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法制经纬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少年承认偷手机后自杀 疑遭派出所刑讯逼供[图]

2006年5月11日 02:11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申城未来数日多为阴雨
  • 上海户外公厕标志"换脸"
  • 沪出租车起步价今起调为11元
  • 沪藏家淘获帛画疑为无价宝
  • 沪个人房贷连续10个月递减
  • 歹徒潜入民宅无端下毒手
  • image

    图片说明:小辉给店主写下一张欠条

    image

    图片说明:少年遗书

    image

    图片说明:小辉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社会记录》栏目5月9日播出“少年之死”,以下为节目实录:

      影像:郑兆颜泪流满面的读着儿子郑佳辉的遗书

      爸爸:“儿子不孝,不能把您养活到老,儿子对不起您哪,原谅儿子,这不能怪您,要怪就怪儿子命不好,儿子命不好啊,子会想您的,一定会的手机我没拿,你要相信您的儿子啊。最爱您的儿子,郑佳辉。”

      主持人阿丘:“您一定听出来了,这位悲痛的男子读的是一封遗书,这遗书是他16岁的儿子小辉写给他的,今年3月6号凌晨,他的儿子小辉服毒自杀。”

      影像:郑佳辉的照片(隐黑)

      影像:卢氏县街景;理发店;土特产商店

      旁白词:“小辉生前在河南省卢氏县一家理发店打工,今年3月3日下午,小辉到隔壁的土特产商店看电视,其后该店老板娘的手机丢失。(主持人阿丘出)老板王二虎,李艳菊夫妇怀疑是小辉偷走了手机,而小辉则坚持自己没有偷手机,并打电话报了警。晚上7点30分,警察将小辉还有土特产商店老板夫妇一同带到了卢氏县公安局。次日凌晨1点,小辉在卢氏县城关镇派出所给土特产商店老板夫妇写下一张2700元的欠条。两天后,也就是3月6日凌晨两点钟,小辉在宿舍服毒自杀,并留下了四封遗书。”

      影像:郑佳辉的四封遗书(隐黑);照片(隐黑)

      采访:郑佳辉的父亲郑兆颜

      郑兆颜:“看着遗书他说我真的不想死,爸爸,被逼无奈,我的天,他是被逼无奈爸爸,他少他还是青春少年,爸爸,没给你抱上孩子、孙子,我真的不想死啊,爸爸。我想起我孩子真命苦,太冤枉太冤枉了。”

      影像:理发店

      旁白词:“小辉打工的理发店位于卢氏县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去年10月小辉来这里做学徒工,理发店的工作,是小辉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他最后一份工作。”

      采访:二十七度理发店老板刘泉

      刘泉:“很痛心,都想象不到的事情,没看到遗书根本都想象不到小孩会自杀。”

      音乐

      影像:理发店;小辉照片

      主持人阿丘:小辉留下的这四封遗书,是小辉同宿舍的伙伴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的,四封遗书被叠得整整齐齐包裹在一个塑料袋里,这四封遗书,其中有两封是写给自己父亲的,另外两封中,有一封是写给丢失手机的王二虎和李艳菊夫妇。

      音乐

      影像:郑佳辉的遗书

      画外音:“李艳菊,王二虎,我跟你说过几千次手机不是老子(我)拿的,你他妈(你们)的不相信,你们良心是被狗吃了吗?老子(我)做鬼也要杀了你全家。鬼:郑佳辉。”

      主持人阿丘:“这封遗书,我的同事隐去了一些咒骂的语言,但仍然透露出了郑佳辉对土特产商店老板王二虎夫妇的愤怒和仇恨。小辉死后,人们对于小辉自杀的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因为王二虎夫妇的恐吓殴打,也有人说是公安民警的刑讯逼供。小辉已死,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位少年最后下了弃世的决心。我们再来看一段小辉的遗书。”

      影像:郑佳辉的遗书

      旁白词:“真的爸,在110时,我已经想死,但我只是想见你最后一面,我说我给他赔钱,就是想让你过来,见见我爸爸最后一面,如今见到了死也会快乐,爸,儿子对不起你,儿子先走了啊。”

      隐黑

      影像:刑警队大门

      采访:卢氏县公安局特巡警石顺

      记者:“小辉为什么说,在110的时候他就想死了?”

