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日媒体恶炒我国开发东海并批评日政府反应迟钝    |国际新闻|伊拉克欲控制域名后缀.iq "虚拟空间主权"也收回    |国际新闻|沙特恐怖要犯自首 阿卜杜拉王储打开 "特赦之门"    |国内新闻|长江堤防"造假"牵出30余蛀虫 百万国债被侵吞[图]    |国际新闻| 美作家不信克林顿睡沙发 疑"我的生活"为博同情    |国际新闻|北约峰会聚焦两大问题 希拉克劝布什少管"闲事"
6000多万资金用途不明 谁挪用淮河救灾资金[图]
2004年6月30日 07:15
 

请关注专题:关注审计署工作报告 

  2004审计清单调查之淮河救灾资金发放问题审计部门公布安徽淮河灾区补偿资金发放六大问题,国家救灾资金大量被截留、挤占、挪用、私分

  审计淮河流域安徽、河南、江苏14个灾区县的救灾资金,发现一些地方虚报套取、甚至挪用私分的问题比较严重。有9个县采取重报、多报移民迁建户数等手法,套取灾区群众建房补助资金1.36亿元,占9县迁建补偿资金总额的19%.安徽省霍邱县降低上级补助标准,克扣1804户灾区群众的建房资金360万元。阜南县3个乡镇的17名干部弄虚作假,骗取并私分国家蓄滞洪区运用补偿资金20万元,严重侵害农民利益。——摘自《审计工作报告》
  
  去年6月下旬至7月中旬,淮河流域发生了自1954年以来最大的洪水。
  
  灾后,党中央、国务院首次在安徽省实施行蓄洪区运用补偿工作。
  
  截至今年2月,中央下达安徽省的各项救灾补助资金已陆续到位。
  
  2004年3月15日至4月21日,国家审计署驻南京特派员办事处对安徽省2003年淮河流域洪灾救济补偿资金项目进行了审计,被审计单位是安徽省人民政府。
  
  七干部虚报截流5万元
  
  安徽怀远县常坟镇位于淮河北岸,在2003年淮河流域的洪涝灾害中,全镇4万人口有3万多人受灾。
  
  与淮河流域所有受灾地区一样,常坟镇也得到了国家下拨的救灾补助资金。但在救灾资金发放上,常坟镇被指出现了违规行为。比如在常坟镇涧口村,就有村民称7名村干部在领取蓄滞洪区资金补偿时,虚报147.7亩受灾田亩,领取并截留了5万多元补偿资金。
  
  “按照规定,能得到补偿的应该是已经承包给农民的土地,那147亩是村里的集体土地,没有发包给农民,可农民已经在上面耕种,是村里在申报时没有将政策理解透彻。”常坟镇党委书记常凯解释说。
  
  目前,涧口村村支书孙林坤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副书记兼会计则受到了开除处分。
  
  实际上,涧口村干部虚报受灾田亩领取补偿款的问题,只是安徽淮河蓄滞洪补偿资金违规使用案例中的一例。
  
  今年5月21日,国家审计署驻南京特派员办事处2004年第1号审计报告指出安徽省淮河蓄滞洪补偿资金存在六大问题。即:补偿办开政策口子,超范围申报蓄滞洪补偿资金,将非计税农作物、非经济林损失和不符合规定的水产养殖水毁损失列入申报;将非因蓄洪造成的损失列入申报获取蓄滞洪补偿资金;午季收成损失小于申报损失,剩余的补偿资金沉淀在省财政不能发挥作用;未按规定进行蓄滞洪区居民财产登记和变更登记;少数乡镇弄虚作假,重复申报,骗取蓄滞洪补偿资金;借补偿金发放之机,搭车清欠和收取合同承包费。
  
  不清欠款不给补助
  
  “我们都是把欠村里的钱还清了,才领到了救灾补助。”6月27日,安徽省怀远县常坟镇涧口村村民孙金柱回忆,去年11月,在领取救灾补助前,村干部在广播里通告:“请大家先把历年尾欠的欠款交齐,否则将不能领取补助资金。”
  
