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不可预测性高涨 或处高危震荡状态

2018-1-14 13:49:5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郑继永 选稿:邱恒元

原标题: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不可预测性高涨,或处高危震荡状态

  编者按

  2017年,世界格局变化和秩序转型在加速。面对世事巨变,不同国家做出了不同的应对,有的迷茫,有的进取,有的举止失措,更有的逆势而动。2018年,变化与调整仍将是国际政治的常态。对世界来说,要少一分迷茫,多一分进取。1月12日,复旦大学发布《迷茫与进取:复旦国际战略报告2017》,澎湃新闻“外交学人”选刊其中部分文章,呈现2017年的世相变幻,思考2018年的全球大势。

图片说明: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将前所未有地敏感、微妙。 新华社 图

  2017年,朝鲜半岛核问题终于从相互挑逗与武力恫吓的数量积累走向快速对撞。朝鲜于2017年9月3日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并在恫言对美国本土进行打击,并先后于7月4日和11月29日以高角度发射方式进行2次洲际导弹试射。而美国总统特朗普等高官也相继发出“怒火”与“炮火”的回击,军事打击在华盛顿决策层的话语中的排序不断被提前。

  综合来看,2017年内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恶性发展有以下几个方面。

  朝鲜核导的加速发展

  朝鲜持核导自保的决心在2017年得到充分展现。大国之间对于朝鲜半岛的战略视角偏差与“萨德”问题造成的嫌隙,以及朝鲜有意的对周边关系的撕裂与利用,为朝鲜发展核武与导弹技术制造了相当的时间与空间。两者合一形成的动力,加速了朝鲜的核导研发进程。

  首先,是氢弹能力的展示与突破。朝鲜相继突破了氢弹技术与核武器小型化技术门槛,并进行了多次两弹结合试验。2017年9月3日,朝鲜第6次核试验时地震震级高达6.1级以上,余震十余次,最高震级为4.7级,方圆36平方公里范围的山体出现垮塌、崩裂和滑坡现象,当量估算超过200~250千吨。同时,朝鲜还通过《劳动新闻》等媒体展示氢弹模型,并通过庆功会等视频展示了氢弹实体。

  其次,导弹能力的发展与提升。2017年7月4日与11月29日,朝鲜先后2次以高角度方式试射了洲际弹道导弹,换算成正常角度试射,则计算射程远达11000~13000千米,可覆盖美东地区,展示了在核武器小型化、火箭发动机等技术上的突破性进展。尤其是在短中程导弹技术与普通核武器小型化问题上的长足进步。同时,朝鲜还连续多次展示了陆基机动与生存能力,并在新浦基地进行了潜射导弹试验,试图保有潜航能力较强的水下攻击能力。

  第三,朝鲜宣布“完结”核武力建设。在11月29日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后,金正恩宣布“完成了核武力建设”。然而,从事实来看,朝鲜目前在再入大气层烧蚀、多弹头分导、遥测技术上尚未表现出可信的技术突破,其宣扬的“核武力”完结仍然处于不可论证状态。朝鲜此举意在:第一,集中力量向美国展示核导能力,不战而屈人之兵,尽早实现与美国的和谈;第二,以示强而示和,令人产生朝鲜将重拾发展经济与对外活动的印象,缓和因制裁带来的社会震荡;第三,再度以缓和来撕裂国际社会在对朝问题上的合作,为真正突破技术难关营造时间与空间。

  总体来看,朝鲜的核导能力已经达到其工业体系与社会容纳度的极致,具备了一定的对美威慑能力,但仍然存在着相当大的技术障碍与难关。朝鲜的“蜂刺”策略固然能威胁美国,尤其是能够有效威慑韩国与日本,但对于美国的整体战略而言,朝鲜的威胁仍然可控,不可能撼动美国的亚太和朝鲜半岛战略。可以预测,未来朝鲜依然将不惜付出更为高昂的代价,寻求核导技术的真正突破,继续以“求战”、“求核”的高姿态来寻求与美国“求和”。

