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特朗普会见以总理提“一国方案”,颠覆传统立场引国际震动

2017-2-17 05:15:49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王云松 选稿:吴春伟

  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在白宫迎来了他上任后第四位到访的外国领导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双方就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冲突、犹太人定居点、伊朗试射导弹等多个敏感问题进行了讨论。会谈中,特朗普提出“两国方案不是达成中东和平的唯一道路”,引发国际舆论关注。这番表态被一些媒体解读成,特朗普放弃了过去20多年来美国牵头斡旋巴以问题上的核心立场。

  “我正研究两国和一国方案,只要(巴以)双方喜欢我都喜欢。任何一种我都接受。”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6日报道,在会晤后与内塔尼亚胡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做出了上述表态。

  所谓“两国方案”,是上世纪90年代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主导下促成的,其目标是以巴各自建立起主权国家。克林顿之后的美国总统都坚持该方案,小布什任内还将它提升到美国国家政策的地位,“两国方案”成为20多年来美国中东政策的基石。

  对于特朗普此番表态,以色列舆论反应不一。《以色列邮报》16日引用内塔尼亚胡的话盛赞特朗普为结束世界上最持久冲突“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还称特朗普是“犹太人民伟大的朋友”。但也有以色列媒体对此次会谈成果评价不高,《以色列时报》16日评论称,特朗普提出的方案可能将终结以色列的“犹太人国家”性质,一国方案或使以色列陷入困境。

  特朗普关于“两国方案”的表态也引发国际舆论的震荡。法新社16日称,特朗普的言论标志着美国与国际社会为寻求中东和平而坚持的原则发生决裂,也意味着美国政府多年来在这一问题上坚持的一贯立场遭到颠覆。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分析认为,特朗普放弃了美国对于解决巴以冲突“两国方案”的承诺,背离美国和国际社会在中东的长期立场。15日造访埃及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国际社会完全同意,巴以冲突只能通过两国方案得到解决,没有其他的可能。”

  对于“一国方案”,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巴解组织秘书长埃雷卡特15日表示,“按照1967年边界建立两个主权民主国家的唯一替代方案是建立单一的、世俗的和民主的国家,让巴勒斯坦历史土地上的每个人,包括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都拥有平等权利。”《纽约时报》16日称,巴勒斯坦人极其不可能接受任何缺乏主权国家的协议;而一个包含巴勒斯坦人的以色列国要么会变得不民主,要么不再是犹太国家,因为阿拉伯人口的增速更快。

  美联社报道称,在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举行会晤的同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在约旦河西岸秘密会晤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会上阿巴斯对特朗普的表态表示担忧。据报道,这是巴勒斯坦领导人首度和特朗普政府高官接触。但白宫方面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16日,美国参议院就驻以色列大使大卫·弗里德曼的提名举行听证前,5名前任美国驻以大使联名致信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呼吁慎重考虑这项人事任命。信中指出,弗里德曼强烈支持以色列定居点建设,支持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反对巴勒斯坦建国,不适合担任驻以大使。

  《华盛顿邮报》旗下政治新闻网站Slate评论称,由于对中东政策的“无知”,特朗普说了一些令中东各国尴尬的外行话。他不明白,内塔尼亚胡此时不需要也压根不想跟巴勒斯坦达成和平协议,事实上,巴勒斯坦也不想。沙特、埃及、约旦以及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绝不愿意像特朗普希望的那样,在巴以谈判上进行“外围干预”。那样会让他们有惹上麻烦的风险。在记者会上,当特朗普兴奋地表示“即将达成一个比在座的预期还要更大更好的协议”时,他的目光转向了内塔尼亚胡。而内塔尼亚胡却什么也没有说。

  以色列《国土报》16日总结说,记者会上充斥着“尴尬的瞬间和紧张的气氛”,各家媒体各种矛盾的报道更加剧了这种混乱。该报称,有媒体认为,特朗普支持放弃“两国方案”打破了美国数十年的政策;也有媒体将重点放在了特朗普对中东和平的强烈期望。

  尽管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都刻意表现得热络,互称两国是彼此最坚强的盟友。不过,媒体还是捕捉到一些不和谐的画面。例如特朗普敦促以色列在扩建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稍做让步,这似乎是内塔尼亚胡意料之外的。会谈开始前,特朗普当着大批记者的面,对内塔尼亚胡表示,“我希望看到你们少建一些定居点”,后者对此显然缺乏预判,并露出错愕的神情。CNN称,这是特朗普政府对以色列扩建定居点问题最直接的一次表态。再如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要解决以巴冲突,“两边都得做些让步”,并转头对内塔尼亚胡说:“这一点你知道的,对吧?”内塔尼亚胡愣了一下才微笑回应说:“双方都要让步。”《纽约时报》称,内塔尼亚胡把重音落在了“双方”一词上。