  孙金柱说,去年领取补助资金时,他与村里进行了结算,最后他交了300多元的尾欠,拿到了村委会出具的领取蓄滞洪区补偿资金存折的证明,领回了3900多元的补助资金。
  
  而据国家审计署南京特派办的审计结果,从2003年11月至2004年1月,涧口村共扣回了110户村民55970.9元的历年尾欠款。做法违反了财政部《关于对安徽省蓄滞洪区运用补偿问题的批复》第五条补偿资金必须专款专用,严禁挤占挪用,弄虚作假和代收代扣.国家审计署南京特派办审计报告中还提到,在发放补偿资金时,有的地方以虚假合同收取承包费。比如安徽省阜南县部分乡镇为了争取蓄滞洪补偿资金,制作了一些以前年度的虚假承包合同,补偿资金到位后,借机收取了部分承包费。张寨镇6个行政村按每亩每年20元从农户手中补收了2001年到2003年三年的非计税耕地承包费79795元,用于各村的经费开支。
  
  安徽补偿办带头“作弊”
  
  在此次审计报告中,安徽省行蓄洪区运用补偿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补偿办)是被点到的省一级部门。
  
  审计报告称,霍邱、怀远、阜南经安徽省补偿办同意,将由村级集体经济组织管理,同时又发包给农民个人承包的非计税耕地列入补偿范围,共上报非计税农作物损失48788.59亩,获取补偿资金1809.38万元。
  
  与此同时,上述三县经安徽省补偿办同意,将13394.74亩意杨、杞柳等非经济林视同经济林损失予以申报,获取补偿资金623.68万元。霍邱、阜南两县根据省补偿办的同意,将不符合补偿条件的水产养殖损失206561.46亩予以申报,获取补偿资金4100.04万元。
  
  审计组统计,安徽省补偿办开了政策口子,全省共超范围申报蓄滞洪补偿资金6533.1万元。
  
  对此,安徽省怀远县监察局长章平的解释是:“去年,有省领导看到灾民的生活后都流下了眼泪,感叹灾民的生活太难、太苦。很多作物不在补偿之列,但农民确确实实是进行了投资,损失惨重。回去后补偿办决定将有些农民已经实际投资的农作物和经济林作物都列入了申报范围。”
  
  “我们有些工作做得是合情、合理,合乎补偿办的规定,但不符合上面的调子。”
  
  安徽省有关部门一位官员表示,审计报告送达安徽省政府后,安徽省将针对报告中提出的问题进行一次全面检查。但这位官员透露说:“安徽省政府对审计组提到的省行蓄洪区运用补偿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补偿办)开政策口子,超范围申报补偿资金是不认可的。”
  
  6000多万元沉淀资金用途不明
  
  按国家审计署报告所指,2003年汛期安徽省从沿淮的12处行蓄洪区转移23万人,同年9月,安徽省人民政府按当时实际淹没的耕地面积40万亩向国家申报午季收成损失补偿资金11200万元(其中中央补助70%)。
  
  截至今年4月16日,安徽省财政厅按受损面积16.27万亩下拨午季补偿资金4556.42万元,其中中央财政补偿3189.49万元。但安徽省财政厅对余下的23.73万亩则不再补偿。
  
  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报告这样表述:“23.73万亩因(安徽)省里采取措施加快排涝,已经种上午季小麦的耕地不再补偿。尚余6634.58万元(中央财政4650.51万元)午季补偿资金沉淀在省财政。”
  
  审计报告中提出:“为发挥其资金的作用,安徽省人民政府应当向原申报单位作专题报告,妥善处理。”
  
  但安徽省并没有对这6000多万元沉淀资金的用途进行说明。安徽省财政厅办公室一姜姓副主任以“有些问题根据审计署的报告正在进行检查,还没有汇总”为名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众多地区虚报损失获取补助
  