      石顺:“那是他的说法,我当时没有发现他,有这方面的思想倾向。”

      旁白词:“石顺,卢氏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民警。3月3日那天晚上,王二虎夫妇和小辉被带巡警队后就是他处理的。”

      石顺:“我只是和他接触很短暂,就是从那边,刑警队那边。”

      隐黑

      影像:街道;门牌

      旁白词词:“3月3号那天下午两点,小辉去土特产商店店去看电视,因为两家店是邻居,所以平日里理发店的许多伙计都到他们那看电视。(出主持人阿丘)据土特产商店的服务员说,当时小辉去看电视的时候,没见到遥控器,就问这位服务员,服务员就让小辉自己在屋里找,找到遥控器后小辉一个人在屋里看了一会电视,后来又和这位服务员打了一会扑克,才回到理发店。”

      旁白词词:“下午六点左右,土特产商店的李艳菊回来,发现自己刚买了五天的三星E708手机不见了。据李艳菊事后在公安机关调查小辉死因的笔录上说,当他听说下午小辉到自己的店里来看过电视,他就去找到小辉核实情况。只问了一句,小辉就跑回去拿起同伴的电话,给110报了警。(笔录)当晚八点左右,巡警石顺将小辉和王二虎夫妇带到巡警队值班室。”

      采访:卢氏县公安局特巡警石顺

      石顺:“这他以后的人生路还很长,他草草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究竟在证明什么?究竟在说明什么?这也是我心里觉得很茫然,我觉得他这样做太不值。”

      主持人阿丘:“据石顺讲,他将小辉和王二虎夫妇带到巡警队值班室后,突然接到上级的紧急任务,就出去值勤去了。此后的三个小时,小辉在这个值班室,接受了多人轮番的询问。”

      音乐

      影像:值班室;椅子;窗户

      采访:协警员李波

      李波:“老板就说今天只有你一个人到我门市里面,你走后门之后再都没有人来我这里,手机没有了,肯定是你拿的。”

      旁白词:“李波,卢氏县公安局巡警大队协警员,协警员,就是协助警察工作,却不具有执法权的临时人员。当天晚上在值班里,除了小辉和王二虎夫妇以外,还有四名协警员。”

      采访:协警员杜江

      杜江:“我说你拿人家手机你给人家就可以了,事是这个事,拿人家的给人家就可以了,你坐这儿想一想,然后他坐这儿就抱着头想。”

      旁白词词:“据协警员回忆,那天晚上,小辉就坐在这把椅子上,四位协警员和王二虎夫妇坐在周围的几把椅子上。一同讯问小辉。”

      音乐

      影像:值班室,椅子

      李波:“老板也说你必须得交代出,我手机值两千多块钱。”

      记者:“郑家辉是什么样的表情?”

      李波:“一直哭哭啼啼。”

      记者:“然后我就问是你拿的吗?”

      李波:“他说没有拿,看你小,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就没你啥事了,老板说你今天晚上要是不说出来,今天晚上就给你拘留在里面。”

      主持人阿丘:“今天晚上要是不说出来,就把你拘留在这里!说这话的是王二虎,不是警察,真不知道一个土特产店的老板,怎么就能在巡警队的值班室里说出这样的话。这一切,可能是小辉当初在报案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的。”

      影像:椅子

      李波:“他说我没拿,你不相信我就算,我真是没拿,停一会哭去了,我说说出来吧,说出来就你没事了,老板娘说吧说吧。一直等好长时间才说,说我拿了,埋在南花坛迎宾楼花草隔离带的下面。”

      影像:夜景的路上;卢氏大街

      旁白词:“小辉承认自己偷拿了手机之后,协警员和小辉以及王二虎夫妇一同前往小辉所说的地点寻找,但并没有发现手机。随后巡警也赶到现场,并问小辉这是怎么回事,小辉说他想借机逃跑,但人跟的太紧,没有成功。这之后,协警员又把小辉带回了巡警队值班室。”

      隐黑

      音乐

      影像:值班室;

      隐黑

      影像:郑兆颜在窗口站立

      主持人阿丘:“小辉的的父亲郑兆颜是福建人,原本在福建老家做些小生意,但由于经营不善,没有赚到什么钱,2003年夏天,郑兆颜只身一人来到三门峡市的卢氏县,在老乡开的一家洗浴中心打工。小辉随后也来到了卢氏县上学,2004年,小辉小学毕业后,由于家里经济拮据,就再也没有进过学校。为了给父亲分忧,去年月小辉便开始在理发店当学徒工。3月3号小辉被带到巡警队的那个晚上,父亲郑兆颜在三门峡打工,一时无法赶过来。”

      纪实:小辉爸爸和侄子聊天

      “既然已经开始了,既然已经这个事情发生了,哭也没用。作为一个亲人,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去劝你。”

      影像:刑警大队外景;值班室

      旁白词词:“几名协警员和王二虎带着小辉从花坛回来,已经是夜里10点左右,(出主持人阿丘)而按照规定,特巡警和协警员都没有办案的权利,在接警后要及时将案件移送给刑警队或者是派出所。但是,3月3号那天小辉最后被移交给城关派出所,已经是晚上10点四十分了,小辉在巡警队值班室,呆了将近3个小时。”

      影像:巡警队值班室;值班室;警察职责

      采访:姬爱民卢氏县公安局副局长

      记者:“为什么没有将案件进行正常的移交,直到晚上十点四十分左右的时候才正式的移交?”

