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故意伤害致人死 凶手跪倒在法庭上
2002年7月15日 03:23

年轻的李满意和袁豪不打不相识,两人结拜为弟兄。但第二天李满意就因这次打架受伤而不幸去世。面对袁豪忏悔的泪水,李满意的父母怎么也提不起杀子之恨,在法庭上,他们接受了袁豪的忏悔———一打打成个结拜兄弟

李满意死时还不满18岁。他来自安徽一个很贫穷的山村,来上海前,父母都对这根家里未来的顶梁柱充满期望,希望他能在上海先富起来,再带领全家过上好日子。但也有些担心,因为这个儿子从小就脾气暴。

那时的袁豪同样不满18岁,他是河南人,家里的情况比之李满意更糟糕,父亲早早过逝,母亲因承受不了独自抚养孩子的压力,将袁豪丢给了他爷爷。没有爹疼娘亲的袁豪自小性情孤僻,长大成人后,他为了减轻爷爷的压力,孤身来上海投奔表哥,希望能在上海找到一份工作,好好报答爷爷。

两个充满幻想、性子又同样急燥的年轻人在本市西区的一家酒家里成为了同事。意外,随之接踵而来。去年6月22日晚8时许,袁豪在酒店厨房走路时撞上了李满意,两人为此拌了嘴。互不服气的袁豪和李满意相约在附近的绿化带里“单挑”。

到了绿化带后,身材矮小的袁豪考虑到自己气力及不上身高一米八十多的李满意,便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冲着李满意的右额就是两下。李满意猝不及防,被打昏于地。见对手倒下,颇讲江湖道义的袁豪也不乘机下手“痛打”,只是站在旁边静观。不久,李满意醒来,见袁豪并不“赶尽杀绝”,不由感动,主动向袁豪提出两人罢战并结为兄弟。其实,袁豪对自己方才的卤莽举动也有些懊悔,见李满意主动和解,便顺水推舟。于是,李满意居长,袁豪小弟,两人成了结拜兄弟。

临死前他说是自己撞伤的

李满意兴冲冲地骑着自行车回了住处,同住的人看到他头上乌青了一大块,感到奇怪,但李满意一心维护小兄弟,谎称自己骑自行车不小心,头撞到了电线杆上。躺下后,李满意几次从床上爬起呕吐起来,同住的人见势不好,第二天一早就将李满意送一家市级医院,并同时将此事通知了远在安徽的李家父母。

李满意父母闻讯如遭霹雳,两人向亲友借了几千元钱立刻赶到上海,但医生告诉他们,必须先交两万元医疗费。两人实在无法筹出钱来,只好留着眼泪看着奄奄一息的儿子死在病床上。临死前,李满意还在哄骗自己的父母,说受伤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头撞上了电线杆。

李满意身亡后,李父李母来到儿子工作过的酒家替儿子打点后事。打算离开时,意外地碰到了袁豪。袁豪也没有想到李满意的死和他偷袭的那两棍有关,前两天,他还为李满意因“交通事故”身亡流了好几次眼泪。

看到李父李母,袁豪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交谈中他提到了自己和李满意打斗的事。李满意的父母恍然大悟,原来袁豪才是害死自己儿子的凶手。虽然没有任何佐证证明袁李两人曾经动手打架,而法医的鉴定也只说明了李满意可能死于棒击(撞电线杆也是棒击一种),但已经明白了一切的袁豪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出了事情的经过。袁豪说,他已经错过一次,不能对着大哥的父母一错再错。

在庭上袁豪哭着跪下

李满意的父母只有满意这一个儿子,他们向袁豪提出了10万元的赔偿要求。无力偿还的袁豪只好向表哥表嫂求助。虽然表哥表嫂也是清贫度日,但他们还是向别人借了6000元钱为袁豪还债。负责本案审理工作的长宁法院滕道荣法官了解了案件的来龙去脉后,多次对双方进行调解,并促使对李满意之死也有责任的那家市级医院拿出了13万元赔偿金。

开庭时,袁豪流下了热泪,对着满脸悲伤的李满意父母直挺挺地跪了下去,他恳请两老能原谅他,并表示从监狱放出来后,一定代大哥李满意尽孝道。

人死不能复生,对儿子的死已经认命了的李满意父母,终于被袁豪声声“爸、妈,没人养老送终,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亲生儿子!”的话打动,他们认为知错能改的袁豪也是一个好孩子。日前,袁豪因故意伤害罪被长宁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

虽然以后的事还无从证明,但这似乎是这起意外命案的最好结局。

编辑:邱曙东  来源:劳动报 作者:徐进 


 


【关闭窗口】



学习江泽民5·31重要讲话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江泽民出席两个会晤并访问欧洲四国
上海市第八次党代会开幕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江泽民欧非亚五国行
台湾发生7.5级强烈地震
"神舟三号"发射成功
司法考试完全指南
上海申办2007特奥会
沙尘暴席卷我国北方
2002年全国“两会”
2002年上海“两会”
2002年春运
纪念邓小平南方讲话
黄浦江两岸综合开发
聚焦铁路价格听政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