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男子冒充警察去扫黄 妓女被逼裸体游街

2016-5-20 07:48:55

来源:中国青年网 选稿:朱燕亮

原标题: 男子冒充警察去扫黄 妓女被逼裸体游街

  东方网5月20日消息:俄罗斯《报纸报》18日报道,维切斯拉夫·达茨克(Viacheslav Datsik)原来是个小有名气的拳击手,绰号“红毛泰森”、“疯子(the mad man)”,他是个极端民族主义者,曾被鉴定精神失常,今年3月份才从监狱里放出来。一直以来他就非常仇视妓女,最近他决定付诸行动,自己扮演起“扫黄英雄”的角色。18号晚上他突袭了圣彼得堡的一家妓院,把全裸的妓女嫖客赶上街,让他们去警察局自首。

  俄媒称,这些妓女不都是俄罗斯人,还有“深肤色的姑娘”,嫖客中也有芬兰人。“去警察局交待罪行吧,而且还要互相揭发!”在赶他们去警察局的路上,达茨克说。

  达茨克将嫖客和妓女领到了圣彼得堡第18警察分局,准备深藏功与名,但这些被羞辱的男男女女明显也不是吃素的,到了警察局就开始写投诉信,要求警察把达茨克抓起来。(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先把衣服穿上啊……)

  然后,警察就真的因“流氓罪”和“危害公共财产罪”把达茨克给抓起来了。警方负责人表示,如果真的被起诉,达茨克将面临最多两年的有期徒刑。

  据莫斯科《地铁报》网站19日报道,最近一个月,达茨克和与他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俄罗斯音乐家斯坦尼斯·巴列茨基(Stanislav Baretsky)都在为清除俄罗斯各大城市的妓院做努力,18日巴列茨基没能加入达茨克的行动,因为当时他人在莫斯科。

  巴列茨基说,“一般来说我们都是踩好点然后给警察打电话,但是警察每次都来得特别慢,昨天(18日)达茨克也是去踩点了,但是他性格比较燃,可能实在等不及警察来……我觉得他做的是对的,我支持他!应该给这座城市正正风气了!凭啥她们(妓女)和我睡觉,我还要付钱啊?她们就应该免费!好姑娘辛勤工作赚钱养活自己,周末都不休息,而那些‘皇后’呢,劈劈腿就有钱?”

  巴列茨基还说,那些妓女裸体游街,达茨克根本不用去扒她们的衣服,“肯定是直接从床上拽起来的”。图为维切斯拉夫-达茨克。

  《地铁报》的文章中还提到,圣彼得堡官方数据显示,在该市共有约500家妓院,超过6000名妓女,街道上也随处可见类似“包小姐”的小广告。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这是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一处卖淫窝点遭到突袭,抓嫖人员深夜闯入窝点所在大楼,共计抓获嫖客及卖淫人员11人。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对窝点进行清查后,抓嫖人强迫被捕的11人一丝不挂地在街道上“示众游行”,他们一共横穿了城市的五个街区,才终于被带上警车。为了整治卖淫行业,圣彼得堡政府屡出奇招,2014年该市一名议员提案称卖淫应当被列为犯罪行为,男性嫖客应当被罚娶妓女为妻。图为这名提议的女议员,名叫加尔金娜。

  不论到底是哪一方导致了事件的发生,裸体游街直接反映了圣彼得堡卖淫行业的现状。圣彼得堡作为俄罗斯第二大城市,长期以来遭受卖淫业所带来的负面社会影响,被称作欧洲“性都”。2004年,莫斯科时报报道称,近半数圣彼得堡卖淫人员携带艾滋病毒,并且情况在持续恶化。2013年根据圣彼得堡新闻频道的调查,超过半数的圣彼得堡居民赞成卖淫合法化。图为圣彼得堡街头的色情广告。

