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实用|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IT|图片|
                     >>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吕丽萍孙海英---从陌生到知己[图文]
2002年8月26日 17:13

align=center

《激情燃烧的岁月》在北京重播了六遍,每一次重播都引来了无数的掌声,在这些热情的观众中,有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还有在读的学生。吕丽萍、孙海英夫妇在接受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时讲述了他们如何———

看着“石光荣”鲜活的表演,观众都在纳闷,不少人甚至从没听说过这号腕儿,他怎么就能在这不经意间把大伙儿给征服了?

在香格里拉饭店咖啡厅,如约而至的孙海英与吕丽萍坐在一起,朴素平实中透着沉稳干练,我的脑海里不由闪现出某一特定历史时期中“石光荣”和“褚琴”的影子,依稀找到了激情燃烧的感觉。

吕丽萍说———

关于陌生———

“孙海英是谁?”

尽管现在二人已成夫妻,但当初导演劝吕丽萍上戏的时候,她根本不知道孙海英是谁。“现在观众流多少泪,那时我就流了多少泪。我是被石光荣这个人物感动的。当时我最担心的是谁来演男主人公,我那时的感觉是中国男演员里没人能胜任这个角色。当导演、制片人告诉我‘孙海英!’时,我顿时就傻了,不知道这人是谁。导演说他去年获了梅花奖,我没好意思再盯着问,可心里一直犯嘀咕。

“在我与冯巩拍《谁说我不在乎》时,《激情燃烧的岁月》就先在内蒙古开拍了。等我赶到云南昆明时,《燃》剧已经拍了很多了,第一天上戏我都是些边边角角的戏,得空就在那儿看孙海英演。一看,我就傻了,他在那儿给人家送菜,吆喝着:我这是有机肥……那神态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做戏,就跟真的似的。我当时就觉得自己有距离,得努力,得像人家学。”

关于理解———

“他太厉害了!”

孙海英毫无遮拦地告诉记者:“我偶然看到一篇采访吕丽萍的文章,她在上面说‘孙海英太厉害了,你们应该去关注关注他’,这是在拍完《激情燃烧的岁月》半年以后的事儿,我当时非常吃惊,在我名不见经传的时候,她能够这样站出来评价自己的同行,也许就是那一刻我才真正认定她就是我的知己,艺术上的知音,我所要选择的生活伴侣。”

吕丽萍演的褚琴,得到了一致的赞叹声,但她始终把这个人物的成功归结为“两个人互相碰撞”的结果:“孙海英的戏太好了,总能牵着你走。他有阅历,当了10多年的兵,对军队生活太熟悉了。他也有激情,记得最后那一集戏,大家欢歌雀跃的庆祝八一建军节,‘你等我,如果有下一辈子,我还在这儿等你……’他说这一段台词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我,但我已经被感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了,他是在用心说,他的那份激情会让你情不自禁。”

关于角色———

不爱戈玲,爱褚琴

“你等我干啥啊,等着我和你吵架呀……”最后那集戏,我有一种非常沧桑的感觉。褚琴和石光荣一辈子都在吵架,就在老伴被抢救的时候,褚琴却突然觉得如果没有石光荣,她肯定活不下去。他们就像我的父母,我母亲也和我父亲吵嘴,但是父亲离去后母亲的那种伤痛至今我也忘不了。他们那一代人特别辛苦、特别纯粹、特别率真,我觉得是一种非常巨大的爱的力量在激励我演好这个角色。

“坦率的说,我不喜欢戈玲。有人觉得吕丽萍就是戈玲,伶牙俐齿、铁嘴钢牙、难靠近、难接触,其实那不是我。这么多年,我最喜欢的人物是褚琴,这个形象让我打了一个翻身仗。从来没有一部作品拍过后还让我如此回味的。”

孙海英说———

石光荣让46岁的孙海英浮出了水面。从17岁当文艺兵而后到了沈阳话剧团的他,等到这一刻已经用了近30年的时光,20年前他在自己第一部电视剧作品《穿军装的父亲》中演一个有姓没名的群众,用他的话说不仅没得着报酬还倒贴了4块钱。20年后,他在《激情燃烧的岁月》中不无巧合地饰演了一个穿军装的父亲,也由此一夜成名。听孙海英说自己,总觉得他的执拗有点石光荣的影子。

关于大器晚成

我父母都是东北鲁艺的,父亲是戏剧导演。因为我的条件不好,父亲很早就警告我:让我永远保持一种清醒,要正视自己的弱点。我只有在自己的表演才干上、技能的发展上去努力。我读了很多的书,默默体会书中人物的一举一动。这么多年我拍了《双旗镇刀客》、《金戈铁马》、《蓝色妖姬》、《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等很多作品,每一个人物形象我都拼命想让他有所不同。

《激情燃烧的岁月》这部戏得到观众的肯定,但我没有一种成就感。因为我从开始就很艰难,我是以我的职业为生命的那种人,这和急功近利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关于石光荣

从导演康红雷在我耳边谈起石光荣这个人物时起,我就认定他非我不可。在拍戏时,我天天在琢磨,满脑子考虑的都是怎样能更贴切诠释这样一个有生命力、有个性的人物。

我平时非常注意积累,诸多门类的表演方法我都在关注着,这种关注已经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我是个孤僻内向的人,很固执,这部戏演完了估计有很多人会了解我一些了。

演石光荣这个人,我有一种得心应手的感觉,无论是人们看到的飞扬跋扈还是那忍不住的急脾气,都不是刻意营造的,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释放,那时我不是什么孙海英,而是石光荣。在这行当里沉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表演上寻求着一条生路、出路。

关于妻子、孩子与我自己

我的孩子是我的希望、信念和精神支撑。孩子在两岁时因意外摔成残疾了,我希望他能一直活下来,可惜13岁的时候他“走了”。有人觉得我把石光荣对孩子的那份爱演的非常贴切,其实我是把对自己孩子的那份情感倾注到这部戏里了。我非常羡慕有孩子的家庭,非常羡慕那些健康的孩子。

在《激情燃烧的岁月》之后,我和吕丽萍二度合作了电影《假装没感觉》,这是决定我们两个最终走到一起的一部作品。吕丽萍很理解我,我们是从合作到敬佩,从敬佩到冷静的考虑然后生活在一起。我们俩是在艺术上的投缘,这是我一直向往的,我会好好地爱她。吕丽萍是一个可塑性很强的演员,在生活中也是一个很体贴人的人。

很多观众以为我是石光荣那样的人,其实,我的脾气很好,事业上的忙碌让我失去了很多乐趣,我喜欢那种田园生活、牧民生活,我特别想做一个牧民,做一个流浪的艺人,在草原上马背上无忧无虑的唱着歌。

编辑:娟子  来源:北京日报 8月26日 
  • 葛优吕丽萍再合作 牵手捧腹广告[图文]


  •  


    【关闭窗口】



    陈水扁叫嚣"一边一国"
    上海社保走近你我他
    严厉打击"双抢"犯罪
    大兴安岭森林大火
    迎接党的十六大
    学习江泽民5·31讲话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上海居住证制度
    上海"三纵三横"禁摩
    中国各地抗洪救灾
    "五毒书记"张二江受审
    关注"远华"资产处置
    山西金矿爆炸事故
    北航一客机大连坠毁
    6月26日世界禁毒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