融机构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郭田勇:政府投入资本的同时要撬动各个资本的进入

2014年11月6日 19:44 来源:东方网

  中国有句话,我们讲生产关系的调整,通常会滞后于生产力,所以会出现金砖银行,包括现在亚投行,下一步还要搞丝绸之路基金,这些新的机构出现,恐怕确实跟发展中国家以及形成强大的经济实力,但是传统的国际金融体系这种上层建筑和生产关系,有点并不相适应,所以我想要是用中国古代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我们要做一些这种金融机构出来。

  我想我们在这种政府投入资本的同时,要撬动各个资本的进入,首先是从资金来源上,我们可以在中国,包括其他国家发债,这个对中国人民币国际化有帮助的,也可以跟国际大型基金相结合,我这个银行形成一个母基金,形成更多的资金的进入。从资金运用上,我们想为了更好的来体现这种治理提高效率,我们也吸取一些教训,中国经济发展非常快,不争的事实,我们存在一些预算软约束的问题,我们自身形成了不少问题,我们也不希望把中国的问题带到国际金融机构中去,我们在项目选择上还是应当坚持这种商业化的导向,同时吸引多种资本的进入,要把社会资本动员中跟银行的资金共同投入到项目中,同时要跟这些被投资的国家和项目,要对他形成一种硬约束,才能保持金融机构健康可持续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