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美国一飞机被盗后坠毁 飞机劫持者与塔台的最后对话曝光

2018-8-11 21:43:57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作者:高兴 选稿:费一妍

  尽管,发生在美国西雅图塔克玛国际机场的“劫机坠机”事件的原因还未水落石出,但从塔克玛当地新闻机构播出的一段劫机者与空管的对话来看,肇事者应该是“生活碰到了不如意”,最后“在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后”,独自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段总共25分钟的对话是由航空爱好者从一个专门的网站中下载下来的。在对话中,“劫持飞机者”被塔台工作人员唤为“里奇(Rich)”,绝大多数时间,双方口气都显得非常冷静。

  下面就是一些重要的对话:

  “我想,如果你能把飞机降落在地上,哪怕是降落在水上,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空管的语气很缓和,似乎是在与一个“不小心把飞机飞上天的人”在说话。

  其实,空管身边此时已经聚集了好几个熟悉这架飞机的飞行员,当然FBI,全国航空安全部门等等都在监听……大家可以想像的。

  “好的。”里奇像模像样地说,“请给我一下奥林匹克山附近的天气情况。”

  奥林匹克山脉是西雅图的旅游圣地,那里还有一个以此名字命名的著名国家公园。

  “我在瑞尼尔山附近碰到了一些气流,但天上没有一丝云。”里奇通过无线电说。

  塔台的人仍在竭力劝里奇,“我建议你还是飞回来吧。如果继续往奥林匹克山脉飞的话,我们可能就会与你失去联系。”

  停顿一会儿,里奇说:“不好意思,我让这么多人为我操心了,我让他们失望了。我想给他们每个人道歉。我是糟透了,是个很失败的人,真的,我现在才发现。”

  “不,你不是,一切会好起来。”塔台的人这时的口气自然是很舒缓,而且,恨不得有一个电台的深夜节目主持人能在旁边。

  又过一会儿,可能里奇看到了奥林匹克山脉,无线电中传出“哇,真美”的感叹。

  塔台工作人员还在一个劲地劝他,“差不多了,还是往回飞吧”。所有这一切,自然一直在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的严密监控下。尽管两架F-15战斗机早在第一时间升空陪伴着这架被偷开的飞机(必要时,懂的……),但反恐专家这时已经作出了初步判断:这人不太像恐怖袭击者。

  “嗨,我说飞行员先生”,里奇在无线里问,“这飞机能做一些奇技动作吗?”

  在得到最好不要做的回复后,里奇又没有声音了。

  又过了一会儿,里奇说他会想办法好好降落下来,可似乎还是不肯放弃做一些奇技动作。他再次问那头的民航飞行员:“这飞机到底能不能做一下翻滚动作?飞到5000英尺的高度,行不行?”

  “不不,天哪,你千万不要做翻滚。你真做不了,请相信我。”

  这口吻,简直是大人哄一个淘气的孩子时发出的。

  “如果能做成这个动作,飞机鼻子朝下,来一个俯冲……那我就收工!”里奇有点自说自话地发出感叹。

  下一段对话,是有人问里奇:“你看看仪表盘,还有多少油?”里奇看过后回答:“油不多了。”

  对话录音里,明显能听到塔台里的紧张气氛。

  毕竟,最关键的时刻,即将来到。

  在最后关头,里奇似乎真的完成了飞机翻滚。

图片说明:最后坠机的小岛

  “好了,里奇,你玩够了吧。我是比尔机长。向你表示祝贺,你已经完成了(飞机)翻滚。现在,请把飞机安全地降落在陆地上,尽量不要对地面上的人员造成伤害。”这位自称叫“比尔”的机长,声音威严,发出了最后的通牒。

  显然,这话也不是单单说给里奇听的。两架F-15飞机的飞行员,一直在这架飞机的边上。

  “不——要!”里奇最后的声音,居然带着一点兴奋。

  当地时间晚上八点左右,这架隶属于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庞巴迪Q400支线飞机,在附近一个叫凯特伦的小岛上坠毁。所幸,除了里奇,没有人在这起事件中身亡。

  这架飞机最后是怎么坠落的,目前还没有最后确切的消息,但官方说,“当事者有自杀倾向”。

  从头到尾,里奇一直被称为:“飞行员”。而不是“劫机者”,“恐怖分子”或者“小偷”之类。

  一位美国网友在留言中说:I believe I can fly.(我相信我能飞)

