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以色列将缺席巴黎和平会议 特朗普上台为巴以和谈蒙上阴影

2017-1-12 18:04:34

来源:中国青年网

    旨在推动重启巴以和谈的巴黎国际和平会议将于2017年1月15日在法国巴黎召开。据路透社1月10日消息,即将卸任的美国国务卿克里将出席该会议。此举或将是奥巴马政府为巴以和谈做出的最后努力。

    与西方国家积极推动会谈、巴勒斯坦对会谈成果抱有期待的态度相反,以色列方面则明确表示不会参加有关巴以和谈的国际和平会议。以方担忧巴黎外长会议上将制定一些推动和平进程的决议,甚至包括“承认巴勒斯坦国”并付诸联合国决议。但以方同时表示,如果没有这次国际会议,(以总理内塔尼亚胡)愿意不带任何前提条件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直接会谈。

    “内塔尼亚胡对设定前提的巴黎会议持反对态度,作为巴以冲突的当事方,以色列的缺席难以令该会议有实质性突破,该会议本身只能更多起到吸引国际社会对巴以问题更多关注度的作用。”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以色列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钮松向澎湃新闻表示。

    巴以问题再度走入舞台中央

    近年来,由于中东国家间蔓延的政治动荡局势和肆虐的恐怖主义,本属于中东核心争端的巴以问题日渐被“边缘化”。但随着去年12月联合国通过2334号决议以及即将召开的巴黎国际和平会议,“巴以问题”再度受到关注。而将于下周就任的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亲以”态度明显,并曾表示期望其犹太女婿库什纳助推巴以和谈,让人不得不期待巴以问题在2017年再度走入舞台中央。

    然而,任命公开支持定居点建设的大卫·弗里德曼为驻以大使、扬言要将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反对“两国方案”、向内塔尼亚胡隔空喊话称“1月20日后情况就会不一样了”,特朗普的种种迹象似乎都预示着他将颠覆奥巴马政府多年来的对以政策。而即将再度受到美国“力挺”的内塔尼亚胡是否能与巴勒斯坦方面坐下来和气地进行谈判则未可知。

    “美以关系的改善将阻碍巴以和平进程。”美国国防大学国际关系系主任杰弗里?格雷西(Geoffrey Gresh )教授日前在由上海社科院西亚北非研究中心和上海交通大学中东和平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一带一路’与中国在中东海外利益”国际研讨会上直言不讳地表示。

    奥巴马政府与内塔尼亚胡的相互不满人尽皆知。刚刚因美国未动用一票否决权(而是投下弃权票)而14票通过的联合国2334号决议也成为20年来美以关系“触底”的佐证。因而,特朗普的上任更是饱受当前以色列右翼政府的期待。“但是,在巴勒斯坦入联和巴勒斯坦建国的关键时刻,美以修好很可能为巴以和谈蒙上阴影。”格雷西表示。

    “近期,黎巴嫩的主流报纸、在阿拉伯世界有重要影响的《信使报》上,埃及、黎巴嫩等国学者对特朗普上台后以色列继续扩展定居点、单方面扩展其利益已有预期,并明确提出阿拉伯国家的内斗给以色列提供了空间。”正在黎巴嫩访学的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闵捷向澎湃新闻表示,美以关系的加强会使阿拉伯国家的力量进一步削弱。

    中国应借“一带一路”展现主张

    对于素来致力于推动重启巴以和谈的中国而言,要想从中斡旋或许也非易事。美国《外交官》杂志1月10日撰文指出,拥有稳定的经济政治秩序和先进技术的以色列向来享有“初创国家”、“经济转型典范”的美誉,对于想要在中东地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有着天然的吸引力和重要性;而中国同样渴求在阿拉伯国家中的软性影响力。“因此,每当巴以局势紧张时,中国要避免激怒任何一方。”文章写道。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博士候选人王晋也指出类似观点,认为一方面中以关系各个层面进展快速,今年将迎来两国建交25周年,但另一方面,中国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和负责任的大国,需要替巴勒斯坦人民发声。“因此,中国需要多倾听,多帮助,做建设性的贡献而不是决定性的贡献。”王晋告诉澎湃新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多次表示,中方在巴以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没有发生改变。中方反对在东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等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兴建犹太人定居点,联合国安理会日前通过的2334号决议对此也有明确要求。

    “中国可继续坚持‘劝和促谈’的基本路径,开展针对巴以双方的斡旋外交。”钮松说,“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并不掌握解决巴以问题的主动权,巴勒斯坦各派和以色列更为看重西方大国尤其是美国的态度。”

    “在巴以和谈上,美、俄、欧、联‘四方机制’是当前国际社会最主要的应对机制。”闵捷补充道,但中国仍可发挥其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和更具影响的经济大国地位,不断深化劝和促谈。“其中,‘一带一路’建设将会有助于巴勒斯坦经济的发展并为在黎巴嫩等国的巴难民创造就业机会,也会推动和以色列的科技合作,从而增强中国在巴以问题上的话语权。”

    “中国应通过‘一带一路’展现出更明确的政治目标和主张,为世界发展带来和谐之音。”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主任塔里克?尤塞夫(Tarik M. Yousef)博士在“‘一带一路’与中国在中东海外利益”研讨会上强调。

