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外访首秀 美总统特朗普中东行节奏紧凑有四大看点

2017-5-20 07:54:17

来源:新华网 作者:邵杰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定于美国东部时间19日启程,前往中东和欧洲进行访问。这是他出任总统后的首次出访,也是美国总统数十年来首次没有把加拿大和墨西哥作为首访目的地。

    从访问行程来看,特朗普的中东之行节奏紧凑,概括起来共有四大看点。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尚未完全定型。在反恐、巴以冲突、叙利亚危机、难民问题、教派冲突、伊朗核问题等诸多问题上,特朗普政府是延续传统政策还是另辟蹊径,外界在猜测。

    究其原因,是因为特朗普在中东问题上提出了一些与以往政策完全不同的观点。

    比如,竞选期间,特朗普宣称,一旦当选,将撕毁伊朗核问题最终协议这一“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协议。他还主张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在2月份会见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时表示,无论以巴双方达成“一国方案”还是“两国方案”他都会支持。

    又比如,特朗普宣布上台后将把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从地球上彻底抹去”。本月上旬,特朗普同意向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提供武器装备,并为此惹恼重要盟友、北约在中东唯一成员国土耳其。

    在叙利亚问题上,特朗普的立场似乎摇摆不定,曾经表示不把颠覆叙利亚政权作为优先选项,但在4月初叙利亚发生疑似化武袭击后,又宣称推翻巴沙尔政权是主要目标之一。

    这次中东之行,特朗普将同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举行会谈,并将同海湾合作委员会6个成员国和大约50个阿拉伯及伊斯兰国家的领导人举行会议。在以色列,他将同以总统鲁文·里夫林和总理内塔尼亚胡分别举行会谈,并将会晤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

    因此,这次中东之行不失为一次进一步了解特朗普中东政策的好机会。

    

    本月12日,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白宫官员向媒体透露,美国与沙特“接近”达成一系列总额超过千亿美元的军售协议,最终交易金额可能达到3000亿美元。

    美国媒体报道,这些军售项目既有前任留下的“旧账”,也有特朗普政府准备的“新货”。多名不愿公开姓名的消息人士说,拟售武器装备的清单中,包括“萨德”反导系统、步兵战车、自行火炮、精确制导弹药、作战指挥和通信软件,还包括4艘多用途战舰以及相应的售后服务和零部件。

    在奥巴马执政后期,美国与沙特关系陷入低谷,一些尚未完成的军火交易也被叫停,原因有三:首先,沙特坚决反对伊朗核问题协议,认为这不能完全断绝伊朗发展核武器的念想。其次,一些美国官员和媒体认为,沙特主导在也门的军事行动非但没有消灭胡塞反政府武装,“无差别轰炸”反而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再者,美国方面有人怀疑,沙特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同床异梦”,三心二意。

    去年5月,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法案,允许“9·11”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对沙特起诉,引起沙特强烈不满。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特朗普访问沙特期间双方签署巨额军售协议,不仅显示特朗普“会做大买卖”,而且还显示美沙关系已经回暖。

    

    特朗普在访问沙特期间还将出席沙特出面组织召开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和美国首脑会议”。不过,并非所有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都有与特朗普见面的机会。通过观察特朗普与哪些领导人会面,或许能大体知道美国中东政策的“变”与“不变”。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如果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出现在会场,局势会更加耐人寻味。2011年11月,阿拉伯国家联盟中止叙利亚的成员资格。此后沙特一直在争取国际社会承认叙反对派的“合法”地位,但是没有成功。外界关注,沙特是否会借主办这场峰会的机会使叙反对派在“合法化”的道路上迈出重要一步?

    此外,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10多年以来一直受到西方国家抵制。但是,苏丹与沙特关系最近发展很快。在沙特2015年组建打击也门胡塞武装的“联军”之后,苏丹立即派遣部队加入。苏丹曾是少数几个同伊朗保持友好关系的阿拉伯国家之一,但去年初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后,苏丹立即响应,也宣布与伊朗断交。

    据美国媒体报道,沙特已经邀请巴希尔出席“阿拉伯、伊斯兰国家和美国首脑会议”。如果巴希尔出席,绝对是一件足以引起西方舆论轰动的“大新闻”。

    

    按照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麦克马斯特的说法,特朗普首次出访有三大目标:重新确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与世界各国领导人建立关系和传递宗教团结的信息。

    不过,特朗普这次出访的时机很微妙。

    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上周与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俄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会面时,向俄方透露关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高度机密”情报。美国舆论正就“泄密”对特朗普穷追猛打。

    而这次中东之行中,特朗普要会见的政要多,要谈的事情多,要达到的目标多。谈论话题将会涉及中东几乎所有问题,而且不少个议题十分敏感。

    如此“三多”,对于竞选前没有从政经验的特朗普来说可算得上是艰巨挑战。(邵杰 新华社专特稿)