  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

  朝鲜的步步紧逼并不断试探和触碰各方底线,导致了相应的强烈反应。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多次对朝制裁决议,韩美日甚至出台单独制裁方案,并恫言采取武力措施。这也激发了朝鲜继续在核导问题上加速闯关,形成了恶性循环。

  首先,联合国对朝制裁从国际法层面掌握了对朝制裁的制高点。2017年内,联合国安理会共通过5次涉朝决议及1次安理会主席声明,其内容可谓有史以来最为严厉的对朝决议,不但将涉核导两用物项进行禁运,还对朝鲜的矿物、海产品、成品油与煤炭等商品进出口进行严厉限制,并对朝鲜对外劳务与经济合作项目实施制裁。

  其次,美韩日的单独制裁与“次级制裁”推动了对朝制裁的实质履行。除联合国安理会层面的对朝制裁之外,美韩日也对朝鲜进行了或明或暗的单独制裁,甚至恫言进行海上拦截(PSI)。同时,美国还声称将对中国与其它国家的“涉朝企业”进行“次级制裁”。

  第三,是从外交与军事方面切断朝鲜的对外联系。美韩日通过军事、外交与经济手段,迫使朝鲜的邦交国与重要经济联系国家与朝鲜降低外交关系、切断经济来往。通过这一手段,美韩日几乎切断了朝鲜与欧洲、非洲、东南亚、印度等重要国家的军事、经济与贸易联系。

  第四,美国直接将目标对准金正恩及朝鲜军政高层。美韩已经将对朝“斩首计划”具体落实并事实上付诸实施。如通过培养朝鲜间谍进行谋杀,以及通过无人机、导弹等进行定点清除等。这对朝鲜政治人物造成了相当的震动。朝鲜领导层不仅加强了对应的防护,也减少了领导层出访的次数并加强了安保。此外,朝鲜还对可能遭受打击的目标进行伪装或转入地下。

  通过上述措施,美韩几乎已将朝鲜与世界“剥离”开来。至目前为止,朝鲜几乎成为外交、军事与经济“孤岛”,外交与对外经济活动大幅萎缩,制裁对象地区的经济活动几近崩溃,尤其是涉核导物项的进口与外汇来源已经接近枯竭。朝鲜由此也反应激烈,不但声称已经与美韩“处于战争之中”,而且成立了“制裁受害委员会”要求索赔并处罚相关“责任人”。但制裁最大的影响,恐怕是让朝鲜确认了必须尽快向着“完成”核导能力冲刺的决心。

  朝核危机的博弈升级

  国际社会在应对朝鲜核导开发上的戮力合作客观上加速了朝鲜应对“核决战”的速度,而朝鲜对核导能力及以之使美国屈服的极端追求,使朝鲜半岛核问彻底由过去的量变走向了质变。朝鲜半岛核问题不再是过去简单的“你军演、我试验”的恶性循环与数量积累,而是走向了与过往完全不同的新博弈平台。

  首先,朝美领导人政治风格的对撞。特朗普上台后,采取了凌厉的特氏商道风格,即采取极限谈判、施压与悬崖策略,并通过逼中国严格执行制裁措施,放大对朝压力,这与朝鲜一向采取的“悬崖”策略极为相似。相似的谈判手法打乱了朝鲜以往以悬崖策略、边缘政策不断积累战术胜利的做法,朝鲜只能以更为极端的策略去试探美国的底线。这也是2017年朝鲜极端行为的动因之一。

  其次,大国的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分歧与共识并存,为朝鲜提供了“核冲刺”的时间与空间。对于朝核问题,美国并未实质性改变“乱而不战、乱而不和”以控制日韩、遏制中国的战略思维,甚至有“存核废导”遏制中俄的想法。美国国内对朝核问题发出的矛盾说法此起彼伏,让朝鲜幻想令美国屈服成为可能。而中国“不战、不乱、无核”的总体原则也被恶意解读为“怕战、怕乱、怕核”,成为朝美恣意勒索的凭据。同时,中韩之间“萨德”之争造成的政治互信严重受损客观上也为朝鲜所利用。此外,2017年以来,俄罗斯积极介入朝鲜半岛事务,为朝核问题增添了不少新的变数。