上一篇稿件

以色列将缺席巴黎和平会议 特朗普上台为巴以和谈蒙上阴影

2017年1月12日 18:04 来源:中国青年网

    旨在推动重启巴以和谈的巴黎国际和平会议将于2017年1月15日在法国巴黎召开。据路透社1月10日消息,即将卸任的美国国务卿克里将出席该会议。此举或将是奥巴马政府为巴以和谈做出的最后努力。

    与西方国家积极推动会谈、巴勒斯坦对会谈成果抱有期待的态度相反,以色列方面则明确表示不会参加有关巴以和谈的国际和平会议。以方担忧巴黎外长会议上将制定一些推动和平进程的决议,甚至包括“承认巴勒斯坦国”并付诸联合国决议。但以方同时表示,如果没有这次国际会议,(以总理内塔尼亚胡)愿意不带任何前提条件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直接会谈。

    “内塔尼亚胡对设定前提的巴黎会议持反对态度,作为巴以冲突的当事方,以色列的缺席难以令该会议有实质性突破,该会议本身只能更多起到吸引国际社会对巴以问题更多关注度的作用。”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以色列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钮松向澎湃新闻表示。

    巴以问题再度走入舞台中央

    近年来,由于中东国家间蔓延的政治动荡局势和肆虐的恐怖主义,本属于中东核心争端的巴以问题日渐被“边缘化”。但随着去年12月联合国通过2334号决议以及即将召开的巴黎国际和平会议,“巴以问题”再度受到关注。而将于下周就任的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亲以”态度明显,并曾表示期望其犹太女婿库什纳助推巴以和谈,让人不得不期待巴以问题在2017年再度走入舞台中央。

    然而,任命公开支持定居点建设的大卫·弗里德曼为驻以大使、扬言要将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反对“两国方案”、向内塔尼亚胡隔空喊话称“1月20日后情况就会不一样了”,特朗普的种种迹象似乎都预示着他将颠覆奥巴马政府多年来的对以政策。而即将再度受到美国“力挺”的内塔尼亚胡是否能与巴勒斯坦方面坐下来和气地进行谈判则未可知。

    “美以关系的改善将阻碍巴以和平进程。”美国国防大学国际关系系主任杰弗里?格雷西(Geoffrey Gresh )教授日前在由上海社科院西亚北非研究中心和上海交通大学中东和平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一带一路’与中国在中东海外利益”国际研讨会上直言不讳地表示。

    奥巴马政府与内塔尼亚胡的相互不满人尽皆知。刚刚因美国未动用一票否决权(而是投下弃权票)而14票通过的联合国2334号决议也成为20年来美以关系“触底”的佐证。因而,特朗普的上任更是饱受当前以色列右翼政府的期待。“但是,在巴勒斯坦入联和巴勒斯坦建国的关键时刻,美以修好很可能为巴以和谈蒙上阴影。”格雷西表示。

    “近期,黎巴嫩的主流报纸、在阿拉伯世界有重要影响的《信使报》上,埃及、黎巴嫩等国学者对特朗普上台后以色列继续扩展定居点、单方面扩展其利益已有预期,并明确提出阿拉伯国家的内斗给以色列提供了空间。”正在黎巴嫩访学的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闵捷向澎湃新闻表示,美以关系的加强会使阿拉伯国家的力量进一步削弱。

    中国应借“一带一路”展现主张

    对于素来致力于推动重启巴以和谈的中国而言,要想从中斡旋或许也非易事。美国《外交官》杂志1月10日撰文指出,拥有稳定的经济政治秩序和先进技术的以色列向来享有“初创国家”、“经济转型典范”的美誉,对于想要在中东地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有着天然的吸引力和重要性;而中国同样渴求在阿拉伯国家中的软性影响力。“因此,每当巴以局势紧张时,中国要避免激怒任何一方。”文章写道。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博士候选人王晋也指出类似观点,认为一方面中以关系各个层面进展快速,今年将迎来两国建交25周年,但另一方面,中国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和负责任的大国,需要替巴勒斯坦人民发声。“因此,中国需要多倾听,多帮助,做建设性的贡献而不是决定性的贡献。”王晋告诉澎湃新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多次表示,中方在巴以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和明确的,没有发生改变。中方反对在东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等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兴建犹太人定居点,联合国安理会日前通过的2334号决议对此也有明确要求。

    “中国可继续坚持‘劝和促谈’的基本路径,开展针对巴以双方的斡旋外交。”钮松说,“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并不掌握解决巴以问题的主动权,巴勒斯坦各派和以色列更为看重西方大国尤其是美国的态度。”

    “在巴以和谈上,美、俄、欧、联‘四方机制’是当前国际社会最主要的应对机制。”闵捷补充道,但中国仍可发挥其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和更具影响的经济大国地位,不断深化劝和促谈。“其中,‘一带一路’建设将会有助于巴勒斯坦经济的发展并为在黎巴嫩等国的巴难民创造就业机会,也会推动和以色列的科技合作,从而增强中国在巴以问题上的话语权。”

    “中国应通过‘一带一路’展现出更明确的政治目标和主张,为世界发展带来和谐之音。”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主任塔里克?尤塞夫(Tarik M. Yousef)博士在“‘一带一路’与中国在中东海外利益”研讨会上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