      副局长:“这个问题我确实没法进一步回答。”

      旁白词:“姬爱民,卢氏县公安局副局长,是事发当晚的值班局长。”

      副局长:“这个实在对不起,因为这个情况非常特殊,无巧不成书,他就巧合到不能再巧合的地方。”

      记者:“你说的这个巧指什么?”

      副局长:“这个巧就是城关派出所在办一起较大赌博案件,刑警队去查一起重大伤害案件,这就是巧合。”

      主持人阿丘:“是呀,我们也知道,一起重大伤害案件和一个手机失窃案件相比,前者更重要,这种巧合可能的确是个偶然,毕竟基层的警察办案压力大,可警力却常常不足。但是,我也在想,我们的这些警察,在3月5号那天晚上,除了巧合以外,是不是也有一些疏忽,这个疏忽就是:大家可能都忘了,在那三个小时里,王二虎夫妇的恐吓,以及四名协警员询问的对象。还是一名16岁的孩子。”

      音乐

      影像:巡警队值班室;遗书;照片;

      (隐黑)

      影像:城关派出所

      旁白词:“3月3号那天晚上10点40分左右,小辉和王二虎被一起移送到了卢氏县城关派出所。三个小时后,小辉在没有警察在场的情况下,给王二虎夫妇写下了一张欠条,我给您念一念:欠条:我对李艳菊三星手机丢失负有责任,自愿赔偿李艳菊2700元,定于明天下午5点前将2700元付给李艳菊,立此欠条为证,郑佳辉。”

      主持人阿丘:“写了欠条,就意味着承认偷了手机,可是在巡警队始终不承认偷手机的小辉,为什么要给王二虎写下2700元的欠条呢?从晚上10点40分,到凌晨1点半,16岁的小辉又经历了什么?”

      采访:城关镇派出所民警耿波

      耿波:“就问他拿了人家的手机没有,他说没有的,没有拿手机。”

      旁白词:“耿波,城关派出所民警,当晚就是他和另一位民警在派出所二楼值班室讯问小辉。”

      耿波:“后来他也不承认,他提出来要跟他父亲通电话,他说他父亲在三门峡,提出来要跟他父亲通电话,后来我用手机,这小孩跟他父亲通了电话。”

      影像:城市夜景

      采访:郑佳辉的父亲郑兆颜

      郑兆颜:“到12点多的时候,我孩子用民警的手机打过来电话给我,他就哭着闹着说,一边说话没力只有求救我,爸爸,你回来吧,我真的没拿。我说嘉辉你是不是拿人手机了,他说爸爸我真的没拿。他们逼着我承认爸爸,他说我不拿李燕机他们要把我活活打死扔在大河塘里面爸爸。”

      影像:在派出所询问小辉的办值班室镜头一组,卢氏县夜景。

      旁白词词:“那天晚上,当小辉被带到派出所后,理发店的老板刘泉也被叫了过来,在小辉被两名警察询问的过程中,刘泉和王二虎一直在楼下等候。”

      采访:二十七度理发店老板刘泉

      刘泉:“直到一点多,一点多的时候碰见那个谁(耿波),下来跟我说,让我上去做担保,把小孩担保回去,我和王二虎一上楼之后,就我、王二虎、小辉三个人在那儿,在办公室,接着写欠条,我还不知道担保啥意思,到那儿一看是写欠条,我赶快给他爸打电话,

      我说小辉现在打欠条了,他爸就说不让打,我赶快回去说,赶快说的时候人家已经打过了。”

      影像:欠条

      主持人阿丘:“据刘泉说,当时小辉给王二虎打欠条的时候,并没有一个警察在场,只有他们三个人,严格的说只有两个人,也就是小辉和王二虎。因为当时刘泉出门去给小辉的父亲打电话,回来的时候,欠条已经打完了。不知道您能不能想象小辉当时的处境: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在午夜的派出所里,没有一个亲人在场,独自一人面对那一天一直在不断威胁他的手机的失主王二虎。刘泉说,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晚上小辉打完欠条那一刻的表情。”

      刘泉:“表情咋说,反正坐那儿就呆呆的,也说不上什么表情,就没说话。就坐那儿抽着烟。”

      影像:照片;

      采访:姬爱民,卢氏县公安局副局长

      记者:“在派出所处理问题的时候,是否允许当事人双方单独接触?”

