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新闻调查:当代"庄园主"梦断沈阳城
2002年6月12日 13:11

近日,沈阳市纪委披露了一起惊人大案。

沈阳客运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夏任凡在任职期间,1998年11月至2000年4月,非法占有企业公款824.07万元;1997年底至2001年4月,多次收受贿赂共66.84万元;1997年12月至1999年6月,先后向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行贿3万美元、人民币5万元和一块价值9万元的“百达丽牌”手表;1999年7月至2001年1月,动用公款1837.8万元修建“庄园”。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夏任凡犯有贪污、受贿、行贿、挪用公款罪,涉案金额高达2767万元,居“慕马案”目前所有涉案人员首位。一个国有企业总经理,三年多时间涉案金额竟高达2767万元。惊愕之余,人们不禁要问:这个国有企业到底是姓公还是姓夏?作为总经理如何能为所欲为到这个程度?

“改革家”争议不断

夏任凡是幸运的,他不仅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而且毕业还不到两年就担任了拥有8000多职工的沈阳电车公司副经理,35岁就开始担任经理。

上任后,夏任凡大胆推行了包括工资制度、分配制度、经营方式等多方面的改革。职工收入提高了,服务质量提高了,企业经济效益也达到了空前的水平,夏任凡也被评选为全国“十大青年改革家”。

然而,围绕着夏任凡也争议不断:夏任凡给自己长工资、买西服用公款报销、招待费以旅差费名义报销、公出时带着老婆……

这些问题有夏任凡的错误,也有当时人们观念上的问题,比如平均主义、“大锅饭”思想等。1985年8月底,夏任凡被免职。

围绕着夏任凡的问题,沈阳市领导层也有不同意见。因为当时城市经济体制改革是大势所趋,改革需要一批敢于破除旧思想、旧体制的“闯将”。1986年夏任凡被重新启用,担任了沈阳长途客运公司经理。

从夏任凡当电车公司经理一直到他后来担任客运集团公司总经理,围绕着夏任凡始终争议不断,到后来职工上访告状不断。当慕绥新提议夏任凡任沈阳市交通局局长时,局领导班子找到市委,声称如果让夏任凡担任局长,他们就集体辞职。

夏任凡为什么这么不得人心?客运集团已姓“夏”

客运集团一切都是夏任凡说了算,想用你就用你,不想用,立刻贬了你,不用和任何人商量,谁不怕他?

客运集团党政工一应俱全,但这都是“摆设”。干什么工作,怎么干,党委会不用研究,集团领导班子不用研究,一切都是“老夏”说了算。他们也很少开会,如果开会,也是夏任凡布置工作。

对于客运集团的工作,夏任凡想怎么干就怎么干。1999年9月,客运集团支付他们在大连建渡假村的工程款时,他指使多付200万元,只此一项就贪污公款200万元;2000年12月,夏任凡又从客运集团一下属企业拿出500万元借给一“哥们儿”从事经营活动。

客运集团年取暖用煤达3万吨,夏任凡将这个“肥活儿”连续多年包给一个体户哥们儿。这位个体户哥们儿是夏任凡最信任的人,夏任凡挪用公款1800多万为自己建豪华庄园就是他全面操作。

夏任凡肆无忌惮地疯狂敛财,给客运集团带来的却是灾难。客运集团从亏损2000万元左右到亏损上亿元,集团近5万职工月收入多在400多元。从1996年客运集团成立起,职工没长一次工资。当夏任凡被捕的消息传出后,100多名职工在沈阳彩电塔下长时间燃放鞭炮。

沈阳交通局局长是夏任凡觊觎已久的职位。为了达到目的,他多次给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送礼。慕绥新几次在市委常委会上提名夏任凡当局长,但组织部门下去考查发现,夏任凡口碑极差,群众信任票太低,常委会未通过。

夏任凡当官的愿望变成了一场梦。据介绍,他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始筹建“庄园”的。夏任凡找到了那个个体户哥们儿,以这哥们儿的名义注册了“世纪苗木公司”。他多次叮嘱哥们儿:无论何人问起庄园的事,就说是他个人的,一定要顶住。

夏任凡在供词中说:“我是国有企业的总经理,国家干部,又是党员,有明文规定像我这样的干部是不允许个人办企业的,因此,我得找位个体户替我出面才方便。”

在夏任凡被捕前,这座庄园大部分已经竣工,其豪华程度完全可以与厦门赖昌星的“红楼”媲美。庄园共有三座建筑,两栋各1000多平方米的别墅,一栋2000多平方米的综合楼。别墅每一层都用高档大理石从墙壁铺到地面,每一层楼都有一台大屏幕落地式背投彩电。

庄园内还有池塘、现代化的花卉基地。花卉基地是占地5000平方米的暖棚,全都是自动化控制,种植着各种进口名花。长年在庄园干活的花匠、工人等就有近百人。

在一审时,夏任凡百般狡辩,否认庄园是他的。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一个靠夏老板施舍才能生存的个体户,哪有2000多万资金建如此豪华的庄园?

这座精心建造的庄园,夏任凡仅享受了很短时间便东窗事发,锒铛入狱。让人不解的是,夏任凡三年多就疯狂敛财2700多万元,并建造了豪华庄园,难道没有人发现?

其实,客运集团干部、职工并不是一无所知。职工上访不断,但老夏“上边”有人,没有人来查。领导层多数人是夏任凡提拔的亲信,乐得和夏任凡分一杯羹。有的人则是敢怒不敢言。

还有我们的党内纪检,我们的政府监察,我们的法律监督,尤其是对“一把手”的管理,漏洞太多了。但愿我们能从夏任凡这样的惊天大案中真正吸取一点教训。

编辑:吴菁  来源:工人日报6月12日 作者:顾威 


 


【关闭窗口】



学习江泽民5·31重要讲话
2002赛季甲A联赛
印巴局势扑朔迷离
全面整顿市场经济秩序
百老汇音乐剧《悲惨世界》
巴以局势岌岌可危
江泽民出席两个会晤并访问欧洲四国
上海合作组织贸易部长聚会申城
上海市第八次党代会开幕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电影节·电视节
陕西洪水致150人死亡
亚太城市信息化论坛
2002韩日世界杯
华航客机澎湖外海坠毁
北航一客机大连坠毁
市八次党代会24日召开
APEC电信部长会议在沪举行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