  图为圣彼得堡酒店中发放的色情广告,其中列出性服务按摩起价为2500卢布,约合人民币245元。

上一篇稿件

男子冒充警察去扫黄 妓女被逼裸体游街

2016年5月20日 07:48 来源: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 男子冒充警察去扫黄 妓女被逼裸体游街

  东方网5月20日消息:俄罗斯《报纸报》18日报道,维切斯拉夫·达茨克(Viacheslav Datsik)原来是个小有名气的拳击手,绰号“红毛泰森”、“疯子(the mad man)”,他是个极端民族主义者,曾被鉴定精神失常,今年3月份才从监狱里放出来。一直以来他就非常仇视妓女,最近他决定付诸行动,自己扮演起“扫黄英雄”的角色。18号晚上他突袭了圣彼得堡的一家妓院,把全裸的妓女嫖客赶上街,让他们去警察局自首。

  俄媒称,这些妓女不都是俄罗斯人,还有“深肤色的姑娘”,嫖客中也有芬兰人。“去警察局交待罪行吧,而且还要互相揭发!”在赶他们去警察局的路上,达茨克说。

  达茨克将嫖客和妓女领到了圣彼得堡第18警察分局,准备深藏功与名,但这些被羞辱的男男女女明显也不是吃素的,到了警察局就开始写投诉信,要求警察把达茨克抓起来。(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先把衣服穿上啊……)

  然后,警察就真的因“流氓罪”和“危害公共财产罪”把达茨克给抓起来了。警方负责人表示,如果真的被起诉,达茨克将面临最多两年的有期徒刑。

  据莫斯科《地铁报》网站19日报道,最近一个月,达茨克和与他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俄罗斯音乐家斯坦尼斯·巴列茨基(Stanislav Baretsky)都在为清除俄罗斯各大城市的妓院做努力,18日巴列茨基没能加入达茨克的行动,因为当时他人在莫斯科。

  巴列茨基说,“一般来说我们都是踩好点然后给警察打电话,但是警察每次都来得特别慢,昨天(18日)达茨克也是去踩点了,但是他性格比较燃,可能实在等不及警察来……我觉得他做的是对的,我支持他!应该给这座城市正正风气了!凭啥她们(妓女)和我睡觉,我还要付钱啊?她们就应该免费!好姑娘辛勤工作赚钱养活自己,周末都不休息,而那些‘皇后’呢,劈劈腿就有钱?”

  巴列茨基还说,那些妓女裸体游街,达茨克根本不用去扒她们的衣服,“肯定是直接从床上拽起来的”。图为维切斯拉夫-达茨克。

  《地铁报》的文章中还提到,圣彼得堡官方数据显示,在该市共有约500家妓院,超过6000名妓女,街道上也随处可见类似“包小姐”的小广告。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这是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一处卖淫窝点遭到突袭,抓嫖人员深夜闯入窝点所在大楼,共计抓获嫖客及卖淫人员11人。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对窝点进行清查后,抓嫖人强迫被捕的11人一丝不挂地在街道上“示众游行”,他们一共横穿了城市的五个街区,才终于被带上警车。为了整治卖淫行业,圣彼得堡政府屡出奇招,2014年该市一名议员提案称卖淫应当被列为犯罪行为,男性嫖客应当被罚娶妓女为妻。图为这名提议的女议员,名叫加尔金娜。

  不论到底是哪一方导致了事件的发生,裸体游街直接反映了圣彼得堡卖淫行业的现状。圣彼得堡作为俄罗斯第二大城市,长期以来遭受卖淫业所带来的负面社会影响,被称作欧洲“性都”。2004年,莫斯科时报报道称,近半数圣彼得堡卖淫人员携带艾滋病毒,并且情况在持续恶化。2013年根据圣彼得堡新闻频道的调查,超过半数的圣彼得堡居民赞成卖淫合法化。图为圣彼得堡街头的色情广告。

  图为圣彼得堡酒店中发放的色情广告,其中列出性服务按摩起价为2500卢布,约合人民币24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