    原标题:外访首秀 特朗普中东行节奏紧凑有四大看点

上一篇稿件

外访首秀 美总统特朗普中东行节奏紧凑有四大看点

2017年5月20日 07:54 来源:新华网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定于美国东部时间19日启程,前往中东和欧洲进行访问。这是他出任总统后的首次出访,也是美国总统数十年来首次没有把加拿大和墨西哥作为首访目的地。

    从访问行程来看,特朗普的中东之行节奏紧凑,概括起来共有四大看点。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尚未完全定型。在反恐、巴以冲突、叙利亚危机、难民问题、教派冲突、伊朗核问题等诸多问题上,特朗普政府是延续传统政策还是另辟蹊径,外界在猜测。

    究其原因,是因为特朗普在中东问题上提出了一些与以往政策完全不同的观点。

    比如,竞选期间,特朗普宣称,一旦当选,将撕毁伊朗核问题最终协议这一“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协议。他还主张把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在2月份会见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时表示,无论以巴双方达成“一国方案”还是“两国方案”他都会支持。

    又比如,特朗普宣布上台后将把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从地球上彻底抹去”。本月上旬,特朗普同意向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提供武器装备,并为此惹恼重要盟友、北约在中东唯一成员国土耳其。

    在叙利亚问题上,特朗普的立场似乎摇摆不定,曾经表示不把颠覆叙利亚政权作为优先选项,但在4月初叙利亚发生疑似化武袭击后,又宣称推翻巴沙尔政权是主要目标之一。

    这次中东之行,特朗普将同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举行会谈,并将同海湾合作委员会6个成员国和大约50个阿拉伯及伊斯兰国家的领导人举行会议。在以色列,他将同以总统鲁文·里夫林和总理内塔尼亚胡分别举行会谈,并将会晤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

    因此,这次中东之行不失为一次进一步了解特朗普中东政策的好机会。

    

    本月12日,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白宫官员向媒体透露,美国与沙特“接近”达成一系列总额超过千亿美元的军售协议,最终交易金额可能达到3000亿美元。

    美国媒体报道,这些军售项目既有前任留下的“旧账”,也有特朗普政府准备的“新货”。多名不愿公开姓名的消息人士说,拟售武器装备的清单中,包括“萨德”反导系统、步兵战车、自行火炮、精确制导弹药、作战指挥和通信软件,还包括4艘多用途战舰以及相应的售后服务和零部件。

    在奥巴马执政后期,美国与沙特关系陷入低谷,一些尚未完成的军火交易也被叫停,原因有三:首先,沙特坚决反对伊朗核问题协议,认为这不能完全断绝伊朗发展核武器的念想。其次,一些美国官员和媒体认为,沙特主导在也门的军事行动非但没有消灭胡塞反政府武装,“无差别轰炸”反而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再者,美国方面有人怀疑,沙特与美国在反恐问题上“同床异梦”,三心二意。

    去年5月,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法案,允许“9·11”恐怖袭击事件受害者对沙特起诉,引起沙特强烈不满。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特朗普访问沙特期间双方签署巨额军售协议,不仅显示特朗普“会做大买卖”,而且还显示美沙关系已经回暖。

    

    特朗普在访问沙特期间还将出席沙特出面组织召开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和美国首脑会议”。不过,并非所有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领导人都有与特朗普见面的机会。通过观察特朗普与哪些领导人会面,或许能大体知道美国中东政策的“变”与“不变”。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如果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出现在会场,局势会更加耐人寻味。2011年11月,阿拉伯国家联盟中止叙利亚的成员资格。此后沙特一直在争取国际社会承认叙反对派的“合法”地位,但是没有成功。外界关注,沙特是否会借主办这场峰会的机会使叙反对派在“合法化”的道路上迈出重要一步?

    此外,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10多年以来一直受到西方国家抵制。但是,苏丹与沙特关系最近发展很快。在沙特2015年组建打击也门胡塞武装的“联军”之后,苏丹立即派遣部队加入。苏丹曾是少数几个同伊朗保持友好关系的阿拉伯国家之一,但去年初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后,苏丹立即响应,也宣布与伊朗断交。

    据美国媒体报道,沙特已经邀请巴希尔出席“阿拉伯、伊斯兰国家和美国首脑会议”。如果巴希尔出席,绝对是一件足以引起西方舆论轰动的“大新闻”。

    

    按照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麦克马斯特的说法,特朗普首次出访有三大目标:重新确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与世界各国领导人建立关系和传递宗教团结的信息。

    不过,特朗普这次出访的时机很微妙。

    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上周与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俄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会面时,向俄方透露关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高度机密”情报。美国舆论正就“泄密”对特朗普穷追猛打。

    而这次中东之行中,特朗普要会见的政要多,要谈的事情多,要达到的目标多。谈论话题将会涉及中东几乎所有问题,而且不少个议题十分敏感。

    如此“三多”,对于竞选前没有从政经验的特朗普来说可算得上是艰巨挑战。(邵杰 新华社专特稿)

    原标题:外访首秀 特朗普中东行节奏紧凑有四大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