  第三,朝鲜问题的战争风险大幅提升。瓦姆比尔事件之后,对朝“客观”的观点已经在美国国内舆论环境中失去市场。而朝鲜的屡次“越线”,尤其是声言打击美国本土的叫嚣与试验,使得美国使用武力的选项顺位不断提前。而美国对于制裁效果的过度期待,也使美国认为在一定时间之后,朝鲜有陷入经济困境的极大可能。同样,美国也正在营造动武的舆论环境。而对于以“美国第一”主义为标签的特朗普总统而言,朝核问题的久拖不决使其非常难堪。加之女婿库什纳的“通俄门”愈演愈烈、2018年中期选举的压力等等,这是否会不断催生特朗普通过军事打击朝鲜转移国内政治注意力的冲动,也未尝可知。值得注意的是,单从军力对比而言,美军对朝动武付出的代价并不大,在强大的战术压制下,核污染能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并非不可接受。

  第四,朝美互破“红线”以战逼和的策略接近极限。对于美国而言,对朝动武红线的设定大致有:1)朝鲜攻击美国;2)朝鲜击落美国军机或者舰船;3)朝鲜试验弹落在美国国土边,包括夏威夷等海外领土;4)朝鲜攻击日韩。以上四种,其实意图与能力都是考虑因素。但是,朝鲜的策略从根本上讲,是基于自己理性与对方的回应也是理性的基础上将己方意图最大化的一种压迫协商策略,而并不会真正去触动对方的战略底线。朝美表现出来的这种意图与可能进行的能力展示,离战争本身还是比较远的。

  总之,就2017年的情况而言,令接近核门槛的朝鲜弃核几成妄想;而在朝鲜的核“敲诈”下,美国更不可能在兵临城下的情况下与朝和谈;军事打击的选项又面临着韩国与日本成为朝鲜“人质”的束缚,而对美国亚太战略未来的影响更不确定。因此,在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将前所未有地敏感、微妙,不可预测性高涨,或将走入战争风险高、威胁性语言和动作频发却又受到各方牵制的高危震荡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朝鲜半岛是走向战争还是维持和平或许取决于某个细微的变化。

上一篇稿件

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不可预测性高涨 或处高危震荡状态

2018年1月14日 13:49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不可预测性高涨,或处高危震荡状态

  编者按

  2017年,世界格局变化和秩序转型在加速。面对世事巨变,不同国家做出了不同的应对,有的迷茫,有的进取,有的举止失措,更有的逆势而动。2018年,变化与调整仍将是国际政治的常态。对世界来说,要少一分迷茫,多一分进取。1月12日,复旦大学发布《迷茫与进取:复旦国际战略报告2017》,澎湃新闻“外交学人”选刊其中部分文章,呈现2017年的世相变幻,思考2018年的全球大势。

图片说明: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将前所未有地敏感、微妙。 新华社 图

  2017年,朝鲜半岛核问题终于从相互挑逗与武力恫吓的数量积累走向快速对撞。朝鲜于2017年9月3日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并在恫言对美国本土进行打击,并先后于7月4日和11月29日以高角度发射方式进行2次洲际导弹试射。而美国总统特朗普等高官也相继发出“怒火”与“炮火”的回击,军事打击在华盛顿决策层的话语中的排序不断被提前。

  综合来看,2017年内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恶性发展有以下几个方面。

  朝鲜核导的加速发展

  朝鲜持核导自保的决心在2017年得到充分展现。大国之间对于朝鲜半岛的战略视角偏差与“萨德”问题造成的嫌隙,以及朝鲜有意的对周边关系的撕裂与利用,为朝鲜发展核武与导弹技术制造了相当的时间与空间。两者合一形成的动力,加速了朝鲜的核导研发进程。

  首先,是氢弹能力的展示与突破。朝鲜相继突破了氢弹技术与核武器小型化技术门槛,并进行了多次两弹结合试验。2017年9月3日,朝鲜第6次核试验时地震震级高达6.1级以上,余震十余次,最高震级为4.7级,方圆36平方公里范围的山体出现垮塌、崩裂和滑坡现象,当量估算超过200~250千吨。同时,朝鲜还通过《劳动新闻》等媒体展示氢弹模型,并通过庆功会等视频展示了氢弹实体。