      副局长:“如果双方当事人单独接触,首先的问题是要,也就是公安机关接管了以后你就要对他负起责任。”

      记者:“允许吗?”

      副局长:“应该是不允许,应该是不允许。”

      音乐

      影像:办公室;照片;欠条;

      主持人阿丘:“据刘泉说,由于小辉的父亲不同意打欠条,因此他没有在欠条上签字,小辉将欠条交给王二虎后,他们一起离开了派出所。48小时后,小辉自杀身亡。”

      影像:小辉的遗书

      画外音:“爸爸:儿子走了啊,没办法,被逼的,原来我的命只值2700元。”

      主持人阿丘:“一个十六岁少年的死,究竟是什么原因?是巧合还是疏忽?是偏袒还是偏见?可能都是!也可能都不是。3月5号那天的遭遇,似乎并没有让人看到小辉自杀的直接原因。没错!也许同样的遭遇,换做一个成人,也许根本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但对于一个背井离乡,从小就缺少家庭关爱的少年来说,这一切猝然而至,或许就成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在今天节目的最后,我想请您和我一起听一段录音,这段录音是小辉3月3号下午7点左右打给110的。这段录音,也是小辉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声音。”

      影像:理发店外面夜景

      画外音:“我今天下午在那,看了一会儿电视,她手机没了,我说没拿,她就说是我拿的,我就这样就报了警了。她就硬说是我拿的,她还说,还这样恐吓我说,如果说我要不把手机拿过来,她就让我出不了卢氏县城。”

    社会频道推荐阅读

    窦唯大闹《新京报》
  • 少年倒挂车底24小时或是谣传 11岁儿子偷看母亲洗澡
  • 民工见女人脱衣突发疯 百万富翁自述赌球经历[图]
  • 干尸展引发论战[图] 女孩被后妈强迫与哥哥发生关系
  • 八旬夫妇被用白布裹尸家中[图] 少女遭姑父侵犯百次[图]
  • 养子为家产将全家五口灭门[图] 驾车警察当街打人亮枪

  • 体娱明星谁像谁?
  • 旅客谎称铁路有炸药被判刑 海南两村民当街拔枪相对
  • 没有血缘的亲情 私奔的大哥,儿女盼你归
  • "激情戏替身"令我难堪 老公的情人就住楼上……
  • 老公嫌我外表清雅满身铜臭 我的爱情在餐馆里生灭
  • 两个男人我实在不知选谁 我如他随手丢弃的旧内衣
  •  

    选稿:王飞    来源:央视《社会记录》   
     
  • 公安部严格禁止下达抓人指标及刑讯逼供[图]
  •   2006年4月18日 15:31
  • 重庆规定刑讯逼供收集证据将被排除
  •   2006年3月22日 16:33
  • 中国严禁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或以非法手段收集证据
  •   2006年2月28日 15:04
  • 潇湘晨报:何以感叹"刑讯逼供不好使了"
  •   2006年2月15日 08:40
  • 男子被警察带走后跳楼身亡 家属称警方刑讯逼供
  •   2005年11月23日 10:57
  • 警察刑讯逼供致人死亡 九年后一人获刑一人逃脱
  •   2005年11月7日 04:05
     


    独家对话中国性家教第一人
    愚人节· 娱人节· 愚人劫
    举重冠军当搓澡工
    神秘女子"虐猫"事件
    自拍:是裸?是露?是美丽?
    ……>>更多
    排行  
    少年倒挂火车底从上海到达兰州[图]
    女子裸舞广州街头 据称曾服摇头丸
    儿子偷钱买零食被母亲缝住嘴唇[图]
    中学门旁竟然开起色情场所[图]
    少女唆使4名少年实施轮奸
    重庆"美女裸尸案"告破[图]
    两轿车司机看裸奔女入迷追尾
    公安副局长日工作18小时累死在岗位上
    ……>>更多
    口述实录  
    私奔的大哥,儿女盼你归
    没有血缘的亲情
    老公的情人就住楼上……
    "激情戏替身"令我难堪
    我如他随手丢弃的旧内衣
    两个男人我实在不知选谁
    我的爱情在餐馆里生灭
    老公嫌我外表清雅满身铜臭
    到哪去找靠得住的肩膀?
    情人要我做他儿媳!
    不被祝福的"姐弟恋"
    假离婚试金领男人真心
    丈夫和情人都是无业游民
    同居欢场,爱情丢了魂
    寻找初恋情人是逃避空虚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