  也许,这是29岁的里奇一直的梦想。

上一篇稿件

美国一飞机被盗后坠毁 飞机劫持者与塔台的最后对话曝光

2018年8月11日 21:43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尽管,发生在美国西雅图塔克玛国际机场的“劫机坠机”事件的原因还未水落石出,但从塔克玛当地新闻机构播出的一段劫机者与空管的对话来看,肇事者应该是“生活碰到了不如意”,最后“在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后”,独自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段总共25分钟的对话是由航空爱好者从一个专门的网站中下载下来的。在对话中,“劫持飞机者”被塔台工作人员唤为“里奇(Rich)”,绝大多数时间,双方口气都显得非常冷静。

  下面就是一些重要的对话:

  “我想,如果你能把飞机降落在地上,哪怕是降落在水上,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空管的语气很缓和,似乎是在与一个“不小心把飞机飞上天的人”在说话。

  其实,空管身边此时已经聚集了好几个熟悉这架飞机的飞行员,当然FBI,全国航空安全部门等等都在监听……大家可以想像的。

  “好的。”里奇像模像样地说,“请给我一下奥林匹克山附近的天气情况。”

  奥林匹克山脉是西雅图的旅游圣地,那里还有一个以此名字命名的著名国家公园。

  “我在瑞尼尔山附近碰到了一些气流,但天上没有一丝云。”里奇通过无线电说。

  塔台的人仍在竭力劝里奇,“我建议你还是飞回来吧。如果继续往奥林匹克山脉飞的话,我们可能就会与你失去联系。”

  停顿一会儿,里奇说:“不好意思,我让这么多人为我操心了,我让他们失望了。我想给他们每个人道歉。我是糟透了,是个很失败的人,真的,我现在才发现。”

  “不,你不是,一切会好起来。”塔台的人这时的口气自然是很舒缓,而且,恨不得有一个电台的深夜节目主持人能在旁边。

  又过一会儿,可能里奇看到了奥林匹克山脉,无线电中传出“哇,真美”的感叹。

  塔台工作人员还在一个劲地劝他,“差不多了,还是往回飞吧”。所有这一切,自然一直在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的严密监控下。尽管两架F-15战斗机早在第一时间升空陪伴着这架被偷开的飞机(必要时,懂的……),但反恐专家这时已经作出了初步判断:这人不太像恐怖袭击者。

  “嗨,我说飞行员先生”,里奇在无线里问,“这飞机能做一些奇技动作吗?”

  在得到最好不要做的回复后,里奇又没有声音了。

  又过了一会儿,里奇说他会想办法好好降落下来,可似乎还是不肯放弃做一些奇技动作。他再次问那头的民航飞行员:“这飞机到底能不能做一下翻滚动作?飞到5000英尺的高度,行不行?”

  “不不,天哪,你千万不要做翻滚。你真做不了,请相信我。”

  这口吻,简直是大人哄一个淘气的孩子时发出的。

  “如果能做成这个动作,飞机鼻子朝下,来一个俯冲……那我就收工!”里奇有点自说自话地发出感叹。

  下一段对话,是有人问里奇:“你看看仪表盘,还有多少油?”里奇看过后回答:“油不多了。”

  对话录音里,明显能听到塔台里的紧张气氛。

  毕竟,最关键的时刻,即将来到。

  在最后关头,里奇似乎真的完成了飞机翻滚。

图片说明:最后坠机的小岛

  “好了,里奇,你玩够了吧。我是比尔机长。向你表示祝贺,你已经完成了(飞机)翻滚。现在,请把飞机安全地降落在陆地上,尽量不要对地面上的人员造成伤害。”这位自称叫“比尔”的机长,声音威严,发出了最后的通牒。

  显然,这话也不是单单说给里奇听的。两架F-15飞机的飞行员,一直在这架飞机的边上。

  “不——要!”里奇最后的声音,居然带着一点兴奋。

  当地时间晚上八点左右,这架隶属于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庞巴迪Q400支线飞机,在附近一个叫凯特伦的小岛上坠毁。所幸,除了里奇,没有人在这起事件中身亡。

  这架飞机最后是怎么坠落的,目前还没有最后确切的消息,但官方说,“当事者有自杀倾向”。

  从头到尾,里奇一直被称为:“飞行员”。而不是“劫机者”,“恐怖分子”或者“小偷”之类。

  一位美国网友在留言中说:I believe I can fly.(我相信我能飞)

  也许,这是29岁的里奇一直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