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内新闻|胡锦涛将赴澳门出席庆祝澳门回归祖国5周年大会    |社会新闻|卖淫女常走吸毒路 社会地位卑微阶级划分明显[2]    |社会新闻|卖淫女常走吸毒路 社会地位卑微阶级划分明显    |社会新闻|医生非法接生挣外块 贫穷产妇猝死在性用品店    |国际新闻|俄罗斯发表声明:俄日领土之争无需第三方介入    |社会新闻|男孩失踪一年后尸骨现身化粪池 死亡原因成谜
卖淫女常走吸毒路 社会地位卑微阶级划分明显
2004年12月15日 17:53
 

  第一页 第二页

   进去不敢随便坐板凳

  渝中区大坪虎头岩,重庆市公安局女子教育所就盘踞在半山腰上。

  可以说,这里是卖淫女的“终点站”。

  她们常常是在“现场”被警察抓住,所以送进来的时候,多数都是“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记者曾目睹一名白衣女子进来,她穿的白大衣全身污垢,令人不敢多看。

  进来之后,她们第一件事就是接受尿检,目的是看其是否吸毒,因为很多卖淫女都有吸毒史,她们通常走的路线就是吸毒——卖淫——吸毒。在这种情况下,卖淫是她们筹取毒资的最好办法。教育所如果发现此人吸毒,就要对其进行重点监控,包括对她毒瘾进行治疗。

  除此之外,她们还将接受另外一项检查——是否有性病。患性病的几率在这些卖淫女中是非常大的,警方为治她们的性病也每年也耗费不少。外面的人到教育所,有一些忌讳,比如坐凳子——不知情的记者第一次去刚要坐下,就被民警及时制止。他们讲,这里面的凳子是不能随便坐的,怕传染上性病。关在里面的人也很自觉,她们都随身带着自己的塑料凳,不会乱坐。

  凳子虽然不准乱坐,但在这里面,民警和她们的关系很平和。记者曾在女子教育所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她也是因为卖淫而被关进里面。老妇人的儿媳带着小孙子来看她,三个人见面后抱头痛哭。哭完之后,老妇人爱怜地抚摩着孙子的手,那场景叫人看了辛酸。民警们对记者说,见亲人的这个时候,她们都回归到最本质、最朴素的自我中,所以,民警们对这些卖淫女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

  她长得像林青霞

  记者在女教所的采访中,曾见到一位40多岁的女人,因为偷了别人的卫生纸,蹲在地上,接受惩罚。这个女人长得很美,尽管多年毒品摧残,但她依然让人第一眼就有一种“惊艳”的眩晕。民警说,她以前在文工团是学舞蹈的,八十年代的时候,她开始出入夜总会,之后风靡解放碑,追随者成群。最后她与情人都染上毒瘾,丈夫也和她离了婚。

  吸毒之后,夜总会的追随者开始躲她。她也开始了新一轮的生存挣扎——卖淫。开始她去高档宾馆酒店,因为她的美貌,身价也很高。但后来,她的毒瘾越来越深,人也越来越颓废,身价一天比一天低。到最后,她开始站大街,靠电杆,用最下贱的手段拉客。常常为了5块钱,都要和街上的摩的司机搞皮肉交易。

  那次见面后不久,记者在当年的元旦去教育所又看见了她。因为她是专业舞蹈演员出身,教育所元旦的文艺汇演她成了主角。40多岁的她稍稍化了点妆,很像林青霞,她串节目,跳《白毛女》,腿脚依然柔和,身材仍然婀娜,那一刻,舞台是属于她的,但站在下面的人都感叹:如果她的舞台不是在这个地方,该有多好。

  第三次去教育所看她时,她躺在床上。因为不小心,她的脚被摔断。舍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她的家人不愿意来见她,断绝她所有的经济来源。因为她连牙膏、卫生纸都要偷别人的用,舍房的人都瞧不起她。

  这次面对面,她哭了。她最伤心的是自己最疼的女儿也不认她了。现在没有人管她,她感觉自己像孤魂野鬼。

  民警们最后是自己筹钱为她买去了生活用品,“同为女人,到这种地步谁都难过。”

    第一页 第二页

 
 
选稿:祁贺    来源:时代信报   
 
 
  • 母亲当鸡头女儿卖淫 讨嫖资起纠纷打死嫖客
  •   2004年12月15日 03:39
  • 母女恋人齐上阵 京城九人卖淫团伙受严惩
  •   2004年12月14日 18:55
  • 男子嫖宿卖淫女钱财被偷 自己拨打110报警求救
  •   2004年12月14日 02:27
  • 四川珙县公安局侮蔑一女青年卖淫 殴打关押致死
  •   2004年12月11日 07:24
  • 男子因妻子被拉卖淫 前后4次杀害卖淫女并碎尸
  •   2004年12月8日 13:02
  • 广西数名公安干部打击卖淫嫖娼不力受党纪处分
  •   2004年12月5日 10:38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