  其次,导弹能力的发展与提升。2017年7月4日与11月29日,朝鲜先后2次以高角度方式试射了洲际弹道导弹,换算成正常角度试射,则计算射程远达11000~13000千米,可覆盖美东地区,展示了在核武器小型化、火箭发动机等技术上的突破性进展。尤其是在短中程导弹技术与普通核武器小型化问题上的长足进步。同时,朝鲜还连续多次展示了陆基机动与生存能力,并在新浦基地进行了潜射导弹试验,试图保有潜航能力较强的水下攻击能力。

  第三,朝鲜宣布“完结”核武力建设。在11月29日试射洲际弹道导弹后,金正恩宣布“完成了核武力建设”。然而,从事实来看,朝鲜目前在再入大气层烧蚀、多弹头分导、遥测技术上尚未表现出可信的技术突破,其宣扬的“核武力”完结仍然处于不可论证状态。朝鲜此举意在:第一,集中力量向美国展示核导能力,不战而屈人之兵,尽早实现与美国的和谈;第二,以示强而示和,令人产生朝鲜将重拾发展经济与对外活动的印象,缓和因制裁带来的社会震荡;第三,再度以缓和来撕裂国际社会在对朝问题上的合作,为真正突破技术难关营造时间与空间。

  总体来看,朝鲜的核导能力已经达到其工业体系与社会容纳度的极致,具备了一定的对美威慑能力,但仍然存在着相当大的技术障碍与难关。朝鲜的“蜂刺”策略固然能威胁美国,尤其是能够有效威慑韩国与日本,但对于美国的整体战略而言,朝鲜的威胁仍然可控,不可能撼动美国的亚太和朝鲜半岛战略。可以预测,未来朝鲜依然将不惜付出更为高昂的代价,寻求核导技术的真正突破,继续以“求战”、“求核”的高姿态来寻求与美国“求和”。

  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

  朝鲜的步步紧逼并不断试探和触碰各方底线,导致了相应的强烈反应。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多次对朝制裁决议,韩美日甚至出台单独制裁方案,并恫言采取武力措施。这也激发了朝鲜继续在核导问题上加速闯关,形成了恶性循环。

  首先,联合国对朝制裁从国际法层面掌握了对朝制裁的制高点。2017年内,联合国安理会共通过5次涉朝决议及1次安理会主席声明,其内容可谓有史以来最为严厉的对朝决议,不但将涉核导两用物项进行禁运,还对朝鲜的矿物、海产品、成品油与煤炭等商品进出口进行严厉限制,并对朝鲜对外劳务与经济合作项目实施制裁。

  其次,美韩日的单独制裁与“次级制裁”推动了对朝制裁的实质履行。除联合国安理会层面的对朝制裁之外,美韩日也对朝鲜进行了或明或暗的单独制裁,甚至恫言进行海上拦截(PSI)。同时,美国还声称将对中国与其它国家的“涉朝企业”进行“次级制裁”。

  第三,是从外交与军事方面切断朝鲜的对外联系。美韩日通过军事、外交与经济手段,迫使朝鲜的邦交国与重要经济联系国家与朝鲜降低外交关系、切断经济来往。通过这一手段,美韩日几乎切断了朝鲜与欧洲、非洲、东南亚、印度等重要国家的军事、经济与贸易联系。

  第四,美国直接将目标对准金正恩及朝鲜军政高层。美韩已经将对朝“斩首计划”具体落实并事实上付诸实施。如通过培养朝鲜间谍进行谋杀,以及通过无人机、导弹等进行定点清除等。这对朝鲜政治人物造成了相当的震动。朝鲜领导层不仅加强了对应的防护,也减少了领导层出访的次数并加强了安保。此外,朝鲜还对可能遭受打击的目标进行伪装或转入地下。