上一篇稿件

特朗普会见以总理提“一国方案”,颠覆传统立场引国际震动

2017年2月17日 05:15 来源:环球时报

  美国总统特朗普15日在白宫迎来了他上任后第四位到访的外国领导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双方就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冲突、犹太人定居点、伊朗试射导弹等多个敏感问题进行了讨论。会谈中,特朗普提出“两国方案不是达成中东和平的唯一道路”,引发国际舆论关注。这番表态被一些媒体解读成,特朗普放弃了过去20多年来美国牵头斡旋巴以问题上的核心立场。

  “我正研究两国和一国方案,只要(巴以)双方喜欢我都喜欢。任何一种我都接受。”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6日报道,在会晤后与内塔尼亚胡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做出了上述表态。

  所谓“两国方案”,是上世纪90年代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主导下促成的,其目标是以巴各自建立起主权国家。克林顿之后的美国总统都坚持该方案,小布什任内还将它提升到美国国家政策的地位,“两国方案”成为20多年来美国中东政策的基石。

  对于特朗普此番表态,以色列舆论反应不一。《以色列邮报》16日引用内塔尼亚胡的话盛赞特朗普为结束世界上最持久冲突“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还称特朗普是“犹太人民伟大的朋友”。但也有以色列媒体对此次会谈成果评价不高,《以色列时报》16日评论称,特朗普提出的方案可能将终结以色列的“犹太人国家”性质,一国方案或使以色列陷入困境。

  特朗普关于“两国方案”的表态也引发国际舆论的震荡。法新社16日称,特朗普的言论标志着美国与国际社会为寻求中东和平而坚持的原则发生决裂,也意味着美国政府多年来在这一问题上坚持的一贯立场遭到颠覆。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分析认为,特朗普放弃了美国对于解决巴以冲突“两国方案”的承诺,背离美国和国际社会在中东的长期立场。15日造访埃及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国际社会完全同意,巴以冲突只能通过两国方案得到解决,没有其他的可能。”

  对于“一国方案”,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巴解组织秘书长埃雷卡特15日表示,“按照1967年边界建立两个主权民主国家的唯一替代方案是建立单一的、世俗的和民主的国家,让巴勒斯坦历史土地上的每个人,包括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都拥有平等权利。”《纽约时报》16日称,巴勒斯坦人极其不可能接受任何缺乏主权国家的协议;而一个包含巴勒斯坦人的以色列国要么会变得不民主,要么不再是犹太国家,因为阿拉伯人口的增速更快。

  美联社报道称,在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举行会晤的同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在约旦河西岸秘密会晤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会上阿巴斯对特朗普的表态表示担忧。据报道,这是巴勒斯坦领导人首度和特朗普政府高官接触。但白宫方面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16日,美国参议院就驻以色列大使大卫·弗里德曼的提名举行听证前,5名前任美国驻以大使联名致信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呼吁慎重考虑这项人事任命。信中指出,弗里德曼强烈支持以色列定居点建设,支持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反对巴勒斯坦建国,不适合担任驻以大使。

  《华盛顿邮报》旗下政治新闻网站Slate评论称,由于对中东政策的“无知”,特朗普说了一些令中东各国尴尬的外行话。他不明白,内塔尼亚胡此时不需要也压根不想跟巴勒斯坦达成和平协议,事实上,巴勒斯坦也不想。沙特、埃及、约旦以及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绝不愿意像特朗普希望的那样,在巴以谈判上进行“外围干预”。那样会让他们有惹上麻烦的风险。在记者会上,当特朗普兴奋地表示“即将达成一个比在座的预期还要更大更好的协议”时,他的目光转向了内塔尼亚胡。而内塔尼亚胡却什么也没有说。

  以色列《国土报》16日总结说,记者会上充斥着“尴尬的瞬间和紧张的气氛”,各家媒体各种矛盾的报道更加剧了这种混乱。该报称,有媒体认为,特朗普支持放弃“两国方案”打破了美国数十年的政策;也有媒体将重点放在了特朗普对中东和平的强烈期望。

  尽管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都刻意表现得热络,互称两国是彼此最坚强的盟友。不过,媒体还是捕捉到一些不和谐的画面。例如特朗普敦促以色列在扩建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稍做让步,这似乎是内塔尼亚胡意料之外的。会谈开始前,特朗普当着大批记者的面,对内塔尼亚胡表示,“我希望看到你们少建一些定居点”,后者对此显然缺乏预判,并露出错愕的神情。CNN称,这是特朗普政府对以色列扩建定居点问题最直接的一次表态。再如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要解决以巴冲突,“两边都得做些让步”,并转头对内塔尼亚胡说:“这一点你知道的,对吧?”内塔尼亚胡愣了一下才微笑回应说:“双方都要让步。”《纽约时报》称,内塔尼亚胡把重音落在了“双方”一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