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茫然小姐妹为防色魔侵犯 怀揣着安眠药四处求职
2002年7月15日 21:39

在走廊里见到这两个小女孩时,我以为她俩是报社同事的女儿,放暑假来父母单位玩,穿着镶着花边的白色罩衫,好奇地探头探脑。直到她们怯生生地敲门进来,我才明白这对小女生竟是我约好的采访对象。

这对来自江苏连云港的表姐妹,19岁的姐姐姓张,18岁的妹妹姓章,两人在杭州找工作已半年了。

张女前年高中刚毕业就来到了杭州。问她为何离家,她说:“家里根本呆不下去。”她3岁时,父亲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了,妈妈带着她改嫁,又生了个孩子。继父待母女俩不好,有一次还把母亲的头打破了,医生说可能落下后遗症。受家庭影响,她成绩越来越差,高考落榜,一气之下来杭找工作。

说着说着,女孩长长的睫毛上挂起了泪花。

前年11月,张女在从几百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落脚杭州某广告公司。“刚开始,同事看我年纪小,都很照顾我。可是,有一次公司一位总监的朋友拿一份装潢公司的营业执照来刊登招聘酒店服务员的广告,因违反《广告法》,我便一口拒绝了。同样的事此后又发生了几次,总监为此狠狠地骂了我一顿。去年8月公司裁员,我被以‘年纪太小’为由裁了……”没多久,同样没考上大学的表妹也跑来杭州找她,姐妹俩开始了漫长的求职路。一次,一家公司的老板说:“我可以录取你,不过以后我出去喝酒你得陪我。”小女孩回绝了。而当另一个男人告诉她“我给你8000元一个月”时,她将信将疑,可男人接着说“你不用干活……”时,她又拒绝了。“我觉得,身边的诱惑与陷阱特别多,我只能尽量躲避这些男人。到现在,我和妹妹还没找到工作。”

我问,如果把钱花光时再找不到工作会想到回家吗?小女孩咬着嘴唇:“我出来的时候发过誓,再也不回那个家了。如果真的走投无路……我已经买了一瓶安眠药。”说这话时,一旁的妹妹茫然地看着姐姐。

茫然,我亦茫然。目送姐妹俩娇小的身影在昏黄的路灯下渐渐远去,我更加茫然:不知道该如何帮她们找份适当的工作,或是帮她们回到父母身边,回到她们希望的学校中去?一瓶安眠药,是这个年纪的小女孩的随身之物?

编辑:钱程灿  来源:今日早报 7月15日 
  • 上海人求职观念有改变 高级人才打临工


  •  


    【关闭窗口】



    学习江泽民5·31重要讲话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江泽民出席两个会晤并访问欧洲四国
    上海市第八次党代会开幕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江泽民欧非亚五国行
    台湾发生7.5级强烈地震
    "神舟三号"发射成功
    司法考试完全指南
    上海申办2007特奥会
    沙尘暴席卷我国北方
    2002年全国“两会”
    2002年上海“两会”
    2002年春运
    纪念邓小平南方讲话
    黄浦江两岸综合开发
    聚焦铁路价格听政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