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生死小煤窑:靠它挣钱,因它丧命
2001年9月14日 09:19

北京青年报9月14日报道:7月下旬,记者随中华环保世纪行记者团来到贵州毕节地区采访。听说这里的矿业秩序比较混乱,当地的一些部门领导甚至提出,国家关闭小煤窑的政策应该在毕节做个变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当地老百姓们真的能靠小煤窑致富吗?他们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难道国家的政策真的不能被老百姓接受吗?抑或另有它因?带着这些困惑,记者来到矿区。

■在自家责任田挖煤没人管

汽车沿着崎岖颠簸的山路往前走,一路上能看到一口口正在生产的小煤窑和一堆堆黑色煤渣。在大方县岩下村,记者发现在不足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聚集着7家小煤窑。如此密集的开采,难道就没有人管理吗?一个正在运煤的民工对记者说:“在自家承包的责任田里挖煤没人管,不需要办理什么证件,只要给工商所交点钱就行了。”

在一家挖了4个月的小煤窑旁,记者看到一口孤零零的独眼井垂直下去40多米,没有任何安全设施,连一个简单的通风口也没有,而矿井下排出的乌黑的废水则直接流入附近的农田。当问到下井采煤是否有危险时,民工一脸愁容地说:“我们是提着脑袋来挣钱。”

■17岁的赵英雄每天不足15元

在宣威县松木坎村记者看到了刚从井下爬上来的几个民工,只见他们浑身沾满黑煤末,只有眼睛和牙齿是白色的。一个浑身漆黑潮湿的孩子,引起了记者们的注意。他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赵英雄,今年17岁。他告诉记者:“井底离地面大概100米,井下水深没腿,浑身都浸在冰凉的水里,人只能跪着挖煤,每天回来浑身的关节都痛,一天连吃带住老板给的钱不足15元。”

在狭小破旧漆黑的工棚内,摆着一口锅、几床脏破的棉被。记者看到墙壁上写着:“好人一生平安”,“青春快乐”、“为什么”以及写给他们恋人的话。如果,有一天他们不再“平安”,那么,墙上他们给恋人写的话,就将成为他们的遗言。

据了解,近几年来,贵州省小煤窑死伤事故频发,1997年赫章县肖家冲煤矿瓦斯爆炸,死37人。今年3月妈姑镇,死17人。就在我们即将离开赫章时,地区副专员胡学林又接到报告,在金沙县又有5人死于小煤窑事故。据分析,小煤窑死伤事故频发的原因是在没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违章开采。那么,它是不是也与矿业秩序混乱有着一定的联系呢?

■一个车间挖出10多口井,100万固定资产报销

在毕节的妈姑镇,记者亲眼看到一个被小煤窑挖倒的“国企”——赫章铅锌矿厂。扭曲坍塌的高大厂房像一座座雕塑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在靠近建筑的地面裂开一道道缝隙,使人看了不寒而栗,这不禁使人联想起1976年唐山大地震,所不同的是这里的震源是地下的那些“小煤窑”。

厂公安科科长陈森林不时提醒记者,拍照时不要离建筑太近,因为那些扭曲的厂房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陈科长告诉我们:“有一阵子我们一个车间里被挖了10多个井。我们矿区和厂区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有30多个小煤窑。

厂区及周边范围内共有190口井。因为小煤窑破坏了地质结构,整个厂区出现严重的地层塌陷现象,厂房成为危房。挖煤让我厂1000多万的固定资产全部报废。地质队来我们矿区勘测过,说我们的地下已全部被挖空了,在其中2000多平方米的范围内,地面上的房子全都开裂垮塌,滥挖小煤窑是造成厂房倒塌的原因。”

■资源丰富的贫困县

地矿部门有关同志介绍,贵州的煤炭储量极为丰富,但是小煤窑的滥采乱挖造成了当地资源的极大浪费。然而,这种掠夺式的开采并未使当地百姓摆脱贫困,毕节、大方、威宁、纳雍、织金等五县为国家级贫困县,正是因为贫困,才使许多农民为了极低的报酬,不顾生命危险下窑挖煤。由于煤炭收入是贵州省很多市县地方财政的重要来源,一些地方领导只顾眼前利益,对小煤窑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政策,许多小煤窑是在当地主管部门默许的情况下无证开采的,这被认为是小煤窑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毕节行署为记者们准备的《关于水土保持和生态环境建设情况汇报》中记者看到这样一条建议:“对国家关闭小煤窑的决策,应允许在毕节地区变通执行。”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毕节地区很多县无视《矿产资源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办理采矿许可证通常是“先上车,后补票”,矿主先挖到煤层,证实有开采价值后,向乡镇申请,乡镇提出意见和证明,然后县有关部门再到毕节地区办理采矿许可证件。

■小煤窑能让老百姓致富吗?

记者在暗访时了解到,混乱的矿业秩序中,真正的获益者是那些矿主以及和这些矿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人,老百姓得到的只是恶劣的生存环境。

例如,毕节地区很多县都成立了煤炭总公司,在矿区出口处设立专门的检查收费处,每吨煤收取27元维检费、工商税、资源税等等,某些官员美其名曰“捆绑式”收费。据知情者透露,煤炭总公司是贵州省很多市县地方财政的重要来源,而且公司的总经理通常都是煤炭局的局长或县里其他要员。听说,这些老板大多是财大气粗、一掷千金,一拍脑袋就可以送给要害部门小轿车。

这些虽未经证实,却在老百姓口中流传着。

那么老百姓又是怎样想的呢?一位老采煤工告诉记者,他们并没有从中得到多少钱。他们现在这样做,是因为没有别的办法。要是有别的法子,谁也不想在这种小煤窑里做事,提着脑袋下井挺不好过的。经过政府的反复宣传,他们也知道这地里的东西是越挖越少。可是,谁是小煤窑的真正受益者呢?

 选稿:褚宁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刘刚 
    • 河北磁县小煤窑透水 11名矿工遇难[图文]
    • 贵州小煤窑小锌矿顶风开挖仍疯狂
    • 湖北咸丰一小煤窑渗水 15人遇险2人死亡
    • 宁夏炸毁顶风非法小煤窑
    • 湖北恩施州小煤窑事故频发一周三起事故
    • 经济视点:小煤窑为何关不住?
    • 饭碗和命的选择——聚焦小煤窑







    • 美国遭遇恐怖袭击
      亚洲区十强赛开战
      2001年APEC会议
      直播上海申办世博
      室内安全环境专题
      广西矿井透水事故
      深入揭批“法轮功”
      朱总理访欧亚四国
      世博会知识竞赛
      江泽民主席访问朝鲜
      伊拉克击落美侦察机
      中国人质命丧菲律宾
      巴以冲突再次升级
      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
      美女如云 让你眼花
      王峻涛离开my8848
      北京申奥成功了
      绿岛为上海“降温”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