  通过上述措施,美韩几乎已将朝鲜与世界“剥离”开来。至目前为止,朝鲜几乎成为外交、军事与经济“孤岛”,外交与对外经济活动大幅萎缩,制裁对象地区的经济活动几近崩溃,尤其是涉核导物项的进口与外汇来源已经接近枯竭。朝鲜由此也反应激烈,不但声称已经与美韩“处于战争之中”,而且成立了“制裁受害委员会”要求索赔并处罚相关“责任人”。但制裁最大的影响,恐怕是让朝鲜确认了必须尽快向着“完成”核导能力冲刺的决心。

  朝核危机的博弈升级

  国际社会在应对朝鲜核导开发上的戮力合作客观上加速了朝鲜应对“核决战”的速度,而朝鲜对核导能力及以之使美国屈服的极端追求,使朝鲜半岛核问彻底由过去的量变走向了质变。朝鲜半岛核问题不再是过去简单的“你军演、我试验”的恶性循环与数量积累,而是走向了与过往完全不同的新博弈平台。

  首先,朝美领导人政治风格的对撞。特朗普上台后,采取了凌厉的特氏商道风格,即采取极限谈判、施压与悬崖策略,并通过逼中国严格执行制裁措施,放大对朝压力,这与朝鲜一向采取的“悬崖”策略极为相似。相似的谈判手法打乱了朝鲜以往以悬崖策略、边缘政策不断积累战术胜利的做法,朝鲜只能以更为极端的策略去试探美国的底线。这也是2017年朝鲜极端行为的动因之一。

  其次,大国的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分歧与共识并存,为朝鲜提供了“核冲刺”的时间与空间。对于朝核问题,美国并未实质性改变“乱而不战、乱而不和”以控制日韩、遏制中国的战略思维,甚至有“存核废导”遏制中俄的想法。美国国内对朝核问题发出的矛盾说法此起彼伏,让朝鲜幻想令美国屈服成为可能。而中国“不战、不乱、无核”的总体原则也被恶意解读为“怕战、怕乱、怕核”,成为朝美恣意勒索的凭据。同时,中韩之间“萨德”之争造成的政治互信严重受损客观上也为朝鲜所利用。此外,2017年以来,俄罗斯积极介入朝鲜半岛事务,为朝核问题增添了不少新的变数。

  第三,朝鲜问题的战争风险大幅提升。瓦姆比尔事件之后,对朝“客观”的观点已经在美国国内舆论环境中失去市场。而朝鲜的屡次“越线”,尤其是声言打击美国本土的叫嚣与试验,使得美国使用武力的选项顺位不断提前。而美国对于制裁效果的过度期待,也使美国认为在一定时间之后,朝鲜有陷入经济困境的极大可能。同样,美国也正在营造动武的舆论环境。而对于以“美国第一”主义为标签的特朗普总统而言,朝核问题的久拖不决使其非常难堪。加之女婿库什纳的“通俄门”愈演愈烈、2018年中期选举的压力等等,这是否会不断催生特朗普通过军事打击朝鲜转移国内政治注意力的冲动,也未尝可知。值得注意的是,单从军力对比而言,美军对朝动武付出的代价并不大,在强大的战术压制下,核污染能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并非不可接受。

  第四,朝美互破“红线”以战逼和的策略接近极限。对于美国而言,对朝动武红线的设定大致有:1)朝鲜攻击美国;2)朝鲜击落美国军机或者舰船;3)朝鲜试验弹落在美国国土边,包括夏威夷等海外领土;4)朝鲜攻击日韩。以上四种,其实意图与能力都是考虑因素。但是,朝鲜的策略从根本上讲,是基于自己理性与对方的回应也是理性的基础上将己方意图最大化的一种压迫协商策略,而并不会真正去触动对方的战略底线。朝美表现出来的这种意图与可能进行的能力展示,离战争本身还是比较远的。

  总之,就2017年的情况而言,令接近核门槛的朝鲜弃核几成妄想;而在朝鲜的核“敲诈”下,美国更不可能在兵临城下的情况下与朝和谈;军事打击的选项又面临着韩国与日本成为朝鲜“人质”的束缚,而对美国亚太战略未来的影响更不确定。因此,在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将前所未有地敏感、微妙,不可预测性高涨,或将走入战争风险高、威胁性语言和动作频发却又受到各方牵制的高危震荡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朝鲜半岛是走向战争还是维持和平或许取决于某个细微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