  国家审计署南京特派办在霍邱县孟集镇姚元村抽查发现,2003年8月,姚元村共20个村民组以村民个人名义多申报蓄滞洪区319.9亩水稻补偿,有4个组领回了74537元补偿发放给了村民,另16个村民组的68330元被村、组干部以化名存储、占有。
  
  阜南县张寨镇王新村在蓄滞洪区实际有245.2亩耕地,在蓄滞洪补偿申报过程中,王新村各生产组分别以人均0.4亩至0.8亩统计申报,全村共申报698.2亩水稻损失,虚报了453亩,获取了补偿资金20.3万元。
  
  在阜南县,除了这种以集体名义虚报损失获取补偿资金的,有一些干部以个人名义虚报损失获取补助。
  
  曹集镇财政所长、补偿办主任张后起虚报杨树损失250亩,获取国家蓄滞洪补偿款99500元。
  
  除了虚报,有的地方则通过重复申报损失的办法获取补偿。
  
  在阜南县曹集镇任郢村,共有计税土地2209.06亩,2003年,村委会与4个村民签订了4份土地转包合同书,将该村的1351亩计税耕地转包给他们种植杨树。
  
  2003年蓄洪后,任郢村申报计税农作物水毁损失2209.01亩。同时又将1351亩的杨树林申报水毁损失,按豆类农作物损失补偿标准每亩397元标准计算,共获取补偿资金53.63万元。
  
  在虚报之外,有的地方采取了“堤外损失堤内补”的办法。霍邱县将非因蓄滞洪造成的损失也列入申报补偿范围,多申领了补偿资金652.37万元,在审计署南京特派办审计的时候,霍邱县已上缴六安市财政186.35万元。
  
  安徽全面检查补偿资金发放问题
  
  6月16日,在安徽省全省行蓄洪区运用补偿资金监督检查工作会议上,安徽省财政厅副厅长项仕安对检查监督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要求依据国家审计署南京特派办送达的正式审计报告中所反映的问题,全面、彻底地组织一次“回头看”,认真核对,逐一查实。
  
  安徽省审计厅副厅长戴克柱表示要“严格执法,加大对违纪违规问题的查处力度,对审计中发现的截留、挤占、挪用、公款私分补偿资金的行为,要一查到底,查深查彻。”
  
  李金华任上屡揭大案
  
  从1998年开始,李金华担任国家审计署审计长,过去5年,在他的领导下,审计署每年都查出了多起大案要案。
  
  1998年,清查粮食系统违规违纪问题,立案2268起,130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1999年,审计三峡移民资金和移民建镇资金,挤占挪用现象严重,审出重庆丰都市国土局原局长黄发祥贪污移民资金1556万元。
  
  2000年,审计1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1999年国债重点建设项目资金的使用情况。发现挪用国债资金4.77亿元。
  
  2001年,审计贵州省国债资金中发现,贵州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在国债项目招标中弄虚作假造成国家建设资金损失9800多万元。
  
  目前,卢万里已受到法律严惩。
  
  2002年,查出中国建设银行广州地区8家支行10亿元虚假按揭;中国农业发展银行8.1亿元资金投资股市,所获收益去向不明。
  
  2003年,查出财政部违反预算法问题、社保基金问题、国资流失问题,掀起2003“审计风暴”。中人寿被查金融违规。
  
  2004年2月,查出中国工商银行系统存在伪造虚假资料骗取贷款以及信贷损失等违规行为。查出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涉嫌各类违规资金约54亿元。
  
  2004年6月,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对2003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清单,揭出一批中央部委违规违纪问题。

image

 2003年7月,武警官兵奋战在淮河抗洪一线

 

 
 
选稿:朱永斌    来源:新京报  作者:钱昊平  
 
 
  • 环保总局:淮河污染快过治污 地方保护难辞其咎
  •   2004年6月20日 17:03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